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6章 你不要过来啊!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545 2019.04.10 23:42

  布柯哀答应了契克修的条件来到了赏金猎人协会,不过这依然这是一个分会,不是总会,但即便是如此这里面的环境依然是极好的。

  不过这个分会并不在布柯哀的城市里,而在寒风城,虽然赏金猎人的分会很多,但是寒铁城并不配拥有这么一个分会,这让布柯哀有些郁闷,所以他们只能来寒风城,这里布柯哀就要小心不要碰上这里的郡主了。

  来到了分会中,这里面依然还是热闹非凡,布柯哀看见那些人站在任务栏旁边细细揣摩着利益,不禁也上前去想要看上一看。

  “喂,别乱来,这个地方不是你这小屁孩能随便看的。”

  布柯哀听见后并没有在意,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让契克修心中有些恼火。

  等下让你这小子好看。

  契克修便走向柜台便是说了几句话,虽然语言带着些许轻浮之意,但是柜台的美女小姐并没有一丝的表情变化,她们这种职业的笑容仿佛是定死了一般。

  当然契克修肯定也知道这服务人员的规矩,所以才有胆子来说上几句轻薄之言。

  而这个时候布柯哀突然窜过来,故意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走过来,用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着服务员,而这时后契克修竟然看见了服务员的脸上竟然有些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红。

  “这死小子,快点把他送走比较好。”契克修对布柯哀可是厌烦至极,但无奈自己打不过人家只能默默忍受了。

  契克修对着服务员说道:“我需要废除与我委托人之间的一些协议。”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态度和蔼道。

  而这时布柯哀将一块银色牌子放在了木桌上,说道:“现在可以立刻受理了吗?”

  布柯哀也是一位赏金猎人他当然知道规矩,只有赏金猎人在协会里面才会有特权,之前自己没有什么表态别人都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自然需要排队。

  而现在就不一样,身份牌一亮,自己就可以享受特权了。

  而一旁的契克修脸色顿时就不好,哑然道:“你是赏金猎人,还是和一样是银级?!”

  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契克修现在完全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了,他到底还有什么身份?不会还是帝国学院的学生吧?要真的是自己那可就是碰上铁板了。

  那个服务员见布柯哀亮身份也是微微一惊,不过完美的职业素养让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默默地进行着操纵。

  过了一会儿,受理完成,布柯哀背着手朝着契克修勾了勾,意思是跟着大哥走吧。

  契克修那个气啊,但这次就连身份都不好使了,当真只能认栽了。

  回到了自己的城镇,布柯哀也不做停留,对着尚未痊愈的河㵘嘱咐了几句,便是带着契克修出门。

  这次他不把五彩城闹个底朝天他还真的就不信了。

  来到五彩城的门口,布柯哀被士兵拦下,布柯哀随即给他们检查了一下便是被放行,自己身上出门戒指意外基本上是空的,所以要过这些盘查实在是简单。

  街上的风景布柯哀大致上看了看,虽然说不上是民不聊生但是也不算国泰民安,在这街道上布柯哀看见到的更多是穷人,他们住的房子自己敢打赌,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直接就塌。

  可见这里的人民生活有多糟糕。

  “要不要我去拉一拉人?”

  但想了想布柯哀还是决定作罢,自己的城市已经有些人满为患的局面了,现在自己还想拉人过去,那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脚吗。

  虽然布柯哀看不下去,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拔过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布柯哀看见了普罗沙的府邸,和罗斯姆的一个样子,豪华二字不能形容,而且整个房屋五颜六色,透着一股异样的少女心。

  但这就不对了,布柯哀明明记得五彩城的城主是个大老爷们啊。

  “何人拜访!”

  远处也不知道是谁在扯嗓子,布柯哀听着耳熟,走了过去,原来是田萨尔,而对方看见自己也是一惊,随后又看见旁边一脸无所谓的契克修,顿时神色大变。

  “坏了!”

  随后直接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看得布柯哀心中哈哈大笑,这个家伙有点意思,竟然这么害怕自己来质问吗?

  不一会儿后,一位脸抹白粉的男子走出来,姿势间似乎还有点妩媚之意,这若是一位美女这么做布柯哀自然不说什么,但这.....一句妖怪看剑就要蹦出嘴巴。

  “您,您就是普罗沙城主?”布柯哀说话声音都有些哆嗦。

  这是怕到直接用上了敬称。

  普罗沙一见来人,眼神一亮,出言道:“那来的歪风把我们的布柯哀城主刮到这来了。”

  那声音本身不男不女是个中性音,但却特意的带上了女子的语气,让布柯哀全身一阵哆嗦,普罗沙一见,这家伙难不成是怕了自己?

  于是普罗沙的胆子倒也大了起来,他本身实力并不出众,所以他很忌惮布柯哀,可如今一见,这传言的布柯哀倒也是不过如此。

  于是乎他的声音越发娇嗔,“布城主,来我这里,是想要闹事吗?”

  只见布柯哀捂嘴轻轻咳嗽两声,一旁的契克修轻轻挑着眉毛,心中略有疑问,这家伙怎么突然一脸想吐的表情?

  布柯哀已经不敢与普罗沙面对面,只能低着头说话,“普罗沙,如今人证在此,你骚扰我城市一事我总要讨个说法!”

  一见布柯哀低了头,普罗沙心中暗爽,这小子都这么低三下四说话竟然还这么硬气!

  “小家伙,我就是在你的水中下毒又如何?我就是让人来骚扰你又如何?你不过一个新人,比起经验和手段我有的是,你能耐我何啊?”

  一边说,普罗沙一边走下台阶,他已经认为布柯哀是惧怕自己的气势才不敢与自己对视,来到了布柯哀身边,他将自己的“俏脸”凑到了布柯哀的脸庞,露出狡猾的笑容,他认为这能让布柯哀彻底崩溃。

  而事实上,布柯哀也确实崩溃了,一个男人走到自己旁边用着嗲声嗲气的语气说话,还凑得那么近,自己这辈子的流的冷汗恐怕都没今天那么多。

  而且说的话还那么刺耳,拜托!是我来质问你好吧!你这么硬气来做什么?

  一气之下,布柯哀也不再管什么两城友好之类的事情,一转头直视着那张白粉脸,一拳砸了过去!大吼一句。

  “莫挨老子!”

  普罗沙本身就是魔法师,身体素质不高,而布柯哀这一拳也没有什么保留,于是只见普罗沙的身体变成一道残影,下一秒后出现在了墙壁上化作了二维图形。

  “城主!!”田萨尔惊慌跑去,把昏死的普罗沙从墙上面扯下来。

  布柯哀捂着心脏处喘着粗气,这城主是什么怪人,这样的城主还有多少,自己打死不会去交往!

  契克修在一旁没事做,见布柯哀处理完了,随口道:“我可以走了吗?委托书给你了,到时候有人来问你也有物证,不需要我了吧?”

  见布柯哀也没有阻拦,契克修便是直接离开了。

  缓了缓神,布柯哀拿出一张刻画恢复卡拍在了普罗沙的身上也便是拔腿就跑,即便是身后的田萨尔如何咒骂,布柯哀发誓这辈子不会再来这边。

  回到了自己城镇,看着快要重建一半的城镇,布柯哀的心情才终于平复回来,刚才普罗沙给自己的视觉和听觉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看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女装啊。”布柯哀丢下这么一句话。

  准备去看看自己的新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