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禁城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721 2019.05.06 14:00

  “陛下,这个问题作为天子的你,不该问。”凤紫狐终是说了一句话岔开了话题。

  我勾着一边儿嘴角,眯眼看着这一群人。“以后把这里改名叫禁城罢。凤氏的过去朕永远不想再重蹈覆辙。复国后,封锁此城,改建皇陵。”

  “那么……今后皇城的选址会在何地?”素玖道。

  “选在凤幻大地的中心,凤城。”我再转身看着远处的摘星楼,这里已经是过去,同样也是给后人一个警示。

  闲逛了大半天,最后我去看了凤凰台。

  那里是我母亲被我父亲亲手杀死的地方,已经破败不堪,但是还能在台上看见火烧的痕迹。

  离开皇城的时候,我坐在马车里,撩开帘子看着渐行渐远的皇城,何其悲凉。

  到了旁边的小镇里面歇息,明日才去双栖山查探。

  这个镇不大,却也是繁华得很,毕竟是处于两国的交界,是经商交易的重地。

  吃过晚饭,天色已经全黑,便几人去这小镇逛逛。到了运河边上,一排排的画舫停靠在岸,正是灯火阑珊时候。

  “莫把弦乐拨,空余一曲断肠歌;难得他乡客,直把江心对月说;看桃花浮景落,起身欲离独落寞,此情何时换君折!”

  忽然远处一画舫上传来凄凉无比的歌声,混合着琵琶声,引得附近的游人纷纷停下脚步聆听那女子哀怨的歌声。

  曲罢,众人似乎还沉醉在方才的歌声中。那女子字字咬得十分凄苦,似乎真的能把这歌声中的情景唱出来。

  “要上去看看?”香绝艳站在我身侧,看我停下步子听得入神便问道。

  我点头,倒是想见见能唱出如此歌声的女子。

  终是找到了在这些画舫当中最为繁华的一个画舫,但是画舫上的客人却不似其他的画舫上多,而且更为高雅安静一些。

  上了船,便有小厮前来询问:“几位可是来听幽舞小姐唱曲儿的?”

  “幽舞?方才便是天下第一美人幽舞在唱曲儿?”我以前倒是听说过这个幽舞,传闻她曾经一舞动京华,一曲动天下,果真名不虚传。

  “是,二位若是想听曲儿,便随小的来,幽舞小姐今日还会唱最后一曲,几位可还赶得上。”小厮说完便转身朝前领路了。

  我伸手抓着香绝艳的手,笑道:“去看看天下第一美人如何?”

  他点头,我便牵着他的手一路跟着那小厮进了画舫内部。里面全部是分成一个个的小隔间的,小厮便领着我们上了二楼正对着台上。

  不过可惜的是完全就看不见那幽舞的样子,因为高台周围围了一圈鹅黄色的纱,只能看见高台中间有一个红衣人儿抱着琵琶坐着。

  “看不见脸哎……”我侧头对着香绝艳扁扁嘴,这不明摆着耍人么……

  “你想见她?”

  我点头,专门进来就是看幽舞究竟有多美的,不然我上来干嘛的!

  香绝艳颔首,从袖里拿出一块玉牌,对着站在一边儿的小厮晃晃:“叫幽舞来见我。”

  那小厮一见着玉牌就傻了,愣了好半响才应着跑出去。

  没一会儿,就听见楼下有小厮大喊道:“今日幽舞小姐身子不适,到此为止,各位客官请回。”

  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便见着门口一个红衣女子抱着琵琶,蒙着一张红色的面纱走进来。

  “幽舞参见大公子。”听这声音……幽舞没错!

  只是……她行礼的对象是香绝艳……“什么情况?”

  “画舫是我香家的产业,幽舞是我父亲的养女。”难怪那小厮见着玉牌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幽舞连歌也不唱便来见他。“舞儿把面纱摘下罢,这位是以后的当家主母,你也应当见见。”

  香绝艳一说完,我的脸噌的一下就热起来了。什么当家主母呀……

  幽舞当真放下琵琶,抬手取下面纱。那一瞬间,我的呼吸都是紧紧的。

  从未见过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像似仙子一般的人,尽管一身红似火的红衣,但是绝不显一丝妖媚之气,反而更是把她衬托得如同仙子。

  “幽舞见过小姐。”

  “好美……”不由自主的我便感叹了一声,惹得幽舞小姐低头浅笑。

  “小姐谬赞,若论美貌,幽舞万不及大公子和二公子一分。”连声音都是这么好听,果真是极品了!

