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固元丹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09 2019.05.03 21:22

  等到吃晚膳的时候,香绝艳换了一身黑色的长衫过来。连衣服也不对……

  他平常都是穿白色或者月牙白的衣服,不会穿黑色的。

  我走过去,近看连他的脸色都有些苍白。“哥哥,你瞒着我什么?”

  香绝艳的表情依旧淡淡的笑着,回头一看玄夜,他绷着个脸,微蹙着眉头。“玄夜,朕现在命令你,马上说出你们今天在狩猎场遇到的事情。”

  我搬出皇帝的身份对玄夜下着命令,果然香绝艳脸色一变,急忙抓着我的手。“澜儿,我没事。”

  “朕命令你快说!”我挡开他的手,盯着他苍白的脸色,再去看已经自觉的跪在地上一脸为难的玄夜。

  “主子……”玄夜轻叹,看了看香绝艳,然后又看着我:“今日在林中,香家二当家来了。与主子大打一场,主子本与二当家的武功不相上下,岂料二当家身边的护卫趁主子出手时,使用暗器……”

  难怪!我的预感没错,那股心慌不是白来的。“伤哪儿了?”

  “只是擦伤,没关系的,上点儿药几天便好了。而且卿艳不是故意让手下的人使用暗器的,是我太大意了些。”香绝艳摸摸我的头,以示安慰。

  我皱着眉头不说话,眼神就一直死死的盯着他。“玄夜,你告诉朕,他伤哪儿了,伤势可严重。”

  帐篷内都被这紧张的气氛渲染,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不说话。香绝艳也是一脸的无奈,看着我不知如何是好。

  “主子伤在左肋,长一寸,是梅花刀所致。”玄夜老实的答道。

  我绷着脸,似乎方才他回来之时,我去抱他手臂的时候正是抱的左臂,可能触及到他的伤口,所以他才急着去换衣服。

  “好了,好了,这伤也不重!再说驸马这不也没事儿么!”素玖娇笑着前来打破这僵硬的氛围。

  我轻哼一声,看着香绝艳苍白的脸色。“香卿艳为何伤你?”

  “大概……嫉妒吧……”香绝艳扯着嘴角,笑起来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嫉妒?”我提高了音量,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陛下息怒!主子不知二当家会到西郊来,何况昨日主子问楼里要了三颗固元丹,二当家自是会追来询问。”玄夜跪在地上,埋着头,看得出他也十分恼火。

  我也十分恼火,总是瞒着我事情,把我当作什么了?难道非要我搬出身份他们才会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实情么?

  “香卿艳为了三颗固元丹伤你?”

  “固元丹?不是香家秘药么?连皇帝都不卖的呢!”素玖在一边儿终是悠悠的冒出一句话来。

  我一怔,那香绝艳拿来救迎欢还毫不犹豫的就出手三颗!

  所以那香卿艳才会气恼香绝艳这样?

  “宣御医过来。”我深吸口气,缓了缓语气,拉着香绝艳坐在一边,这次还十分小心的不敢去碰他左边。

  御医上午才急急忙忙的去看了丽妃滑胎的事情,这晚上驸马又出现意外,还真是足够让人窝火的。

  香绝艳动作缓慢的褪下了上衣,只着褪了一半的里衣挂在右边的肩上。

  他一脱完,我的眼睛简直就不能离开视线了,多好的皮肤啊……白白嫩嫩的……一点儿瑕疵都没有,肯定手感也不错……

  呸!怎么跟色狼一样!连忙转移了视线,脸颊一阵阵的发烫,鼻间也似乎痒痒的。

  他一抬手臂,腰上缠了一圈纱布,不过左边肋骨的纱布还渗着血。

  御医解开了纱布,我一看那血淋淋的伤口,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虽说他开始已经上了药,但是还是看着心惊肉跳的。

  太医检查了一番,又重新上好了药,才道:“公主放心,驸马只是皮外伤,休养些许时日便好。”

  我这才放心的舒一口气,看着他将衣服穿好,“这伤不可留下疤痕,知道么?”

  香绝艳笑着点头,穿好衣服才摸摸我的头:“让你担心了。”

  我抽抽嘴角,实在也不知方才为何会那般大的火气。“罢了,出去用膳吧。”

  吃完晚膳,我一直没跟香绝艳说话,直到第二日因丽妃小产的事情全部移架回宫的时候,我们才坐在同一辆马车上,连素玖也去了别的马车。

  “澜儿……”他淡淡的唤一声,我倚靠在马车壁上闭眼假寐,一听他的声音睁开眼看着他。

  “什么?”

