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5章 请求驳回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349 2019.04.03 18:37

  在实验之后布柯哀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照着刚才自己刻画的那两张卡牌的图片来进行制作,有了模板只有复制起来就要轻松许多了。

  但是布柯哀现在对于卡牌的使用就要变得珍稀了,毕竟现在是用一张少一张的状态,自己要突破500水晶还不知道需要多久。

  在这之前布柯哀不能再随便使用那些大威力卡牌,不在万不得已的时刻自己估计是不会再用了,不过布柯哀突然有些不适应了。

  毕竟之前金卡虽然珍贵,但是粗略估计布柯哀也用了几十张了,现在却是一张都不敢用了,不过想想自己以前也是相当奢侈啊。

  之后布柯哀将自己购买的所有材料全部用来刻画卡牌,最后又刻画出了十张,当然这十张基本上是全部有效果的,当然也不排除哑火的可能。

  刻画完毕后布柯哀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这可真是一个非常消耗精力的劳动啊,走出门后布柯哀惊讶的发现天都快黑下去了,看来这玩意儿还真的是花时间啊。

  而这时布柯哀突然感觉什么人拍了拍自己的后背,转头一看竟然是蒋希娜。

  自己原来这么矮吗?布柯哀第一反应是一个13岁小姑娘都能拍到自己的肩膀。

  “蒋希娜,有事吗?”

  蒋希娜抿着嘴,一脸神秘的表情,布柯哀有些疑惑,只见蒋希娜右手召唤出了一个水团,另外一只手凝聚出一个火团。

  正当布柯哀好奇时,只见蒋希娜将两者瞬间融合在一起,布柯哀一愣,水火不容即便在这个世界也是常识,这孩子难道是要表演水蒸气的产生?

  但是或许这孩子觉得水蒸气飘起来好看也说不定,就是想要和自己分享一下,就像当初自己还觉得尿床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呢。

  就在布柯哀刚刚这么想着的时候,蒋希娜手中的火焰与水团融合一起的时候并没有产生任何水汽,这让布柯哀相当惊讶。顿时有些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细细看去,他可以发现其实那些水元素和火元素根本没有碰撞在一起,他们只是保持了一种相当奇妙的距离,而且在高速旋转中。

  布柯哀是一位穿越者,他知道其实极度高温情况下水与火的相融并不只是水蒸气,而是会产生氢气,也就是会爆炸,这就是为什么在烈火中撒上一点水时火焰反而会冒出来一些蓝火。

  难道这孩子一下午把这玩意儿实践出来了不成?

  果然,当旋转速度到了一种速度后,蒋希娜将手中水火元素直接扔了向一边。

  而这时水火之间达到了一种相当奇妙的平衡,在快要落地时直接爆炸冒起了一团蓝火,当然这样的火焰只是一闪而过。

  “老师,怎么样?我厉害吧!我今天下午在实验火元素和水元素看见了他们有时候相碰会产生蓝火,我就一直试一直试,终于成功了。”

  妖怪!

  布柯哀这时候心中只有这样的想法,布柯哀之前见过的所有魔法师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像蒋希娜这样运用元素的,而且是无师自通,这简直就是妖怪啊。

  布柯哀摸了摸蒋希娜的头,发自真心夸赞道:“真不愧是我的学生,很好!但这招别随便用啊。”

  这招的威力都快比得上布柯哀银卡的威力了,这要是随便对人一用估计能普通人直接烤熟。

  这时候布柯哀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事情,直接对着就蒋希娜说道:“老师先去洗个澡,你就先在这里玩玩吧。”

  “老师,我能一起吗?”

  “不行!!”

  有时候布柯哀也对着丫头的脑回路有些担心,完全就像是没有羞耻之心,比如那天爬上自己床的时候可把布柯哀这个老头子吓了一跳。

  在辛苦了一天之后,布柯哀躺在了巨大的热水池里,感觉全身的疲劳都舒缓了不少。

  “爽!”

  布柯哀摸了摸自己粘在肩上的黑色头发,想了想。

  “我还是找个东西把头发扎起来吧。”

  砰!

  “嗯???”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布柯哀立刻从水池里跳出来,裹上一张白色浴巾便直接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布柯哀来到了声音的来源处,表情一阵古怪。

  在他面前蒋希娜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一双小手揉搓着自己的裙角。

  再看她的对面,这黑人是谁啊?

  “大哥....是我..咳咳。”

  吐出几口黑烟,布柯哀算是知道了这非洲偷渡的哥们是谁了。

  “河㵘,蒋希娜,你们两做了啥?”

  这时候蒋希娜怯生生将手里的东西拿出来,布柯哀一看顿时一愣,这不是自己刚刚刻好的卡牌吗?

  “老师,抱歉,我看见这桌子上有这东西,我就想拿来飞来玩。”

  布柯哀看着一旁被炸成黑人的河㵘,这家伙也够倒霉的,正巧不巧这牌在他身边爆炸了,不过看样子似乎伤得不重。

  布柯哀蹲下来,摸了摸蒋希娜的小脑袋,“没事,我该和你说有些东西不能碰的,没人受伤,没关系。”

  河㵘在一旁轻轻咳嗽两声,“我这叫没事吗?”

  “你看你这不是挺好的吗?行啦行啦,过来洗洗,过来洗洗。”

  布柯哀让蒋希娜把牌放回去,虽然浪费了一张牌不过也证明了自己的牌威力确实不错,倒也不亏。

  这件事情主要是布柯哀忘记了这牌不是抽出来的,自己抽出来的那是除了自己别人都用不了的,不过那似乎又是另外一种魔法了,现在自己还不会。

  河㵘带着一身黑进入水池,先是把自己一身污秽洗掉。

  只听布柯哀在他身后说道:“河㵘,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大晚上河㵘肯定又要是有要事才来的,而河㵘洗了洗脸,看着布柯哀说道:“不仅有事,还挺大,大哥,你那个扩张申请被驳回了。”

  之前布柯哀想把城门向外扩大一些,原因是自己解放了奴隶,他们需要正常的房屋来居住,不然城中就太过拥挤了,而且布柯哀已经把城市中大部分的铁匠铺拆掉改成了居民区,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为什么驳回?”

  布柯哀想听听理由。

  河㵘坐在水池里,双手抱胸无奈道:“你的上司不批注呗。”

  布柯哀听后先是一愣,随后才半疑惑道:“我有上司?”

  自己当了这么久城主第一次听见自己还有一个上司这说法,不是当土皇帝吗?

  河㵘皱着眉头,一脸震惊道:“不是吧大哥,你这城主还不如给我当算了,封地王下面是封郡主,郡主下面是封城主,所以你处于锋芒国的社会底层,而你上面是一位郡县主,伊洛德,他不同意。”

  布柯哀扶着额头,这路易斯倒是给自己一个高一点的职位啊,这自己想做什么都要被针对,很明显那个洛德得知自己改革触犯了他的利益,现在又要扩张土地索性直接给拒掉了。

  “看来得去找找上司聊聊天了。”

  河㵘看着布柯哀,突然说道:“大哥,我发现你长得真秀气!”

  “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