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兵书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934 2019.07.20 14:57

  “为何今日会来送我?”我坐下,看着他倒上两杯酒,递给我一杯。

  “今日之后,你我之间再无昔日情意。”东临恂举杯看着我的眼睛,“那晚我很抱歉,本来想着等将林氏一举击破之时,我便纳你为后的。”

  我微怔,难怪那晚他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今生我们相遇一开始便是错的,我无法改变,对不起。”

  “若日后沙场相见,但愿你也能忘记从前情意。你是凤氏女帝的后裔,注定与我东临一族无缘。始祖伤害了你母亲,我也伤害到了你。也许凤氏和东临注定永无缘分。”

  我看着他,他却将目光移向手上的玉杯。“若日后沙场相见,你会手下留情么?”

  “不会,我是东临的皇帝。”

  我的鼻子酸酸的,我吸吸鼻子,他的俊秀的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表情。很痛苦,很纠结。看得我心里一阵阵的难受。“那么,今日饮下这杯酒,从此再无情意可讲。沙场兵戎相见之时,但愿你我不要手下留情。先干为敬。”

  我仰头,一口饮下这苦辣的酒。

  东临恂也举杯,“澜儿,钰儿昨日回来之时哭着跟我说他好后悔没有将你带回宫里。我也后悔,没有将你的心留在我身上。我知道,你喜欢香绝艳,对我只是一种让我沦陷的依赖而已。”

  模糊了视线,滚烫的眼泪一颗颗落在手背上,我抬头看着他,心头一直泛着酸意。“东临恂,不是我不喜欢你啊!因为我得不到那个人的心,遇到你之后,我以为我可以渐渐忘记他的。原谅我做不到……我知道我很贪心,妄想同时将一颗心分两份,放在两个人的身上。可到头来我才发现,哥哥早就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了。”

  东临恂笑了一下,无限的苍凉。伸手来抚着我的脸,“你不知道你的身上多少迷人之处。钰儿跟我说过,你不漂亮,不聪明,不才华横溢,但是我发现面对你的时候我心里一阵阵的欢喜。看到你开心、满足样子我有多开心。”

  脸上的泪水被他一一擦去,我努力让自己保持着笑意。“我跟小钰说过,下辈子他做我哥哥,你也做我哥哥好不好?就像以前在皇宫那样,我与小钰给你捣乱,你虽生气却也无责怪之意。”

  东临恂敛了笑,收回手,侧头看着远处那一群等着我的人。“所以,即使你把心分成了两份,给我的却始终远远不及给他的。”

  “对不起,这辈子我欠他太多了……还给他一份心,他却看不见……”我抹一把脸,起身抖抖衣摆。“东临恂,今日在此别过,他日沙场相见,我定不手下留情!告辞!”

  一迈腿,太监牵来马,我一跃而上头也不回的便回到素玖身边。

  “主子……”

  我勉强扯出笑意,脑袋却一阵晕晕沉沉的。“我没……”眼前瞬间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感到身体无比的沉重。勉强撑开了眼皮,周围没有人。但是我却听见了隔壁有争吵声。

  “哥!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赶快取消和她的婚约!爹和家族的长老们不会怪罪你的!你看看她!仅仅离开你身边半年便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你能忍受吗?”

  然后一阵静谧,只是我被这话震惊得半天反应不过来。

  仔细一算,这个月真的没有来葵水,难道那晚就中了头彩?

  “澜儿是女帝,今后自是会有后宫三千,我何必在乎这些?”

  “哥,你看看她都把咱家毁成什么样子了?舞儿现在遭到毁容,整日以泪洗面。香家因为和她合作,导致与朱雀国的商贸来往全部中断。而你呢!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怀着别人的孩子还要欣然接受,你把契约看得这么重干什么?”

  “够了,卿艳,别说了。”

  他就这样不在乎,至少生气一下也没有。连语气也是淡漠得可笑,原来我在他心里的分量真的只有那一纸契约。

  “陛下,你醒了。”唐姐姐端着铜盆走进来,连忙放置一边来看我的情况。

  我抬手摸着小腹,才刚刚足月吧,还感受不到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在。

  隔壁的争吵声立马没有了,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香绝艳对我的仁慈还真是够多的,连这种情况下也不见他有半点儿生气的样子。

  再睁开眼,就见香绝艳和香卿艳打开隔壁的门,双双站在门口看着我。

  “主子醒了,快叫谈小姐过来。”青衣前脚刚刚跨进门就被唐姐姐指示去请谈无殇了。

  “我真的怀孕了么?”

