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鸣凌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破封印一

凤鸣凌霄 匡总 2037 2018.07.13 08:12

  看着伙伴们无情的推搡,城觅心里凉了半截。

  他好不容易跑到一个没有藏过人的宫殿,不过宫门口的一个卧着的大青鸟把他吓了一跳,城觅定眼一看,这不是西王母的坐骑么!

  难道西王母在这里面?不过想来也不奇怪,因为西王母搬去昆仑墟的之前,就是在瑶池宫住的,她若选宫殿小憩必定会选这里。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搬走了,不过这些跟城觅没有关系啊,正要抬步离开的时候,他又顿足了。

  有西王母坐镇,那几个胆小鬼还能闯了瑶池宫不成。

  城觅的身子又转了回来,猫着身子绕到大青鸟的后面。

  西王母本有两只大青鸟,还好今日只带了一只,不然骗过了这只,肯定躲不过那只。

  青鸟也是飞得久了,已经闭目养神好一会了,完全没有警惕的伏在那里,她嘴巴放在背部的翅膀里,城觅靠近她的时候,甚至能听到她细细的鼾声。

  城觅避过了青鸟,此刻他的心跳的厉害,再也不敢多做停留,直奔主厅。

  在要离开花园的时候,看到远处的凉亭西王母和一个女天神一前一后的走着,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事。

  城觅心里直呼:真不该进来,这下离开也不是,在这呆着也不是,呆久了,她们还以为自己在这里偷听呢。

  想来想去,城觅还是要走,但正要抬步离开的时候,突然看见走到后面的女天神突然跪了下来,城觅这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

  他慢慢的趴在大红宫柱后面竖起了耳朵,眼睛时不时的去看她们。

  “绣娘知错!请西王母责罚。”

  西王母转过头去,闭目沉思,良久她开口了,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前些天本宫已经摆卦算到了这两日你们狐族会有一劫,没想到竟关系到本宫托付与你们的冰球。唉……”

  “如今冰球已经落入魔族,我们狐族实力尚弱,实在不能与之交战,特来请罪西王母!”

  “本宫又能怎么罚你呢,一切似乎是注定了……”

  “王母娘娘……”

  “你不用请罪了,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如今魔族的事,你也不必插手了,本宫……也不会怪罪你们的,那东西,本来就是魔族的。”最后的话似乎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得,绣娘差点都听不真切。

  “王母娘娘,这……这吸天石怎么会是魔族之物!”

  吸天石!城觅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慢慢的蹲下来,双手捂着嘴,真怕忍不住叫出声。

  “吸天石是昆仑墟之物,这谁都知道,我之所以要冰封它,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西王母神情有些恍惚,她又想起了当年的事,那人绝望的眼神,撕心裂肺的苦笑还历历在目,每次回想,她都有不一样的心境,她缓缓的又接着开口:“那颗冰球是魔族大皇子冷逸之女,吸天石就在他女儿的体内,但是因为我冰封了她的关系,至今都没有出世。”

  “啊!”绣娘这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虽然为什么冰封吸天石有了一个解释,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过,那里面还有魔族的后人。

  “你也可以不用管这件事,本宫只会处理……”

  “可是……”

  “不必说了,你也不必担心,本宫不会再一次挑起神魔之战的,只是该来的总会来……本宫自会去化解,你回狐狸洞吧。”

  若是错了,不知她能不能化解……

  见西王母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绣娘松了口气,正要走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又禀了一件事:“我此番前来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狐族丢失冰球的事,还带了张妙妙上来,有人问起的话,我就说是瞧她舅娘雪灵来了。”

  西王母“嗯”了一声便不再开口说话了,眼神眺望远方的彩云,思绪万千。

  绣娘心里叹了口气,心里揣着刚刚西王母说的一些旧事,像一坨铁球挂在心上,她慢慢退着离开了瑶池宫,眉头没有一时是舒展过的。

  而城觅听到了这个大秘密后仍然窝在那个大红宫柱的一角,捂着嘴巴的手此刻也没放下来。

  “过些时日,给周邢三川塞一个一个弟子,希望到时候他不要太惊讶!”

  西王母话一出,城觅像是一个打焉了的茄子,心道:完了,被发现了。

  踌躇着要不要出去参见这高高在上的上古天神的时候,西王母已经先他一步,消失在了瑶池宫。

  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青鸟一声长鸣,接着是扑打翅膀的声音,远远的城觅就看见青鸟驮着西王母飞过了彩云往昆仑山的方向去了,至今,他都没有真正的看见西王母的全貌。

  城觅慢慢的站起来,神色似乎还没有从刚刚惊讶中回过神。

  突然他想起了西王母最后一句话,他要当师兄了么?那要不要先跟师傅说一下?

  “城儿……”一只彩蝶扑闪着翅膀在瑶池宫的上端朝城觅的方向飞去,那声音……

  “完了,说什么来什么,师傅肯定又在找我!”城觅赶紧随着彩蝶往东边凌霄宝殿的方向跑去。

  看到越来越多的天兵和上仙,城觅这心里头越来越虚,因为贪玩而在天庭乱闯,这不是明摆着把师父老人家的话当耳旁风嘛。

  离凌霄宝殿还有一段距离,城觅已经在门外看见两三个上仙正和他的师父说着话,还有说有笑的,他心里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板起一张脸就好。

  “师父。”城觅走过来,行了一个礼。

  “还不参见三位星君……咳……这是司命星君,司禄星君和度厄星君。”看到自己最小的徒儿不仅慌慌张张,还胆战心惊的模样,真是枉费了他教导那么多年,贪玩好耍不说,还没个分寸。

  “参见司命星君,司禄星君和度厄星君。”城觅一一拜见,在别人面前一直都给足师父面子,他的徒弟一定要最乖,他的徒弟肯定不是不听长辈嘱咐而乱跑的人!

  嗯!城觅一直积极的配合着周邢三川。

  待三位星君几句走了以后,周邢三川‘笑’着牵着城觅的小手走到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