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冷血无情柯哀酱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395 2019.01.14 23:52

  第二天的天还没亮布柯哀就已经来到了城门口,菲布理依然是被绑着的,虽然他一直在解释自己和布柯哀已经改变了关系,但是加里比就是不给他松绑。

  直到布柯哀来了以后他才终于能够自由活动。

  “你这么坚持,我不拦你,自己小心点吧,锋芒国的那些家伙不好惹。”加里比拍了拍布柯哀的肩膀道。

  这句话是加里比的实话,十年前的那场灾难,锋芒国对兽人族的残杀是最恐怖的,给兽人的伤害也是最深的。

  布柯哀点了点头,直接拉着菲布理离开了绿叶城。

  “别拽人啊!”菲布理没好气道。

  加里比看着布柯哀离去的身影,微微有些感叹声,“感谢你,我的朋友。”

  树林中,布柯哀和菲布理缓缓的走着,菲布理告诉布柯哀不能走快了,那个罗布斯狡猾得很,知道自己的脾气,一旦完成了任务那菲布理绝对不会快马加鞭地往回赶,一定是慢悠悠的走回去才对。

  布柯哀对此将信将疑,但也不说什么,反正布柯哀也是一个求稳的人,做事多一层保险也不是坏事。

  但其实绿叶城距离罗布斯的封地很近,这也是那些奴隶主会盯上绿叶城的主要原因,布柯哀和菲布理只走了半天左右就快到了。这还是走得比较慢的程度。

  “果然很近啊。”布柯哀喃喃道。

  这时候菲布理却转头对布柯哀说,“好了,现在你要我怎么去交任务?”

  很明显由于布柯哀的原因导致菲布理的任务失败,现在菲布理就这么进去那肯定是会被轰出去的。

  但在这时布柯哀拿出一个红色小瓶子,那里面装着的似乎是鲜血。

  菲布理道:“这什么血?”

  布柯哀道:“保证能让你过关的血,到时候你就这么说.......”

  菲布理听完,不禁一笑,“那小子真会编,亚人血....不过那老狐狸倒或许会真的会信。”

  走着走着,两人就已经是离开了兽人国境,这里就是无国之界,不属于任何国家的领地,而在这里就是有许许多多的生物在此盘旋。像什么史莱姆,哥布林之类的异世界标配生物。

  布柯哀在一条小河边看见了一些水生物,应该就是史莱姆了。

  菲布理看着写圆滚滚的生物,道:“女生可都不会都不喜欢这种生物。”

  布柯哀正想问为什么,卡匣却是先说道,

  “宿主,史莱姆虽然攻击性较低,但是它们的身体却会腐蚀衣物。”

  “好东西!”布柯哀下意识出声,

  “啥好东西?”菲布理说道。

  “没什么。”

  布柯哀自然不会让菲布理知道自己的真实意图,连忙干咳两声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随后又走了几步,两人进入了锋芒国国境,这里面的环境还算不错,几乎是毫无破坏。

  菲布理解释道因为锋芒国地理位置原因,所以长年都会地震,所以这里的人们对于自然都有这敬畏之心,是三帝国中破坏环境就会受到重罪的国家。

  “有意思。”布柯哀轻笑道。

  菲布理继续道:“而我们现在就是在罗布斯的封地里了,锋芒国都是国王封地,但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大地主,锋芒国前十位的封地王,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那都是非常恐怖且强大的,而且他们都是皇帝的最亲信之人,所以才能巩固国家的统治。”

  布柯哀点了点头,也算是对锋芒国有了些许的认识。

  很快,两人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城们前,这里的建筑风格和绿叶城完全不同,虽然这里几乎不会地震,但是国家文化永远是影响着心灵的。这里的建筑石块巨大沉重,应该就是用来预防地震,或许在锋芒国的王都还有更神奇的方式。

  “走吧。”菲布理推了推白翼道。

  布柯哀点了点头,随着菲布理一起来到门前,一位瘦弱守卫拦住他们。

  “菲大人,任务完成了吗?”

  菲布理笑呵呵道:“我出马还不放心?速速开门,通知大人,让他老人家开心开心。”

  士兵抱拳低头,布柯哀竟然没有被怎么刁难,看来菲布理在这城堡里混的确实不错。

  布柯哀和菲布理坐在木椅子上,看着那些有些发抖的士兵,有些奇怪。

  菲布理这时道:“他们一般三天两头才会吃一次饭,幸好都是修炼过武道的,不然早饿死了。”

  布柯哀道:“这样的军队能有战斗力?”

