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吻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682 2019.04.27 14:00

  我盯他半响,他不会反悔了吧?

  “有刺,小心。”他笑了笑,婉若踏莲而来的谪仙人。

  我的天,真的害怕见着他这样笑。虽说亲和到不行,但是总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哪里怪,反正全身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他抓着我的手腕给我手上套上一层手套,这才放开任由我去抓莲茎。

  轻叹一声,我身边的人真的把我保护得太好了。弄得我都娇滴滴成什么样子了,保护过度真的不好啊!

  我正神游中,没注意重心早已偏离出去,眼看手就快抓到那一支大的莲蓬了,手腕被人抢扯了回去。

  眼前的景物瞬间一转,我便看到香绝艳那张放大的脸在我眼前。

  很近,近到可以看清楚他又长又翘的睫毛。

  咦?睫毛!

  我瞪大了眼珠子,唇上那压力是怎么回事儿终于明白过来了!

  我的初吻啊!

  香绝艳弯了弯眼角,墨黑的眸子里满是欣喜的味道。抽开身,他还捏了捏我的鼻子,用十分宠溺的声音道:“小心,别掉下去了,我可是记得你不会水的。”

  我的天,这人的脸皮究竟什么做的!夺了我的初吻还这么淡定!完全没有一点儿羞涩的意味啊!

  “香……香绝艳!”他侧过头来,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已经放了好多的莲蓬了。

  “嗯?这一篮子也差不多了罢?回去煮给你吃了如何?你看,天快黑了呢!”笑了笑,如同出水芙蓉。

  鼻子里面又一热,我抬手一抹。天呐——又流鼻血了!赶紧用手捂住鼻子,真是丢人丢到太姥姥家去了!

  香绝艳居然还忍不住低笑了几声,抓着我的手腕,从袖里摸出一方香巾,动作十分轻柔的擦我的鼻血。“这秋季向来干涩,你这月都流了两次鼻血了。”

  我咧嘴干笑几声:“对对对!天干物燥,容易流鼻血啊!”

  擦干净了鼻血,小船也差不多靠岸了。甩开香绝艳的手,我一撩裙子大步跨上石阶。一迈腿儿蹬蹬的直跑,一不留神,脚底打滑,摔了个四仰朝天。

  “哎哟我的妈呀!”屁股到背脊一阵锥心窝子的痛。

  “澜儿!”香绝艳追上来,一把捞起我抱在怀里。“可摔疼了?”

  我痛得龇牙咧嘴,一手按着腰侧,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你说呢!哎哟,疼死我了!怎么这么倒霉啊!”

  “快去请御医。”吩咐了身边跟着的小太监,香绝艳连忙抱着我往寝宫跑。眼前的景物转换得十分快,几乎到了转瞬即逝的程度。

  “哥哥会武功?”

  “是啊,为了将来保护澜儿,所以五岁便开始学了。”

  我伸手掐了掐他的脸颊,隔这么近,我居然都没看到他下巴上有胡茬,真是光滑得让人嫉妒啊!“哥哥究竟会多少东西啊?”

  他低眸看了看,目光似水,深远悠长。“除了生孩子我不会之外,其他的也会大概罢。”

  “噗!”我没忍住笑喷了出来。什么除了生孩子不会呀!男人本来就不会生孩子好吧!

  我笑得正欢,香绝艳抱着我进了内殿,十分轻柔的将我放在小塌上。我屁股一沾软垫,立马变了脸。

  赶紧翻了个身趴在小塌上,香绝艳在一边坐着也在笑。“我以为你不疼了。”

  “主子这是怎么了?”唐姐姐沏了一壶新茶走进来,见我一脸苦样连忙放下东西走过来。

  “跑得急,摔了。怪我没仔细跟着你,让你受伤。”说罢,一张原本笑意浅浅的脸立马沉下去,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我伸手握拳,伸出食指按了按他的肩头。“安啦!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嘛!怎么能怪你。”

  他抬眸看着我,深情款款,我连忙转移视线,不然又要流鼻血了。

  “主子,把裙子撩开我看看伤得如何了。”唐姐姐说罢,便坐在塌边,开始撩开我的裙子。

  我连忙按住。“喂喂喂,没看见有人在这儿啊!”

