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白虎国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667 2019.05.11 14:00

  不给你相貌便给你一个显赫的身份,自是比幽舞强多了。

  我笑笑,人家长得漂亮会唱歌是人家的强项,我也没必要嫉妒她。

  又过了两天,香绝艳才回来,只是此番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打扮成男子的幽舞……

  我黑着脸,看着他带着幽舞去了偏殿拨了一间房给她住。

  “玄夜,你们带她来做什么?你不知道这是后宫么?”我握着玉杯,温温的茶水有些烫手,但是在这寒冬里却是十分宜人的。

  香绝艳带着幽舞进了偏殿,似乎忙得不可开交,只有玄夜跟在后面被我叫住。

  玄夜有些踌躇,但是碍着身份还是上前来一抱拳。“澜主子,主子带幽舞来此是有原因的,只需三日便会让幽舞离开的。”

  “离开?那何必让她住到这里?”

  玄夜抬头看看我,“因为主子让幽舞去白虎国。”

  我一愣,瞬间明了。白虎国国主是个年过半百的色鬼,白虎太子尚才十岁,还不足以掌握大局。幽舞长得这么美,是最好的美人计人选。

  只是,这样做太没人性了吧?让那色鬼老头子糟蹋人家姑娘,于人道主义来说,有些过分了。

  尽管我不喜欢幽舞和香绝艳走得太近,但是也不至于恨她,把她推至狼窝里面。“谁的计策?”

  “二公子。”

  “香卿艳……他为什么这样做?哥哥同意了?”

  “这是香家应该做的,二公子提出后,主子也没反对,幽舞小姐知道这是她的命,自是不会多言。”

  “把哥哥和幽舞叫来。”

  玄夜立马掠身拐进偏殿,将里面忙碌的二人带了出来。

  香绝艳看着我,蒙着面纱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那双眸子十分的淡漠。“澜儿,怎么了?”

  “你们准备让幽舞去白虎国?”我直接了当,连幽舞都给错愕了一下。

  香绝艳看了玄夜一眼,点点头。“卿艳准备让舞儿去白虎国,控制白虎国主的权力。此事也只有舞儿能做,你放心。”

  幽舞微微一笑,穿着男装也掩不住那风华绝代的美。何况跟香绝艳站在一起,真是好一幅国色天香图。“你愿意么?我不会强人所难,你若不愿去,我与香家都不会勉强你的。”

  幽舞笑着摇头。“小姐说笑了,幽舞便是为了这个计策而生。老爷将幽舞收为义女,便是做好了今后献出去的打算。所以,幽舞没有怨言,这是幽舞的命。”

  我心里顿时对幽舞的感觉全部改变,以前只觉得她是个花瓶,靠着美色和歌技博得青睐,没想到她原来是个忍辱负重的卧底。

  只是,突然觉得亏欠她了,好好一个家人子从此入住深宫,等到我统一四国后,她也算是完成了使命,只是那时她已经被毁掉了。

  算了,既然她也没有怨言,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挥挥袖便让他们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侧头望着窗外已经被雪覆盖的银白一片。

  原来,命运就是如此戏弄别人。

  每个人都是迫不得已,活在命运的束缚里。

  次日,吃过早膳我正坐在屋里看书,突然闻见窗外一阵琵琶混着琴声响起,十分的动听。

  不用看也知道是幽舞的琵琶和香绝艳的琴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推开了窗,看着窗外坐在凉亭内十分默契配合对方的一双璧人。

  今日的幽舞尽管还是一身青色男装,但是在我看来格外的美。

  就像是怒放的牡丹,妖冶芬芳,倾倒众生。

  果真,三日后,香绝艳就把幽舞送走了。看着那个清丽的红色身影消失在寒风中,伴着倏然响起的琵琶与歌声。

  “莫把弦乐拨,空余一曲断肠歌;难得他乡客,直把江心对月说;看桃花浮景落,起身欲离独落寞,此情何时换君折!”

