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第一次使用的金卡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5303 2018.12.26 00:01

  “弟兄们,随便屠戮吧!哈哈!”

  这妩媚声音的主人便是库冉,此刻她正站在自己的火焰中心,在这无尽黑夜中宛如火焰的邪魔。

  城镇的士兵们前仆后继,下方更是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那是不同属性的元素魔法正在闪耀,可是和库冉身后的黑红色火焰相比依然是稍显不足。

  虽然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如今水来蒸发,土来干裂。这库冉似乎在这里便是无敌的姿态。

  “这就是拥有四级魔法师实力的人吗?”一位士兵不甘道。

  而在这时,一根巨大冰锥破空而来,速度奇快,直指库冉身体而去。而冰锥来到库冉面前时一条火焰巨龙突然窜出,冰锥瞬间化为水蒸气消散在黑夜里。

  “差点着了你的道。”库冉的声音冰冷,丝毫不将他们当做威胁。

  这里毕竟离兽人国首都太,首都很难派遣兵力过来增援,所以这里一直都是三大人族帝国奴隶主的大蛋糕,像是娜西丽他们这样的悲剧时常发生,但是这里的士兵和居民根本没有脾气和实力去对抗。

  而现在唯一能和库冉分庭抗礼的城主却有事离去,这样更是让这些贼人肆无忌惮。

  士兵长目光中有着誓死的决心,不管是什么要命不要命的禁忌魔法,他现在根本不担心这个,只要能够打败库冉,他就敢用!

  “喔?”库冉看着气急败坏的士兵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长官,你要好好考虑喔,我们就只是想带两个人走,这些人我们不杀了,好不好嘛~~”

  说完,两个强壮男子将两位猫耳姑娘强行拉了出来,正是娜西丽两姐妹,娜落拓追在后面,眼中有着清泪淌下。

  “求求你们!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求求你们!”

  “滚!”强壮男人一脚踢开娜落拓,直接让这位心力交瘁的男人当场吐血。

  “爸爸!”娜西丽和娜查莉同时惊叫道。但是强壮男子力气太大,两人丝毫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倒在血泊里。

  “人族!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士兵长咆哮。

  库冉似乎听不到一般,妩媚的眼中闪过杀意,“宰了那个老家伙!”

  一位男子举起了手,熊熊烈焰开始飞速汇聚,娜落拓正处于昏迷,而他的女儿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哀求声成了漫漫长夜里的哀歌。

  就在男子火焰飞出的一瞬间,无数冰晶从天而降,库冉余光看见后便是一愣,随后迅速转身,直接是看见了自己那已经变成冰刺猬的手下。

  “谁?”库冉皱眉道。

  突然间,天空下起倾盆大雨,雨水寒冷刺骨,浇灭了周围房屋上的大火,只留下了滚滚青烟,一个身穿黑白现代汉服的青年踱步而出。

  “蛇蝎心肠的女人,真是丑的没话说!”布柯哀对着库冉一句怒骂。

  娜西丽和娜查莉一见来人,顿时减少了几分悲伤,道:“布柯哀!”

  库冉身边的胖瘦组合顿时提醒道:“三当家,就是他!就是他!”

  布柯哀也认出了那一胖一瘦的两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怒的波动。

  库冉一听,顿时怒气全散,恢复刚才的妩媚状,缓缓朝着布柯哀走来,笑道:“小兄弟,为了一群杂种何必和我们为敌呢?不如这样,你加入我们吧,看你白白净净的,估计也是富家人,和我们合作,你想要什么好处都可以哟。”

  说完,库冉伸出她嫩白的玉手想要环住布柯哀,但只听布柯哀冷笑一声,一掌拍掉库冉的手,库冉一惊,这可是她第一次色诱失败。

  布柯哀笑了笑道:“抱歉啊,杂种我没看见,丑人在我面前倒有一个,一身骚气冲天,整天恶心人。”说完,布柯哀顺便还做了一个干呕的表情。

  库冉脸皮跳了跳,周围冒出了浓浓黑烟,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要发动什么魔法。

  “小子,你胆子够大!敢这么说我?”库冉向后撤几步,周身浓烟化作烈火,就连他周围的地面都是瞬间干透。可见其温度之恐怖。

  这时一旁的士兵长对着布柯哀道:“他是四级魔法师,你小心,我在一旁支援!”

