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你愿意当我主人吗?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060 2019.01.22 23:19

  丛林中,布柯哀选择了一条通向其他地方的大路。正如孟克沙说的,在兽人国布柯哀终究是无法发展起来,因为兽人都会排斥自己,而现在布柯哀准备去锋芒国那边看看。或者去人类三大帝国中的一个都可以。

  布柯哀打开在绿叶城得到的地图,这是一张世界地图,不得不说看着很奇怪,人类的三大帝国盘踞在南方,中部则是兽人帝国,有着地形的规划,而北边只有四个精灵之森的大字,其他什么信息都没有。

  因为精灵一族不喜交往,唯有在很久以前和亚人族交往颇为密切,而之后就没有什么关于精灵的记录了。

  而这个地图奇怪的地方也是来了,因为这上面只有一个大陆,并且旁边只有一片海洋,无论如何布柯哀都不会相信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全貌,也就是说这个世界,这些原住民都没有完全探索完。

  布柯哀轻轻叹气,“锋芒国那边或许还可以再深入了解一下。”

  这时布柯哀脑海里全部都是自己以后的计划,他可不想一开始就客死他乡。肯定要先去找到一个可以居住的地方,至于钱嘛,那不是问题。

  就在一片森林里面,布柯哀从一片又一片的丛林中穿过。

  “我觉得我应该把小金带上的,有点后悔了。”

  布柯哀将小金留在了娜西丽家里,想着它以后长大也能保护一下城镇,但是现在布柯哀却在丛林里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要是有一个帮手那就好了。

  不过布柯哀毅力也是惊人,一直坚持不懈的走着,脚上踩过了一片又一片的深厚落叶,直到天色渐晚,布柯哀才是确定了。我迷路了。

  夜晚,布柯哀找了一处粗大的树枝就准备就躺下了,这里的树林又粗又大,还挺适合当床的。

  但在这时,布柯哀耳朵似乎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不由得让他坐起身子。

  一会儿后,布柯哀便是听见了一些窃窃私语。

  “明明看见她进来了,怎么不见了?”

  “去找找。”

  布柯哀坐在树枝上,神色微微一变,“这难道是罗斯姆要报复自己,所以找人来跟踪我?”

  一路上布柯哀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此刻他心中暗暗惊讶。

  “他受了伤,跑不远。”

  “受了伤?我没有啊,这里有其他人吗?”

  布柯哀悄悄地下来,静悄悄的在暗处看着他们,这群人实力一般,两个都只是八级魔法师,领头也才是九级,布柯哀完全可以对付他们。但布柯哀不打算去管,毕竟这和自己无关。打算由他们去就是。

  这么想着,布柯哀准备离开,想着远离这群人或许会好一点,以免被波及。

  就在布柯哀转身,他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一根干树枝,直接一脚踩了上去。

  咔嚓!

  布柯哀嘴角一抽,这简直招了鬼!

  “什么人!”领头的人回头来到布柯哀面前。

  其余两人跟了上来,看着布柯哀不禁发愣,“这女孩子挺标志啊。”

  “小妹妹,迷路了吗?叔叔带你回家,嘿嘿。”

  布柯哀白眼一翻,伸手就拿出一张银级卡牌,顿时寒气一冲,你才女孩!你全家都是女孩!

  感受着“女孩”的危险,三人眉头皆是一皱,看样子他们是看走眼了。

  “这小妮子火辣,我喜欢!”一位胖态男子笑道。

  现在布柯哀也不算是轻松,他的卡牌剩余数量可不多,到时候全用完那就得全玩完,要么速战速决,要么就跑!

  而布柯哀的选择是,跑!

  “哎,怎么跑了,要追吗?”

  “找我们的猎物要紧,别管她了!”

  说完,这三人朝着布柯哀的反方向跑去,霎时间就没了影子,布柯哀看了看身后,发现了三人没追上来。

  “看来他们的目标很珍贵啊,我有点好奇了。”布柯哀抚摸着下巴,决定去看看。

  两张轻身卡用上,布柯哀顿时比猴子还灵活,悄悄咪咪的就追了三人,躲在他们的身后不让他们发觉,不过即便如此布柯哀也是没看见在他们的前面有什么东西,更不知道他们在追什么。

  “是人,还是动物?”

