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照顾人是我的必修课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370 2019.01.19 21:54

  布柯哀摸了摸琪娜的额头,依然是那么滚烫,他已经用了一张火焰卡将琪娜的衣服蒸干,不然继续穿着湿衣服的话,琪娜的身子肯定会越来越差。

  随即布柯哀拿出了储物空间里面的金色花纹手帕,走到外面淋了一些雨水,放在了琪娜的额头上。

  做完一切,布柯哀神情依然紧张,要是自己还有恢复卡,那这些感冒发烧还不是轻轻松松就搞定的小事?

  但可惜布柯哀现在手里没有恢复卡了,当然布柯哀也一直在抽,但是这系统像是抽风一样,一张恢复卡都不出,直接愁坏了他。

  直到水晶完全用完,布柯哀也是一张未出,毫无收获。

  布柯哀愣了愣,欲哭无泪道:“卡匣,是你在坑我吗?”

  “宿主,小心六月飞雪。”

  看着微微喘气的琪娜,布柯哀心里别提多着急,这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他肯定内疚一辈子。但偏偏现在他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只能默默祈祷和默默照顾,剩下的只能靠琪娜自己了。

  这时,琪娜似乎喃喃出声,引起了布柯哀的在意。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留我一个人...”

  布柯哀蹲坐在她的身旁边,看着她那红红的脸庞上神色有些痛苦,眉头更是紧锁不松。

  布柯哀担心地看着她,而这时琪娜的左手微微挪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而巧合的是她碰到了布柯哀的手,却如同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藏一般,死死地拽住了布柯哀,很紧,很紧。

  琪娜表面看上去很坚强,但布柯哀也不傻,那只是她的外表罢了,她也只是一个很脆弱的女孩罢了,小小年纪,登山爬山,小小年纪,盘算生活,小小年纪,为了求生而活。

  布柯哀不禁拽紧了手中的玉手,感受着宛如玉石般的冰凉,布柯哀想要将自己的温暖传递过去,安慰这位孤独的少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因为布柯哀的温暖传递到了,还是琪娜的身体素质本身就很强,琪娜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向四周看了看,随后看到了布柯哀的关心眼神。

  “琪娜,你醒了?”

  布柯哀笑着问道,醒过来了就是好事情,证明烧已经退下去了。

  “口渴。”琪娜微微启齿。

  布柯哀应声,起身出去,虽然还在下雨但已经是小了许多,布柯哀在周边找了一个巨大的叶子,举过头顶。

  毕竟是异世界环境都没什么破坏,所以雨水很干净,完全可以放心饮用。

  琪娜看着布柯哀接水的背影,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上面似乎还留下了一点温度。

  琪娜看着布柯哀,微微道:“是他握着我吗?”

  一会儿,布柯哀端着一叶子水走了进来,给琪娜喝了一点,他自己也喝了一点,之前一直在担心琪娜,导致布柯哀自己都没怎么照顾自己,现在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也是累得不行。

  琪娜看了看外面,发现雨已经小了很多,于是道:“该回家了,谢谢—啊!”

  话没说完,琪娜站在地上就是一摔,她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晕晕的,看样子暂时是走不了路了。

  布柯哀见状连忙拉住她,担心道:“别逞强了,你先好好休息吧。”

  琪娜点了点头,用手扶住脑袋,似乎是怕会突然掉下来似的。

  “头疼吗?”布柯哀问道。

  琪娜点点头,现在她却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了。

  布柯哀把一旁的手帕拿了过来,重新洗了洗。

  “来,放头上可以缓解一下。”

  只见布柯哀将手帕好好放在了琪娜的头上,别说这冰冰凉凉的感觉确是挺有效果。

  琪娜红着脸,轻轻道谢着。

  但是在此刻间,布柯哀无意间的呵护却是直击到了少女那敏感的内心。琪娜已经是17岁的人了,但是她对于喜欢和爱情这种事情依然有些懵懂。而另一边,虽然布柯哀从心灵上来说已是不惑。但是他已经过了那个懵懂的年纪,对于这些事情来说已是不再敏感。

  照顾病人,保护女孩子,作为男人的布柯哀已经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先休息好,之后我们再说其他事。”

  可这时琪娜缓缓道:“不行,药淋湿了,要处理。”

  布柯哀坚持地扶着她,无奈道:“你休息!我帮你弄!”

