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章 打脸行动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494 2019.04.10 21:37

  漆黑的监牢中,随处都可以听见叽叽喳喳的老鼠叫声,湿滑的墙壁上透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霉味,而地面也是肮脏不堪,或者说这整个监牢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突然觉得我以前的那边的监狱住宿条件还不错啊。”布柯哀捂着鼻子,虽然自己推行人道主义,不过在面对罪犯的思想上倒是和这个世界出奇的一致。

  而经过了一晚上,布柯哀现在想要来看看契克修的状况,让他说出自己被什么人委托,之前在兽人国的时候自己倒是审过一次,算是有点经验。

  不过这一进来布柯哀倒是有些惊讶了,只见契克修坐在了肮脏的地面上,闭着眼睛一脸气定神闲。

  这要是换做布柯哀在这里面估计一晚上自己就会受不了,难道这个家伙经常进监狱不成?

  听到了动静,契克修睁开了眼睛,淡定道:“来了?”

  喂喂你这么淡定的态度是肿么一回事?不是应该慌张地求着我放你走吗?

  布柯哀心里一个机灵,让身旁的人开了门,自己走了进去,本来想要学着对方一起坐下,但是看了看这诡异的地面状况他最终还是决定蹲在地上。

  “是五彩城那边派你来的?”布柯哀倒是开门见山。

  而回答也在意料之中,契克修摆着一张臭脸,完全不想配合的模样。

  而契克修反而对布柯哀指指点点起来,说什么布柯哀长得像个娘们,做城主做的不像个样子,总之就差带上布柯哀的祖宗十八代了。

  最后布柯哀满头青筋暴起,几乎就是要把这个家伙的嘴巴撕烂了,他害得河㵘受伤,现在还躺在床上休息,蒋希娜也是元素之力使用过度有些虚弱,这家伙是真的不怕死,还是有什么东西依仗吗?

  “卡匣,扫描他!”

  心里说出做法,卡匣自然飞速行动,快速的将契克修全身扫了个遍。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布柯哀心中小心道。

  万一对面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依仗自己也好对付。

  “宿主,他有特别之处!”

  闻言布柯哀一惊,立刻就想要做出防御姿态,可卡匣在这之后却补上了一句。

  “宿主,他的双肩上有对称的痣!”

  布柯哀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真的有一种想要抹脖子的冲动,心中暗暗怒道:“然后呢??”

  “宿主,没了!”

  “我要晕死你!”

  说完,布柯哀看向契克修,走到了他的面前,距离上几乎就是面对面了,契克修微笑着,一张白脸此刻看上去是那么不畏生死。

  “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城主,我今天栽在你手里完全就是因为你身边有一个天才,说实话你的实力应该完全不入流,要是一对一的话我绝对打败你!”

  布柯哀一笑,说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服咯?”

  “没错,老子不服!”

  布柯哀一听装出一副犹豫样子,契克修一见顿时对自己的推论更加确信,这个城主其实根本没有实力,魔法强度也根本不高,之前的失败完全就是因为自己大意了。

  而布柯哀的犹豫模样此刻映入他的眼里,使得契克修想,不得不再激一下布柯哀了。

  “你个死人妖,敢不敢再和我打一场?”

  “这个....好吧,但是我赢了,你可要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喔。”

  契克修一听哈哈一笑,“没问题,到时候可不要哭鼻子‘小美女’。”

  解开了锁链,契克修与布柯哀轻轻擦肩而过,露出一脸的坏笑,殊不知的是在他背后同样是一张阴险的笑容,而且阴险程度比起他而言更要阴冷。

  来到擂台前,契克修似乎也对一晚上的牢狱颇有不满,活动活动了身体,蓝色眼睛看向了走上台来的布柯哀。

  只见此刻的布柯哀身穿一身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衫搭底,这是根据以前世界的记忆做出来的,倒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只是为了好看罢了。

  “这衣服等下破了可别怪我。”

  “还请手下留情。”

  这是一对一的单挑之战,周围的群众早就是愤然无比,虽然他们对契克修的感到厌恶,但这个时候他们只要力挺布柯哀就好。

  首先出手的是契克修,他直接运起雷电元素,雷光闪闪,噼里啪啦的汇聚于他的周边,蓝色光芒将他衬托得宛如一位神仙一样。

  气势的渲染让观众几乎感到畏惧,这个实力绝对比之前的罗斯姆强大不少。

  “城主不会有问题吧?”有些人心中不禁担忧,要是城主重伤了可就糟糕了!

  一旁的河㵘不时会看看自己的帮着绷带的背,偶尔才会看向台上的战斗,似乎根本不担心的模样。

  “大哥的实力今天第一次展示给居民看,这一看估计又要收购不少的民心啦,我就在这好好看看吧,嘶,疼疼!”

  而这时的泪光已经完全凝聚成型,一颗雷球化作炮弹砸向布柯哀,只见布柯哀侧身便是躲掉,不过他这一下从外人看上去却是有些踉跄,就像是处于了下风状态。

  而之后契克修的攻击更是密集连续,看得普通人的后背直发凉,这样的强者城主真的能战胜吗?

  也不怪这些居民害怕,即便是之前他们认为的强者罗斯姆,不一样被自己的上司压成地头蛇吗?他们恐惧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而现在他们似乎更害怕回到之前的那个制度。

  “弱者可就不要和强者作对嘛!”契克修调侃道。

  手中竟然一根蓝色雷电长矛,稍稍瞄准直接投向布柯哀,这长矛速度不一般,似乎犹如真的雷光一般,眼看便是来到了布柯哀眼前,观看的众人几乎都以为这一击后便是胜负之分。

  而这时唯有布柯哀与河㵘轻轻冷哼一声,雷光爆散,一团褐色烟雾顿时飞散,契克修神色凝重,因为在刚刚的时候自己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杀意。

  下意识的看向台下,他在寻找那一股杀意,完全忽略了自己面前的敌人存在。

  一阵罡风拂过,等到契克修反应时早就晚了,整个身子一摊,布柯哀一拳把他砸进了擂台的地面,同时周围又是一阵气浪吹起,这一拳只能用狠辣形容。

  不过布柯哀骑在契克修的身上,自己自然也控制了力道,不然刚刚一拳下一个冤魂也就诞生了。

  带着惊骇的眼神,契克修看着布柯哀,他的半边脸现在肿的不像话,但是这还没完,又是一拳下来,他的另外边脸也是遭遇了同样的下场,双重冲击下,他的不屈和骄傲直接被击碎了。

  “别,别打了!”

  对于身体脆弱的魔法师而言,这两拳足够让他受的了。

  布柯哀站起来,拍了拍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尘不染,依然保持着刚刚出场的整洁与洒脱。

  全场寂静,但在这之后便是雷鸣般的喝彩,这下子这群居民也知道了自己的城主不仅有开明的思想,而且还有强大的实力来保护这个城镇!

  这时契克修缓缓爬了起来,两拳砸脸的伤痛让他几乎是刻骨铭心的记住了,他完全没想到布柯哀竟然修炼武道,他之前暗算自己的时候不是用了魔法吗?

  “魔武双修吗?”

  契克修牙齿打颤,两边脸被牙齿的抖动弄得直发疼。

  布柯哀带着微笑,对着契克修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约定的事情了吗?”

  契克修点点头,含糊不清道:“不过我们需要先去赏金猎人协会,需要一些手续。”

  “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