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失败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261 2019.01.15 23:45

  布柯哀一愣,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他自己居然丝毫没有的察觉。

  “宿主,离开他的身边!”

  卡匣的提醒让布柯哀顿时回神,连忙离开原地,却只听耳旁有着一阵巨大的破空之声,布柯哀旁边的地面顿时裂开。

  而那个男人却只是伸出了食指和中指。

  “只靠手的力量吗?”布柯哀喃喃道。

  如此的实力,布柯哀判断他应该也是一位赏金猎人,也或许也是一位挑战者,主修武道。

  但这时菲布理却突然说话,声音有些激动,“你怎么来了?”

  男子低头,不语,只是淡淡看着布柯哀,保护罗布斯的意思很是明显。

  罗布斯顿时笑道,“你们以为我只雇了一个赏金猎人吗?幸好幸好,不然今天就真的栽你这个混蛋手里了。”

  菲布理和布柯哀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这次确实是他们两个人失算了,这个老狐狸果然狡猾!

  罗布斯冷冷的看着菲布理,道:“你这个小白脸,当真是见钱眼看,得亏没信你!”

  说完罗布斯将菲布理和布柯哀送的东西通通扔在了地上,而布柯哀一见后顿时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罗布斯冷冷道。

  “我笑你不识货!”布柯哀道。

  罗布斯砸了咂嘴,随后对着那个黑发男子道:“黑天,他们的实力都很强,你去宰了他们!。”

  黑天微微点头,直接看向了菲布理。

  布柯哀自然察觉到了黑天目光,同样转头看向菲布理。

  这时的菲布理紧咬着嘴唇,厉声道:“你还真是不死不休啊。”

  黑天向前几步,气势不凡,嘴唇微起,却是沉稳,“菲布理,终于找到你了。”

  布柯哀有些发懵,这两人一看便是有着些恩怨,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去管,毕竟他的任务只是消灭罗布斯就够了,他和菲布理目前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罢了。

  但是布柯哀站在菲布理身旁,却感觉有些不对,菲布理的神色有些慌张,甚至可以说是胆怯。

  布柯哀有些不解,这黑天实力并不是特别强大的啊?怎么菲布理会怕成这样?

  而随着黑天向前一步,菲布理也随之后退一步,气势完全被黑天压得死死的。

  黑天看着菲布理,微微摇头,“果然你毫无长进。”

  随后只听一声破空之声,黑天便是踏碎烈火飞来,一掌刺来。

  菲布理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但是手上的动作也不慢,一个冰盾飞速凝结,微微中似乎还有这雷电夹杂。防御不凡。

  但尽管这样,在黑天的这一掌之下,这坚固的冰盾却是直接碎裂,黑天的粗手竟然宛如利刀,

  随着黑天的动作,冰盾被切成了两半,菲布理快速调动体内的浩瀚元素,化作冰雾凝结而去,想要将黑天暂时冻住。

  黑天的手臂上顿时结出坚冰,布柯哀一旁暂时没有任何帮助,只见黑天手臂一抖,那些冰块竟然就这么碎了。

  “太容易了吧?”布柯哀喃喃道。

  要知道菲布理现在可是魔灵使,尽管只是初期但那实力依然不弱,但是黑天现在压着他打,有点不对劲。

  “这两人一看就有古怪。”

  但是布柯哀仍然不去帮忙,因为现在的罗布斯身边可一点防备都没有。布柯哀自然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罗布斯这时候终于意识到了这里还有一位带着死神面具的狠人,他对自己的敌意才是最重的。

  但是在罗布斯意识时布柯哀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罗布斯视线一黑,一把黑刀突破虚空直接飞来。

  这时,原本还在和菲布理战斗的黑天像是幽灵一样突然出现,抓住了布柯哀的黑墨。

  感受着刀身上的巨力,就连布柯哀都有些惊讶这个人是怎么去修炼的?武道竟然也能如此恐怖?

  眼见黑天化掌为拳,带着点点波澜打向布柯哀,感受着拳风,布柯哀只能双手实实接下一拳。却被打飞数十米远。

  黑天看了看黑墨,并没有任何贪婪之心,但也将它扔到了很远的墙上插着。

  布柯哀微微瞟了一眼自己刀,视线回转时那黑天却突然近在眼前,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布柯哀的身体被轰进屋子里,只觉得脸上的骨头都要碎了。

  “那拳头真硬!”

