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皇宫德妃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取消选秀

皇宫德妃记 泡芙捏捏 3509 2018.10.12 06:07

  宜妃近日瞧着侍寝之人,除了那次的佟嫔和两三个答应小主,也只有许眉儿了。夜里,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不禁怀疑,德妃一向身强体壮,又得皇上喜爱,等那日再诞下一个皇子,地位一定会狠狠地超过她,于是她命人暗中查探了一些事情,已被他日之需。

  夜里,刚刚躺下,宜妃脑子里就都是这件事情,就更睡不着了,于是就把沉烟叫了进来。沉烟进来后,宜妃嘱咐道:“你把刘太医给本宫请过来。”

  沉烟知道刘太医是皇上专门留在许眉儿身边的太医,叫他过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交代。

  浅夜月明微光,宜妃已经更衣完毕,这时候刘太医已经要休息了,还是被请进了翊坤宫。刘太医进来,宜妃不直抒胸臆,只说自己近日睡不着觉之类的,叫刘太医为她把把脉。

  过了一会儿,刘太医说:“回禀宜妃娘娘,您只是近日有些劳累了,若是把手上的事情放一放,好好休息休息,不日便会好的。”

  宜妃点点头,“那多谢刘太医了。”她不能直接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只问道:“刘太医,本宫听说你家里的老母最近不太好啊。”

  刘太医一时黯然神伤,说:“多谢宜妃娘娘的关心,家中老母毕竟年纪大了,吃再多的药也是无济于事啊。”刘太医一向孝顺又加,想起这件事情,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宜妃出谋划策道:“是啊,家中母亲可是很重要的人,俗话说,百善孝为先,母亲病重,你于情于理也应该回去照顾一下自己的母亲,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这个道理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刘太医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但他毕竟在宫中当差,说:“微臣亦有此意,只是怕皇上不允,故而一直未曾请求。”

  宜妃很是理解,说:“你是皇上和德妃跟前的红人了,你若是有什么请求,皇上一定会答应你的。再不济,本宫看在你尽心医治的份上,也会替你向皇上求情的。”

  宜妃这样说,刘太医更是感激不尽,赶紧跪下谢恩道:“微臣谢宜妃娘娘恩典。”

  打发刘太医离开后,宜妃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她轻笑一声,心想,这件事情可怪不得她,一切都是天时地利人和,支开了刘太医,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德妃想再有个孩子也难了。

  ……

  中秋家宴。公主、命妇、贵族等从苍震门进入宴会,众嫔妃身着吉服,井然有序地入宴。中和韶乐起,待皇帝入座于金龙大御桌前,众嫔妃向皇帝行礼。

  随即,众人回到座位上,许眉儿与其他嫔妃排列一侧,再往后则是皇亲贵胄和皇家之人。

  中和韶乐毕,李德全对皇上说:“皇上,这次底下人特意准备了别样的舞蹈,皇上要不要赏脸一看?”

  皇上点点头,随即李德全拍一拍手,接着一个个舞女井然有序地操着妖娆的舞姿跃然与殿前,而后跟着一个风姿卓越不凡的女人,金色暗纱掩盖于脸颊上,身着青白混搭的汉服,长袖飘飘舞动,眼神勾人,嬿婉回风态若飞,丽华翘袖玉为姿,娇眼如波入鬓流。

  许眉儿坐在席间,仔细瞧着此女的舞姿,说实话,当真是令人叹服,只是话又说回来,她直觉以为,这个女人一定是献给皇帝的女人,否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皇帝喝了口小酒,眼神盯着此女,只见她长袖转回鸾,素腰轻,醉人心。许久,舞毕,女子走上前,跪拜皇帝。众人看着皇上的模样,便知已经被这个女人给吸引了,许眉儿轻笑一声,男人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瞧了瞧席间,不止皇帝,恭亲王也是一副醉心痴梦的样子,一如既往的风流潇洒的样子。只是恭亲王显然是喝了不少,他忽而起身,拍手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当真是秒啊!”

  皇帝瞧了瞧恭亲王的模样,本是家宴,就不会责怪他御前失仪,皇帝点点头,回应道:“朕深以为然。”

  语毕,恭亲王笑嘻嘻地坐下,皇帝瞧了瞧此女依旧在前面跪着。这样的计谋,宜妃一眼便知是用来魅惑皇帝的,她不厌其烦地对她说:“快把面纱摘下来吧,让咱们都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儿,才会有如此技艺。”

  皇帝说:“摘下来。”随即,她轻轻地取下面纱,她的面容映入众人眼帘,正是佟嫔,那位孝懿皇后的妹妹。妆容精致,一看就是仔细用了心才来的。这样的举动,引起了许多嫔妃的愤恨,尤其是卫贵人一类心气大的人,卫贵人不屑道:“皇上,嫔妾当是谁呢,原来是老相识啊。”

  皇帝:“起来吧,回到你的位子上。”皇帝并无直接的赏赐或是夸赞,叫佟嫔觉得不免有些失落,她说:“皇上,嫔妾此妆容,不符宴席规矩,待嫔妾更衣后,再来入席吧。”

  虽是不符合规矩,但皇帝看着很是舒坦,说:“不用了,这样挺好。”随即,佟嫔就回到了席间。

  皇帝此举,无非就是叫她吸引住了,美人胭脂诱惑,怎能抵抗得了。宜妃以为,爬起来了新人,总比宫里一直一枝独秀得好,皇帝不紧不慢地说:“朕记得,孝懿皇后善乐器,你的舞姿,也配做她的妹妹。”

