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白玉面具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3695 2019.04.19 14:00

  他听得一怔,无奈的摇摇头。“作词倒是行。”

  我干笑两声,要是以前那个世界的温庭筠知道我串他的词,不得从棺材里面跳出来掐死我!“不是我写的,不是……”

  “主子。”消失了七八天的香绝艳的贴身侍从玄夜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真是风尘仆仆的,一身黑衣衣摆上全是泥渍。

  第一次听见香绝艳叫他名字的时候,我差点咬断舌头。玄夜?爱新觉罗·玄烨?康熙啊!

  香绝艳没有丝毫的动作,依旧继续往我碗里夹点心。“做好了?”

  “是。”玄夜双手奉上一个黑色的匣子。

  香绝艳这才罢手,放下了筷子去接盒子。打开盒盖,端详一会儿,语气好似有些冷。“谁刻的?”

  “季叔。”

  “下去领罚吧。”香绝艳语气冷冷淡淡的,似乎像似在说“我赏了你一碟点心,下去吃吧”一样的。

  “是。”玄夜面色都青了不少,拱拱手便“嗖”一声的消失了身影。

  我挪到香绝艳身旁,探头去看那盒子。盒子里装着一张和香绝艳那张白玉面具十分相似,却小巧精致了一些的一张面具。“怎么了?挺好看的呀!”

  香绝艳微微侧头。“有裂纹。”

  “裂纹?”我咋舌,拿起面具在手中翻来翻去的看了看。那眼角处的莲花的确有几丝十分细小的裂纹。若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有裂纹也没关系嘛!不还是挺好看的么!”

  “送给你的不能有瑕疵。”他说罢眼睛一直盯着我。

  透过那面具的孔,我看见他深邃的眼睛全身一阵发麻。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啊!

  这是强迫症!强迫症!

  我干笑两声,把面具放回盒子里,又把盒子抱在怀中。“有裂纹我也喜欢!”

  有瑕疵也不能这样浪费啊!这可是玉啊!玉啊!

  香绝艳轻笑几声,摸摸我的头发又来刮我的鼻梁。“你喜欢就好,我再命人为你刻一张没有瑕疵的。”

  “哟!公主在吃早膳?”陈贵妃那黄鹂一般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馨香比人先到。

  我侧头看着陈贵妃一身鹅黄宫装,身后一群宫人手上都端着一盘盘的东西。等到那些宫女走近些,我才看到那托盘上全是一支支的打造得十分精美华丽的发簪。

  “本宫瞧着尚宫局新打造的发簪煞是好看,便想先拿来给公主挑选一番。公主瞧瞧,可有看得上眼的。”陈贵妃说着一挪细腰,拉着我的手便一个个的指给我看。

  “这是翠山玉,缀着这个山茶花可好看了!公主,可否喜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好似十分的期待我的回答。

  我点点头,“不错不错。”

  “哎呀!瞧本宫这记性,这个可是皇上命人专为公主打造的‘凰归’。”说着拿起一顶银色刻着凤凰的和芍药花的凤冠。

  凰归?好名字。可我不是凰,是龙。“多谢皇兄和贵妃了,我很喜欢。”

  “公主喜欢便好!”陈贵妃掩嘴,真是巧笑倩兮。

  “贵妃还有事儿?”我将凤冠放回托盘中,唐姐姐便上前端回屋里了。

  “皇上体恤公主,瞧着公主千里回宫,便说要赏赐一众伺候的仆人。这不,我也特地命人打造了一些饰品,送给你这几个侍女。”

  夏侯镜这个小狐狸,不知道他是真好心,还是假好意。

  还送一些饰品给我的侍女们。我只要挥挥手,哪儿还有得不到的东西。瞧一眼那些东西,虽是做工精致,却实打实的是宫廷的味道。

  “喏,这个是给唐蝶的,这个是给青衣的,这个……便是给苏姑娘的。”陈贵妃一边儿说一边儿将饰品挨个的放在她们手中。

  走到苏若面前的时候,我似乎在苏若的脸上看到一丝无奈。陈贵妃看向苏若的神情也有些奇怪,倒像似特别的伤感一般。

  而且,陈贵妃给唐姐姐和青衣的都是发钗和一个玉佩。给苏若的却是一个手镯,只有一个手镯。

  看那手镯的样式,是银嵌白玉的,样式看着已经有些老旧了。好像是人用过的一般,唐姐姐和青衣的都是新打造的。

  苏若的脸上没有平常冷酷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我回头看着香绝艳努努嘴,他便点头表示“那两人的确有问题”。

  我坐回到石桌边上,继续吃东西。陈贵妃和苏若两人“含情脉脉”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分别开。陈贵妃告辞的时候,眼角居然还湿了。

  “咳,那个苏若啊,你出宫去请凤紫狐来一趟。”我做样咳一声,这才拉回了苏若那不舍的目光。

  她又恢复了以往冷得跟块冰似的脸。“是。”

  等着苏若的身影消失了,我这才拉着香绝艳的衣角。“唔,你说那陈贵妃是不是跟苏若有什么关联?”

  “很明显。”

  “青衣,把玖儿给我唤来。”我咂咂嘴,喝下最后一口紫薯粥,这才满意的伸伸腰。“好吃!”

  不时,素玖就一身便衣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发髻上都还只是插了一支玉簪。“主子找我有事儿?”

  “苏若和陈贵妃是什么关系?”我直接问道。

  素玖一愣,好似没想到我大清早的把他急急忙忙的叫过来只是为了问这个事情。“主子,苏若在侍奉你之前,我便一直让她侍奉在夏侯镜身边。至于陈贵妃,则是她入宫之后,夏侯镜怕她受其他妃子的陷害,便将苏若拨去侍奉她了一些时日。”

  原来是故人。只是那两人互看的神色不像似单纯的故人一般啊!那陈贵妃一副委屈的怨妇模样,着实不是平常她在夏侯镜身边儿时那般的眉开眼笑。“就这样?”