  布柯哀小心翼翼的的接近他们,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这时,在一旁的丛林突然动了动,顿时引起了四人的注意,只见那三人飞速了过去,布柯哀似乎在那一瞬间看见了一个矮矮小小的人影。

  “小孩子?”布柯哀有些讶异。

  刚才一闪而过的影子里布柯哀确实看见了一个小孩子影子。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同情之意,即便他知道不能这么做,这里可是异世界啊,同情心泛滥可不是好事。

  但是布柯哀还是做不到冷血无情,依然选择了偷偷跟上他们,看清他们到底在追什么生物后,布柯哀突然愣住了。

  眼前的生物,小巧,灵活,背后长着两对透明翅膀,此刻正在飞快扑腾着。

  “竟然是小精灵?”

  没错,这三人追的就是布柯哀原来在小说里才能看见了小精灵,或者说是森之精灵。总之布柯哀简直懵了。

  “他们不是都在精灵之森吗?”布柯哀疑惑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小精灵比起精灵来说,他们的价值简直不可估量,尤其是雌性小精灵,那要是有一只养在家里,光是看看那都是享受,因此价值极高,而且有价无市。

  这年头见钱眼开的人多得是,布柯哀准备动手了,因为任何生物都是平等的,但又是不公平的,他本身就是亚人,对于人类并无太多好感,至少在目前而言,所以他决定去救这只精灵。

  那三人一路追寻着小精灵的足迹,速度不慢,但在这时一道火墙突然升起,将他们彻底隔开。

  天性好奇的小精灵转头看了看,但又意识到自己还处于危险之中,顿时又躲了起来。

  “奶奶的,谁做的?”领头人怒道,他们这一下又追丢了!

  布柯哀这时从暗处走出来,带着甜甜的笑容,“我做的。”

  “是刚才的小妮子。”领头身旁的人说道。

  他的话刚刚说完,一阵极速冰雾覆盖住了他,瞬间化作瑰丽的冰雕,失去了一切生命迹象。

  死得极为干脆。

  现在的布柯哀动起手来可是毫不含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下起杀手来也是越发果断,可谓是战场玫瑰。

  对面剩下的两人同时一惊,随后立刻进入战斗状态,只是此刻地面突然抖动,布柯哀又是用掉了一张铜卡。对方两人似乎是被大地嫌弃一般高高抛起,布柯哀手中银光一闪,随后周围的树枝化作树刺,温和的树林直接化作杀戮之间。

  “给我破!”

  领头人手中绿光一闪,那些树枝突然散开,他也是一位木元素好手,另一位直接扔出火焰将剩余树杈烧尽。

  等到两人落地后,却已经不见了布柯哀的影子,随后只听身后的一阵出鞘声。

  领头人看见自己的另一位同伴突然倒在了血泊里,他的神色突然变的难看了,自己这是惹了什么怪物了?

  “等等!我们无冤无仇,您放过我,我们可以给您想要的信息!”

  这位已经被吓傻的人闭上了眼睛,双手狼狈的抱在自己的头上,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惹到了那个国家的大佬了。

  布柯哀手中动作一停,既然有情报,听听也无妨。

  “我叫思列咖,是奉罗斯姆大人的命令前来寻找这些森之精灵,多有得罪,还望大人莫怪啊!”

  听着思列咖的话,布柯哀神色微微一变,“罗斯姆?”

  思列咖闻言顿时点头,继续说道:“我和罗斯姆大人关系很好,只要大人可以将那森之精灵抓住,我可以把赏赐分您——啊不,都给您!”

  “喔?好吧。”布柯哀收回了刀,转身欲走。

  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的思列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立刻开始盘算起了如何对付布柯哀,但突然在他眼里,一抹烈红逐渐放大。

  “啊——!”

