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卡匣的厉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132 2019.01.12 17:32

  布柯哀的表情有些惊讶,他自己竟然有着三分之二的龙族血脉。这让布柯哀对于亚人族的兴趣更上一层,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或许当年人类屠杀亚人族,其他种族应该也是别有所图。

  娜落拓看着布柯哀,有些奇怪道:“你怎么了?”

  布柯哀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布柯哀刚才不是没想过说出自己的种族身份,但是细细一想又觉得不靠谱。

  如果自己暴露亚人的身份,先不说消息走漏之后去人族领地他们会不会对自己刀剑相向,而且还可能给娜落拓一家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这绝对是布柯哀不想看到的。

  于是布柯哀闭上了嘴不再说话,而娜落拓一见布柯哀不说话,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什么了,或许布柯哀也有一些小秘密吧。

  而布柯哀开始在家里坐着,本来他也就是闲来无事,一会儿干脆自己又是站起了准备出去练练剑,和娜落拓说了一声便是出门了。但这次布柯哀出门时眼神却有些沉重。

  走在繁华的普通街道上,布柯哀随意的张望着那些人群,形色各异的兽人族们都挂着开心笑容,他们似乎就是那么的与世无争,而布柯哀也确实对于兽人族有着不少的好感,但布柯哀在这里终究是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他明面上是个人类,即便这个城镇的居民接受了他,但是其他地方呢?怕就是和当初加里比一样对自己拳脚相向了吧,或者直接是对自己下杀手。

  来到了自己昨天找到的空地上,布柯哀拿出了黑墨刀,看着那黑白相交的刀身,布柯哀只觉得心中无比的沉重。

  身为亚人,自己究竟能做什么?

  是拯救世界吗?还是就这样随心而安?得过且过呢?

  没有人不向往平静与和平,就算是心中有着傲气的布柯哀也是如此,谁不喜欢和平的生活?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好好生活,那不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了吗?

  但是种种的迹象在告诉着布柯哀自己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穿越者,自己的到来绝对不是来当一个普通居民那么简单。

  “或许是我多想了,我又不是什么小说主角,凭什么当龙傲天?你说是吧,卡匣!”

  “宿主,卡匣认为您不是一般人,您在卡匣心里是最伟大的。”

  布柯哀先是一愣,自己好久没听到这么清新脱俗的马屁了,不禁哈哈笑道:“卡匣你还会奉承呢?”

  “宿主,卡匣这并不是奉承,宿主能来到这里就代表您绝对不会是一般人,我虽然只是一个虚无的意识,但我绝对会竭尽所能地帮助您变强!”

  第一次,布柯哀听见了卡匣如此的豪言壮志,竟然只是为了帮助自己,布柯哀有些感动,同时感叹,“你要是女的多好,我就娶你了。”

  突然间,布柯哀感到自己的脑中一阵刺痛,足足持续了三秒才停下,这让布柯哀吃了不少块苦头。

  “宿主,自重!”

  布柯哀和卡匣这么一闹倒是让心情好了不少,顿时盘腿而坐开始修炼起魔法水晶,这里的是草地,木元素很是充足,比起娜查莉的房间而言简直多了太多。感受着元素入体的快感,布柯哀能够看见自己的那颗完成一点的水晶在飞速凝聚,布柯哀自然是心中大喜,继续吸收着空气中的木元素之力。

  上午的时间飞速流逝,布柯哀睁开眼睛,深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比的清明,元素入体的同时也让布柯哀的气质逐渐变化。

  布柯哀看着水晶槽里多出的一颗水晶,嘴角一扬,心情自然极好。

  抬头看了看太阳,发觉已是正午,布柯哀顿时觉得腹中空空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一家餐馆大快朵颐。

  于是布柯哀给娜落拓发了信息说自己不回去吃饭了,看着手里的魔法海螺竟然还能当电话使,他倒是更好奇这个世界里面的其他东西会不会也是这么千奇百怪,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布柯哀连它的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完,他自然觉得新奇,像个孩子想好一探究竟。

  “或许以后环游世界也不错。”布柯哀这么喃喃道。

  看着一些孩子从自己身边窜过去,布柯哀小心的避让他们,四处看了看这才发觉了一处餐厅,不大,但是里面干净整洁,阵阵菜香从里面缓缓飘出,引得布柯哀的肠鸣阵阵。

  看着那餐馆,布柯哀决定就在这里吃了,自己还没在这里下过馆子呢。今天要好好吃一顿!