  布柯哀笑着点了点头,额头上不禁冒出冷汗,这一下子可真的是生死一战了,那高温的火焰着实有些骇人。

  “我的跳跃强化还有三分钟,先拖一会儿。”布柯哀心中想到。

  现在布柯哀手上铜卡七十张,银卡十七张,金卡3张,本来有十八张银卡结果降雨用了一张,持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库冉死死盯着布柯哀,素手一挥,一条火龙从她身后飞出,带着龙啸直接冲向布柯哀,那天上的雨水对火龙没有丝毫削弱作用,

  布柯哀连忙跃起跳到房顶,库冉冷笑一声手臂直接一拐,火龙随之如同鬼魅般追上布柯哀。那些库冉手下将库冉护住,毕竟魔法师的近战可是弱项,需要有人保护。

  布柯哀看着那死死的防护和那库冉身边的高温,近战他暂时想都没想过,自己估计一靠近就会被烫伤,根本造成不了伤害。

  “先把这火龙解决了。”

  布柯哀抽出自己的铜卡,铜卡里面几乎只有一些低级技能卡和强化卡,武器卡布柯哀暂时不会去使用,顺手间布柯哀就扔出十张水弹卡。

  只听见水蒸气的嘶嘶声响起,下方的士兵长有些惊讶,这家伙施展魔法的数量怎么会这么多?

  布柯哀快速在房顶上跳跃,那条火龙紧随其后,布柯哀直接将手上近40张能用的水弹铜卡全部扔了出去,终于是将这条火龙解决。这时候布柯哀的跳跃强化效果也是消失。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原来这么弱啊。”

  库冉嘲讽一声,虽然布柯哀的魔法释放速度极快,数量极多,但是很明显都是一些小魔法,只是一二级魔法师的水平。对库冉来说不足为惧。

  布柯哀不急不恼,关键时刻他可不会心疼自己的卡牌,毕竟小命重要,当即抽出自己的银色卡牌。

  全属性提升百分之十五,四张叠加。时间十五分钟。

  布柯哀顿时身体暴动起来,库冉一惊,这毛头小子真的修炼了武道不成?

  布柯哀再次抽出自己的铜卡,剩下的三十张都是一些铁剑武器卡,不过此刻却是布柯哀的上好武器。

  布柯哀捏碎一张铜卡,一把铁剑出现在手里,一旁的众人只当是布柯哀拥有空间戒指这样的储物装备便没有多在意。

  布柯哀飞出一把铁剑,势如破竹,直接刺破库冉的防护罩击杀了她的一位手下。库冉一惊,这小子果然修炼了武道,不然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大?

  库冉立刻移动,顺便一层火焰将他们包裹,而布柯哀的铁剑犹如雨点一般射下,虽然三十张牌很快消耗光,但是地上的剑被布柯哀捡起来一直扔,这十五分钟对于布柯哀来说基本是无敌的。

  魔法师近战鸡肋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库冉在防护罩里银牙紧咬,道:“所有魔力全部施展防护罩!我们快撤!”

  他们这些手下一听,顿时开始加固这摇摇欲坠的防护罩,一个四级四个二级的魔法师同时释放防护盾的坚固程度不亚于五级防护盾,虽然只有一级,但是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布柯哀发现了自己攻击有些不起作用,仔细一看发现他们防护盾变得更坚固了,不禁冷笑。

  一旁一直在释放冰锥的士兵长道:“赶他们出去吧!”

  布柯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的娜落拓,又看了一眼在一旁担心的姐妹,心中的怒意不禁燃起。

  “走?想得挺好!”

  布柯哀拔出自己的铁翅刀,伸手抽出牌库里的卡牌,顿时金光亮起,一张金色卡牌被布柯哀拿在了手里。

  金色强化卡!

