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大树仙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魔族修士(求推荐求收藏)

大树仙人 笔墨说书 2729 2019.04.16 12:13

  回到矿洞口,把事情经过和东方玉简单说了一下。后者低头沉思不语,目光闪烁,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先把这两人带到安全的地方吧。”林森也不傻,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为好。

  “林姑...前辈。”就在两人交谈时,一旁的叶浑忍不住开口了,头两字还没出口,在林森的怒视下立即改口,小心翼翼地问道:“原来你是元修士啊。”

  “唉...我怎么就把你给救出来了。”林森心中叹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个邺城叶家的纨绔竟然进入混元一气宗成为一名杂役,而且自己还偶然救下了他。

  “话放在前头,房契我可不会还给你了。”

  叶浑脸上露出苦笑,“前辈不要取笑我了,如今我已经和叶家毫无瓜葛,只是一位普通的杂役弟子罢了。哪还敢找前辈讨要房契。”

  “你被叶家驱逐出来了?”林森一怔,这事他还真没想到。

  虽然眼前这位叶浑是一名正宗的纨绔,但也不至于被家族驱逐。难道是给家族惹了什么大麻烦?

  叶浑神色突然黯淡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林森见他不愿提及此事,也不再多说。换了一个话题:“你认得方才袭击矿洞的人吗?”

  “不认得。那种怪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似乎是回想起方才洞中发现的那一幕幕,叶浑脸上顿时苍白,用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

  “没事,我先送你们两人回宗门。”林森本就不指望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

  矿洞里活下来的就叶浑一个,估计那个老黄也已经变成了洞内横列的其中一具尸体。

  线索就在这里断掉,他和东方玉回去之后要考虑从其他地方入手展开调查。

  就在这时,一旁默默不做声的少年突然跪倒在林森面前,磕头如捣蒜:“前辈,我不想再回混元一气宗了,求求你收我作为弟子吧。”

  他所做的举动在林森意料之内,面无表情的答道:“我救你一条命不是让你用来磕头的,好好待在你的宗门,不要想太多。”

  他收下的十八名弟子已经够让他头疼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增加人数。

  而且不能开这条先河,万一传出去了,以后所有在自己宗门待不下去的弟子,都跑来投靠他。林森成什么了?福利院院长?

  少年脸上顿时浮现了一层绝望,身旁的叶浑脸色也黯淡无光。

  他本来还在想,林森收了少年之后,说不定自己也能加入其门下。

  ......

  等几人回到混元一气宗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接着月光把两位杂役送回自己的住所,林森和东方玉正准备上山,却发现公羊逡带着两名护法,早已在山脚等候多时。

  “两位,何故擅闯我宗管辖的矿地?”公羊逡脸色并不好看。

  自己宗门发家致富的地方遭到其他宗门的人闯入,他即使再怎么想讨好林森,也摆不出笑脸迎接。

  而且这件事本就林森他们理亏,就算告到皇族那去,受罚的也是林森所属的蛮雯宗。

  “替你们处理杂务去了。”林森面带微笑,将两名内门弟子遗留下的玉简抛给公羊逡。

  公羊逡接过玉简,整张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哆哆嗦嗦地问道:“可,可是有魔族修士擅闯我矿洞?”

  “原来那人称作魔族修士?”林森心中一动,笑着回答:“宗主果然料事如神,想来那位魔族修士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贵宗出现了吧?”

  他还想多套些话,但公羊逡却脸色大变,一把抓住林森的衣袖,喝道:“你把他杀了?”

  “嗯?”林森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本来还以为公羊逡是担心自己的矿地被魔族修士破坏。但现在观察其反应,看来此中还有什么千丝万缕的隐秘。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失态,公羊逡咳嗽一声,勉强笑道:“林前辈能够替我宗斩杀魔修,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晚辈现在这里谢过前辈了。”

  “宗主要失望了,林某修为浅陌,不慎让那位魔修逃遁。”林森故意叹气,眼睛却在观察着公羊逡的面部表情。

  果然,后者在得知魔修还活着之后,面部似乎缓和了不少,嘴角一瞬间地勾起,但随即变成遗憾的模样:“这样啊...不管怎样,在下多谢林前辈出手击退魔修,护住了我宗矿地。”

  对于那两名死去的内门弟子,以及矿洞中数十名杂役,公羊逡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连一句询问他们是否存活的话都没有。

  “不过是几十名废物,死了便死了,只要矿地还在就好。”

  林森甚至能从他淡漠的表情中,读出后者心中所想。

  “感谢就不必了。”林森伸了个懒腰,淡淡地说:“我和师妹劳累一天,该去休息了。”

  公羊逡一怔,挽留道:“可在下已经布置好了晚宴,只等两位赏脸光临。”

  “元修士不需要进食,浪费宗主的一片好意了。”

  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林森带着东方玉直接穿过了三人,向着山顶走去。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肖自在小声地问道:“宗主,接下来该怎么办?”

  公羊逡此时脸上笑容已经消失,阴沉地说道:“你们两人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一旦离开住所,立马向我报告!”

  “是!”两人得令,跟在林森他们后边,一同上山。

  只留下公羊逡一人独流在阴影之中。借着微弱的月光,能看他脸上阴晴不定,最后眼中露出一丝杀机。

  “虽然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到消息,但再这样执意调查下去,就休怪我无情了!”

  一阵阴风拂过,他的身形也随之消失不见,只留下这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回响在四下无人的空气中。

  ......

  公羊逡果然替林森和东方玉各准备了一间上等的客房。

  坐在楠木椅上,看着头顶的壁画浮雕,闻着香炉中的淡淡熏香,听着窗外的虫鸣,林森惬意地眯着眼。

  转生到异世来,可算享受了一把富人才能有的待遇。

  “你还有心情在这享受?”

  然而东方玉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客房中。她在确认了自己客房中没有被混元一气宗动过手脚后,就立即来到林森客房与其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然后,她就看到了惬意地瘫倒在楠木椅上享受的林森......

  眼睛微睁,望着后者的满面怒容,林森笑着说:“享受还谈不上,如果这时能有一个美人起舞就更好了。”

  “你也想起舞?”东方玉眯着眼睛,右手手掌心出现了一个符号,随即弹出几道噼啪作响的紫色电弧。

  “我好歹也算是蛮雯宗的峰主,你的前辈师长。能不能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林森无奈起身,神念一动,一道无形的元气屏障从体内延伸出去,笼罩住客房。

  有了这道屏障,其他元修士只要想偷听他们的对话,就会被林森立马察觉。

  “好了,说说你的发现吧。”

  东方玉收起法术,沉吟片刻,说道:“那人应该是一位魔族——”

  林森打断她:“我已经从公羊逡那里知道了。”

  “让我把话说完!”东方玉瞪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他体内的魔气含量不高,恐怕之前应该是一名人族的元修士——”

  林森又打断她:“我刚刚已经推测出来了。”

  “你!”东方玉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双手叉腰:“好,接下来全都交给你了,我不管了!”

  林森皱眉:“你生什么气?我是想让你解释一下这个“魔族”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东方玉别过头去,冷冷地抛下一句:“你那么聪明,自己猜啊!”

  林森挠挠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人身上的元气和寻常元修士的不同,难道是修炼了什么邪异的法术,导致入魔了——”

  “大错特错!”这次,轮到东方玉打断他了。

  只见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嘲笑道:“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就不要乱说话。让本姑娘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林森连忙笑着说道:“是是是,请东方姑娘指点迷津。”

  他似乎已经摸到了该怎么对付这小女娃娃的窍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