  “卡匣,有喜欢吃的吗?”布柯哀不知道卡匣能不能尝到自己吃东西时的味道,所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宿主,卡匣不用....但是如果能点一个糖醋食人鱼也可以...”

  布柯哀嘲笑一声卡匣的不耿直,随后突然他的神情一顿,这菜名叫啥?糖醋食人鱼??

  随后布柯哀仔细看了看这上面的菜名,幸好自己识字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这菜名那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什么触手杂烩,牙豹胎盘,西牛酥皮等等,都是布柯哀看了就有些懵逼的菜。

  “布大英雄!点好了吗?”这时里面的厨师倒是热情极了。

  布柯哀脸上拉下几条黑线,你这菜名够奇特啊!有没有考虑我这异世界客人的感受啊?

  随后布柯哀随便点了几个菜,然后就坐在这里等着上菜,他倒要看看这端上来的是何方妖孽!

  随着一盘白瓷盘被端出来,那阵阵香味犹如勾人的靓人,但布柯哀却是咽了咽口水,他依然还是有些点在意那些诡异的菜名。

  “宿主要吃好才能变强。”

  不知道为什么布柯哀从这女性电子音里听出了点流口水的意思?

  不一会儿,这里的厨师亲自端上一碗瓷盘,飘出阵阵白烟,虽然并没有看见其形貌,但那香味绝对是诱人无比,布柯哀心中的警戒直接降下了一些。

  这时厨师长走到了布柯哀身边,解释道:“大英雄!这可是我们在城外河里打捞上来的新鲜食人鱼,放心味道绝对一流。”

  虽然这个食人听上去是那么的诡异危险,但是布柯哀看着餐盘中的菜肴却直了眼,那里面是一只硕大的陌生鱼类,是布柯哀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表皮已经是变得金黄酥脆,淋上的浓厚粘稠的酱汁,除了那嘴里的尖牙有些骇人,其他地方简直完美!

  只是片刻后布柯哀便是将一条鱼下肚,拌了十多碗米饭吃下,滋味那是极好,擦了擦嘴布柯哀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或许是我的观念和兽人族不一样吧。”布柯哀哈哈着。

  吃完了饭,自然就是要回家免得娜落拓担心自己,当然布柯哀肯定付钱了,虽然老板不想要,但布柯哀不喜欢占着这种便宜。

  可就在布柯哀走到门口时,却发现了娜落拓也站在这里,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娜西丽和娜查莉也该回家了才是,可现在娜落拓站在这里,布柯哀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时布柯哀已经走到了门前,娜落拓一见,顿时问道:“布柯哀,你看见娜查莉和娜西丽了吗?”

  不好!布柯哀神色一变下意识觉得她们可能出事了。但是布柯哀并不想让娜落拓太担心,万一那只是自己多疑了呢?

  所以布柯哀连忙道:“或许是娜西丽贪玩了吧,然后把娜查莉也拉上了,我去学校看看吧。”说完就跑远了。

  看着布柯哀远去的影子,娜落拓轻叹一声,轻声道:“她们两可从来没贪玩过啊。”

  神色紧张的布柯哀一直跑到了学校里,看着已经出门的库琪琪,心中暗道着不好。

  布柯哀微微拦住库琪琪,道:“老师,娜西丽和娜查莉还在学校里面吗?”

  库琪琪显然也是有些惊讶,直接道:“她们不是一早就走了吗?出什么事了吗?!”

  顿时布柯哀心中的焦急如同烈火一般滚烫起来,如果她们真的出了事情,布柯哀都不敢去想象娜落拓今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以至于他什么都没说就是直接反身跑开,这事情肯定是严重了。

  “会是谁?”

