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太后(5)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47 2019.07.09 14:48

  “参见太后。”

  我拂拂袖,由着红缨扶着我进了御书房。

  东临恂正埋头批阅奏章,抬头见我来了,一颔首便不管我了。

  我咧嘴,他这几日正忙,还是等他批阅完了奏章再说。便自己去了书架上面找找有趣的书看。

  翻了几个书架子,我都没找到有趣的,正准备放弃的时候,目光突然瞟到一本放在最底层角落里一本紫色书皮的书。

  取出来一看,这书外边儿的封面已经很陈旧了,但是还是能够看清书封面上的几个《凤氏青史》的字。

  我寻了一个座,便坐下仔细的翻阅起来。奇怪的是,这里面所有的内容全部是关于凤氏女帝的。

  前面许多的内容我都知道,但是翻到一半,有一页被人刻意的折了一角当作记号。

  我特别认真了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可是书本的内容足足让我震惊了半晌。

  凤氏统领这个凤幻大陆以来,出了不少的女帝,几乎每个都是在国家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出现,而且每任女帝登基的时候都不足二十岁。

  这一页被人刻意折叠的内容,便写明了,所有的凤氏女帝都不会活过三十五岁。

  不知道这是每任女帝身体不好,还是什么原因。我回想一番,果真没有一位女帝能活过三十五岁的,超过三十二岁都只有三个。

  我又往后看了看,下面有人用朱砂笔做了一行小注,写道凤氏女帝活不过三十五岁是不是因为玉灵之约的原因。

  素玖这种玉灵与女帝缔结约定,是需要女帝自愿和玉灵的选择的。如果玉灵觉得这个女孩是不适合做女帝,那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女帝的出现。

  所以,我猜测,可能玉灵之约,其实不是玉灵单方面的帮助女帝,而是女帝也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代价,或许便是生命。

  等到国家安定,那么女帝的出现便完全不需要继续下去了。

  我关上书,沉沉的吸口气,将书放回原位,脑子里乱成一团。

  好像突然之间知道了自己最多还能活二十年,这种倒数着时间活着的感觉真的令人很恐惧。

  “太后?”红缨踱步进来,望着我一脸的谨慎。“该回宫了,等会儿皇后该来宫里请您审阅折子。”

  我点点头,握了握手。如果女帝的命数真的与玉灵有关,那么素玖为何不告诉我?

  还是说,其实这事素玖也不知道?如果素玖知道我活不过三十五岁,他不可能会没有任何动作的。

  他若本不知道,我却去莫名的怀疑自己只能活到三十五岁,反而会让他整日提心吊胆的。

  舒一口气,整整衣裙,便又跟着红缨回了太后的寝宫。

  第二日,东临钰终于出现了,只是神色十分的不正常。往日见惯了他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样子,这日倒是一点笑意都没有。

  “小钰,你怎么了?在我这儿喝茶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他这才回过神来。

  “我昨日去探查边关的士军分布情况,发现林丞相暗自调回了五万精兵。”

  我手一僵,这林丞相是准备逼宫了?“所以,林丞相会在除夕夜动手?那晚宫里大宴群臣,子时方才散去,宫里正是守卫戒备最警戒的时候。如果林丞相抽这个空隙动手,反而会耗很多的精力。相反,除夕过后,第二日宫里因为前日的宴会过度疲乏,正是最松懈的时候。”

  小钰点头,蹙眉看着我:“你说得没错。只是,五万精兵,个个都是上过沙场的铁血男儿,与这养在深宫的禁卫是无法比拟的。宫里的所有禁卫也才七万,加上皇兄秘密培养的暗部,也才九万人。林丞相若是直接攻进宫里,还不容易。就怕这老贼从宫里内部下手。在除夕夜之时,杀皇兄个措手不及。”

  “等等!你说他在边关调兵回来?那边关怎么办?”

  东临钰突然嗤笑一声,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说的对,咱们去给边关制造麻烦,还怕他不慌了手脚?”

  “还有三日便是宴会了,你如何在三天内让林丞相将兵调回边关?”