  “是。”唐姐姐紧紧皱着眉头满目担心的看着我,伸手抚上我的额头。“主子,究竟怎么回事?”

  “哼!还能怎么回事!先斩后奏呗!陛下可是好生福气呀!”香卿艳轻哼一声,满脸不屑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卿艳,怎可如此无礼!”香绝艳也难得的表现出了生气的样子。

  我侧头看着绣花的帐子,心里却一阵阵的发苦。哪怕他有一点点的生气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肚子里这个孩子打掉。

  “哟,陛下终于醒啦!快让我来看看!”谈无殇拉开唐姐姐,坐到床边,搭着我的脉搏一脸的沉思。“动了些胎气,看来这段日子不能太急的赶路。我去开些药给她调理一番。”

  谈无殇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对着香绝艳和香卿艳二人扬扬下巴。“还有,你们两个最好离她远点儿。你们两个身上的熏香含有麝香的成分,别忘了。”

  香卿艳一甩衣袖,径自往门口走去。“谁稀罕!”

  谈无殇有些尴尬的望着我,耸耸肩后只得回去写她的药方子了。

  我看着香绝艳仍旧站在旁边小厢房的门口,那表情简直淡漠得好像陌生人。“哥哥……”

  “你好好休息。”他终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里。

  我只能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独自哀叹,我总是在不恰当的时间里做着不恰当的事情。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只希望他的眼里能真真正正的有我。

  我想也许我错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他抱有任何的幻想。当年的玄武皇宫中,他对我的好,历历在目,明明很温暖,却好像是一个讽刺。

  得不到的用尽心思也得不到。

  “主子……”素玖也是一副忧愁的模样走进来,站在床边看着我。“这孩子是东临恂的?”

  我点头,真是一段孽缘。

  素玖的眉头又紧了几分,站在他身后的凤紫狐则是一副惊讶至极的样子。“陛下,您打算留下这孩子?”

  “为什么不留?我知道他身上也有东临一族的血脉,但是也是我的孩子啊。”

  “主子,皇夫……”素玖坐到床边,抬手来抚抚我的头发。

  我舒一口气,望了一眼门口。“他既不在乎,朕当然会生下这个孩子。”

  素玖垂眸,摸了摸我的脸颊。温热的手心触着其实是很舒服的。“你最近很疲惫,要注意休息。三天后我们再赶路,胥将军那边已经派人前去传令了。”

  我点头,伸手握住素玖的手。“玖儿留下,你们都退下罢。”

  窸窸窣窣的出去一群人,素玖坐在床边满脸笑意的看着我。“主子想起身么?”

  我撑着他的手臂慢慢坐起来,摸着自己的肚子。“攻下三国要多久?”

  “最快也要三年。东临恂虽年轻,但也算是个帝王之才,而青龙国主虽内敛沉静,但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只有先从白虎国下手,白虎国主已有十万兵权在我手里。依照现在的情形看来,青龙和朱雀一定会联手。”

  这是一定会的,东临恂自负也有他自负的资本。如今的形式,玄武国主夏侯镜已死,大权在素玖的手上,但是玄武有三分之一的领土还尚未收回。

  战争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死伤无数,为的只是一个人的利益。

  “姑姑留下的兵书呢?”

  “我前些日子已经从萧言的墓里拿了出来,不过主子,在我下到墓里拿兵书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素玖的表情一下便凝重了起来。

  “萧言大人死得太突然,明明在我们离开丘异苑的时候她的身子还没有一丝的异样。而我当时打开棺椁取兵书的时候发现萧言尸骨出现了很多的黑色脉纹,十分像中毒的迹象。”

  我顿时脑子一阵轰鸣,姑姑是中毒死的么?

  但是姑姑死的时候是凤紫狐处理的后事,我们都不知道姑姑究竟死于何种原因,当时的情况太过突然了,以至于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姑姑当时领着我去拜祭先祖的时候跟我说的那一番话好像是她自己有预兆似的,难道姑姑自己是知道自己已经中毒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