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朱雀宫礼仪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907 2019.05.17 14:00

  东临钰笑得猖狂,看我黑着脸,似乎更加的开心了。“哈哈……骗你的!皇兄后宫中随便一个美人都比你强!”

  我白他一眼,真是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有双重人格!

  “神经病……”真不知他哪里这么的开心。

  东临钰就是那种平时嬉皮笑脸,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脆弱。

  “再过七日,我们便到边城了,皇兄在那里等我们,届时,你便要开始装作太后了。”东临钰终是止了笑声,正经的说着正事。

  我点头,“是不是要把太后平常的习性也弄清楚?”

  东临钰点头,“等到客栈,我便要开始教你朱雀皇宫的礼仪了。”

  “皇宫礼仪我知道,就是不知这太后是何性子!”我笑几声,东临一族的礼仪沿袭的都是我凤氏一族的,我岂能不知道!

  “知道?”东临钰一挑眉。“也罢,便省了时间教你了。至于林太后,素来以严肃狠厉行事。犯了事儿的人在她手上没一个活着走出去的,而且林家掌权之时,林太后甚至垂帘听政。”

  这么狠……简直就是这个朝代版本的慈禧呀!

  “可我也演不出那股狠劲儿呀!”若是真的苏若来,肯定能把那股阴狠的劲儿发挥得淋漓尽致!不是我损她没人性,而是苏若本就是性子十分冷淡,处事波澜不惊的。

  “放心,现在真正的太后在边城。因为前些日子的凤氏后裔回来的事情,林太后和皇兄去边城祭祖了。等你到了边城,真正的太后就会被囚禁,而你以太后的身份回朝后便会大病一场。”

  原来是狸猫换太子……呸呸,我才不是狸猫……

  明白过程之后,直到晚上到客栈吃完晚膳,东临钰便来我房里跟我说了林太后一脉的关系。

  这个林太后长相并不出众,但是却在十五岁进宫立马就封了个贵妃。她现在也才二十七岁,自从五年前朱雀先帝驾崩后,她便以太子嫡母的身份成为垂帘听政的太后。

  东临恂登基的时候才十五,东临钰才十三,根本就没那个能力跟已经掌握朝政四年之久的林太后抗衡。

  林氏在朝中盘根错节,占据朝中重职文武官位十分多。甚至还有边关二十万的军权在她的手上。

  真不知道当年的朱雀先帝是怎么想的,让这样一个女人掌握了这么大的权力。

  如此算来,东临恂要想从林氏手中拿回权力,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如此走了十天,我们终于在边城遇到了东临恂。

  当我穿着太后的宫装,一脸威严的被红缨扶着从马车上下来时,东临一脉所有的人都纷纷跪地迎接太后銮驾。

  “臣等参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由于昨晚吃过一种改变声线的药丸,我现在的声音几乎跟林太后一样。

  “母后,此去礼佛可还安好?”

  我寻声望去,站在人群最前方,一身黑金龙袍的东临恂正一脸“和蔼”的看着我。

  我点头,扶着红缨的手慢慢走下马车。凤头履踩在地上,绛紫的宫装摆尾曳地,好生气派。

  “哀家自然很好,皇上可有认真处理政事?”我前去,东临恂侧身与我并肩而行,还特地伸出一只手掺着我。

  我侧眸看看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十分的冷峻,那双桃花眼如同东临钰一般好看,只是完全不见东临钰那股顽皮之色。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卓然天成的帝王之势。

  今天的对话以及行程,都是前几天和东临钰商量好了的。一字一句,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已经练习得十分熟悉了。

  东临恂低眸,好似真的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儿子。“母后吩咐,儿皇自然谨遵旨意。”

  “太后,此去礼佛可有查探清楚凤氏女帝后裔复辟的消息?”果真路过站在前方一个文官大臣身旁时,他一起身便直接了当的问道。

  我颔首,“纯属虚言。”

  东临钰昨晚就跟我说了,跟这个大臣说话完全不用废话,直接减缩字句说重点。这个人是林太后的哥哥,现居丞相之职。

  “如此,太后与皇上应当回朝安抚民心。据臣调查,现在四国民心大乱,很多百姓已经开始相信凤氏女帝后裔回来的消息。甚至,在凤女祠中,已有百姓开始举行复辟的祭奠。”林丞相居然直接站直身子看着我,眼神中说不出的凌厉。

  我眯眯眼,勾着嘴角回望着他。“哀家与皇上早有计策,林爱卿不必忧心。皇上,哀家交代的事情可有办好?”