  布柯哀都快急死了,谁知道这妮子竟然这么倔,所以他直接拔出一张铜级火焰卡,将那些草药的水分渐渐蒸干,变成干草,这样的药用价值也会更高。

  “休息就休息,凶什么凶。”琪娜心中轻哼一声,但视线却盯着忙活的布柯哀移不开,她觉得自己心中流露出了阵阵的暖意。

  这时候,琪娜又坐起了身子,布柯哀一愣,这姑奶奶又要做什么?

  “不行,我还是要回家!”说完琪娜就试图站起来,虽然身体依然摇摇晃晃。

  布柯哀到底是妥协了,直接道:“我背你,上来吧。”

  “啊?”琪娜脸有些发红道。

  布柯哀现在完全只当她是一位需要照顾的小姑娘,其他什么都没有想。

  琪娜想了想,直接倒在了布柯哀背上,略微扭捏道:“重吗?”

  布柯哀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看着琪娜那身材时就知道她重不了,轻轻一下子就可以背起来。随后将那些草药和竹篓收进储物空间后,布柯哀按照琪娜的指示踏上了归去琪娜家的路。

  现在雨已经停了,完全应了那句夏天的雨来的快,去得也快,但是现在地面泥泞,也是不怎么好走。

  几步之后布柯哀他们又来到了那条小溪面前,虽然水势减缓了一些,但是依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走过去的路。

  正当琪娜想问布柯哀怎么解决时,只见布柯哀手上蓝光一闪,闪射入河水之中,河水瞬间变得听话化作一条平坦的寒冰大道。琪娜被布柯哀的手段直接惊住,神色古怪。

  只见琪娜掐了掐布柯哀背上的嫩肉,问道:“你到底有几种元素?”

  布柯哀直接道:“秘密!”

  琪娜没好气地趴在布柯哀背上,哼哼道:“装神奇,被雷劈。”

  布柯哀稳稳地背着琪娜,一路上走着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所以布柯哀也是没有使用卡牌来增强自己,而选择缓缓地踱步。

  走回琪娜住处时,已经是过了中午的时间,太阳也是重新出来,温暖了身体。

  布柯哀走到门前,这些门都是古朴,没锁,也可以看出这个世界的人们素质都比较高。由于琪娜趴在布柯哀的背上睡得正香,布柯哀也不想叫醒她,于是冒昧的闯入了琪娜的闺房。

  不过这里面实在是没什么看头,除了一旁晾着的女性私密衣物,这里面也算是简单和干净。

  将琪娜放在床上后,布柯哀想着她醒过来可能会饿,于是走进了厨房。

  但厨房里面空空荡荡,就像是许久未用过,连那灰尘都是堆了不少。让布柯哀叹了叹气。

  “这家伙一看就不会做饭,谁娶谁遭殃!”

  翻了半天,布柯哀终于找出了一些大米和青菜,心想着做一锅青菜粥也行。

  “卡匣,我卡牌里能抽出盐吗?”

  “宿主,你说呢?”

  “应该不大可能,哈哈哈。”布柯哀打着哈哈。

  很久后,躺在床上的琪娜悠悠转醒,下意识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感觉着全身自己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挺舒服的。

  琪娜开心的摆着腿,道:“病好了就是舒服,嗯?布柯哀呢?”

  这时,一阵清香不知来处,琪娜连忙跳下床,看见了一脸正经的布柯哀在锅里面翻搅着什么。

  说起来,琪娜这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饿了。悄悄走到布柯哀背后,想要去捉弄他。

  但这时布柯哀却突然转头,笑道:“醒了?”

  琪娜点点头,“还想整你呢。”

  琪娜可不知道,布柯哀早就听见了里面的声音,又突然听见声音变小,心想着琪娜就是要来整自己,于是自己干脆转身,抓她个措手不及。

  不过对两人来说这样的小打小闹他们也就得挺有趣的,布柯哀直接拿起碗给琪娜来上一碗青菜粥。

  “你饿了吧?生病了就吃清淡点,来。”

  说完,布柯哀将粥递了过去。

  他给自己做饭了了?他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是不是该回应什么?此刻琪娜的心情突然乱了,看着布柯哀的温和眼神,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乱跳。自己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

  “谢谢。”琪娜红着脸回道。

  布柯哀看着她的脸,以为是烧还没退,直接伸手就摸。

  “怎么还这么烫?”布柯哀心中疑惑。

  琪娜拍开布柯哀的手,有些慌乱道:“我没事了,你管好你自己!”

  说完回房关门,留下了僵硬在原地的懵逼布柯哀,这妮子突然怎么了?