  “你以为我会傻到相信你吗?”布柯哀挥了挥还有些火苗的手掌,自嘲的笑了笑。

  罗斯姆的为人布柯哀可是见识过了的,绝对是一个恶劣之人,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亲卫队又会是什么样的为人呢?答案不言而喻。

  这时一旁观战的小精灵终于窜了出来,和布柯哀保持了一些距离,看着布柯哀良久,认为他没有恶意才慢慢靠近。

  小精灵飞到布柯哀面前,怯怯道:“谢谢你救了我。”

  这时布柯哀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只雌性的森之精灵,不得不说自己的运气还不错。绿色的长衣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身体,看着着实可爱。

  “不谢。”

  说完布柯哀转身直接离开,随便处理了一下那些人的尸体便继续准备找地方休息,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你——为啥跟着我?”布柯哀听着耳边的翅膀拍打声,怎么说呢,在这夜晚里像是一只超大的蚊子。

  小精灵的额头上还有汗水,金黄色的头发粘在了头上,碧绿的眼睛眨巴眨巴,道:“你准备去哪?”

  “去锋芒国吧——话说为啥我要跟你说啊!”布柯哀有些无奈了,怎么这家伙还赖上了?

  小精灵飞在布柯哀身边,怯怯道:“那个,我叫佩西妮,您愿意当我主人吗?”

  布柯哀一愣。

  “卡匣,什么情况!?”

  “宿主,森之精灵很重恩情,您救了她的命,为了感激你,她愿意成为您的随从。”

  “喔,这样啊——完全不对吧!这么随便的吗?这些森之精灵这么好骗的吗?万一我和那群人只是在演戏怎么办?”

  “宿主,森之精灵感知惊人,你是不是在说谎他们都知道。”

  布柯哀顿时咆哮道:“所以这个功能是用来找主人的吗?!”

  一旁的森之精灵被布柯哀这一声吓了一跳,顿时离开了布柯哀身边,道:“大姐姐,你怎么了?”

  布柯哀右眉毛往上一提,幽幽转头看着她,“你过来一下。”

  虽然本能告诉她有危险,但是出于信任,这只可爱的小精灵还是飞了过去。

  随后便是一阵惨笑。

  布柯哀抓住她,用手轻轻挠了挠她的胳肢窝,让她苦笑不得。

  “以后叫我布柯哀,还有我是男的。”布柯哀放开她说道。

  “布主人,对不起啦,因为您长得很好看啊。”佩西妮笑了笑。

  对于这样的评价,布柯哀绝对不会高兴,绝对不会!

  随后找了一个干净地方,布柯哀清理了一下地面准备就在这里休息,佩西妮看着布柯哀这么随意就睡了,也找不到什么地方睡,于是擅自趴在布柯哀的肩头就睡了,别说,布柯哀还有点体香。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了布柯哀身上,让布柯哀睁开了眼睛,正准备起身时突然觉得左肩有点沉,便转头看去。

  “怎么睡这了?”

  感受着一阵抖动,佩西妮睁开了眼,看见布柯哀正盯着自己看,顿时她慌作一团,这才第一天就被主人看见自己这个样子,肯定要被嫌弃了!

  他们精灵可是把这些规矩看得很重的。

  可谁知布柯哀说道:“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有的事,我擅自睡在这里的,您身上很好闻的香味,不知不觉就睡沉了。”

  果然还是把这家伙掐死比较好......

  随后布柯哀让佩西妮待在自己肩上,有什情况报告就好,在耳边他也能听的清楚。有了这么帮手,布柯哀几乎就是不担心有人来偷袭,而且不会再迷了!

  但是在此刻,在昨天布柯哀战斗的位置,多了一个人,他的手上握着一颗水晶,上面播放着一些稀稀落落的残碎画面。但是布柯哀的行凶过程都是完美呈现出来了。

  “希望罗斯姆大人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呵呵。”男子自言道,气势汹汹。

  就在这时,在布柯哀肩头的佩西妮突然警觉了一下,浑身一阵抖动。

  “怎么了?”布柯哀问道。

  佩西妮想要再去感受那股波动,但却是再也感受不到了。

  “没什么。”佩西妮道。她以为是自己感知太神经了。

  但布柯哀并没有因此放心,佩西妮突然如此,必然事出有因,但会是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