  “宿主,很可能是那些那位奴隶主。”

  卡匣的分析很到位,事到如今除了他也没有谁了,毕竟她们两姐妹的秘密并不是谁都知道的。就在布柯哀思索时,一道蔚蓝银线突然窜到自己面前,布柯哀身体一顿,看向自己前方老旧的地面上被一根精美细长的冰锥深深插入。而上面就是一段小小的纸条。

  “城门来,她们活。”

  布柯哀缓缓念出了上面的字,他虽然学习的时间很短,但是已经能够认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字了,这么简短的信他还是能看懂。

  城门?

  布柯哀直接拔腿跑向城门方向,果然看见了一脸凝重的加里比。只见门口一位白袍男子站在城外,气质不凡。

  布柯哀放慢了步调,走到了加里比的身边,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位男子,绝对是来者不善啊。

  布柯哀直接开门见山,“她们呢?”

  男子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我叫菲布理,只是来取一下货物。”

  “这里没有货物!给我滚!”加里比直接叫骂出声。

  “如此粗鄙之言,真不愧于畜生之称啊。”菲布理微微道,仿佛就是在评价一只毫无尊严的蚂蚁。

  布柯哀看着菲布理,不想管太多,直接吼道:“娜西丽她们在那?”

  菲布理看着布柯哀的暴怒,素手一挥,只见娜西丽和娜查莉却是凭空出现,但被封在冰块之中。

  “再过一会儿,她们的体温就会过低,而我家主人只需要她们新鲜的血,并不需要她们的命。”

  此刻,黑墨刀已出,多说无益!布柯哀身体快步向前,准备的想要一剑克敌。可在这时菲布理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块薄如蝉翼的冰盾,那一剑却是连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

  “好硬!”

  布柯哀收到了反震的力道微微向后倒了几步,菲布理的目光中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表情,仿佛他就是这里的主宰!

  “卡匣,分析一下!”

  “宿主,他是九级魔法师,虽然是初入,但实力绝对目前我们碰见的最强敌人。”

  布柯哀听到九级后连忙向后多退了几步,那可不是什么玩笑一样的存在,即便是库萨在这里也只有被菲布理重伤的份,九级魔法师已经是一个小阶段的巅峰了。

  “真麻烦啊。”

  布柯哀的眼神不经意间就会飘向一旁的冰块,他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一边战斗还在一边担心娜西丽她们的安危,这一切都是这菲布理的诡计!他只需要一心一意的对付自己就好,而自己绝不可能一心一意的对付他,城镇里的军队又不能乱跑出来,而且就算来了,又有什么用?

  菲布理拿着自己的魔法手杖,轻轻挥舞,动作是如此的优雅,富有美感。但在布柯哀这边也是一根根距离极近的冰刀擦过自己的脖颈,几乎是刀刀致命!

  然而天不随人愿,布柯哀被脚下的石子绊倒,虽然是摔在草坪上,但是眼前却有无数的危险蓄势待发。

  加里比心中焦急,只见天空仿佛化作一块巨冰,随后仿佛被雕琢为刺,很快化成一道蔚蓝的线,直插布柯哀的眉心。

  而在这千钧一发,菲布理已经是闭上眼不想再看结果时,但是异变却突然发生。

  “谁都不许伤害宿主。”

  冷漠的语言化作一阵涟漪,菲布理一睁眼,看着自己的巨大冰刺突然没入了布柯哀眼前的黑暗之中,那看上去像是一个无底洞。

  菲布理一下子游戏慌了神,但依然不失风度,“那是什么东西?”

  那宛如黑洞一般的物质突然凝聚,化作一颗黑球环绕在布柯哀身边,这时菲布理看见了布柯哀的眼镜,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那原本深黑的眼眸中突然多出了一些菱形花纹,颜色不一,一个套着一个,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连灵魂都会被囚禁其中。

  布柯哀这时候突然一愣,他怎么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宿主,请将接下来的战斗能不能交给我,请指示。”

  布柯哀从没想到卡匣能操纵自己的身体,而且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卡匣的卡牌运用手法极为成熟,所以布柯哀不需要担心什么,他相信卡匣,所以....

  “卡匣,放心去打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