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湘源少女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湘源与K-Blues何去何从

湘源少女队 新奇娃娃 6221 2006.04.28 12:53

    湘源的第一张单曲《挚爱》一出就引起轰动,把正得意的羽翼从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上拉了下来。现在公司的累计销量已达三百万张,公司上层又一次高兴得准备为湘源举办庆祝会。

  怎么这么多庆祝会啊?累死了!

  “艾枫,这次的词曲很不错,干得好!”公司董事长特地从加拿大飞回来为我们庆功。可是,她的眼角时不时飘向独自一人的稚空。

  “稚空,这次被打败了,你知道自己的错误吗?”和我说了会儿话,她走向了稚空。

  “姐,我……”

  “不要叫我‘姐’!我没有这么没用的弟弟!”姐弟?他们是姐弟!怎么没听说过?

  “……” 稚空什么也没说,只是又逃避了喧闹的人群。我也跟着去了。

  稚空这次没去水池,只是站在花园中发呆。我想喊他,却被人挡住了。

  “天籁,你怎么在这儿?

  “嘘,小声点!跟我来。”

  我看看在那边发呆的稚空,跟着天籁暂时离开。

  “天籁,稚空他怎么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替羽翼写歌?”天籁的语气里有责怪,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因为黑羽和翼到学校来请我帮他,我就……”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许我真的做错了。

  “你知道K-Blues和羽翼是敌对团体吧!” 天籁好像发怒了,“打败羽翼是K-Blues成立的原因,而你竟然去帮别人对付自己人!”

  “我怎么知道你们和羽翼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对啊,天籁,你给我把事情说清楚!” 莱雅,她什么时候来的?

  “我……稚空不让我说。” 天籁看到莱雅,就像老鼠看到猫。

  “快说!”莱雅的耐性很容易被磨光,而她生气时候的样子,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我得闪远一点。

  “是!” 天籁被吓到了,“……稚空以前和翼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后来那个女孩选择了翼而不是稚空,他受了打击,所以当他知道翼为了秀秀而成立乐团时,他也组成了K-Blues。在和羽翼和K-Blues斗得热火朝天时,秀秀却出车祸死了,是为了救翼而死。稚空和我们赶到的时候,秀秀已经断气了,而翼就在她身边。结果稚空恨透了翼,发誓一定要打垮他们。本来我们还差一点就可以彻底毁了羽翼,结果却是因为艾枫!因为艾枫一首歌而让我们丢失了打败他们最好的时机!”

  “我……我不知道……”

  “他现在这么颓废全是你害的。你让他那么多年来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他爱秀秀爱得那么深,你们却一点也不能了解他!”

  原来稚空所说的爱的人是这样,也难怪他会生气了。

  “对不起,我……”

  “稚空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乱发脾气。但这次连飞羽也这么冲动,估计K-Blues不行了吧!”天籁一副无奈的样子。看样子,这次K-Blues麻烦大了。

  “我、我去找稚空谈谈!”没来由的,我竟不顾那两个人的阻拦,跑过去找稚空。

  “稚……”

  “嘘!艾枫,是我!”是稚空的姐姐?“跟我来,不要打扰稚空。”

  董事长示意我跟她走,能拒绝吗?答案是不能。

  我回头看了一下月光下一脸寂寞的稚空,转身跟着董事长钻进轿车,把他抛在身后。

  “到了,下车吧!”董事长对我微笑,“这是我家。”

  我跳下车,眼前的别墅真气派!

  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她笑得很放肆:“进去啊!我几年没回来了,都不知道那小子会把家里弄成什么样!”

  说着,她去开门。

  门开了,里面一片漆黑。

  我摸索着走进去,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好痛!”

  “啪!”灯开了。

  “啊!”我们俩人一起大叫。

  整间屋子里凌乱不堪,到处是散落的信件,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看样子稚空很长时间没回来了。

  没办法,我和董事长只好先打扫房间了。她楼上,我楼下。

  “该死的稚空,竟然把这些信弄得到处都是!”我一边抱怨一边捡起地上散落的信件,“这是什么?秀秀!”

  地上有一个白色的信封,只写了“秀秀”两个字。看样子稚空还没有拆开过。

  我轻轻拆开信封,里面浅蓝色的信纸上是秀秀清瘦的字体。

  稚空,

  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死了。

  对不起,我选择了逃避你和翼的感情。

  当我挽着翼的手,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伤得很深很深。但请你不要怪翼,他是个好人。

  我没有资格接受你们的爱,因为我只是个下贱的女人。我没有你们所想的那么干净纯洁。我只是一个在众人间扮演公主的人。没有人了解我,没有人愿意做我的朋友。我一直以为我会这样孤独到老。

  可上天让我遇到了你们,我感觉我的心又活过来了。请相信我,我一直很希望和你们永远在一起。

  可是我不得不走,我已经不能再面对你和翼了。我利用翼,伤害了我们三个人。我不是个好人。

  对不起,我选择了极端的路,回不了头的路。我已经忍受不了周围人的眼光,我只是要好好的生活,却不被人所理解。

  不要去恨翼,他是个很好的人。

  再见,稚空,我爱你。

  秀秀

  原来秀秀并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自杀!她寄给稚空这封信,稚空却没有看到,以至于他到现在还在恨翼!

