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4章 制卡师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556 2019.04.03 14:39

  布柯哀带着蒋希娜来到了一家餐厅中,随便找了一个位置便是坐下,蒋希娜像是初来乍到的小猫,一直在四处观察,对于一位魔法师观察力也是必须的,所以布柯哀也并没有多加阻拦,只要她不要乱跑乱搞就好。

  而这时身穿黑白服饰的服务员走了过来,直接认出了布柯哀这位响当当的城主。神色瞬间变得恭敬许多。

  “城主大人,您需要什么?”

  布柯哀看了看菜单,这上面的东西说实话对于平民来说实在是有些贵,不过这里是高档餐厅,倒也无可厚非。

  “我要一份蔬菜饼,给她一份儿童套餐吧。”

  布柯哀合上了菜单,服务员应声离去,虽然布柯哀有些惊讶这地方竟然还有儿童套餐这种接地气的菜品,不过这正好可以给蒋希娜来一份,倒也不错。

  片刻后,服务员将两份香气四溢的菜品端上,布柯哀看了看雪白的盘子上一份蔬菜包着肉类的菜品,说白了就是一份煎饼,但是由于这个世界面食并不流行,所以很多熟悉的东西在餐厅里完全是另一种景象。

  不过管他的,好吃就行了。

  而蒋希娜看着自己面前的儿童套餐双眼放光,可能她是没见过这么精致的食物,拿起勺子就是一口。

  “好好吃!”

  布柯哀也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煎饼,微微一笑。开玩笑,这儿童套餐比自己手里这玩意儿贵多了。

  不过看着蒋希娜吃的开心,倒也没有什么,一顿饭后,似乎是吃的有些多了,蒋希娜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一脸幸福的表情。说到底这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罢了。

  拉着蒋希娜的小手,两人回到了家中,蒋希娜似乎还想和布柯哀一起玩些游戏,但是布柯哀这下子可抽不出空,自己还有事情还要处理。

  无奈之下蒋希娜只能自己跑去训练室自己训练,似乎她对于其他人都挺冷漠的。

  而布柯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这里的一角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工作室,不过自己没什么收拾,旁边已经摆满了书籍,有些乱,不过男人嘛,总能在杂乱的东西里找到自己想要的。

  布柯哀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桌子上。

  “卡匣,这卡真的能造出来吗?”

  “宿主,能分析出来成分,那它就一定能制造。”

  这道理布柯哀也懂,但是这玩意儿自己鼓捣了一整天也没有搞定,而布柯哀为什么现在这么苦恼呢?答案只有一个,他这个阶段的卡牌抽完了。

  这是布柯哀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直到昨天布柯哀想要抽卡时发现什么玩意儿都抽不出来了自己才意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后来卡匣给自己解释了一下,就是每个阶段的抽卡次数是有限的,也就是说布柯哀在集齐500颗水晶让自己升级之前自己都不能再抽卡了,当非酋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所以这种重要的事情能不能早说啊?!

  “宿主,卡匣是无辜的。”

  “我可去你的吧!”

  布柯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拿起自己小刻刀,自己昨天晚上拿出了一张铜卡试了试,没想到这卡还真的能拆,只不过第一次拆的是一张火球卡,由于手法过于粗暴直接爆炸了!

  而之后布柯哀就学乖了,那种攻击法术卡就不碰了,自己去拆那些物品卡先熟悉一下结构,而本来布柯哀以为这卡就像是一个储物空间,拆开后依然能获得里面的东西。

  但可惜的是自己想多了,拆了就是拆了,这卡竟然就直接毁了!

  不过在那么多次试验之后布柯哀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那就是自己的卡牌似乎也是属于这个世界的魔法范畴之类,而且还是相当古老的魔法种类。

  因为布柯哀在将自己卡牌的背面撕开后发现了一些东西,无论是铜卡还是银卡,在颜色之下的全部都是相当复杂的刻痕。

  而在之前布柯哀翻阅古籍时也看到过,这个世界似乎还有着一种名为魔法刻痕的东西,这种刻痕只能刻画在物品之上以达到增强或者召唤作用。

  就拿布柯哀的戒指来说,这上面的纹路就是一种古老刻痕,所以这里面才会有一个巨大空间,但是据他所知,现在能够刻画这样纹路的人已经少得可怜了。可能也就只要以魔法为尊的卡萨国还会有一些传人在了。

  所以这东西是古老而神秘,但它却存在于自己的卡牌之中,这又代表什么呢?

  “所以自己被迫成为一名制卡师了?”

  这个名词是自己临时想出来的,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这么个玩意儿,之前也说过这刻痕一般都是刻在器物之上用来增强战斗力或者使用价值,谁会没事刻在这花里胡哨的卡牌上?

  而且布柯哀现在连门都没有入,他昨天研究了半天基本上是把自己的铜卡全部拿出来了,幸好有卡匣分析里面的材料,都不是什么高级材料,出门左拐就能买到。

  但这刻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布柯哀即便是现在想要刻画一张铜卡也要半个小时以上,当然他也作死了,昨天拆开了一张金卡和银卡,看了看直接把布柯哀劝退了,材料先不说,看着上面的纹路感觉就是在看高等数学似的。

  所以他现在只刻画铜卡就可以了。

  弄了半天终于是照猫画虎的刻好十张铜卡,不过这卡看上去相当粗糙,和抽出来的一比,你看看人家上面还图案呢!

  “先出去试试吧。”

  来到了训练场,布柯哀拿着自己手上的牌,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扔出去了一张。

  只见那张卡在空中飞出去老远最后砸在了一个木人头上,啪叽一下落在了旁边。

  “宿主,恭喜命中!”

  “命中个鬼啊!说好的变大火球呢!!!”

  第一张看来是失败了。

  然后布柯哀一张张将卡扔了出去,它们不约而同的全打在了木头上,全中!

  “宿主,恭喜......”

  “你丫再说话!”

  布柯哀自己都觉得备受打击,明明自己就是按照抽出来的铜卡那么刻的啊,怎么会全部都没用啊,不过还有最后一张!

  看着手里的最后一张卡牌,布柯哀深吸了一口气,宛如将一切都倾注在这最后一张卡牌上。

  “去!”

  卡牌应声离手,在空中飞速旋转,而在离开布柯哀一段时间后,那卡牌背后的刻痕突然发亮,在布柯哀眼里一股青烟瞬间升腾,随后化作一颗不大的火球顿时击中了眼前的木人,将它点燃起来。

  “成,成功了?”

  看着眼前化作火人的木人,布柯哀心中顿时狂喜,直接点开了自己界面,之前每刻一张布柯哀就让卡匣保存了一张图片,现在布柯哀只要仿造这一张的刻痕自己就能保证成功率!

  但在这时,一道另类的亮光突然引起了布柯哀的注意,只见那第一张落在木人旁边的卡牌突然亮起,随后一阵巨大轰鸣声响起,而这个过程相当快,布柯哀反应过来时已经只看见了一个木人高高的飞上了天。

  “我似乎刻了张不得了的卡啊。”

  布柯哀立刻调出来第一张的刻痕图,对比了一下刚才那种成功的卡牌,发现有一条刻痕短了些,但这似乎让这张卡拥有了其他的效果。

  “有意思,真有意思。”

  布柯哀现在对于卡牌的兴趣可谓是浓烈得狠,不过自己现在还是先保证这火球卡牌能够完全刻画成功再说,因为其他卡牌的刻画方法和火球术是完全不同的,布柯哀暂时没有精力去研究了。

  不过这样布柯哀魔法战斗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制卡师布柯哀也诞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