  而在这时,布柯哀听见了外面传来阵阵嘈杂声,小心谨慎的布柯哀悄悄探头看去,却是看见了一整个军队!

  幸好这里隐蔽,而且距离较远,而且那些军人似乎也不再这边的情况,但是布柯哀心中却是骇然。因为那方向,似乎是绿叶城的方向啊?

  怎么回事?那是锋芒国的人啊,难道是为了去给城主报仇?

  不过稍稍一想布柯哀就觉得不对,毕竟罗布斯并不得民心,那么这群人的领袖会是谁呢?

  而这时,军队的后方一位满脸横肉的胖子坐在马上,缓缓前进着,布柯哀竟然奇迹般的从他身上看到了与罗布斯有些相似,猜测是兄弟。

  “为兄弟报仇吗?”布柯哀喃喃道。

  而事实上,在这边的这位胖子心中想得可没有布柯哀想的那么高尚,。

  锋芒国上面决定,犹豫罗布斯死于他国人之手,于是宣布只要抓住罪人便可成为城主,而这时罗布斯的弟弟罗斯姆一听,这不就是自己晋升的好机会吗?打听了消息,直到凶手来自绿叶城,于是便带着自己浩浩汤汤的大军前往绿叶城。

  而布柯哀在一旁只能干紧张,心中很是焦急,顾不得其他直接将琪娜的东西放下就是夺门而出。

  在寝室里的琪娜听见门外传开一声撞门声,有些担心的跑了出来,却是不见了布柯哀的身影,琪娜眉头一皱。

  “这个...家伙,竟然敢本小姐晾在这!哼!”

  说完,琪娜忍不住的看着门外,同样是看见了外面浩浩汤汤的大军,有些让琪娜感到好奇他们是要去做什么?但她的注意力在布柯哀身上!但她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我不管他了!”琪娜闷哼一声。琪娜并没有把这军队和布柯哀联系在一起想。

  而这时,布柯哀用着加强卡,一路飞奔回了绿叶城,这风一样的速度仿佛是要将布柯哀的体能榨干。

  布柯哀不敢和那些军队接触,于是走了一条比较远的路,但是布柯哀的速度极快,很快便是回到了绿叶城门口。

  加里比一见布柯哀这么着急,连忙走下来问道:“怎么了你?这么着急?”

  布柯哀喘着气,立刻道:“让他们...严阵以待!”

  加里比本来轻松的笑意的表情顿时凝固,他知道布柯哀不是那种乱开玩笑的人,立刻回到城门处,命令士兵关上城门,所有武器全部架好。

  布柯哀陪在加里比身边,随后道:“如果没错,锋芒国的人就要来了。”

  加里比皱眉,“那群人类又想做什么?”

  布柯哀露出无奈之色,他当然不知道,但是如果可以,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你们城主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加里比摇摇头,表示没有。

  此刻城主不在,只能靠这些战斗力并不强的军队守城,但是他们可能根本守不住城门,如果到了那时候,情况就糟了。

  而这时,远处渐渐冒出一片黑压压的人头,那里面最低的起码也是三级魔法师,而武道之人有不少。

  “报告士兵长,数量恐怕有1000左右。”

  士兵的话语很是凌冽,丝毫没有害怕的情绪。

  但是布柯哀怕了,那是自责引起的害怕,如果今天绿叶城被打下,他有理由相信,兽人皇室只会将此事遗忘,毕竟兽人国实力弱小,而这里本来就是偏僻之地,在那些政客眼里并不重要。

  布柯哀手里已经拿出了裁决卡,如果有必要,他绝对会选择孤注一掷。

  罗斯姆站在前方,全身的横肉为之一颤,他厉声吼道:“交出杀害我兄长的罪人,我们即刻离去!不然今天这城市就是我兄长的祭品!”

  “宿主,此人已是魔灵使中期巅峰,傲世这里所有人。”

  布柯哀一听心中一颤,这场战斗注定是失败的吗?

  “哈哈!罗斯姆,来我绿叶城放出如此大话,真当我城无人了吗!”

  就在这时,一声同样雄浑的咆哮冲出,淡去了罗斯姆的所施展的威压。

  布柯哀抬头,定眼一看,竟然是一位豹耳中年男子,满脸英气,而周身却围绕着淡淡的血色气息,应该是修炼武道的强者。

  “宿主,这人是破体境巅峰,比起敌方丝毫不差。”

  听到这话,布柯哀才将裁决卡收回,看样子今天的这事要变得有些复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