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之毒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剧团

重生之毒丸 呷哺大王 3290 2020.02.12 20:54

  如果可以从头再来,你会做些什么?你会想要改变什么?

  程樵樵一周后再一次拨通闻穆欣的电话。她有点不安,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粘人了,但是樵樵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母亲尚有瑜伽课可以打发时间,唯独她程樵樵废人一个。

  “对不起,您说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程樵樵于是又给方婧红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很多声才被接起来:“婧红,你最近好吗?刚刚我打给穆欣,她不在服务区呢。”樵樵感到尴尬,连忙一股脑地说出来准备好的台词。

  方婧红那边的背景很嘈杂,好像有人在等她签字:“穆欣去美国度假了。”

  程樵樵有点失落,果然闻穆欣和自己关系还没有好到出国会想到要告诉自己。

  “你今天在干嘛呢?”婧红似乎感到了樵樵的低落。

  “我没什么事呀。”

  “那你过会儿来找我吧,下班了我们去吃东西。”

  “好啊!”

  按照方婧红给的地址,赵司机把樵樵送到了湘水财经电视台前。樵樵还不知道婧红是在这里工作。樵樵等在门口,没有出入证进不去电视台。

  过一会儿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下来接樵樵:“请跟我来吧。”这个男生把樵樵引入电梯,“我是婧红姐的助理,叫我小朱就行。您是程樵樵姐吧,我听婧红姐提过。”

  然后他按下了二十三层,电梯上的标签写着:财经论坛演播室。

  “啊,是的。”程樵樵跟着小朱走过商务风格简洁奢华的大厅,走进二十四层大厦的全景电梯,豪华的环境看得樵樵有些瞠目结舌。

  原来她在英国那四年,所有人都大步向前走了,只把她甩在后头。等她回来一看,早已经换了人间:那些曾经坐在一间教室的同学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工作。只有她,还是一事无成。

  程樵樵情绪低落,跟着小朱一路走进演播室,到休息区等婧红下班。

  婧红并不是主持人,而是节目的制作人之一。这次的录播刚刚结束,男主持人正在和嘉宾寒暄告别。

  樵樵想起来了这个主持人,蒙古族的青年才俊,湘水城中风头正盛的单身汉。叫什么来的?樵樵老是记不得人名,看娱乐新闻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见到真人。

  收工了,樵樵慢吞吞地站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走过去。她觉得自己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等等,那个黄金单身汉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溜出了演播室,溜进了制作人室。制作人们都出去和嘉宾告别了,只有方婧还在整理稿件呢。

  透过玻璃墙,程樵樵什么都听不见,但什么都能看见。

  那个黄金单身汉走到婧红的桌前。婧红的桌子对着外面,那个男子则背对着樵樵。他好像说了什么,婧红从案头抬起头来对他笑了一下。

  然后婧红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文件柜那边放东西。那个单身汉也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婧红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看那人。

  呀呀呀,那个男子竟然直接走过去拉住了婧红的手腕。婧红被逼地停下手上的事情,只得抬起头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然后借着抬手拨头发顺势抽回了手,终于说了什么。那个男子停住了,又站了一小会儿,终于走了。

  程樵樵看呆了。事情是她以为的那样的吗?樵樵觉得不虚此行。

  方婧红一抬眼就透过玻璃看见了瞪着眼睛程樵樵。樵樵古怪的表情一定出卖了她,婧红瞬间知道樵樵看到了比财经论坛更精彩的全程直播,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直到吃饭的时候,程樵樵一直欲言又止。她自觉自己和方婧红还没有熟到可以贴着耳朵讲八卦,实在不敢语言造次,可是又忍不住心中百爪挠心。八卦对女人真是有天然的吸引力,就算是无趣憨直的程樵樵也忍不住被吸引。

  方婧红看着程樵樵咬着筷子尖满脸欲言又止的没出息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婧红夹了一块鲈鱼给樵樵:“尝尝,这是店里的招牌菜呢。”

  然而那块鲈鱼没有堵住程樵樵的嘴,樵樵只吃了那一块,就又停下来咬着筷子。

  方婧红真怕那筷子被樵樵咬断,只好认命:“好吧,你可以问三个问题。”

  “那个人……”

  “他叫方申。一个问题了。”婧红笑吟吟地。

  “啊!”这就一个问题了。程樵樵第二个问题想好了再开口,“他是不是在追你?”