  小钰蹙眉沉思的半响,突然抬头看着我:“我有办法!”说完,风风火火的走了。

  我也连忙写了一封书信给素玖,让他派玄武国的人去朱雀边境捣捣乱,当然顺便夺得几个城池也是不错的。

  除夕之夜,宫里大宴群臣。连各位命妇和大臣们的家眷都来了不少,不过多数是年轻貌美而且未出阁的女子。

  这其中的意思,我当然明了。这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会啊!各位大臣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今日乃是家宴,各位爱卿不必多礼。”东临恂一出现,宴会上立马热闹了起来。

  可是那些大臣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或者说自己的子女被无视,想尽了办法让自己的女儿或者侄女前去敬酒。

  我抬头一瞥林丞相,他沉着一副扑克脸,独自喝着闷酒。

  看来小钰果真在三日内,打乱了林丞相的计划。

  但是拖延了那五万的精兵,始终还是抵挡不了林丞相的攻击。

  果真不出我所料,宴会开始还没半个时辰,宫外便涌进来一批侍卫,一看穿着便不是宫里的御林军。

  “林丞相,你这是作甚?”我放下玉杯,蹙眉紧紧盯着他。

  林丞相轻哼一声,抖抖衣袍,双手抱拳,便对着东临恂道:“皇上,皇后娘娘前几日已经诊出怀有一月身孕,臣请奏皇上封皇后腹中皇嗣为太子!”

  我顿时嘴角一抽,连忙侧头看着一脸铁青的东临恂。难怪皇后今日一直没有喝酒,原来是怀有东临恂的孩子!只是皇后怀孕怎么不告诉东临恂?反而让林丞相到这个时候来说?

  而且最为荒谬的就是孩子都还没生下来便册封为储君,这不是在咒东临恂赶快死么!

  再看看皇后,她抚着肚子秀眉轻蹙,望着东临恂一脸的无辜样子。

  东临恂放下玉杯,一改方才的脸色深情款款的望着皇后。“梓童,你有了皇嗣为何不早告诉朕?”

  皇后显得有些踌躇,红着脸娇羞万分的看着东临恂。“臣妾本是想着等过了除夕便告诉皇上的,怎奈父亲先说了……”

  “皇后有了皇嗣是好事,不过林丞相,你这一批禁卫深夜闯进皇宫是要作甚?”我看着林丞相那嘴角勾起的弧度,一副奸佞的笑意直感背后发寒。

  林丞相一挥手,一批禁卫前来将各个大臣团团围住。“皇上,老臣担忧皇后安危,特地从手下调来护卫二千,以保皇后周全。”

  “丞相这意思,便是皇兄保不了皇后周全了?”小钰端着酒杯,脸上依旧带着没心没肺的笑意。

  林丞相闻言,便把目光落在小钰身上。“钰王爷此言是说老臣逾越规矩了?”

  “钰儿,不得放肆。”我假意怒斥一声小钰,转换成一脸的歉意道:“丞相,这宫里禁卫早已按部就班,你这突然调进宫外的护卫进来,可是不合规矩了。难道宫里数千御林军还护不了皇后的周全?”

  “皇后腹中乃储君,臣自然会为了护储君周全而想尽办法。”

  我一拂袖,桌上地上一片狼藉。酒水也洒在了袖子上不少,冷风一吹我就后悔了。“荒谬!林丞相,皇后腹中皇嗣连是皇子还是公主还不知道,你便妄下结论立孩子为太子!难道丞相便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皇上驾崩吗?”

  林丞相面不改色,鹰眼一眯,阴恻恻的笑起来。“太后,难道你忘记了曾经凤氏王朝也是有女人做皇帝的了么?”

  “林丞相难道是在效仿凤氏女帝?如此说来,丞相认为当今皇上无德无能,所以,迫不及待的让皇嗣登基为帝?”

  “爹爹!”皇后闻得我此言,连忙慌张的跑去林丞相身边,抱着他的手臂。“爹爹!怎可如此待皇上!”

  林丞相一甩衣袖,“请皇上册皇嗣为太子!”

  他这一说完,跟着一群与他为伙的大臣们全部开始跪地请求东临恂册立皇后腹中的孩子为太子。

  我侧头看着东临恂努力隐忍着怒气的模样,简直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林丞相也把他逼得太急了些,看来今天这局面不好收场。

  “林丞相,待皇后腹中皇嗣出生,朕自会册封太子之位,只是你今日这般‘请’朕,是为哪般?”真是佩服东临恂的忍耐力,林丞相就没差骑他脖子上了,居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