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上桥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2504 2019.02.14 21:52

  火冒三丈的布柯哀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的众人,对于布柯哀来说自己那些朋友可以说自己矮,但是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你们算那几根葱?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短暂呼吸间,布柯哀一张铜色卡牌一扔,顿时没入了地面。那些人先是一愣,而后忽然间整个地面开始了剧烈的抖动,随后一根根赤红色的地刺突出,这里的地面带有熔岩的高温,也算是对布柯哀攻击的加成,不过那些人显然也不是一般人,水流顿时从男子的法杖中飞出,冲破了地刺岩石,随后宛如高压水枪般的朝布柯哀射来。

  一见状,布柯哀手中银光一闪,那一柱宛如蛟龙的水枪似乎是被一堵无形之墙抵挡,在布柯哀面前有着一层淡淡的涟漪,但却是坚不可摧。男子一见神色一变,自己作为魔灵使中期中的高手,怎么对付一个毫无魔力的家伙会如此吃力?

  而就在自己讶异时,布柯哀的身体已经来到了自己上方,他的手臂中闪耀着璀璨的金光,顿时一拳朝着自己轰下,似乎在这一瞬间空气都是纷纷逃窜。男子反应本来也是迅速,直接凝聚出了一个水盾,不过在被布柯哀拳头接触的那一瞬间便是被摧枯拉朽的击破,甚至旁人都没有看见这个盾牌!

  随着一声地面爆裂之声,地面瞬间多出了一个大坑,还有一个昏迷的人。布柯哀最后收住了力,这人其实大半是被自己吓昏的。

  “有意思。”赛泽斯暗暗道。

  不过在这一瞬间,布柯哀眼神依然凌冽,毕竟还有两个人没有解决,那自己就不能松懈。使出几张自己经常使用的增强卡,布柯哀的身体瞬间消失,随后只听咚咚两声沉闷响,布柯哀抓着两个昏迷的女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冷铁一见这个状况心中不禁骇然,自己和着赛泽斯也只能算是旗鼓相当。而这布柯哀虽然不清楚他的实力,不过竟然能这么迅速的解决自己的同伴,这实力必然不可小觑!

  “没想到还有一个危险人物啊。”冷铁心中暗道。

  而一旁的利尔维和西卜沙只负责在一旁叫666,琪娜轻轻松了一口气,看来布柯哀暂时还能撑得住。

  布柯哀这时将视线一移,看向了冷铁,那双黑色眸子里满是肃然的杀气。

  得知自己处境的冷铁毫不犹豫,顿时化作一阵黑风带着自己的同伴逃离,他已经看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了!

  布柯哀甩了甩手臂,随后对着赛泽斯道:“多谢你帮忙。”

  赛泽斯轻轻一笑,似乎是在说不用在意,随后眼神玩味的看向布柯哀,这个男孩子的实力着实有趣,难怪小姐能够看上他,果然不俗。

  布柯哀无言的回以微笑,随后说道:“我们继续先前走吧,遗迹的开放时间只有一个周吧?”

  赛泽斯道:“嗯,我们要快点了。”

  说完布柯哀招呼上琪娜和利尔维,四人继续向前走去,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

  遗迹里面的眼神始终处于火红色,犹如那夏日的炙烤,难以让人心情愉悦起来,而利尔维和西卜沙的热情也逐渐被这环境所烤干。

  “好热啊。”西卜沙说道,深入了片刻后,温度开始升高了不少。

  而另外一边,琪娜对着布柯哀道:“布柯哀,我没变黑吧?”

  虽然布柯哀觉得琪娜的关注点有些猎奇,不过在这火红环境下琪娜的白皮肤却如同红宝石一般美丽,不得不说也是非常动人的了。随后布柯哀一行人来到了一座铁连桥旁,似乎想要继续深入就必须进入经过这里。

  布柯哀看了看周围,旁边不是岩浆就是红色高山,似乎只有这一处地方可走,而放眼望去,这桥也是长得夸张,保守估计都有一公里,完全看不见对面。

  不过为什么会有一座桥在这里?这里不是不会有人来吗?难不成还有原住民不成?

  赛泽斯解释道:“不,布大人,这所谓遗迹其实并没有实体,只是根据我们进入者的见识这里面元素自然形成的环境,也就是说在这里您可以得到您以前没有得到的事物。”

  布柯哀恍然大悟,“难不成菲妮欧派你过来,是因为你见过火魔菇和冰凌草?”

  赛泽斯一愣,随后笑道:“布大人可真是人小鬼大啊!”

  虽然这样的发言让布柯哀有些不爽,不过好歹自己人犯不着这么动怒,看了看脚上被烤的通红的铁链,又看了看下面的岩浆,布柯哀真的有些怀疑这桥到底能不能撑住,不然他们要是走到一半突然垮掉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这条路又是必经之路,在这里又不可能叫外面的人送几只飞鹰飞进来,布柯哀咬了咬牙,这铁索桥倒也是有些让人感到危险,随后布柯哀第一个走了上去,木板顿时发出了咯吱的声音,似乎下一秒就要掉下去。琪娜赶忙伸出手,深怕布柯哀没站稳。

  不过那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布柯哀稳稳的站在了上面,随后是赛泽斯,然后再是琪娜,而利尔维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最后只剩下西卜沙站在原地战战兢兢的。

  “你不走吗?”布柯哀轻轻问道。

  西卜沙摇着头,声音都都在抖,“我恐高,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吧。”

  利尔维刚想要说什么,只见布柯哀走过来,邪笑道:“可以啊,不过这里可是火灵遗迹。里面的魔兽众多,而他们即便是肉体最起码也是破体中期,更不谈那些拥有元素的魔兽,你在这里守着那可是要想好。”

  听见布柯哀的面熟,西卜沙顿时面色惨白,破体中期的魔兽?自己就是一个魔灵使中期小垃圾,到时候真像布柯哀说的那样自己怕是连骨头都剩不下!

  于是西卜沙连忙道:“我...突然不怕了!”

  布柯哀笑了笑,“别勉强喔。”

  利尔维看着西卜沙战战兢兢的走上来,心中不禁暗叹,这家伙自小爬高,以至于在自己那个团队里是战斗力最弱的,这次如果有机会或许也能锻炼一下他吧。

  不过利尔维的视线转向布柯哀,他怎么感觉布柯哀像是刻意为之,仿佛就是在可以让西卜沙克服自己的恐高一样,这让利尔维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想太多,权当是自己想多了。

  就这样一行人走在长长的铁索桥上,西卜沙虽然是移动最慢的,但他选择了勇敢的走出一步一步,而布柯哀的步伐也是相对缓慢,似乎是在等西卜沙。

  琪娜则是走在布柯哀身边,如果要说这里她最信任的人那肯定是布柯哀不可能有别人了,而走在最前面的赛泽斯步伐沉稳,器宇轩昂,头也不回地一往直前。

  忽然琪娜对着布柯哀说道:“我觉得那个家伙有点讨厌。”

  布柯哀一愣,这赛泽斯怎么惹到这个大小姐了?于是问道:“为什么?”

  琪娜摸了摸头,似乎是在找形容词,最后说道:“不知道,总感觉他有些目中无人。”

  布柯哀笑了笑,这其实也正常,毕竟人家身出贵族,而且还是锋芒国这样的地位分明的国家,他们即便认同布柯哀的实力也不一定认可布柯哀的身份,自己就是一个妥妥的黑户,不过布柯哀自己也不在乎就是了。

  而这时,赛泽斯的脚步突然停下,布柯哀他们随之一停,怎么了?这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呢。

  “有情况!”赛泽斯忽然提醒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