  香绝艳抬手又像似安慰一样的摸摸我的头:“澜儿不要生气好不好?以后我一定不瞒你任何事。只是昨日卿艳并非有意指使下属伤我的,我怕你得知后会怪罪卿艳。”

  我看着他做出一副啥事儿也没有的表情,也不想再计较下去,“哥哥以后别总把我当作小孩子好不好?我不想失去身边任何一个人,那种感觉太可怕了……”

  若非当年我还小,我妈死得那么惨我却感觉不到多大的悲伤,反而是姑姑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多怕失去。

  他伸手将我揽进怀里,伸手一直在我背后轻抚:“澜儿不怕,即使天下人都离你而去,我决不会。那么澜儿也别嫌弃我,赶我走好不好?”

  我将头埋在他怀里,鼻子一阵阵的发酸。一开口,才发现喉咙也是沙哑的:“将来,我会失去太多……”

  宣泄了一阵,我居然趴在他怀里睡着了,等醒来已经回到宫里来了。

  “主子,快来用午膳了,可是驸马亲自准备的!”唐姐姐拉着我起床,给我换了一身衣裳。

  我的睡意立马没了大半,香绝艳做饭去了?“他伤还没好做什么饭!赶快给我叫回来!宫里又不是没有御厨了!”

  穿好鞋子,我便急急的跑回用膳的偏殿。香绝艳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见我进来向我招招手。

  “澜儿,来,今日做了你最爱吃的几样。”

  我走过去,沉着一张脸,“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你做饭。”

  他的表情有些愕然,不过还是浅笑怡然的:“好,听你的。”

  真是的,都这么大个人了,明明知道自己负伤在身,居然还乱动!

  强迫他以后不许做别人可以代替的工作,他又不是我的仆人,老是什么都亲力亲为,而且香家的生意还是他在打理,哪那么多的闲心思做这些。

  又过了两日,我派人去将迎欢接了回来,安置在了凤紫狐的府里。

  凤紫狐见我居然这般贸贸然的带了一个陌生人回来,一开始也是十分懊恼。毕竟迎欢的身份不明,连香绝艳都对迎欢有一种疏离感。

  等到香绝艳的伤口结了痂,才拉着他出宫去了凤紫狐的府上。

  “姐姐!姐姐!”刚刚才踏入门口,胥鄞便伸出手跑过来抱着我腿一直撒娇。“姐姐终于来看鄞儿了,鄞儿很想你哦!”

  我俯身抱起鄞儿软软香香的身子,“又长了重量了,鄞儿最近可乖巧?”

  胥鄞抱着我的脖子直点头,“鄞儿很乖的!只是新来那个小哥哥不爱说话,好像不喜欢鄞儿呢!”

  新来那个大概就是迎欢了吧!

  他受伤这么重,虽说吃了三颗固元丹保命,但是身上七处骨折,不休养许久,恐怕很难恢复过来。

  “走,咱们去看看那个小哥哥!”

  进了内府后院的一处比较清幽的小楼,凤紫狐也算安排恰当,这地方安静适合养病。

  走到门口,凤紫狐突然停步,侧身低首道:“主子,迎欢的身份属下还未查清。”

  我有些疑惑,若是真的按照当初打得迎欢半死那群人的说法,应该很容易就查清楚了。不会过了这般久都还没有清查仔细,何况今日凤紫狐特地来说明这个情况。

  “怎么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凤紫狐略一迟疑,“迎欢在进入青楼之前的身份属下一直查不到。”

  我没想到迎欢的身份居然有些不清楚,我原本以为他也就只是一个可怜少年而已。“那,迎欢可会功夫或是奇门异术?”

  “据属下所查,迎欢并不会武功。但,迎欢似乎跟青楼老板的关系不浅。”

  这么说来,迎欢跟青楼老板关系不浅,又怎么会将他打成这样?

  我想我还是亲自问问迎欢比较好。“先进去吧。”

  凤紫狐在前,推门进去,上了二楼才看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他的脸上已经消去了浮肿和於痕,一看竟也是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少年。

  “迎欢。”我放下鄞儿走到床边坐下,他一见我,立马又要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