  布柯哀将金卡在刀上轻轻一敲,顿时金卡破碎化作金光涌入刀身,整把刀身这时有了金光闪耀,加上布柯哀强化后身体,这一刀下去,威力必定无穷!

  那士兵长只见布柯哀身体犹如狂风一般奔去,短短一瞬间穿过了那道防御惊人的护盾。

  一秒后,碎裂声缓缓响起,随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那本应该无坚不摧的护盾骤然破碎!

  库冉的手下四人纷纷倒地,不过看样子是再起不能了。而库冉依然处于震惊和恐惧之中,随后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用手摸了摸脸颊。

  “我的脸?”库冉拿出随身的镜子看了看,随后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的怪叫。

  因为布克哀的那一刀直接刮花了库冉那引以为傲的容貌,库冉又怎可能淡定?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库冉发疯似的冲向布柯哀。但布柯哀朝着她的脖子就是一刀。一刀斩下,库冉却突然化作烈焰消失

  这只是一道火焰分身,布柯哀双眼不禁微睁,他低估了库冉的理智,被她跑掉了。

  士兵长想要去追,布柯哀直接拦住他,道:“别追了,追不上了。那位士兵长转过身,正欲说话,但布柯哀却转身走向娜落拓的身旁。不再看向士兵长。

  “娜西丽,娜查莉,叔叔怎么样了?”布柯哀连忙道。

  看向娜落拓的神色,眉头微皱,自己当过老师,对所以一些病症还是有些眼力见,娜落拓的呼吸有些急促,胸口正在一起一伏,面色发灰,这是典型的心脏病早期症状。

  不过可能是因为兽人族身体素质较好,心脏病对于他们并不是很致命的病症,但是拖久了依然不好。

  “卡匣,能救吗?”布柯哀道。

  “宿主,你的金卡。”

  布柯哀突然心疼,这金卡自己已经用了一张了,这一张再用就只剩一张了。

  “宿主,恢复卡而已。”

  “说得轻巧!”布克哀心中叫苦。

  但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布柯哀还是很果断的,嘴上不情不愿的他依然捏碎了一张金色恢复卡,说实话布柯哀之前还有点不确定这恢复卡的效果,这一下也就当是实验了。

  布柯哀的手轻轻轻轻放在娜落拓的胸口,一股柔和的金光微微亮起,如果不是很近很近根本看不见。

  这时候,危险过去了,一些人开始向这里聚集,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一个人族在治疗兽人族?那么刚才救了这个城镇的也是他了?

  娜西丽和娜查莉紧张的看着布柯哀,他们肯定是相信布柯哀的,就连今天对布柯哀言辞激烈的士兵都是屏息凝神不敢打出声打扰。

  随后,布柯哀收回手,放在膝盖上继续观察娜落拓的气色,灰色尽去,脸色开始红润起来,甚至连脸上的皱纹都是消失不少,效果是极好。

  “西丽!查莉!”娜落拓睁开眼睛,神色依然紧张,开口就是大喊女儿的名字。

  娜西丽和娜查莉顿时扑入父亲怀中,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布克哀抿起笑脸,心里也是开心,帮助别人的感觉总是畅快的。但是布柯哀却不再停留,站起身准备默默离开。

  “请等一下!”士兵长拦住布柯哀。

  布柯哀一愣,笑道:“怎么?还想扔我出去?”

  士兵长愣了愣,神色也是有些难堪,自己今天才把人家赶出去,晚上还误会了他,可是人家却是以怨报德,就但说品质,这和他所认识的人类根本不同。

  士兵长突然单膝抱拳跪地,诚意十足道:“我叫加里比,今天的事情是我错了,请你原谅!”

  布柯哀没想到这位士兵长会突然跪下,连忙边扶边道:“行行行,我肚量也没那么小,你起来,你起来,我原谅你了。”

  加里比一听,站起身来,布柯哀感到一股肃然之气扑面而来,加里比抓住布柯哀的手臂高高举起,布柯哀一脸呆滞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今天我们绿叶城多亏这位英雄搭救才能免受灾难,让我们鼓掌欢迎他的到来!”