  菲布理道:“你觉得有人会来这里吗?他们就是一个摆设而已。”

  这时,布柯哀阴险的笑出了声,“所以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处咯?”

  菲布理也跟着笑了笑,“不然我那来的胆子带你来,其他封地王的守卫比这强上百倍,但你仍然小心,罗布斯的亲卫队可都是有六级魔法师水平,你还是要悠着点。”

  布柯哀本来就谨慎,自然是点点头。只见刚才的士兵已经回来了,朝着菲布理恭敬道:“大人,请!”

  菲布理带上布柯哀,两人随之进入了封地王的真正的土地上。

  这里面的建筑大多平稳矮小,这就是锋芒国的建筑风格,对于地震的防范却是有着大用,但是在这封地中的镇子上,人们大多都是面黄肌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这生活看上去过得可不怎么样。”布柯哀道。

  “兽人族那边不是也在弹劾城主吗?原因我猜嘛,估计就是赋税的问题吧?”菲布理笑了笑!“他们要是在这里来估计要抓狂,哈哈。”

  布柯哀也是笑了笑,他可不不觉得兽人会因此对自己的昏庸城主有所改观,毕竟他们比较这东西一般都是和好的比,那有和差的比的道理?

  随后布柯哀看这菲布理道:“这边的人没有什么弹劾手段吗?”

  菲布理道:“你做什么梦呢?你以为这是兽人国啊?每一处的封地王就是自己领土的皇帝,你觉得有换皇帝这说法?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锋芒国法律,封地王只要被锋芒国人杀死,那么无论什么人都有权利得到这个位置,这个国家可是武力至上。”

  布柯哀有些惊讶,如此的治国方式,那么这个国王的实力又是如何的强大呢?能够镇住那么的封地王,果然这个世界的怪物很多啊,布柯哀这么想着。

  两人走到一座宏伟宅邸前,这个宅邸起码得有三分之一的城镇大了,布柯哀不免觉得这个王是如此的挥霍无度。

  一位消瘦的老人走了出来,菲布理立刻笑脸相迎。

  “管家,您好,我来给大人治病了。”

  说完,菲布理拿出了布柯哀给自己的一瓶鲜血。

  老人的注意力微微落在了那瓶血上,随后直接转移到了布柯哀的身上,那如炬的目光让布柯哀心里有些发毛。几乎下意识就想要跑,但最终他还是忍耐下来了。

  管家缓缓点头,招呼两人进来。

  菲布理小心翼翼的收好了瓶子,朝着布柯哀眨了眨眼睛。

  而这时管家走在布柯哀身边,缓缓问道:“不知道阁下是何人?”

  布柯哀微微一顿,不过幸好他机灵,顿时厚颜道:“路上碰见了菲布理兄弟,看见他正在放血,我一打听说在这里给大人治病能得到些赏赐,就过来准备献宝。”

  说完老管家微微看向菲布理,只见他一脸笑意,微微点头,但是老管家却在菲布理的眼中看到了些许杀机。

  老管家抿嘴,“既然这样,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不然你这就是有命来没命走。”

  布柯哀轻轻点头,跟着老管家进入了后花园中。

  只见花海中央有一位消瘦的身影躺在木椅子上,随着微风摇摆着。

  “罗王,菲布理回来了。”

  罗布斯这时才睁开眼睛,眼神带着狂热看向菲布理,只见菲布理手拿一瓶晶莹鲜血,在罗布斯眼里一看就是品质不凡!

  “那些畜生呢?”罗布斯问道菲布理,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布柯哀。

  菲布理半跪蹲下,恭敬道:“那两只兽人实在顽劣,我只能将她们弄成半死不活的状态,随后取了她们新鲜的心头血。”

  布柯哀在一旁看着菲布理的说辞,不禁嘴角抽搐,还取心头血,你要是真那么做了,你现在估计已经被我烧成焦炭了。

  罗布斯点了点头,拿过了菲布理手中的血瓶,但却不着急喝下,反而是放在了一旁。

  布柯哀看着罗布斯看着自己,虽然眼前的人已经是消瘦到了极点,但那股杀气却依然骇人。布柯哀不禁后退两步。

  “你是什么人?我不记得菲布理有同行的人吧?”

  布柯哀顿时学着菲布理的样子,冷汗在后背直冒,道:“罗大人,我是来献宝的。”

  “献宝?”罗布斯的眼神有些奇怪了,“我现在最缺的宝贝就是寿命,你能献给我吗?”

  布柯哀自然不没有准备,在那亚人王的宝库里可有不少丹药之类的东西,布柯哀连忙拿出一颗,递了出去。

  “宿主,那真的是增寿丹!你要拿就拿毒药啊!”

