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布嬷嬷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302 2019.01.27 22:53

  寒铁城的大殿之上,罗斯姆的一身肥肉在不断颤抖,看上去显然是气得不行。

  “这特么都过多少天了?舒得参死哪去了!”

  这里全场都安静不言,似乎就怕这位大佬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但是罗斯姆扫视着下方,怒视着下面的人,见他们一句话都不说,对于他的心情那无疑是火上浇油。

  “都哑巴了?!说话啊!”

  如此之咆哮下,终于有一位年长之人是缓缓走出,周围的人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看着老者一语道:“城主大人,或许舒得参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最近那些哥布林也不来交易了,想必就是那些布柯哀在搞鬼。”

  一番言语,罗斯姆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一只肥手捶在了椅子上。发出了闷响。

  “布柯哀!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咔!

  这时布柯哀刚刚撕开一只烧鸡,拿着一只鸡腿立刻塞进了自己嘴巴里,享受着亚人生。

  “烧鸡真好吃!”

  在布柯哀身后是一片绿油油的小麦幼苗,在这微风之中显得如此诗意。但是一旦将布柯哀这个吃鸡少年加进如此诗意的画面里,这画风就突变了。

  “主人,今天他们的工作也已经安排好了。”

  佩西妮笑嘻嘻地飞过来汇报,很自然地坐在了布柯哀的肩上。

  说实话现在的部落情况是非常好的,没人来打扰他们的话或许他们以后都可以吃穿不愁,当然布柯哀不会一直呆在这里就是了。

  “这里生活这么好我都舍不得走了。”布柯哀开着玩笑。

  看着眼前的人们兢兢业业,布柯哀心里面也开心。可是突然间,一丝元素波动引起了布柯哀的警觉。

  虽然布柯哀不能直接使用元素,但是不代表他对于元素就没有感应,相反布柯哀的感应前强的可怕。

  只见他手中铜光一闪,一张卡闪进了一旁的树丛。

  “啊啊!”

  一个人顿时叫出了声,因为布柯哀射出的一根小小冰锥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的大腿根旁,差点就是割以咏志的结局了。

  那人见暴露了身份,神色一变。布柯哀看见他的下巴飞快一动,随后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一下子变得黑紫。

  这是服毒了?布柯哀讶异。

  随后布柯哀的双眼一变,对着部落里面叫道:“利姆咕戒备!”

  一声提醒下,哥布林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利姆咕和他的族人不同,他们是天生的战士,直见利姆咕身体突然消失在原地,几乎就是一瞬间,一掌拍向了别处!

  一声闷响,利姆咕看着远去的一个黑点,心中暗道不好,被跑了一个。

  布柯哀赶了过来,看见利姆咕手下有一个被按得死死的人。

  二话没说,布柯哀直接把他的下巴卸掉。以防他再服毒自杀。

  “布王,跑了一个。”

  布柯哀摇头,这件事情让他很头疼,跑了一个。但这会是谁派来的呢?但转念一想,布柯哀便有了头绪——罗斯姆。

  而起先跑掉了那个人,一路狂奔回了寒铁城。冲进了宫殿之中。

  罗斯姆看着他,神色古怪,“他是做什么的?”

  之前的那个年长之人,继续道:“这是我派出去,为您探查情报,似乎是有发现了。”

  罗斯姆随即看着那跪倒在地面上的人,“说!”

  “城主大人,那些哥布林和猪人族联盟了!”

  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人无不惊讶,面面相觑。虽然种族间平时互不侵扰,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联盟,而且还是爱好和平的哥布林和好战的猪人族。这就像是男女相亲,一个急性子,一个慢性子,这怎么能成?

  “你没看错?”年长老者说道。

  探子大口呼气,“千真万确!”

  这探子不可能说谎,罗斯姆神色顿时变换了一下,“那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小女孩?”

  “这....属下没有看见,那些猪人族太警觉,我们两个兄弟都栽了。”

  “废物。”

  随后只见罗斯姆素手一挥,一根巨大灌木从地面伸出,犹如地狱的魔抓将探子抓住,还没等他发出惨叫便是将他拖进了地狱之中,

  “大人实力又精进不少啊!”一位恭喜道。

  所有人跟着发出了祝贺,罗斯姆享受着众人的赞美,随后笑道:“看来,是时候,去杀猪了!”

  而在布柯哀这边,另外一位探子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了。宛如一个粽子。

  布柯哀走过来,手里拿着一颗小小的药丸。

  “你们还挺会选药,这药毒性强,而且死的时候不会有太大的痛苦,或许这代表了你们不怕死,但是不代表你们不怕疼。”

  随即拿出一根细细的长针,布柯哀拿起了探子的无名指。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探子不言。

  布柯哀拿起了他的无名指,探子还想要反抗一下,毕竟这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能够多大力气?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他的手在布柯哀的小手里纹丝不动,感觉像是被定住了。

  这是什么怪物?探子心里叫苦。

  布柯哀将一根银针刺进了探子的无名指里,虽然有痛感,但是这些人都是受过训练的,他们能还算能忍。

  但是布柯哀立刻补了一句,“你觉得你很能忍?”

  布柯哀当然会想到这种问题,这面前的人一看就修炼过武道,刚才跑起来的那速度简直叫做一个飞。

  随后那位探子看着一点雷光在布柯哀手里闪烁,噼里啪啦的听得他头皮发麻。

  “我叫皮埃尔。”皮埃尔立刻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那全身不受控制的抽搐和全身不停地灼烧感让皮埃尔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喘着气,看着布柯哀,却看见了一双平淡的眼睛,似乎自己的生死与他无关。那眼神,就像是——至高无上的蔑视。

  布柯哀点了点头,先停下了电击,“好,谁派你们来的?”

  皮埃尔又闭上了嘴,这次他真的不敢说了,因为罗斯姆可是掌握着他家人生命的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皮埃尔吞吞吐吐的。

  这样拙劣的掩饰怎么可能让人信服,布柯哀手中电光再次一闪,这次的威力比起之前已经提升了一倍,气势布柯哀不知道电刑在光明大陆其实很常见,因为只要一位觉醒了电元素的人就了,简单粗暴还很有效果。

  经受着如此折磨就连布柯哀都觉得有些不忍心了,他毕竟还是一个普通人的心智,又不是变态,长时间的去折磨别人也不是他喜欢的事情。

  他很害怕,但好在这时皮埃尔很快又开了口:“别,我..说”

  布柯哀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皮埃尔那一头竖立起来的蓝色头发,就像是一只蓝色的刺猬。

  不过还在布柯哀猜测得没错,他们确实不怕死,但是他们怕疼。

  皮埃尔喘了几口气,怯怯道:“是罗斯姆的手下沃立夫派我来找哥布林的踪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