  “是啊,主子问这个做甚?”

  我只笑不语,倒是香绝艳娓娓而道:“陈贵妃恐怕与苏若关系匪浅。她将陈家祖传玉镯送与了苏若。”

  “你怎么知道?”素玖哼哼两声,看来他对陈贵妃的身份背景不甚了解。不然也不会用这般怀疑的语气质问香绝艳了。

  香绝艳倒也不恼,依旧是悠哉的语气:“陈氏一族,向来只将家传玉镯送与当家夫人。但是到了陈贵妃一脉,便只剩下她这一个女儿了。现今她又入宫为妃,自然不会将玉镯轻易的送出去。”

  “那么……”素玖眼色有些奇怪,瞪着香绝艳半晌,终是叹了口气。“难怪我将苏若拨回来的时候,陈贵妃会那般反应。看来……”

  看来……后面的话素玖都用眼神掩饰了下去。

  我在一边儿听得一头雾水。就算那玉镯是祖传的东西,陈贵妃要送人也不当是送与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外人。更况,那苏若的身份只是一个侍从。

  “看来什么?”

  “这主子便不用知道了。这事儿我会旁敲一下陈贵妃,看看你我究竟是不是猜对了。”素玖笑着说,眼睛却不敢看我。

  好啊!香绝艳现在的话都比我的重要了!

  我扁着嘴,两人都纷纷侧过头去不看我。真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我们三人就这样静坐了一盏茶的时辰,直到苏若将凤紫狐召来,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一点儿。

  “主子。”

  “你坐。”我指着素玖身旁的座位,凤紫狐也不客气,一掀衣摆便坐下了。“你昨个儿说我要在宫里准备复国的相关事宜,那么,我现在都要做些什么?”

  素玖媚媚一笑,“主子,我们现今已经身处玄武帝都的皇宫之中。这玄武国早在先皇驾崩之后,我便一手开始大换血。朝中重臣,边关军权听命于我。夏侯镜自然还不知道每日上朝看见的臣子早已经忠心于凤氏女帝一脉了。等待边关最后一处军权拿齐,复国大可从民间开始。”

  “民间?”我诧异,我现在有兵权,有势力,还有香绝艳倾力相助。可是我没有民心。自古便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所向比财势更重要。

  素玖眨眨眼,做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是。主子当年从这个世界离开的时候,民间便传说凤氏女帝一族尚有后裔存在,不久便会复国重生。”

  我点点头,当年我莫名其妙的被带离这个世界。而我的生身父亲并没有下令四国通杀我,证明他们都还肯定我或者我的后裔会回来复仇并且恢复凤氏王朝。“然后?”

  “因为时间太久都没有复国的消息,四国便都放松了警惕。”香绝艳从唐姐姐手中接过茶壶给我们三人都倒上一杯。

  “所以,到凤氏灭亡祭日的那天,我会安排巫族制造出凤氏女帝复活的事件。只要流言一出,四国必定会大乱。”

  “那么,你们便都趁着四国四下寻找凤氏女帝后裔的时候,扰乱民心,制造天下大乱。到时,四国必定会联合起来,你们只需将玄武国设为内鬼,必定会从中作梗。四国,只会输得一塌糊涂。”我右手放在石桌上,指甲断断续续的敲着桌面儿。

  “主子好生聪慧!一点便透了!”素玖掩嘴笑得花枝乱颤。

  主意是好,就是这种办法需要很强大的耐心去等时机成熟。

  “你准备让我什么时候‘现世’?”

  “再等两月,便是凤氏灭亡祭日了。我们会安排巫师一族,做出女帝复活的假象。主子只需在屋里等着听消息便是了。”

  一听到我只需在屋子里面等哪儿也不能去,我立马就不高兴了!那可是一场“死人复活”的大戏,不亲自去看看怎么行!“我不亲自上场?”

  “主子身份特殊,到时肯定会出现骚乱,惊扰到主子便不好了。”素玖依旧笑得人畜无害的模样。

  我“嘁”一声,侧过头去,他们一旦决定的事情,死也不可能会转变的!

  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他们不让“我”去,那我换个身份总可以了吧?打定主意,我又问素玖:“那个凤氏灭亡祭日是我母亲的祭日?”

  素玖一怔,面色都惨白了。“这……”

  扭扭捏捏的半天都没从他的嘴里蹦出第二个字出来,凤紫狐沉着脸,脸色和语气都不甚好。“的是您母亲的祭日。”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怪要叫凤氏灭亡祭日,那天正是我的母亲从高高在上的皇帝变为我父亲手下的亡魂。

  那个残忍的男人,在一天之内,将我母亲从云端推向了地狱。

  也就是在那天,天空突然下起了红雪。

  民间便说,那是我母亲怨恨太深,以至上苍都为之动容。

  可是,我的生身父亲或许也是受到了惩罚。他自从杀了我母亲,成立朱雀国以来,便再也没有子嗣。太子都是从他的哥哥名下过继的一个孩子继位的。

  究竟是他良心不安,还是报应呢?

  我倒宁愿是后面一种。能做到亲手点燃那泼了油的柴,连眼皮子都不见眨一下的看着我母亲在他面前化为灰烬。

  此后,东临一族奋力绞杀我凤氏一族。

  再无心思和他们几人逗嘴皮子,我起身回了屋拿起那本凤氏族系的史书看。

  也不知道究竟看了多久,只感到眼睛酸涩疲倦,抬头才看见已经快天黑了。天空已经飘起了细细的小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