  秀秀,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孩,为什么可以这么极端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艾枫,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脸色这么难看。”董事长摇了摇我。

  “我、我没事。谢谢董事长的关心。”

  “不要叫我‘董事长’啦!”她竟然生气了,“我有名字,叫‘稚天’!以后叫我‘天姐’,听到了吗?”

  “是,天姐!”天、空,他们还真是姐弟。想到这儿,我笑了。

  终于打扫干净了,累死了!

  天姐收拾了餐桌,摆上酒杯,然后打电话叫人送餐。

  “艾枫,你坐一会儿,我去开门。等一下我们就可以吃夜宵了。”

  我望着窗外,很晚了。墙上的钟指向了凌晨一点,飞羽会不会担心呢?我下意识地拨通了飞羽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唉……” 飞羽到底在干些什么呢?上次和稚空吵架后,他连公司也不了,每天走得比我早,回来比我晚。感觉我们正在远离。

  “艾枫,过来吃东西!“

  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不知道喝了多少,聊了多久,我昏昏沉沉直到第二天早晨。早晨醒来,天姐还在睡,依稀记得有人推了我几下,后来给我披了件衣服。那个人是稚空吗?应该不是吧,他没有回来过。是天姐吧!

  “嗯……艾枫,你醒了?……走,出去喝早茶。”

  “不了,我要回去了。飞羽会担心的。”我摇头,起身告辞。

  暗暗地,我收起了秀秀的那封信。我想我应该拿给稚空看,也许看后他对翼的态度会有改观。

  一晚没回去,飞羽会担心吗?也许昨天我该多打几个电话的。

  回到家里竟然没人。他似乎昨晚也没回来。

  地下有今天送来的报纸。我随手拿起,却看见一封信掉下来。

  “不会又是谁的绝笔吧!”我有些自嘲地想。

  然而打开信,寄信人竟然是飞羽。他给我寄信干什么?

  艾枫,

  我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所以请你不要伤心,原谅我。

  对不起,我要离开一阵子。

  如果你要生气,要伤心,我也无法再安慰你。

  对不起,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很糟糕。也许你自己并没发现,你总是无意识地注意稚空的一举一动。甚至有时连在说喜欢我时,你的眼角也会瞟向稚空。

  是因为你喜欢他多一些吗?

  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我总是很小心地维持这份感情,结果它还是有了危险。你的心思,一点一点明显;稚空也开始表现出对你的在乎。

  我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我很像个懦夫,遇事先逃跑了。即使你很生气,我还是已经逃了。

  不论你是否会和稚空在一起,我都会在远方祝福你的。

  我爱你,尽管它让我们无法承受。

  飞羽

  “艾枫!”眼前一黑,我沉入和飞羽在一起的回忆。

  ——艾枫,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飞羽。我一直也没有勇气告诉你,我很喜欢你啊!尽管我们还只是高中生,可我已经决定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啊!为什么你连问我一句也没有就离开了?

  ——艾枫,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会很小心很小心地保护你。

  骗子!你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真要保护我,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你又要离开?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留住你?你这个大骗子!

  ——艾枫……

  回来啊,飞羽!我想你,你知道吗?我想和你在一起,这是你先说的啊!为什么你要走呢?为什么不等我留住你呢?

  ——艾枫……

  飞羽,飞羽……

  “飞羽!”

  “艾枫,冷静点!”一双手突然按住了我。

  我动弹不得,乖乖躺在床上。喘息,泪水,我一点一点压下心中的不舍。慢慢地,我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

  “稚空……”嗓子好痛,“飞羽呢?”

  “艾枫,你冷静点。”

  “你看到信没有?他走了。”

  “看到了,” 稚空松开压住我的手,让我从床上坐起来,“也许他的选择是对的。”

  对的?

  “你想说的就这些吗?”我抬头,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混蛋!”

  没有多余的言语,我的拳头已经落在稚空脸上。

  “他是因为受不了你的任性才走的,你知道吗?你一直都那么任性,所以你才会成立K-Blues和羽翼作对;因为你任性,所以你不家,连秀秀给你的信也没看到就胡乱憎恨翼;因为你任性,所以你伤害身边所有人你都不知道!”我无法不生气,“你一直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为考虑过别人!”

  稚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反应,反而他很冷静地看着我,异常地冷静。

  “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你了解被最心爱的人背叛的心情吗?你人飞羽是受不了我的忍心才走的?他不是那样的人!秀秀是自杀的我知道,可我无法看着翼那家伙一副秀秀是他的那种口吻对别人说话!飞羽也知道这一点,可他还是走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稚空的样子好可怕,“因为他知道你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喜欢他,甚至可以说,你还有点怀疑自己的感情!”

