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女帝还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668 2019.07.21 14:58

  姑姑如果知道自己中毒,为何不医治?还是说她知道自己中毒,无法医治是因为无药可解?

  姑姑一直以来都很保重自己的身体的,因为没有母亲在我身边照顾我,她身为我身边唯一一个我可以信赖的长辈之外,不会轻易的就丢下我走的。

  疑点实在太多了,这突然又知晓姑姑的死因并非偶然,真是伤脑筋。

  “去问问紫狐姑姑下葬时有何疑点。”

  素玖一点头,从怀里拿出三本书放在我手里。“主子看看这兵书,玖儿便先退下了。”

  我颔首,看着素玖出去,唐姐姐又进来站在一边。

  我随手翻开一本兵书,这是我与姑姑当年在那个世界的时候借鉴的一些兵法。

  这是个冷兵器时代,如果迟迟不能统一四国,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使用那个武器。杀伤力的确大,但是若流传下去,一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三天后,我们才重新启程。这次走得极慢,他们也不再让我骑马了,只能坐在马车里翻看兵书,制定作战计划。

  “休息一会儿罢,你的身子还未调理好。”香绝艳给我递来一杯热茶,自从诊出怀孕后,所有的膳食包括茶水都是特地调制的,味道很难闻。

  我端起浅尝了一口,心口便已有恶心的感觉。

  那日素玖察觉姑姑的死因有异之后,便唤来凤紫狐询问了,凤紫狐说他当时安排姑姑下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此事只有先搁置下来,毕竟眼前要紧的是对付那三国。

  放下杯子,香绝艳坐在旁边看着他的诗书,很是惬意。

  我望着他的侧脸,马车外的淡淡阳光洒进来,好像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光晕。完美的五官比例,温润优雅的性格,聪慧过人的头脑,这天下也只有他一人了。

  但是现今这个人,坐在我的身边,身份是我的丈夫,却对我没有丝毫的感情。

  他已不再使用熏香,但是身上仍旧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闻着很舒服,似乎有宁神的感觉。

  他的眸子一转,目光落在我身上。“怎么了?”

  我摇摇头,低头继续参详手上的兵书。

  等到战事平定,还是让他走吧。他不属于我,我更不该拿那一纸的契约去强留他在我的身边。这样做对他太残忍,也是对我自己变相的折磨。

  夜里,素玖在吃过晚膳后总会到我的房里跟我一起商议一番战况。

  我望着兵书出神,素玖知道我没专心也不打扰我,直到我回了神,寻着窗沿望向那个房间。“玖儿,我登基之后,让香绝艳走吧。”

  “为什么?”

  “我是皇帝,但也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例如,留住他的心。”我转回视线望着素玖苦笑。“将来登位,我要做的是大爱,而非将执着放在一个人的身上。既然得不到,何不就此放手呢?”

  素玖看着我,眉尖儿动了动,“因为这个孩子,因为东临恂的出现,打乱原本的和谐。皇夫对此事没有丝毫的表态,主子就认为他已经不再在乎任何事情了么?”

  “难道不是么?”我合上书,过分的偏执只会得到我母亲的下场。“既然不在乎,又何必强求他在乎。”

  素玖叹了一口气,拿走我的书。“休息罢,别把自己弄得太累。”

  我点头,唤来唐姐姐梳洗后便睡下了。

  二十天后,我们到达了凤城。

  入城前,我便换上了明黄色的龙袍,头戴龙冠,几支大金簪挽起长发。我望着镜子里的人,眉目间已不见当年天真模样。

  坐着龙撵,受万千敬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走至龙椅上,我低眸望着底下站着的文武百官,有些许已经在玄武见过。

  “谢吾皇!”

  “朕今日回朝,荣登大宝。即日起,凤氏女帝复位,后劳众卿收复天下,一统江山。”我抬抬手,慢慢坐下。

  “吾皇万岁!臣等自尽心竭力,助陛下一统天下!”