  “驸马也算外人么?”唐姐姐眨巴眨巴眼,一脸的奸相。

  “反正不许脱我裤子看!其实伤得不重,我屁股肉多嘛!”我捂着裙摆死活不让唐姐姐看,香绝艳现在还只是我未婚夫又不是老公,被看了我多吃亏啊!

  “等会儿御医来了还不得看?我现在替你看了,御医便不用看了。你说你是想御医还有一群宫人看呢?还是我和驸马两人看呢?”唐姐姐扬扬下巴,我颇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

  从小我就不喜欢被人看着洗澡换衣服,总觉得别人的眼睛盯在身上怪怪的。

  “那我回避罢,唐蝶便好生给她看看。”香绝艳捏了捏我的鼻子转身便走。

  我舒一口气,唐姐姐这才扒开我的手,看了看我的屁股后又给我穿戴整齐。“驸马还是进来罢,这夜色也深了,等会儿御医看完主子的伤,便用晚膳罢。”

  香绝艳原来真的一直站在门外,听到唐姐姐喊他,便又轻飘飘的进来。一身白衣恍如幻境,原本一尘不染的衣袖上居然沾了些水渍。

  许是刚刚摘莲蓬的时候沾上的,他走进来看着我摇了摇头。“刚刚走的急,把莲子忘在路上了。宫人兴许已经送去小厨房了,我这就过去给你煮冰糖莲子。唐蝶,御医来了可好生给她看看,这一月她都流了两次鼻血了。”

  唐姐姐掩嘴,肩膀笑得一直抖。“主子肝火重,可好生节制呀!”

  我伸脚用膝盖顶了唐姐姐背脊一下,她笑着连忙躲开。看着香绝艳消失的身影,我心里居然开始觉得有点失落的感觉。

  唉唉,真的撞邪了。

  刚刚感叹完,御医便急急忙忙的提着药箱子赶来了。

  把完脉,说我最近的确内火重,写了好大一张的药方子又拿了些化瘀舒痕的膏药才走。

  折腾了半天,我已经饿得不行。

  看着满桌子的菜上了桌,最后香绝艳亲手端了一个白瓷盅过来才开饭。

  “冰糖莲子还在炖,你先尝尝其他菜式。兴许晚些可以作宵夜吃了。”他放下瓷盅,坐到我身边掀开了瓷盅的盖子。

  立马一股香味飘过来,令人垂涎不已啊。

  “什么东西?好香的啊!”我往那瓷盅里面瞅了瞅,像似高汤一样的东西。不过闻不出是个什么味儿,但是就是香得要命。

  “这是香家酒楼的招牌汤。用了很多药材,算是一道滋补的药膳。”盛了一碗给我,我立马接过用勺子喝了一口。

  入口也是绵润醇厚,完全没有药膳的那股药味儿。

  吃过晚膳,唐姐姐说院子里有几株昙花会在今夜开,便连忙叫了素玖和香绝艳一起坐在石桌边,边吃宵夜边等。

  “还有多久才开啊?这都大半夜了!”我打个哈欠,等了几个小时了,那花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想睡便去睡吧,明日夏侯镜下旨去西郊狩猎,可能会早起一些时辰。”香绝艳斟上一杯茶给我。

  我端起茶杯一口喝干净,这秋天狩猎的确是好时候,不光是农作物熟了,这动物也是长得正肥的时候。

  偏头靠在香绝艳肩头,我实在坚持不了与睡神作斗争,没多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天色正亮了大半,唐姐姐取了一套骑马装给我穿上。

  艳丽的红色劲装,加一件小斗篷。脚上的绣花鞋也换成了马靴,霸气十足啊!不过略少女了些吧……

  梳洗好,出了房门便见着香绝艳也换了一身劲装,不过还是月白色的。他正站在桌边摆弄早膳,也不知道他一天哪那么多的闲心早起去给我准备早膳。

  不过不得不说这皇宫的御厨做的东西真的没有香绝艳做的好吃。

  满满足足的吃了个饱肚,我便拉着香绝艳去了皇宫门口。

  素玖依旧是一身华丽丽的宫装裙子,坐在马车上撩开帘子对着我笑。“皇儿,来哀家这儿坐。”

  我拉着香绝艳便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上了马车坐着,随行的官员大都骑着马,英姿飒爽。但是我以前学骑射的时候,骑马骑得屁股都快颠开花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去骑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