  布柯哀掰开废墟,只看见黑天的眼眸里闪烁的红光,那是,恨意!

  布柯哀和黑天并不相识,所以这股恨意必然是菲布理造成的。布柯哀踉踉跄跄的爬出来,黑天似乎也不再管他,又去找上了菲布理。

  不得不说那一拳也确实吓人,布柯哀感觉自己的脸想被铁砸中了一样,摸了摸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真希望别破相了。

  但是此刻的菲布理比起布柯哀来说却是更加悲哀,双目中闪烁着恐惧与悲凉。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会让黑天对他有如此憎恨,而更奇怪的是菲布理只是一味防御,并不攻击,似乎并不想伤害黑天。

  布柯哀微微叹气。

  “卡匣,分析一下那个黑天。”

  “宿主,破体前期,但菲布理的情绪波动很大。”

  布柯哀也不知道这菲布理和黑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眼看罗布斯就要跑了,布柯哀是真的淡定不了。

  这要是跑了,估计布柯哀把这封地反过来估计都找不到他了,所以布柯哀是绝对豁出去了。

  “可别说我欺负人。”

  只见布柯哀,数十张铜卡和几张银卡微微闪烁,瞬间被布柯哀捏碎,化作无数光点涌入他的身体。

  此刻的布柯哀眼神微变,拿回黑墨,死死盯着罗布斯。轻轻一踏便是再次君临。

  黑天一见布柯哀又去,顿时眉头一皱,连忙停下攻击,准备再次阻拦下来。但这次,他恐怕就要拉不住布柯哀这匹野马了。

  只见布柯哀在一瞬间暴动而去,只一瞬间就已经来到了罗布斯的面前。

  看着布柯哀的凶狠眼神,简直和那些凶贼比起来都是不遑多让,罗布斯连忙催动体内的残留元素试图抵挡住布柯哀。

  但是这次布柯哀却是直接一拳轰出将罗布斯的护盾直接砸碎了,那强大的卡牌增幅可不是闹着玩的,随后布柯哀对着罗布斯又是一剑而至。

  “该死的!”

  罗布斯的身体虽然不是全盛状态,但是依然还是能够和布柯哀周旋一阵子。

  但是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毕竟身体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

  布柯哀一剑落空,但随后接上了一拳,将罗布斯轰出了自己家门外,原本他们闹出来的动静就已经不小了,这一下布柯哀又将人打出来了,顿时吸引了不少视线。

  “那是什么猛人?”

  “好彪悍!”

  布柯哀此刻站在罗布斯面前,致命一剑再次突破而去,此刻黑天终于赶来。黑天的气血运转,手臂骤然涨大几分。

  布柯哀啧了一声,毫不犹豫将剑锋一转。

  黑天一拳撞在剑上,发出砰砰的响声,此刻的黑天神色一变,他能感受到眼前的这位青年实力似乎暴涨了!

  “是用了秘法吗?”黑天第一时间只能这么想。

  两人被撞击力分开,罗布斯因此又逃过一劫。

  “放弃保护他,我给你个好价钱!”布克哀率先说道。

  “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信誉。”黑天冷冷说道。

  这时布柯哀倒有些高看几分黑天,此人还算诚信,若不是现在他们站在对立面,布柯哀倒是很乐意去认识认识。

  但是布柯哀依然选择试探问道:“你能放弃这个任务吗?”

  “除非我死。”

  黑天轻轻回道,随后化作一阵罡风袭来,带着一阵阵火焰的浓烟冲向布柯哀。

  “时间快到了。”

  是的,布柯哀的强化时间快到了。

  这一拳,布柯哀稳稳的接下了,但是下一拳,再下一拳呢?布柯哀已是不敢保证。

  “宿主,还剩十秒。”

  布柯哀咬了咬嘴唇,顿时踏步带上菲布理离开,在周旋下去对他们只会是伤亡。

  黑天并不去追,一是因为他追不上,二是因为他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你们会回来的。”

  布柯哀和菲布理落在了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里,布柯哀大口喘着气,他的强化已经失效,但由于增强卡使用过度现在他感觉自己疲惫的要命。

  “喂?你没事吧?”菲布理问道。

  布柯哀摇了摇头,但那一脸困样,仿佛下一秒就会睡着。

  菲布理先是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罗布斯估计此刻还不敢让黑天来找他们,休息一晚上倒也没什么问题。而且布柯哀已经睡死了,还是菲布理是强行把他扔在床上的。

  “累死大爷我了。”菲布理微微喘气道。

  这时菲布理才突然想起,布柯哀这么睡着了,自己还不跑路做什么?

