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寻找种子

带着卡牌穿越异世界 白不失华 4381 2019.01.18 23:51

  第二天清晨,布柯哀觉得自己怎么都睡不醒,在那沙发上面一直都是半迷糊的状态,连周围的环境都不想去理睬。

  不过好在有人阻止布柯哀的懒惰。只见娜西丽一拳砸在布柯哀的胸口,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干咳几声后,布柯哀摸着胸口道:“温柔点叫我起来不行啊?”

  娜查莉干脆道:“惩罚。”

  夜不归家,消失得无影无踪,要不是知道布柯哀手段极多,身手不凡,她们可能真的要以为布柯哀是死在外面了。

  对此布柯哀哑口无言,这毕竟是事实,所以布柯哀选择闭嘴,不再说这茬。

  娜落拓在一旁看得也是乐呵,笑意浓浓。

  “你不在,她们两可是连觉都睡不着。”娜落拓调侃道。

  “爸爸!”两姐妹的俏脸顿时红成了红苹果,

  布柯哀无奈的笑了笑,只当这是一句玩笑话。

  但是在今天布柯哀在心中也有了一个小想法——去找小麦!

  布柯哀在原来世界喜欢吃面,但是这个世界他却并没有看到有关于任何小麦的食物,本来布柯哀以为是这个世界没有小麦这种植物,但是这个世界又有水稻,在锋芒国时布柯哀甚至还看见了玉米。

  所以布柯哀推测这个世界肯定有小麦,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这才让布柯哀有了这么清新的脱俗的小想法。

  随后布柯哀逗了逗放在家里的小金,发现它的身长已经到了20厘米,几天而已,这生长速度也是有点恐怖了,现在的它也算是一条蟒蛇了。至于要长到它妈妈那个长度,恐怕还要不少时间才行。

  小金吐了吐信子,用那金色的脑袋蹭了蹭布柯哀的手,模样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而今天娜西丽和娜查莉也要去上学,两人问道布柯哀要不要去,布柯哀笑了笑表示自己还要去做一些事情就不去了。

  娜西丽顿时皱眉,“你别又在外面不回来了。”

  布柯哀道:“不会,就是出去随便走走。”

  于是三人出门,在家门口分开,布柯哀本来也想去哥亚比那里做一些事情,但思考一番后决定回来再去说那些事情。

  “先去城门口吧。”布柯哀看了看自己的戒指,倒也显得悠哉。

  只见加里比一脸诧异的走过来,看着布柯哀,疑惑道:“你又要出城?”

  这几天在加里比眼里,布柯哀只要出城就要出大事。

  “对啊?怎么了?”布柯哀也有点疑惑,他出城这种事情很大吗?

  只见加里比摇了摇头,直接放布柯哀出去了,这几天倒也算是太平,他们这些士兵也就轻松不少,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那也不好过啊。

  这是布柯哀第三次出城门了,不过这次的布柯哀并不打算去做什么大事,顶多算是去游玩一番。

  “不过我就算找到了小麦,这野生小麦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布柯哀自言自语地说道。

  如果他找到的是野生的小麦,那么就要有一个驯化过程,时间不短,不过好在布柯哀也并不是那么需要这些东西,如果能找到,那自己或许还能在这个世界得到一个小麦之父的称呼,想想觉得还挺带感的。

  布柯哀不知道这绿叶城旁边的环境是如何,不过布柯哀觉得朝山上走应该会有发现,人们不都说那些什么神仙之类都住在山上吗?虽然布柯哀不信神,但是山上一般都能找到好东西。

  肉眼可见处,布柯哀就能看见一座不高的山丘,看上去绿油油的,景色还算是秀丽。布柯哀就决定去那。

  用了几张铜级加速卡,布柯哀抬腿确认了卡牌的效果,随即踏步开跑,速度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大大减少了时间。

  几十分钟后,布柯哀换了几波卡牌,这才终于跑到了山脚,虽然速度不慢,但是对于布柯哀体能的消耗也是不小。

  气喘吁吁的布柯哀双手撑着膝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山路,发现这里似乎有人走过的痕迹。

  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布柯哀现在对这句话有了新的体会,这荒山野岭的,会是谁呢?

  而这时,布柯哀听见一旁有小草触碰的声音,不禁转头,却是一呆。

  “琪娜?”这倒是出乎意料了。

  琪娜看着布柯哀,也是呆了几秒,很显然她也是有些惊讶自己会碰见布柯哀。

  “早上好。”琪娜直接打招呼。

  布柯哀呼出一口浊气,道:“早上好,你来这里做什么?”

