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2000,实验中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区运会和余波

2000,实验中学 李一放 3084 2019.06.15 23:57

  全区中学生运动会在五月上旬举行,往年除了校队成员以外,其他人是不用参加的,今年因为有举牌任务,所以黎笠和同学们都要去做观众。说起举牌,早在小学时期就曾有过,看台上的观众组成一个个方阵,手拿正反两面不同颜色的牌子,通过变换牌子的颜色,就能拼出各式图案,图案都是预先编排好的,每个人只需要记住自己在几号图案里举哪个颜色就可以了。

  除了举牌之外,校团委还要在初二年级选出一个旗手,代表七中引领学校的运动员入场,这个艰巨的任务不知怎么的就落在了十班头上,老卢也没大费周章搞选举,直接指派黎笠去当旗手,黎笠觉得老卢看上他完全是因为觉得他熟悉市体育场的环境,进去不容易走丢,试想一下如果前面领路的旗手迷了路,后面跟随的运动员走着走着出了体育场也不是没可能。

  活动课后半段,老卢通知黎笠去团委老师办公室报到,那时候黎笠刚踢完球,灰头土脸的,来不及收拾就直奔办公楼,黎笠喊报告进去办公室,团委老师是个女的,黎笠和她问好并且说明来意后,感觉老师的反应不太对,因为她并没有搭理黎笠,虽然没说话,倒是撇着眼睛从头到尾将黎笠打量了一番,黎笠也觉得奇怪,他低头审视自己,裤腿上的浮土没来得及掸去,鞋面上竟然还留有“辣串”汤的痕迹,黎笠心里叫一声“糟糕”,这肯定是昨晚去“小白房”吃麻辣烫时不小心滴上去的,他竟然一直没发现。“哦,我觉得你可能不太合适,让你们卢老师再找一位同学吧。”团委老师这时候突然发话了,眼神里还透着一丝谐谑。“好的,”黎笠转身出了办公室。

  黎笠通知老卢自己“面试”失败要另挑人选时,老卢一脸吃惊的问:“为什么?”“不知道,老师没说,应该是觉的我形象不好吧。”黎笠说完抖了抖腿,老卢瞬间意会,但不是很认同,“我觉得不是因为这个,你回班叫河明去,然后再回来我这里。”黎笠觉得奇怪,老卢还让他回来干嘛?应该没他事儿了啊。

  后来河明成功当选旗手,老卢特意问了他团委老师是怎么说的,河明如实回答:“老师说刚才那个学生哪来的啊,一裤子土,鞋上还有‘辣串’汤,这种人怎么能当旗手,你们卢老师怎么会选他?”河明说到最后声情并茂,忍俊不禁,黎笠想着应该是团委老师同河明描述时的表演太到位了。

  老卢从刚才河明一开口就一直摇头,现在更是痛心疾首的说道:“太不应该了,太不应该了,团委老师怎么能这样说话看人,太狭隘了。”黎笠知道老卢一方面是不认同团委老师的所作所为,更重要的是她想安慰黎笠,黎笠其实并不在乎这些,因为他心理又不缺什么。

  黎笠倒是挺佩服团委老师的火眼金睛,竟然一眼就认出了他鞋上的不明液体痕迹是“辣串”汤,看来还是个老手。

  区运会开幕当天,迈进熟悉的市体育场,黎笠还是深有感触的,彼时曾在这里宽阔的跑道上驰骋,再回来却只能作壁上观。黎笠看着100米起点,搜寻着自己双手撑地,膝盖微曲,腰部抬起,蓄势待发的身影。黎笠分别在五年级和六年级的时候代表民小参加过两届区运会,地点就在这里,特别是六年级那次,充满了戏剧化。先是60米预赛,黎笠和同班同学两个人参赛,教练派那位同学去检录处看看是否开始检录,同学看完回来说时间还早,结果后来等他们去到时比赛都结束了,原来这位同学把甲组和乙组搞混了。接下来的100米预赛,黎笠发挥出色,拿到了小组第一,但是这组跑的过程中有好几人串道,统计结果时一组人的名字、道次,成绩全乱了套,连裁判都分不清,后来让回去等消息,等公布决赛名单时黎笠发现整组人无一入围,相当于全部被取消成绩。最后的4✖️100米接力终于回归正轨,比赛过程直到今天他仍历历在目。