  依旧是那首悲情的曲子,只是我现在换了一个心境听,竟然也觉得词中无奈之色是如此的让人痛心。

  就像那日,我闻见她和香绝艳相和的琴与琵琶声一样,她的美已经达到极致,而极致的尽头就是凋零。

  十一月十二,今日是我母亲的祭日。

  素玖和凤紫狐自从昨晚便没有回来了,说是到城郊的“凤女祠”确认最后的相关事宜。

  而今日,这四个被瓜分的国家都要祭奠当年被火烧死的凤氏女帝。

  他们,是良心不安吧!否则怎么会修建宗祠来祭奠我母亲?每年举行这种仪式,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天色还未亮,夏侯镜便携带陈贵妃坐着马车前往凤氏宗祠了。

  连香绝艳都在前几日出宫去和凤紫狐一起准备最后的相关事宜,唯独留我一人在这冷清清的皇宫干等。

  唐姐姐和青衣都出宫去了,这书房内便只余我和苏若在了。

  “那个……苏若啊……”

  “主子有何吩咐?”每次叫她,她开口都是这句话。

  我左右看看,确定唐姐姐和青衣都还没有回来,这才蹑手蹑脚的跑到苏若身旁,扯着她的衣袖,笑得甚是谄媚:“嘿嘿……那个,今日不是祭祀大典么!你瞧着这外面多少人参加啊,咱们也出去看看,如何?”

  苏若低头睨我一眼,脸色依旧冷到比寒冬更冻人。“主子,盟主吩咐过,不许你出宫的。”

  我伸出手,食指和拇指捻在一起,尽量做出一副我是诚恳的表情。“哎呀,咱们就出去一会会儿啦!反正你不是武艺高强嘛,有你保护我,肯定没事儿!”

  苏若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了,眼皮半合,有些不耐。“主子,属下只听命于盟主。”

  我顿时就没了耐心,甩开她的手,气呼呼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那你叫我主子干什么!跟在我身边干什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你何必整天板着张棺材脸在我身边恼我!我本还想着明儿便放你两天假,把你遣到陈贵妃身边儿去!现在看来,哼哼……”

  我叉着手,做出十分生气的样子,但是看到苏若听到我愿意将她遣到陈贵妃身边两天,面色便有些松动了。

  瞧着目的快成,我优哉游哉的哼哼两声:“哎呀,听说今儿祭祀的人可多了。陈贵妃那娇滴滴的身子,怎么受得了那么多人哟!啧啧……天气可真冷,我还是进屋睡觉好了。”

  眼角瞥见苏若的脸色已经十分动容了,我抬脚作势准备进寝屋去睡觉,苏若便身形一晃,单膝跪地抱拳道:“主子,仅此一个时辰。”

  我连忙换上笑脸,扶着她的手臂。“哎呀,听你的听你的!”

  苏若去拿了件黑色的劲装给我,跟她身上穿的十分相似,又给了我一张黑色的面纱蒙住脸。

  一手挽着我的腰,一手拿剑。只见耳边嗖嗖的风声,皇宫的样子走马灯似的从脚下晃过。

  刚刚回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简直就不信这世间有鬼神和轻功这些东西。

  但是连穿越时空都有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缠着唐姐姐和青衣教了我两年的轻功,我愣是一点儿没学会。

  至于武功,更别说了,连起码的扎马步我都不行。不过幸好身体还是不错的,每天早起做点体操,锻炼锻炼。

  一刻钟不到,苏若就带着我到了祭祀的场地。

  这是一个占地接近四千平米左右的圆台,中间有一个修建得十分霸气的小楼。

  小楼周围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侍卫,然后便是一众朝中大臣,再往前又是一圈又一圈的御前侍卫。最后才是皇族的几人在对小楼的大门进行祭拜。

  只见素玖身着素色长裙,手举三柱高香,神情十分的诚恳,对着楼里立着的一尊一人高的女子玉雕像祭拜。

  身后的夏侯镜和陈贵妃也是手举高香,虔诚的祭拜。

  我望着楼中立着的女子雕像,那便是我母亲的模样。我不是没见过我母亲的雕像,只是讶异这玄武皇宫的雕像简直跟凤氏祠堂的雕像天差地别了。

  也难怪夏侯镜这些人没能认出我来,不然我这模样与我母亲有七八分的相似,看不出来便是奇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