  琪娜抖了抖肩上的竹篓,“采药,我有点好奇你是住那里的啊?我在这地方走了那么多年,怎么没见过你啊?”

  布柯哀心中暗笑,你要见过那才是有鬼,自己这穿越过来的时间还没有一个月呢,不过听琪娜这么说,这山路上的痕迹怕就是琪娜走出来的,可见她已经在这里来来去去走了很多次了。

  这时,布柯哀想到一个挺严重的问题,“你不怕被兽人发现?”

  因为人族和兽人族的仇恨可不会因为琪娜是一个小女孩就淡去,毕竟那可是生死仇,兽人如果发现琪娜,肯定会杀死她。

  只见琪娜露出得意之色,嘻嘻道:“我和你说,那群兽人族可抓不住我的,被我逃了好几次了,而且这里兽人们也不会常来,大不了到时候你跟着我,我保你没事。”琪娜拍着自己的胸脯,信心十足地说着。

  布柯哀白眼一翻,他可不需要琪娜来救,这里有兽人来估计也是绿叶城的人,布柯哀并不觉得绿叶城的居民会对自己做什么。

  “哎,你还没说呢,你家住在那里啊?”琪娜继续问道。

  布柯哀道:“绿叶城啊。”

  琪娜顿时石化,随后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的打量了布柯哀一番,确认道:“你长得也不像兽人啊?”

  布柯哀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真实的种族,只是说道自己是人类,对绿叶城有恩才会在里面入住,布柯哀觉得自己是亚人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不过琪娜看着布柯哀,心中却已经有了坏点子,这家伙从昨天的表现来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拉他去做个伴岂不是多了一个劳动力?

  随后琪娜直接说道:“哎,你陪我一起去采药呗?你看我一个大美女,万一进去被史莱姆包围怎么办?你忍心吗?”

  虽然琪娜却是婀娜多姿,但是这话听着却是厚颜无耻。布柯哀一句忍心差点就蹦出来了。

  不过布柯哀觉得自己也顺路,便是直接答应不含糊。

  两人随即进山,琪娜手里拿着一把镰刀,看上去也是有了不少岁月的物件了,布柯哀没有过问琪娜的过去,第一是因为他们并不是特别熟,第二就是布柯哀猜测她的身世也应该不会是太好。

  琪娜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露出她的两颗小虎牙,看上去可爱得很,但越是这样,凭借布柯哀多年来对于学生的观察,他越能窥视到一颗伤心的心。

  两人一路畅行无阻,这路上顶多就是一些小动物,看见布柯哀和琪娜就是直接跑开,布柯哀一路上注意着山中的植物,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可惜一路上的都只是一些野草罢了。

  不过反观琪娜这里,倒是已经小有收获,什么止血草,淤伤草,魔素草,都是采了不少。

  “这些草你准备拿去卖?”布柯哀在一旁道。

  可谁知琪娜赏给了布柯哀一个白眼,“你这不废话吗?不然我拿去当饭吃?这可是10个铜币呢!”

  布柯哀被这小妮子逗笑了,原来还是一个财迷呢。

  不过布柯哀也觉得自己这样光靠看效率估计是很低的,于是布柯哀决定帮琪娜一起采,这样自己或许也能看得更仔细一些。

  琪娜自然乐意布柯哀给自己帮忙,只是布柯哀是真的缺乏知识,一开始拿了一大堆杂草给琪娜,着实把她气得不行。

  “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不是止血草!这是毒草!你看的头上都是红的!还有这个,这个,都不对!重新去找!”

  布柯哀灰溜溜的将那些草收进储物戒指里,虽然在琪娜眼里这些草或许没什么用,但布柯哀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会用到。而更多的,布柯哀也佩服这个年轻姑娘医学知识的渊博。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布柯哀对于这些基础草药也是有了了解,基本上不会再找错了,终于是免掉了琪娜的训斥。

  这是天色快到正午时,布柯哀和琪娜走过一条并不大的小溪,继续朝着山上走。

  中途布柯哀和琪娜坐下来休息了一下,主要是琪娜的体力跟不上,布柯哀倒没什么,他那亚人体质和魔法水晶的加强可不是摆设。

  “卡匣,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小麦这东西?”

  布柯哀实在是有些想要放弃了。

  “宿主,理论上是有的,但是您连卡都抽不好,所以我觉得您可能碰不到。”

  布柯哀差点没被气死,道:“坑人系统,”

  “宿主,是你运气不佳。”

  布柯哀不想再说什么,他更不想承认自己运气差这种无聊的事实!