  按照这位封地王的见识,布柯哀虽然不想给他增寿,但也不想现在冒险,万一人家认出了那是一颗毒药,自己这不是脑袋不保吗?

  “好了,卡匣,先别说了,又不是拿不回来了。”

  卡匣不再提示说话,布柯哀将一颗红色药丸递了过去。

  罗布斯接过,随意看了看,也就是放在一旁。

  “嗯,有心了。”

  布柯哀心中一愣,怎么这么平静?

  “宿主,他不识货。”

  “......”

  看来布柯哀是多虑了,这封地王压根不怎么精明。

  “先让他们下去吧,明天把报酬给这两个人。”罗布斯吩咐一下,那些下人便是听从命令。

  但是此刻布柯哀就有些觉得怪异了,明明可以现在就结算走人的,为什么要等明天?

  想到这,布柯哀的嘴角微微一扬,看来某人的贪心起来了。

  菲布理对着布柯哀轻轻一笑,“我那个充满杀意的眼神如何?演的不错吧?”

  两人来到房间里,通过菲布理的感知这里已经满是罗布斯的眼线了。

  菲布理看着窗外,那些工作的下人怕都只是伪装罢了,“他还真舍得,你拿的什么东西给他?”

  布柯哀笑道:“增寿丹吧。”

  菲布理一听,顿时猛然拍桌,顿时引起了里里外外的注意,布柯哀顿时一瞪,你冷静一点!

  菲布理自知失态,连忙咳嗽两声,道:“你怎么会有那么珍贵的丹药?”

  要知道这种能够增加寿命的丹药几乎是供不应求,有价无市,菲布理觉得布柯哀就为了一个绿叶镇就这么把这么一颗珍贵丹药送人了?

  但是菲布理不知道的是布柯哀的认知是比较短浅的,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这这么珍贵的东西啊!这倒是让布柯哀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布柯哀连忙拉过菲布理,“今晚动手,不能拖,不然我们可能走不了。”

  菲布理点点头,“好好好,收了钱我肯定会尽力的。”

  夜晚下,布柯哀拿出了一副白色的面具,上面有着一张骇人的恶魔脸庞,这是布柯哀戒指里面的宝贝之一,可以掩盖人类的气息。

  菲布理在房间看着,不禁有些端详,“这家伙身上好东西不少啊,怎么以前没听说过这家伙呢?”

  虽然好奇归好奇,但是菲布理在看见布柯哀直接翻墙进去了里面。

  “那个面具这么神奇的吗?”

  那些魔法阵竟然视布柯哀若无物,只见布柯哀直接进去了,菲布理也不傻,一猜就知道是那个面具的作用了。搞得菲布理都想去打劫他了,虽然打不过。

  这时候布柯哀来到了花园正中央,四处看了看。那些人或许并没有太在意自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菲布理身上,正好便宜了布柯哀。

  一旁就是罗布斯的寝室,随后布柯哀拿出一张火亮的卡牌,随意一扔,顷刻间花园化作一片火海。

  熊熊烈焰窜上夜空,布柯哀身处其中,犹如一位魔神。

  罗布斯一会儿便被逼了出来,看着自己心爱的花园变成了如此,当即暴怒。

  “亲卫队,宰了他!”

  突然在一瞬间,罗布斯的身后突然出现六道身影,一同窜向布柯哀。

  布柯哀拔出黑墨,做出拔剑状,

  那些亲卫队都是武道中人,魔法水平也都在六级水平,但是布柯哀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神色微冷。

  “十八剑...”布柯哀喃喃出声。

  四张银级手臂肌肉增强卡同时闪亮,随后布柯哀在一把横刀已经距离自己毫米之时,刀终于是动了。

  只听一阵破空声,周围的空气都是在此刻震动了一下,像是水面出现的涟漪。

  而在布柯哀身边的六人身体微微一顿,竟是纷纷倒地,昏迷不醒。

  罗布斯一见,顿时思索一阵,道:“你是挑战者吗?”

  布柯哀用着低沉的声音道:“不是。”

  罗布斯变了脸色,有了一种盲目的底气,“那你就是在找死,锋芒国可不会放过你!”

  布柯哀走到罗布斯身前,黑墨闪烁着盈盈的光芒,反衬着罗布斯的恐惧面色。

  “你们随意...”布柯哀淡淡道。

  随后布柯哀举刀欲挥。

  刀光一闪,却突然停在罗布斯面前,菲布理走过来,神色一凝。

  “他怎么在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