  佟嫔尴尬谢过皇帝夸赞,但是她实在不喜欢孝懿皇后妹妹的身份,毕竟这个身份佟嫔以为是一个羞辱。很快,宴会结束,众人渐渐离去。每个人心里基本上都有了谱,佟嫔这一次的舞,是跳进了皇帝的心里。

  五公主离开宴会,去富宁安在宫里的住处找他,她知道,今天他不当值,所以有机会见一面。许久没有见过他了,尽管她知道富宁安不是很想见到她,但是她忍不住自己的情感。

  站在门外,看着屋里灯火通明,便知他还没睡觉,这样一来也不用担心打扰到了他。推开门,五公主朝里面走去,就看到富宁安站在书桌前,拿着笔在写东西。

  富宁安听见她的脚步声,抬头一看,竟是她来了。他放下笔,恭恭敬敬地行礼。五公主不喜欢他这样礼遇相待的模样,让她心里说不出的不快。

  五公主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抱住他……

  这个夜里,阂宫上下,睡不着的大有人在。

  一连半月,佟嫔受宠万分,宫中恨她的人越来越多。许眉儿呆在屋子里,一步也不想出去,天气越来越冷,她得赶紧给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亲手裁制新衣。勤常在闲来无事,就帮她做些小活,帮她做好衣服。勤常在看着她几日的情景,佟嫔得宠,令人咋舌,也没见许眉儿有什么反应,便问:“德妃姐姐,皇上这些日子这么宠爱佟嫔,怎么不见您有什么反应呢?”

  许眉儿:“还能有什么反应,皇上这么多女人,我管得了这个,也管不了那个,到最后再得罪了他,岂不是得不偿失。”话虽如此,但她心里毕竟很是介意,只不过嘴上不愿意承认,只是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介意他喜欢别的嫔妃。

  勤常在笑了笑,说:“姐姐话是有理,皇上的宠爱只不过是一时的事情,花无百日红,皇上身边新人不断,对我们这些老人的一点点宠爱,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的。”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毕竟勤常在的话是实话,只不过在许眉儿心里,总是期许着皇帝对她有些真心。

  两人仔细量制着衣服的尺寸,勤常在看似无意地说:“嫔妾瞧着,皇上选秀之日又要临近了,以后有了新人,皇上更是忙不过来了,虽然十四阿哥还小,但姐姐毕竟有四阿哥,宫里母凭子贵,四阿哥若是他日有了出息,也定不会亏待了您。”

  许眉儿笑而不语,一直以来,勤常在一直话里话外说四阿哥,无非就是想许眉儿提四阿哥筹谋些事情,只是许眉儿想不明白,为什么勤常在这样说到底为了什么,难不成真的只是出于好心。

  没过几日,佟嫔就被抬至为佟妃,时日之快,令人后宫诸人发指。夜里,翊坤宫偏殿总是歌舞升平,分外缭绕,引得身为翊坤宫主位的宜妃,也起了些许恨意。

  乾清宫,皇帝差李德全把许眉儿请到了这里。皇帝在书桌前正在练字,许眉儿走过去,皇帝没有抬头,说:“你来了。”

  “嗯。”许眉儿过去看他写的字,不过不得不承认,写得真是好,苍穹有力。皇帝放下笔,看了看自己写的字,也很是满意,许眉儿看他一脸自乐的样子,还真是没见过这样自恋之人。许眉儿拿过他放下的笔,在空白处赫然写下几个字——花心大萝卜。皇帝仔细瞧着,不知其意。便问:“这是何意?”

  许眉儿笑了笑,他当然不会懂现代人的智慧了,只是说:“这件事情,还是让聪明睿智的您,亲自去探究吧,等您明白了其意,也会明白很多道理。”

  许眉儿胡吣,皇帝也不明其意,他转言道:“朕刚刚见了大学士九卿等人,谈论了一些声乐和算数一类的,感受颇深。”

  许眉儿怎会对这样的事情感兴趣,她说:“臣妾是俗人,懂得不多,不过佟妃似乎对这样修身养性之事很是感兴趣,皇上何不召她来。”

  许眉儿的意思,他亦是听了出来,无非就是心里酸酸的,小女人的心思,最是难办。他搂了搂她的肩膀,笑了笑说:“朕记得,你的生辰要到了,所以想哄你高兴一下,既然你不喜欢,朕也就不说了。”

  许眉儿仔细算算,真是无奈,自己的生辰差不多要和选秀碰上了,关于选秀的事情皇上虽是还未发话,但这是阂宫上下都心照不宣的事情。许眉儿趁机说:“那皇上还会顾得上臣妾的生辰吗?”

  皇帝不明,问:“此话何意?”

  许眉儿:“臣妾算着,选秀的日子差不多也在这几个月里,皇上忙着选新妹妹,还会顾得上臣妾这个老人吗?”

  这个事情皇帝一直没提,是因为今年不想再选了,碰上许眉儿的生辰,再选秀,那这个生辰怎么着也不会高兴了。他说:“朕今年没打算选秀,所以一直没提这件事情,朕这就传令下去,内务府也不用准备花名册了。”

  许眉儿心里虽是高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