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皇后(2)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99 2019.07.15 14:51

  “林丞相一心想要查出凤氏女帝的真相,也不知道他又准备玩儿什么花样。”

  “若他真是那日见过凤氏女帝,那女帝后裔岂会让他活着?”

  东临恂摇摇头,“我也在想林丞相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凤氏女帝若没有后裔回来复仇,那么那场复活神社祭祀景象又是何人做的?”

  “说不定有些人嫌天下太平太久了,非要弄点什么动静出来呢!”我打着哈哈,东临恂真是想得远。

  只是东临恂若是将重心放在了追查我的身份上面,那么林丞相这边定会趁虚而入。“你先别管这些,林丞相现在在明,首先就不好对付了。反正现在女帝还没有什么后续的消息,你先把林丞相这边解决了再说吧。”

  东临恂无奈的点头,林丞相这把火不好灭啊!若非我现在被他们强行留在这里帮他们,说不定我现在都要准备夺位登基了。

  又平安的过了两三天,没想到我刚出御书房的大门就被皇后召去了她的寝宫里。可是这次请我来的不是皇后,而是林丞相。

  “兰贵人,知道老夫召你来是做什么么?”

  我看着坐在那里一脸奸笑的林丞相,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反正来都来了,唐姐姐又被拦在门外。“丞相大人有话直说。”

  “我查了你的家世,你只是出自普通农家,相貌平平,只识得几字。可皇上频繁召你去御书房,却不召你侍寝,其实你是皇上的线人吧?”

  我笑道:“丞相大人多心了,若我真是皇上的线人,进宫都快一年了,为何皇上到现在才明目张胆让我频繁出入御书房?”

  “这么说,兰贵人只是随侍左右红袖添香咯?”

  “大人明鉴。皇上要我做什么我岂会违背皇上的旨意,只是丞相大人,这后宫之事,还望大人少言。”我笑笑,转身就走,反正现在不是太后,根本用不着给他留面子。

  东临恂迟迟铲除不了林氏,一方面除了内心的恻隐之心,还有便是多疑,很多事情不敢轻易做决定。

  而这林丞相,真的很聪明,老谋深算的,但是唯一便是对自己的女儿十分怜惜。所以皇后这些年在宫里,即使东临恂不是真的喜欢她,也要顾及林丞相的面子去宠幸皇后。

  林丞相看我语气嚣张也没拦我,我就和唐姐姐准备回去吃午膳了。

  刚刚吃过午膳,准备小憩半晌的时候,淑妃却来拜访我。

  我对后宫的女人都没啥好感,但是淑妃地位在这个兰贵人之上,我也不想给自己树立太多的敌人,只好打起精神来跟淑妃客套一番。

  “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我宫里小坐?”我陪着笑脸,让一旁伺候的宫人看茶。

  淑妃笑笑,不过她的皮肤真的要比以前好多了。“妹妹送的胭脂,我可是十分喜欢,承了妹妹的好意,自是要多与妹妹走动了。”

  我笑,实在有些疲于应付后宫的女人们啊。“姐姐客气,只要姐姐喜欢,妹妹我就算割爱也无妨。”

  “妹妹可真是好心,哪像皇后姐姐。虽说统领后宫,但是却没得一次是愿意跟后宫诸位走动客套的。说皇后姐姐严谨安守本分,可是后宫这么多年还真是安静得不像话。”

  我瞧着淑妃话里有话,大概今天也不是就为了跟我套近乎的。“姐姐这话何意?”

  “皇后进宫快四年了,可是自从上次这子嗣小产,宫里呀,也开始不平静了。”

  “此话怎讲?”

  “你想呀,林丞相是她父亲,自是把她保护得紧,皇上又对皇后情义颇深,这小产可非意外!我私下里跟太医打听过了,说这次皇后小产伤了身子,恐怕日后很难再怀孕。所以,皇后这些日子开始打发各宫,要宫里的各位姐姐妹妹担待着。”

  淑妃说完,我简直怀疑是不是皇后故意疏漏了来跟我套近乎了。如果说皇后打点了各位妃嫔,唯独没有我,就是说她已经将我设为首要铲除的对象了。

  方才林丞相又假借皇后的名义召我过去,算是警告?

  “淑妃姐姐这意思,便是宫里今后无论谁先诞下皇子,都是要先过继给皇后?好保住她嫡母的地位?”