  “算是吧。但是我不会同意。”婧红倒是很磊落。

  “为什么不同意呢?”这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因为我要和你吃饭呀。”方婧红说。

  这当然不是方婧红拒绝的真正原因。但即使知道是搪塞,程樵樵也觉得心里很舒服。这就是方婧红。

  樵樵突然想到妈妈曾经说过婧红是长期借住在亲戚家的,更觉得这个人的难得。长期寄人篱下的小孩子,到底要有怎么样强大的内心安全感,才能成长出这样得体又亲切的风范呢。如果不知道她的事情,樵樵肯定以为婧红是一直被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像程渔渔那样。不过婧红和程渔渔又很不一样:婧红的自信是温和妥帖,让人感到舒服的;而渔渔的自信却太过尖锐,容易让身边的人不舒服。

  不过樵樵又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她有什么资格批评渔渔呢,渔渔至少比她有用多了。她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做不成。想到这里,樵樵又低落下来,连面前美味的鲈鱼都引不起食欲。

  婧红看出樵樵心情不好,就找些其他话来说:“樵樵,你是学文学的,你知道咱们湘水这几年也有了一个很棒的话剧团吗?”

  程樵樵果然被吸引:“啊,什么剧团?排哪种类型的戏呀?”

  “剧团叫地心引力,排的正剧比较多,我也不是很懂。最近我看了一部《老妇还乡》,排的相当不错。”

  啊,迪伦马特的戏,剧组品味一定不错。樵樵一下子来了兴趣。

  看樵樵很有兴趣的样子,婧红打开手边的Speedy,掏出一个纯白色的皮夹,然后从里面掏出两张票来:“诺,这是一个朋友给我的赠票,你带一个朋友去看吧。”

  樵樵连忙接过票来:“啊,太谢谢啦。”

  “给我票的那个场记排完这出戏就要离职,好像他们团还在招人呢。”方婧红随口说道。

  程樵樵却不由得心念一动。她是学比较文学的,对戏剧一向很有热情。毕业大戏时程樵樵不好意思上台表演,担任的正是场记。管服装,把关怎么接戏,这种细碎的事情正好适合细心的程樵樵。但是樵樵这会儿不敢贸然提出,万一她不够格怎么办呢。她又陷入了习惯性纠结。

  程渔渔放暑假了,接着就要和几个同学去巴厘岛度假,但在离开之前特别开恩回家住三天。程樵樵正巴不得借着看戏的机会躲出去半天。她想起大哥好像对戏剧有挺有兴趣的样子,发了短信约他。程秉业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出门之前程樵樵在百度上搜“地心引力”,看到了这个剧组的资料,果然是全国闻名的先锋剧团,排过许多冷门又有意思的戏。她还看到了那则招聘启事:“现对社会诚聘一名剧组场记…欢迎当场投递简历。”樵樵还看到一行小字:“鸣谢微行文化对本社团的长期支持”。微行文化是自己家的生意吗?樵樵一向被排除在家族生意之外,也就没有特别注意。

  倒是那个招聘启事。这就是程樵樵想做的事啊。程樵樵感到心中有一只小猴子,毛绒绒的小爪子在挠樵樵的心肝脾胃肾,让樵樵坐立不安,跃跃欲试。

  程樵樵打印了简历。可是不行吧,她觉得,她毕竟没有在正是剧团工作过的经验,学的也不是戏剧专业。

  程樵樵一面百抓挠心,一面给自己泄气,看到大哥程秉业的那一刻下意识的把简历藏到自己的背后。

  他们走VIP通道检票。婧红给的票在第三排,但是位置偏斜。程秉业接过票来一看,没说什么,顺手把票折起来还给樵樵,另外从西服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皮夹,然后另外取出两张票。

  程樵樵觉得那个皮夹有些眼熟。啊,婧红好像用的也是同一个系列的女士钱包。川保久玲的这个系列有那么流行吗。

  程樵樵凑过去看了看大哥的票,是在第一排正中央呢。

  程秉业还是冷着一张俊脸:“没有人告诉过你,微行集团每年都要赞助地心引力吗?”

  哇。程樵樵默默吞一口口水。那她可以走后门吗?

  故事很棒,灯光物美很赞,表演尤其是好,接地气又有说服力。程樵樵以最挑剔的眼光来看,也觉得迪伦马特的作品不可能有更好的演绎了。

  这让程樵樵这个胆小鬼内心斗争的更加辛苦,一方面按捺不住地想要加入这个优秀的剧团,一方面又更加自惭形愧,觉得自己不配跟他们一起工作。特别是自己家有赞助这个剧团,那么她提出要参加,剧团是非得接纳她不可了,可是程樵樵害怕自己会强人所难,最后成为剧团中的累赘。

  三个小时的表演很快结束,程樵樵都没有拿定主意。

  灯光亮了。在音乐声中所有演职人员一起谢幕。掌声响亮,而程樵樵在挣扎。

  终于大哥站起来:“走吧,陪我去和团长打个招呼。”

  “可可可可以推荐我做他们走的那个场记吗不要钱也可以。”

  程秉业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忍了三个小时,你终于舍得开口了?”

  程樵樵像看怪物一样盯着程秉业。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从一开始就看到你的简历了。”程秉业有点无奈地笑了一下,然后敲了樵樵的脑袋一下,“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