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8章 神奇的鳞片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534 2019.04.12 15:18

  就在布柯哀刚刚立下豪言壮志后,一个神色焦急的士兵突然跑过来,而后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

  布柯哀连忙走过去把他扶起来,这老婆要生了也不至于跑得跟个投胎似的啊。

  那士兵一见布柯哀,用着那气喘吁吁的腔调说道:“城主,东边重建的时候挖到不得了的东西,您快去看看!”

  二话没说布柯哀直接拔腿就走,心中已经是郁闷之极,自己就想重建个城市,怎么就那么多事情啊,还要不要人活了。

  但牢骚终究还是牢骚,布柯哀也不可能不管,一路小跑来到了施工地方,先是在心中赞叹了一番史锤他们施工速度的迅猛,而后便是被一阵黑色光芒吸引住了视线。

  史锤一见城主来了,顿时招呼一声,布柯哀带着警惕的心理走了过去,要知道刚才的那个梦依然还在影响着他的思维,生怕自己随便乱动结果就碰到了核弹,那可就真的是大发了。

  不过那只是一阵黑光,一会儿之后布柯哀都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只是有些神经质了,于是长舒一口气便是稳定了情绪,双眼恢复了平静,迈着自信的步子走了过去。

  “你们挖到了什么吗?”

  史锤走过来,看着布柯哀走得有些慢,直接伸手一拖把他拽了过来,这一拽倒是让布柯哀吃了个踉跄。

  “我这城主不要面子了?”

  布柯哀打趣道,而史锤摸着脑袋,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布柯哀心中微微一震,似乎是收到了神秘召唤一般,竟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坑洞下面跳下,而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黑色奇怪物质,上面有些凹凸,但是不凹凸的地方却光滑如镜。

  这东西说不出是什么东西,布柯哀连忙让卡匣扫上一扫。

  而卡匣也很快对布柯哀做出了回答。

  “宿主,此物似乎是上古之物。”

  “上古之物?!那我是不是捡到宝贝了?”

  卡匣在布柯哀脑中道:“宿主,并不全是,上古之物不只是圣物,也有邪物,而这东西散发的能量有些阴邪。”

  听到这句话,布柯哀伸到一半的手顿时一顿,照着卡匣的话这东西还是不碰微妙,但是布柯哀心中有些侥幸心理,或者说是一点小小的贪念,于是他还是将手伸了出去,直接把面前的片状物品拿了起来。

  黑色能量依然在释放中,但是布柯哀并没有任何的不适之感,心中的胆子也是大了起来,拿着手里的东西走了出来,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

  史锤见布柯哀拿着那东西走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先前把这东西挖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敢去碰,无奈之下才去找的布柯哀。

  而此刻史锤见那黑色的玩意儿,直接脱口而出一句,“长得像个鳞片啊。”

  本来对手里这玩意儿没什么头绪的布柯哀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别说长得还真的有点像,只是有些太大了,这抱在手里都能当个盾牌了。

  而且什么动物有这么大的鳞片,现如今光明大陆上的最大的动物也就是海里面的锯齿血龙了,但人家那是红色鳞片而且肯定不如这个的大啊。

  “宿主,或许是上古龙族的?”

  “龙族?灭绝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就算留下鳞片那估计也都只化石了,这东西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化石,倒像是刚刚脱落的新鲜物。”

  但转念一想也不对,这东西上面的泥土都是陈年硬化了,一看就是深埋在土地里面多年,所以肯定是上古的物品无疑,最后想来想去这玩意儿总得是没个头绪。不过布柯哀希望这是从一个死物上面脱离下来的。

  因为只是一个鳞片上面散发的能量就是让自己万分忌惮,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物种,若是真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会是一场可怕灾难。

  总之布柯哀先把这东西收好,对着史锤他们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而自己则是回到了工作室想要继续研究研究这个奇怪的鳞片。

  不过一会儿后布柯哀也是放弃了,这东西可谓是油盐不进,无论是什么法子都不能伤害这东西一分一毫,甚至布柯哀都把这鳞片下面的桌子敲出裂痕了,而这东西却依然好端端的。

  “奇了个怪了,这什么东西?”

  坚硬得超出常理,布柯哀第一个想法就是让他融合进自己的黑墨刀里,这样可以让自己刀的品质再上一层,但是现在连伤都伤不了,打造基本上就是可以告别了。

  不过这倒不影响布柯哀对这个鳞片的兴趣,只不过现在确实拿它没有什么办法,暂时先收着,看看以后能不能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它切割。

  随后布柯哀便是继续自己的卡牌研究,拿起刻刀继续雕刻着,这件事情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布柯哀的一种兴趣,现在他已经能够刻画水火木三种元素的卡牌,虽然都只是相当初级的程度,但对于布柯哀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也是已经够用了。

  至少自己的攻击手段变得多起来了,而布柯哀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和主流修行背道而驰,因为除了崇尚武道的锋芒国以外,其余两大帝国皆是修炼魔法为主。

  而即便是在锋芒国,修炼魔法者也不在少数,可见这个世界对于魔法的偏爱。

  但是布柯哀对于魔法倒是不怎么感冒,他反而对于武道更感兴趣,当然自己体内没有元素之力也是一个他不喜欢魔法的原因,反正自己都不能修炼魔法,何必热脸贴冷屁股。

  刻好一张卡牌,布柯哀将它举起看了看,每当艺人完成自己的作品后总少不了自己我欣赏一番,这张卡虽然样貌不佳,但是对于布柯哀而言却是相当不错的作品。

  “多刻几张,以后这卡我还能拿出来卖也不错。”

  布柯哀有时候想,等到自己的卡牌能够得到认可,就把这卡的制作工艺拿出来,到时候自己没准还能掀起一场革命也说不定。

  而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布柯哀耳朵一挺,立刻去开门。

  门外是一位身穿工作服的青年,见到布柯哀开门,他先是古怪的看了一眼布柯哀,大概是在奇怪城主的房子为何会这么小,自己都是差点没找到,随后递给了布柯哀一封黄色的信封。

  打开一看,布柯哀眼神一亮。

  “锋芒国城市比赛,前十名可以拥有挑战郡主机会并取而代之?”

  不得不说这锋芒国的治国方式实在是有些简单粗暴,不过我喜欢!

  “我看看啊,参赛人员需要学生3人,年龄16岁以下,阿勒,是学生竞技吗?”

  布柯哀这一下子倒是愣住了,自己这边压根就没怎么发展过教育,实力强大的学生并没有几个,而这主要也是因为罗斯姆之前的治理实在是糟糕透顶,但布柯哀绝对有理由相信别人不是这样的。

  “那这该怎么办,这3个人我该怎么去找啊!”

  忽然间布柯哀灵光一闪,猛然一拍手,他可以找河㵘和蒋希娜,他们现在的实力绝对够的啊,河㵘的身体素质高,蒋希娜是元素眷顾者,简直就是完美搭配。

  “还差一个,我随便找一个充充数吧,等等!我的身体年龄没有16岁啊!”

  布柯哀大喜,自己之前一直在思考别人,而忽略了自己,自己虽然是个城主但是身体年龄绝对没有16岁,这点卡匣可以作证的。

  “好了,三人组队事情搞定,我去和蒋希娜和河㵘说说。”

  说完一溜烟冲出了工作室,接下来又会是一场新的争斗要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