  “舞儿又拿我和卿艳的脸说笑,若是卿艳知道非得罚你了!”连香绝艳这样的人在面对幽舞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比平时欢快上许多。

  我收回目光,有些不满的看着香绝艳。果真男人面对美女的时候,又是这么完美的美女的时候,都会难以自持呐!

  才子配佳人,才是绝配吧!

  若非我的存在,香绝艳说不定可以和这个青梅竹马的幽舞配成一对儿。只是我现在一看到他俩深情款款的看着对方的时候,心里真真是发闷!

  “回去啦!这么晚了不睡觉……”我起身拉着素玖便往外走。

  真是气死人呐!

  “主子这是怎么了?”素玖被我拽着手腕,一路跟着小跑,被弄得不明所以。

  “心情不好不行啊?”我甩开素玖的手一路直往客栈奔去,便听见素玖在身后莫明其妙的笑。

  一回客栈,我坐在椅子上,唐姐姐给我倒了一杯茶,我端起便一口饮尽,重重的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

  “哟,主子这是跟谁生闷气儿呢?”素玖一脸贱笑的挪着小细腰坐在我旁边。

  我斜眸瞪着他,“关你什么事儿!还不快滚回去睡觉!本小姐还想睡了!”说完我便躺床上,一蹬鞋子翻身扯过被子盖住。

  素玖还在那儿吃吃的笑,直到唐姐姐催促他赶快回去免得更惹我生气他才走。

  我扯开被子,唐姐姐正在整理行礼,青衣去休息了,只有苏若还抱着剑立在墙角。“哎……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主子恐怕是看见幽舞小姐才生气的吧?”唐姐姐收好行礼,拿了一件寝衣过来。“主子还是梳洗了再睡罢。”

  梳洗完后,前半夜我成功的失眠了,后半夜好不容易数羊睡着没多久天就亮了。

  香绝艳已经做好早膳,坐在桌子边对着笑:“昨晚没睡好么?”香绝艳身旁座位放着的一碗粥移到我面前。

  香绝艳就这样看着唐姐姐将早膳移到我面前,只是浅浅的笑着,吃饭途中我也不说话,他倒是按照平常一样给我夹我喜欢的点心吃。

  吃完早膳,我便拉着素玖一起坐上马车,就闭上眼休息。

  到了双栖山,马车实在走不进这一条山谷中了,一众人只好下车,换上马继续前行。

  香绝艳本来伸手拉着我上他的马的,哪知我一翻身直接上了素玖的马。

  “主子还气呢?”素玖将下巴靠在我的肩头,温热的气息扑在我耳朵上,一阵难受。

  我抖抖肩,攥紧了手中的缰绳,回头瞪他一眼:“多事!小心朕拔你舌头!”

  素玖继续笑:“啧啧,哎哟,难得主子也有真生气儿时候!不如晚上再去画舫听幽舞唱曲儿如何?”

  我再一瞥旁边并肩而行的香绝艳,冷笑一声:“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种闲适之事,朕可没兴趣。”

  我一说完,就见着香绝艳脸色白了一白,连着脸上若有似无的笑意都僵住了。连素玖都敛了笑,不再跟我调笑了。

  行了接近半小时,才到达素玖昨日派去探路的人汇报的大概地点。

  双栖山之所以叫双栖,是因为这原本是一座完整的山,但是在山中,突然被劈开了一条峡谷。但并不是完全的断开,只余后面三分之一的山体还连接在一起。

  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点便是这条山谷的终端了,再往前已无路。

  “下马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这周围的黑色石壁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有些石壁被打磨得十分平整了。

  不过这个双栖山的名字,恐怕可是开天女帝和那个月皇夫的最好去处了,生不能在一起,死亦要同归。

  “找到了,主子快看!”青衣最先向我汇报有线索。

  我走过去,只见到一片光洁的黑石板上有两个凹下去的圆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