  加里比此言一出,顿时响起了雷鸣的般的喝彩,一来是对布柯哀搭救的感谢,二来也是对布柯哀本身实力的尊敬,刚才的战斗和布柯哀所展现的实力深深刻印在众居民眼里,足够证明他是一名强者,而强者值得人去尊敬。

  加里比放下布柯哀的手,随后又重重握住了他的手,郑重道:“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你是我们绿叶城第一位人类客人,我们郑重欢迎!”

  布柯哀摸了摸头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加里比继续道:“我先给你安排一下旅馆,你可以在里面休息。”

  布柯哀点头,余光一撇看见两对猫耳朵靠近,只见娜西丽和娜查莉快步走来,一起抱住了布柯哀。布柯哀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被女孩子抱过,这一抱让他脸上瞬间滚烫。

  “谢谢你,布柯哀!”娜西丽感激道,手上的力度似乎又加重几分。

  “谢谢你!”就连娜查莉语气也都是略显激动。

  布柯哀满脸通红,连忙挣脱两姐妹的怀里,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

  “加里比,你让布柯哀来我们家!别去住旅馆了!”

  布柯哀和加里比同时一愣,什么情况这是?

  娜查莉怯怯道:“我也觉得这样好点。”

  布柯哀正想说什么,突然加里比碰了一下布柯哀,随后只听加里比道:“也好,你们三个一起照顾老爷子也挺好。”

  布柯哀思索这刚才加里比目光的含义,也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突然布柯哀想起了什么,对着下面的群众道:“你们要是身体不舒服什么的可以找我,我可以帮你们看看。”

  如果布柯哀无凭无据这么一说,这些群众可能只是微笑点头,实际去找他的人可能并不多,但是布柯哀刚才可是展现了自己的高超医术,当即响应者就是一大片。

  布柯哀主要是想借这个机会试试自己铜级和银级的恢复卡威力如何,不然总不能以后受伤都用金级恢复卡吧?那他可承受不起。

  于是布柯哀便随着三人一起回家,本来这城镇就不大,布柯哀的事迹传得那是比马跑得都快,一路上走来那都是女生犹如看到了白马王子般的眼神,而男生像是看到了心中的偶像,搞的布柯哀都有些尴尬。

  “宿主,恭喜你获得居民认可。”

  布柯哀在心中轻笑一声,“卡匣,可别损我了,不过这样的感觉倒也不赖。”

  卡匣没有说话,而是娜落拓先说了话,经过布柯哀的治疗,娜落拓看上去从四十岁变回了三十岁,神色间居然都有了点青春洋溢的感觉。

  “孩子,你就是救我女儿的人?”

  布柯哀点点头,这些事情他没有隐瞒的必要。

  突然,娜落拓握住布柯哀的手,力度比加里比的还大,布柯哀被吓了一跳,看着一脸激动的娜落拓,嘴角抽了抽,叔叔您可轻点!

  “谢谢你,谢谢你,我就她们这两个骨肉了,我找了她们好久了!要不是孩子你,我真的,真的......”

  布柯哀看着娜落拓都快跪下去了,连忙扶住,连连道:“叔叔您言重了,我本来就对奴隶制度不满,应该的,应该的。”

  娜落拓将布柯哀抱在怀里,郑重道:“孩子啊,以后我们家就是你的家,那里随时都能成为你的避风港湾!”

  布柯哀心中泛起一阵涟漪,家?在这个世界里他也能有家?似乎是唤起了布柯哀内心深处的思念,布柯哀脸上晶莹的泪珠滚滚落下。

  “好,谢谢..叔叔...给我一个家。”布柯哀声音哽咽道。

  “爸爸!你怎么就把布柯哀弄哭了!”

  娜西丽和娜查莉提着大包小包跑来,结果来就看到布柯哀泪流满面,顿时嘟起了小嘴不满道。

  娜查莉没有说话,但是那一脸幽怨也是明显得很。

  娜落拓放开布柯哀,连连解释,可是却只能得到两对白眼。

  布柯哀静静看着,不禁笑出了声,四人走在月光下,一起回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