  “你怀疑自己的感情!”

  后来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面对稚空的。只记得他说了很多话,很多很多话,然后他就走了。

  我坐在床边,一直发呆。

  稚空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绕。

  我真的怀疑自己的感情吗?不!我要起找飞羽,我要和他说清楚。

  可到哪儿去找他?

  对了,黑羽!

  我找不到黑羽的联络方式,只能去他的公司找他。

  “他不在。”翼冷冷地说。

  “什么?”

  “我说黑羽那小子他不在,不知道他跑哪儿鬼混去了。”翼的声音冷冷的,摧毁我最后的期待。

  也许是看到我失魂落魄的狼狈样,翼叫住了我:“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我回头看着他,确定他眼里没有恶意。

  “你知道秀秀的事吧?”

  我抬头,看见翼正在笑。我点头,很惊讶原来他也会笑,而且是很优雅地笑。

  “稚空还在恨我吗?”翼的表情像是在哭,“看来我一定不受欢迎,我说了这么多,你却不理我。”

  “对不起。”

  “飞羽走了,你不用再想了。”

  我像是被闪电劈到,立刻抬起头。

  “我不知道飞羽去了哪里,可是我听到黑羽那小子走之前在大骂飞羽不辞而别。”

  “是吗……”原来他告诉了黑羽……

  “你还没告诉我,稚空怎么样了。”

  “他很好!好得让人想杀了他!”小起稚空,我恨得咬牙切齿。

  “其实你不该怪他,他受过很重的伤,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他受伤?他受伤就可以随意伤害别人?这世界有谁没有受过伤?如果是这样,那我受过的伤又算什么,我又能伤害谁?”

  “不。他没想过要伤害别人,他的心里充满了爱,却因为心上的痂太多了,本来的柔软也因为那些痂而变得坚硬。我相信他的伤好了,一定会变成原来的他。”

  我不知道我还能和这个人说什么,我只记得他一直说要我原谅稚空。

  原谅他吗?

  不,没有用。原谅他,飞羽也不会回来,再也不会回来了……

  “飞羽走了?怎么可能?什么时候的事!”天籁拍着桌子站起来。

  飞羽的离开在公司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大家纷纷猜测,K-Blues是不是不行了。经纪人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商议K-Blues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也被叫去参加会议。

  “天籁,冷静点,飞羽已经走了。”天姐坐在椅子上,表情很严肃。

  “可是,K-Blues没有飞羽不行,我们是一个整体!”天籁的情绪一直很激动。

  “我说了我会想办法的!”天姐发怒了,那样子,震住了天籁。

  叮~叮~天节的手机响了。

  “……喂……找到了……什么!”

  良久,天姐挂上电话,扫视了一遍所有人,包括一直低头不语的稚空。仿佛从地底钻出的声音般:“飞羽去了美国。”

  美国?就是那个和中国隔着太平洋的国家?他不准备回来了吗?

  “天姐,你是说,飞羽不会再回来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也许吧。”

  我的心好像被人揪住般疼。

  “艾枫!”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会议室。

  公司里每个角落都有我和飞羽一起欢乐的回忆,好刺眼的幸福。

  我麻木地走向前,直到阳台的尽头。

  “飞羽……”我扶着墙坐在地上,觉得力气悄悄从体内流走,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飞羽,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飞羽走了,真的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他抛下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毫不犹豫地走了,去了那个遥远的美国。他不要我了,他把我丢在孤单的城市里,一个人去了大洋彼岸!

  “艾枫。”

  “莱雅,冰晴,你们说,飞羽为什么这么狠心?他真的就这样走了,一点犹豫都没有……”我想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艾枫,不要哭了。振作一点好不好?湘源需要你啊!”

  湘源,如果我没足见它多好。至少,现在我不会这么痛苦。

  “艾枫,不好了!”西蓝匆匆忙忙跑来,“K-Blues要解散!”

  “怎么回事?”

  “是董事长提出来的!现在她正和稚空吵架,你们过去看看吧!”

  解散……

  我甩开冰晴的手,冷冷地看着惊愕的三人。没有给出她们期待的答案,我径直朝会议室走去。

  “为什么要解散K-Blues?你总得说个理由吧!”

  “我没理由可告诉你!”

  “但你必须让我心服!”

  “我是董事长!我有我的权利!行了吧!”

  “不行!”

  “就这样说定了!K-Blues从现在开始解散!”

  “你!”

  “艾枫,你来说!”

  “我同意K-Blues解散。”望着满脸通红的稚空,我终于说出这句话。

  “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稚空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知道。”我不顾反对,不能反对,“飞羽走了,K-Blues不再是以前的K-Blues了。与其由你和天籁死撑一个场面,还不如解散来得轻松。这样,大家都好过。”

  天姐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K-Blues……”

  “现在起解散!”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