  一会儿,布柯哀转头看着琪娜还在喘气,看样子是因为体能消耗太大,布柯哀也就坐在这里,静静陪着她,放空了思想。

  山上空气清新,让人不禁沉浸其中,一阵微风拂过,宛如母亲的轻抚,温柔而又满怀爱意。

  “真好啊。”布柯哀第一次觉得穿越而来是如此值得。

  布柯哀将手垂到了自己坐着的岩石下方,似乎突然碰到了什么小草。

  布柯哀低头一看,双眼不禁睁大,

  “宿主,恭喜你中奖。”

  是的,布柯哀手上碰到的就是一株小小的小麦幼苗,布柯哀见过小麦很多次,自然是认识幼苗,此刻他的心情比中了彩票还兴奋,本来已经无望的事情却突然实现,这怎么不让人兴奋?

  看着在微风中摇曳的幼苗,布柯哀高兴的笑了。

  “你盯着一株杂草笑什么?”一旁的琪娜咳嗽两声,疑惑道。

  布柯哀觉得似乎之前走路的劳累突然一扫而空,道:“这可不是什么什么杂草,这是好东西!”

  但在琪娜的记忆里,布柯哀看见的这株草她也没怎么见过,但是她也想不到这小小植株有着成为主食的巨大能耐。

  “放心,我会让你的光芒绽放出来的!”布柯哀对着小麦的幼苗轻轻说道。

  琪娜一脸呆呆的看着布柯哀,完全搞不懂这家伙在做什么,随后她站了起来,微微的摇晃,准备背起竹篓准备继续走。

  布柯哀将小麦的幼苗收好,放进储物戒指,随后跟上琪娜,看着她额头上还有汗珠,心想她会不会有些太逞强了?

  布柯哀下意识伸出了自己的袖子给琪娜擦了擦汗,随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大错!

  要知道布柯哀现在只是一个15岁的男孩,以前布柯哀是老师的时候给学生擦汗那当然没什么问题,但现在两人年纪可是相仿啊,人家女生不乱想才怪!

  “谢谢。”但琪娜却只淡淡回了一句。

  她心里没有波动吗?不,琪娜现在心中大感奇怪,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擦汗?对我有意思?他才15岁啊!但琪娜心中却觉得温馨。

  布柯哀也有些窘迫,但是做了就是做了,他决定有些以前的有些习惯必须要改了。不然这以后还得弄出大误会。

  此刻天色渐渐转暗,布柯哀疑惑地抬头看向天空却发现乌云浓厚,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阴天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布柯哀看着情况觉得可能会下一场大暴雨,于是对琪娜道:“回去吧?可能要下大雨了。”

  琪娜掂了一下后背的东西,随后算了算铜币数量,最后点了点头,可能是觉得生活费够了。

  “好吧,我们回去了,到时候淋雨感冒了就不好了。”

  就在琪娜转身时,突然脚下一绊,布柯哀连忙扶住,这才没让琪娜摔倒。

  “谢谢。”琪娜微微道。

  可谁知没走几步,天上就是落下了雨点,几秒后,随着一声惊雷响起,像是震散乌云中的水汽,一颗颗豆大的雨点纷纷落下,打在了布柯哀和琪娜的身上。

  “哇哇哇!”布柯哀惨叫着,一会后两人便是被淋成“水人”。

  两人自然是加快脚步,准备立刻下山,但是走着走着,眼前的景象就让他们有些苦笑不得了,那原来的温和小溪流突然变成了驰骋的猛兽,拦住了回去的路。

  布柯哀觉得倒霉,只听琪娜微微道:“是上面的河水决堤了,我们先去避避.....”

  话没说完,琪娜感觉自己眼前一阵模糊,顿时倒向了布柯哀这边。

  “喂!”

  布柯哀抱住琪娜,直接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是烫得惊人!布柯哀顿时明白了,她一直都在逞强!而且现在依然还在淋雨啊!

  不敢耽搁,布柯哀直接抱起琪娜快步跑到一个小山洞里,似乎就是以前琪娜挖的。

  布柯哀头发粘在一起,雨水顺着头发往下流,昏迷的琪娜也是如此,而外面的水滴打在地上,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宿主,她的体温还在升高,在这么下去很危险。”

  布柯哀微微叹气,他的治疗卡都用完了!这下完蛋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