  就在菲布理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黑天的话突然回荡在他的耳旁。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废物!”

  菲布理靠着墙,神情颓然。

  “我究竟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黑天他或许说的是对的吧,呵呵。”

  第二天,布柯哀非常艰难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看着一旁靠墙的菲布理,布柯哀有些惊讶。

  “他竟然没跑?”

  布柯哀对于菲布理的印象算不上多好,有些阴险但却聪明。这样的人是非常危险的,就在布柯哀这么想着时,他突然发现了菲布理脸上的泪痕。

  “哭了?”布柯哀惊奇道。

  那确实是泪痕,布柯哀很清楚,但是因为什么才会让菲布理流下眼泪?

  布柯哀没有吵醒他,倒是看了看窗外的景象,深怕有什么奇怪的变数。但是令人庆幸,罗布斯似乎并没有对自己采取什么恐怖措施。

  “看不起我们吗?”布柯哀缓缓道。

  “宿主,可以考虑使用卡牌击杀。”

  布柯哀点点头,但是他手上的卡牌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布柯哀现在有31颗魔法水晶,可以抽上六张多,这次布柯哀就准备走魔法路线了。

  这时菲布理悠悠转醒,看着布柯哀站在窗旁,不禁清醒了许多。

  布柯哀递过去一杯水,“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的...故事?”

  布柯哀微微一笑,“你和黑天应该认识吧?”

  菲布理不可否认的点头,思索片刻后,道:“我们...都是赏金猎人,但其实在一开始我们是三个人,我们形影不离,是最好的朋友,那时候我喜欢我们队伍中的莉莉安,黑天他很支持我去追求她,但是...莉莉安似乎不喜欢我,她似乎喜欢黑天,我自己那时候就有些绝望,但表面上又是那么虚伪的恭喜他们,而在一次任务中,我们被困在了山洞里,我们都在黑暗中感到害怕,我第一次指责了黑天,我们吵了一架,在那之后,我们的友情瞬间当然无存,我很绝望,离开了队伍,莉莉安之后找过我几次,但被我吼了回去,因为我已经一个人习惯了。”

  “最后,莉莉安认为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最后也离开了黑天,那时候黑天很喜欢莉莉安,所以他怪我,我自己也怪我自己,从此我变得阴险,不再像以前那么光明正大,因为我觉得无所谓了。”

  布柯哀听完,微微道:“这不会是你编的吧?”

  菲布理一听,轻轻一笑,“随便你信不信。”

  布柯哀当然没有怀疑他,刚才的话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你若执意去追求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布柯哀道,“感情这种事情我不多做评判,毕竟我也没谈过,至于那莉莉安之后为什么走了,我想是在等你吧。”

  菲布理怪笑一声,“等我?怕是逗我!”

  布柯哀摇了摇头,“如果她喜欢黑天,她就不会走,女人的心你是猜不透的,第一个喜欢的大多往往都是憧憬之情,而第二个才可能是真正的爱。”

  菲布理楞楞听着,“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布柯哀当即手持火焰,“骂谁呢?”

  菲布理变了变脸色,“说得你多大似的!”

  布柯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外貌和身体年纪,他又情不自禁把自己当做老头子了。

  布柯哀摇了摇头,顿时道:“这件事情结束后,就去找人家吧,你们三个都必须有一个结果。”

  菲布理微微低头,很久很久后才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种种地点头。而布柯哀在此期间抽了四十多张卡牌作为战斗用品。

  此刻还是正午,布柯哀和菲布理决定先去吃了饭再去做事情,毕竟罗布斯肯定找地方躲起来了,一时半会儿也肯定找不到。

  菲布理看着狼吞虎咽的布柯哀,不禁咽了咽口水,“你丫饿鬼投胎了?”

  而事实上是布柯哀的加强卡使用过度就会导致他身体营养的全面消耗,只能这样大量进食才能很快恢复,而且布柯哀早饭也没吃早就饿得他受不了。

  不过吃完饭后,两人就又要开始搞事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