  淑妃点头,姣好的面容上透着欣喜的味道:“妹妹莫非还没有收到皇后的打点?依照妹妹今日的盛宠,应该是皇后首要拉拢的人物呀!”

  我抽抽嘴角,淑妃今日来一半是套近乎,一半是提醒我小心皇后。

  “多谢姐姐提点,妹妹自当注意些了。姐姐今日也乏了,便先回去歇着吧。”

  等到淑妃走了,我连忙赶去御书房将淑妃跟我讲的跟他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便是这些年后宫没有妃嫔怀孕都是因为皇后?而且现今皇后因为小产伤了身子,要所有的妃嫔今后无论谁先诞下子嗣,都要过继到她的名下,而且她现在要除了你?”

  “我说你是听不懂我的话么,皇后要杀我哎!”

  “我不会让人伤你一毫。”他看着我,脸色格外的认真,不过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我咧咧嘴,算是相信了他的话。“你还不解决林丞相,我都来这儿快半年了,家里人可是闹了好多意见。”

  “你是怕他在意?”

  “谁?”

  “戴着面具的那个男子。”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想起那晚香卿艳的话。真是历历在目,每一个字都清晰得好像仍在耳边环绕。

  我咬咬唇,实在不愿再去面对他了。一旦看到他,我就仿佛能从他清冷的眸子里看出那嗜血般的恨意。

  “他不会在意的,他才不会在意这些。”我喃喃道,像他那样的人,巴不得我难受。

  “为什么?他不是你丈夫么?”

  我笑几声,什么夫妻名义,连陌生人都不如。“我是他的杀妻仇人,哪是什么夫妻。”

  东临恂有些惊愕,是啊,在外人面前,香绝艳待我真是无微不至的好,好到我有时都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但是让我知道那些所谓的好的外表下隐藏的真相时,就觉得那些好就像一条毒蛇,将我越缠越紧,直到我窒息。

  “那他……”

  “我知道他对我很好啊,好到恨不得伸手就掐死我。可偏偏他不能那样做,只能对我好,这样反而让他更恨我。”

  我和东临恂都沉默着,最后还是我受不了先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给皇后请完安,皇后却意外的叫一众妃嫔留下来等会儿去园子里听戏。

  “兰贵人若是不愿留下,方可遵照皇上旨意去御书房随侍左右。”皇后突然将目光转向我,说了一番我不愿留下跟她们一起听戏便不留的话。

  皇后向来在众人眼中都是一副大气的样子,我也便欠欠身退下了。

  “兰贵人!兰贵人!”

  我停步看着前方跑来的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的停在我面前,“兰贵人,皇上要您移驾去东越阁。”

  我奇怪怎么东临恂今儿有兴致去赏花了,东越阁里全是一片片的桃花林子,特别的好看。

  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难不成东临恂转性不去好好处理朝政准备邀请我一起赏个花?反正也无事便跟着去了,没想半路,那小太监突然转身对唐姐姐说:“这位姑姑,皇上说劳烦你去皇上寝宫取一壶桃花酿来。”

  唐姐姐看着我有些犹豫,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不会允许我身边没有一个自己人的。

  “你快去吧,这儿离皇上的寝宫不远,速去速回便是了。”我拂拂袖,既然是东临恂的旨意,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唐姐姐还是领命的回去拿酒,而我由着小太监领着往东越阁而去。

  路过荷塘的时候,看见满池的荷叶还只是抽芽的样子,剩下一片孤零零的水面任由春风吹起阵阵涟漪。

  我还没回过神来,突然背后被人推了一把,便噗通一声掉水里了。

  现在是春季,水还是十分凉的。我本不会游泳,只能猛地憋住气,手脚并用的在水里扑腾着,水一阵阵的呛进肺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真是越来越强烈。

  很快我的手脚开始抽筋,再也没法扑腾,水渐渐漫过头顶,我只见着水面上的光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沉,像似有东西扯着我的脚将我使劲往下拉。

  意识渐渐模糊,耳朵鼻子里全是水,那种不能呼吸的感觉如同灭顶,如果我能活着我一定要学会游泳!

  朦胧中,我听到一声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然后一只手拉着我使劲往上拽,我看到水面的光离我越来越近,随后便视线只剩一片漆黑。

  等我睁开眼时,好像灵魂又回到自己身体里了一样,感觉身体格外的沉重。

  “主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