  “是,母后放心,等待回朝,儿皇自会安排。”

  “甚好,先回行宫罢,哀家此行颇感疲乏了。皇上先把最近处理的奏章拿来给哀家瞧瞧可有不妥。”我摆摆手,林丞相的眼神太犀利了,让我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是。”东临恂倒也配合,此时很显然得知以前他是怎样生活在林太后的淫威下的。

  前面的大臣很是自觉的让开路,让我和东临恂及跟在后面的东临钰慢慢走回了行宫里。

  到了行宫门口,就见着一个身着水红色宫装的女子盈盈施礼。“臣妾恭迎太后回宫。”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林丞相的女儿,林太后的侄女,现在是东临恂的皇后。

  “平身。皇上随哀家去书房,钰儿也跟着来。”

  “是。”东临钰不知怎么的一直一脸的憋笑表情。

  等到入了所谓的书房,东临钰立马一改那正经的表情,捂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而东临恂一把甩开我的手,径自走到上座坐下,留我一人傻愣愣的站在门口。

  我咧咧嘴,拍拍衣袖走到东临钰身旁坐下,拍拍东临钰的肩。“哥们儿,有啥好笑的?”

  东临钰瞅瞅我又瞅瞅东临恂那一脸不爽的表情。“我今早才告诉皇兄你不是罗刹,结果皇兄只能硬着头皮将戏演完!哈哈……”

  东临恂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感觉脸色都黑了大半。

  “喂喂,你也没必要做出那么嫌弃的表情吧?小钰,你也太不厚道了!”我伸手握拳锤在东临钰的肩头,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的。

  东临恂将目光扫过来,十分的深沉。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东临恂给人的感觉比我给别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皇帝。“既然萧姑娘已经答应协助朕拿回政权,那么朕也便不再追究此事。不过,钰儿,你应该罚俸三月。”

  “啊?不要啊皇兄!没钱我怎么去青楼啊!”东临钰立马苦着脸,我和东临恂同时投去鄙视的注目礼。

  不过更吸引我的是去青楼!我连忙用手肘戳了戳东临钰的手臂。“小钰,什么时候也带我去青楼玩玩儿?我长这么大还只是听说过没去过呢!”

  “成何体统!你现在的身份是太后!”东临恂怒喝一声,我努嘴看着东临钰,深深表示这位东临恂皇帝太过古板了!

  我回望一眼东临恂,这小子八成是小时候被林太后压迫惯了,做啥事儿都小心翼翼的。“我说这位皇帝大哥,您在深宫批奏折,我跟小钰出宫去玩儿,好像不冲突吧?”

  “你一个姑娘家去青楼做什么?朕这也是为你好!”

  我咧嘴“啧啧”两声:“青楼也有小倌吧?皇上不会连这都不知道?”

  东临恂顿时一脸的尴尬之色,拂拂袖看着我故作威严。“这几日你不可到处走,等回了皇宫朕自会让钰儿带你出去。”

  我回头对着东临钰挑挑眉,宣示成功!

  一直在书房坐着,看东临恂批阅奏章,东临钰呆了一会儿早走了。就剩我在这儿东看西看,等新鲜劲儿过了只有无聊的坐在小塌上看一本野史书籍,内容是相当的无趣。

  等我看得哈欠连连,几乎快睡着的时候,东临恂才放下了笔,招呼我可以回宫去吃晚膳,然后休息了。

  我一开门,外边儿天都快擦黑了。

  红缨站在门外一直候着,见我出来,连忙扶着我在我耳边低语道:“太后,注意身份。”

  我立马精神抖擞啊,站在寒风中挺直腰板儿,一脸严肃的将身体大部分重量撑在红缨身上,然后大步的往前走。

  回了太后的寝宫,我正准备休息,没想到林丞相这个不好对付的来了。

  “臣参见太后,太后千岁。”

  “免礼,赐座罢。”我打起精神,东临钰早就跟我说过,这个林丞相跟林太后可谓是狼狈为奸。此番我假扮太后,外形儿上虽然没啥破绽,但是,如果跟这个这么了解林太后的林丞相单独呆在一起,肯定难免会出破绽的。

  “臣多谢太后。”这林丞相倒也不客气,一撩衣摆便坐下,居然还抬头直视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