  说起接力还有个趣事,当时代表学校参赛的四人中有三人来自黎笠所在的六一班,只有第四棒是六四班的同学,他们参加的是乙组比赛。还有个甲组比赛,参赛选手基本都来自区内各体校,六一班有个同学被教练派去参加甲组比赛,因该同学留过两级,身体发育早甩了同龄人几条街,是学校里的名人,此人就是“苏大个”,也就是黎笠在民小一直位居千年老二的唯一原因。他一出现,那场面只有一个词能形容——鹤立鸡群,老师都没他高,想不出名也难。有点扯远了,话说回来,这个“苏大个”就是六一班参加校运会接力比赛的“第四棒”,也就是说,在接力这个项目上,六一班的班队实际上比校队实力还要强。以至于当黎笠四人出现在校运会赛场上时,其他班的老师过来将四人打量一番,得出一个结论——不用比了,直接颁奖。黎笠他们那时的目标根本不是拿第一,而是打破校运会记录。

  再回到区运会的赛场上,因为“苏大个”在甲组报了名,不能再参加乙组比赛,所以第四棒就换成了四班同学,黎笠跑第三棒,小丁第二棒。预赛中,第一棒的同学起跑稍慢,交棒给小丁时排在第二位,第二棒是个直道,黎笠看得清楚,小丁从一接棒就进入冲刺状态,如一匹脱缰野马般狂奔而来,硬是从第一名身旁生吃了过去,被超车的选手只能目送着小丁从自己的侧后方一步步移到了侧前方,望眼欲穿。近处时,小丁不仅没减速反倒越来越快,恍惚间黎笠感觉像是有座山扑面而来,以至于他不得不临时应变,比原计划早跑了几步,生怕交接棒时小丁将自己整个人抄起来。

  黎笠在快出交接棒区时从小丁手里接过了棒,速度已经起来,面前已然一马平川,他感受到了高速通过弯道时的离心力,以及钉鞋踩在塑胶跑道上的抓地力,这无疑是此刻最美妙的感觉,黎笠双眼紧盯着白色弧形的跑道线,他能看到自己的双脚正飞速交替,紧贴内道边缘,场景略显模糊,向后平滑移动。黎笠四人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杀入决赛。

  决赛共有六个队参加,能进决赛的队伍自然实力都不俗,从第一棒开始民小就落在了最后,小丁在第二棒将差距缩小了一些,黎笠的第三棒把名次提前了一位,来到第五名,第四棒的同学最终第五个冲过终点线,不过因为第四名的队伍在最后没能完成交接棒,被取消名次,民小最终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

  黎笠清楚的记得当时发了一个塑料水杯作为奖品。

  “发什么春呢?”时勒抓住黎笠肩膀猛的一摇,把他吓了回来。“滚蛋!”黎笠怒道。举牌是个无聊的差事,还不能随意走动,大家只好玩起了“赌马”,将跑道上的选手当作是一匹匹赛马,下注赌谁跑第一。

  近来的一周包括区运会那几天,黎笠包里一直都装着一根“座管”,就是自行车上连接车座和车身的那一截钢管,因为长短粗细正合适,用着趁手,携带方便,他就揣着以备不时之需。琦译和浩磊也一样,这都是琦译从修车摊上搞来的。尽管最近凌峰没什么动静,但还是不得不防。

  后来这事也就过去了,大家都没再留意。突然有一天,老卢找到黎笠几个人,说凌峰的父亲会来学校,她想找他们几个和凌峰的父亲一起谈谈,同之前打架有关,但不只于此。黎笠表示没问题,不过没搞清老卢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会面定在某天下午放学后,地点十班教室。黎笠,浩磊,琦译留了下来,老卢将凌峰的父亲迎进门时,三人赶紧起身。来的是个中年男人,文质彬彬,戴一副眼镜,穿着简洁,竟然还和黎笠他们一一握了手,三人也致以问好。老卢分别介绍了双方,黎笠这时才知道,凌峰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

  落座后,老卢像凌峰的父亲解释了打架事件的始末,凌峰的父亲全程认真聆听,未发一语。等老卢说完,这个中年男人的回应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瞬间让黎笠等人备感惭愧,原话如下:“该打,我和他妈妈没管教好凌峰,给老师和同学添了麻烦,我们一定反省,也希望老师和同学能帮忙监督。”此话换个人说出来可能平淡无奇,但眼前它却出自一个父亲之口,一个自己孩子吃了亏的父亲之口,在这样的情境下,他不但没有丝毫的责怪,反而自我检讨。黎笠心中不禁肃然起敬,浩磊和琦译忙不迭:”您别这么说”。黎笠也开口:“这件事我们也有错,是我们太冲动,在这里向您道歉。”黎笠此刻深感学生间一时的逞强,影响的不仅是自己,还会牵扯到家人甚至是背后的家庭,觉得很是不该和不忍。

  老卢这时发话道:“那好,这件事情我们就算解决了。”“我还有别的情况和凌峰父亲说,你们先回家吧。”三人道声“再见”后走出教室门,余波看来是平息了,不过黎笠猜测,或许是凌峰这段时间的确有些出格,可能还牵扯到了校外的问题,所以老卢才知晓了部分事情,并且上升了高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