  目光扫过众臣,看到香绝艳站在我左边,一身白金色长衫,优雅而贵气。

  不过他的目光中始终没有一丝的感情,从前我就看错了。以为他是对每一个人都一样的仁慈,后来才发现他是对每一个人都没有感情。

  淡漠炎凉,墨黑的眸子里什么都装不下。

  “众卿心意陛下自然明了,如今陛下初登大宝,特下旨册封各位大臣。陛下龙体抱恙,旨意会随后颁布,退朝!”素玖连忙扶着我,我看着他,明明旨意还没有一一的下完,便急着扶我回去了。

  “你脸色很苍白,身子要紧。”素玖压低了声音,我一颔首,只好由他扶着回了寝宫里。

  等坐到软塌上,我已是满头大汗,唐姐姐和青衣连忙来给我换了一身简便的衣裳。“迎欢可是在宫里?”

  “和胥鄞公子住在琳琅苑,要宣他们过来么?”

  “宣吧,正好要吃午膳了。朕也许久没见着鄞儿和迎欢了。听闻前几日迎欢刚满十七?鄞儿的八岁生辰朕也没来得及送礼……”我扯扯衣领,厚重的龙袍穿着真是受罪。

  凤城皇宫是以前的凤氏一脉的行宫,至今只用了六百多年。自去年拟定这里为帝京之后,香家已经把这里大规模的修缮了一番,而其他的地方也在扩建。

  宫里的宫女很少,不是太监的男孩子却很多。

  我自是知晓这其中有何意义,这是自第一任女帝继位便有的规矩。

  望着在前殿院子里来来往往忙碌的小太监,他们大多面容清秀。年龄都是在十二至二十岁之间,并且都不是真正的阉人。

  换下了龙袍,我坐到书案前,执笔批阅这一月来落下的一些政事。皇帝这个职业真的不好做,什么都要管。现在才这么点儿国土管的事情就够多了,以后四国归一,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子。

  侧眸看看旁边小桌子上认真书写的素玖,幸好有他在。便把一些零碎小事交给他处理了,养这些大臣不是白养的。

  “陛下,胥公子和迎欢公子来了。”

  “进来罢。”我搁笔,望着门口蹦蹦跳跳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盅青瓷的胥鄞。

  迎欢跟在他身后,一脸的谨慎。佝偻着背,还一直发着抖。

  “迎欢。”

  “奴、奴才叩、叩见陛下!”我一唤他的名字,迎欢便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大气儿都不敢出。

  “陛下姐姐,鄞儿给你端汤来了喔!”鄞儿倒显得镇静多了,依旧像以前一样,放下瓷盅便爬到我腿上坐着。

  我抿嘴轻笑,迎欢这反应八成是打死都没想到我居然是凤氏女帝。“迎欢,平身罢。来人,赐座。以前与朕倒是亲近,怎么如今这般生分?”

  迎欢又抖着身子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但是丝毫不敢去坐宫人搬在他身后的椅子。“回、回陛下,奴才一时太、太激动……”

  “你是没想到朕是皇帝吧?”我摸摸鄞儿的头,这小子比以前乖巧些,乖乖坐在我怀里一动不动的。

  “是、是……”

  “你也别站着了,坐下,这是朕的命令。”看着他战战兢兢的坐下了,我示意青衣将瓷盅里的汤倒来我喝。“迎欢,你伤可是好了?唐蝶,请谈无殇过来给他瞧瞧,朕要亲自确定才放心。”

  “不、不用了!陛下!奴才的伤早已经好了!”迎欢说罢又噗通一声跪趴在地上。

  我放下鄞儿,起身抖抖衣袖,一步步走到迎欢面前。弯身扶着他的手臂让他起身,迎欢也抬头看着我。

  没想到大半年前他还只是跟我差不多高度,现在已经比我高一个拳头了。人也是丰润了不少,脸蛋儿都是红红的。

  “朕不是说过,你不必自居奴才身份。在这宫里可还习惯?若不习惯,朕这便在宫外置一间宅子给你,如何?”

  迎欢看着我,眼眶一直都是红红的,那眼泪花子一直在眼眶打着转儿。“陛下!奴才有个请求,望陛下答应!”

  “你说,朕能做到,一定满足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