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自杀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72 2019.07.19 14:54

  “我记得你父皇有一个在朝中极获人心的将军禹王,也就是你皇叔。我昔日在朝堂上并没有见着这样一个人,但也不曾听闻此人被削藩降职,你可知他在何处?”

  东临恂有些疑惑,他大概没猜到我会问到此人。“皇叔在我母妃逝后便请辞回了封地。”

  我了然,“不如你去请他来。边关大军当年由他一人统率,想必现今军中还有人是他的旧属,或许对你拿回兵权有用。”

  东临恂闻言后,沉默许久,似有似无的叹一声:“当年宫中传闻皇叔与我母妃有私情,所以父皇渐渐收回了他的权力,但边关大军由他一手建立,想必他如今还是有些威望的。”

  如果禹王真的跟他母妃有私情,那么林丞相设计杀了他母妃也是有可能的。

  “你赶紧派人去寻他,记得一定告诉他你母妃被林丞相害死的事实。”

  果不其然,才不过十几日,禹王便以回京祭祖为由快马赶了过来。

  我与东临恂乔装出宫来了禹王在京城的府邸,此番当然不能走正门,几人跟贼似的小心翼翼的走了后门进去。

  禹王的王府年久不曾住人,加上禹王又回来得匆忙,府邸的下人都还在急忙洒扫中。

  “皇叔。”

  我站在东临恂身旁,我俩面前一身绛紫长衫的人立于一株梨树面前,怔怔望着那梨树许久才循声望了望东临恂和我。

  “恂儿,你长大不少。”禹王两鬓已见些许白发,只是面容还不显得多老,细细瞧去,发现东临恂与他眉目间竟然有些相似。

  难道他与东临恂的母妃真的有私情,而东临恂是他的孩子么?

  东临恂皱眉,眉目间似乎对这个长辈极为敬重。“皇叔此番回来,可是要助我为母妃报仇?”

  禹王转眸看了看我,见我并没有回避的意思,便缓缓开口。

  “不光是你母妃,你父皇也是被他下毒害死的。”禹王语气淡淡,不曾想他居然会这么平静的说出这个惊天的大秘密。

  我转念一想,东临恂的母妃在外界传闻是暴毙而亡,他父皇是病死的。林丞相要想夺得皇位必要先除去在朝中的对手。

  东临恂的母妃若是还在,禹王肯定会帮他稳固江山。禹王在军中的威望极高,所以要先除去禹王,才能对先帝下手。

  我转头看看东临恂,他脸色已是煞白一片,“为何皇叔这么多年来,不揭露林丞相的阴谋,为我母妃父皇报仇?”

  “恂儿,你母妃自幼与我青梅竹马,可惜她父亲送她进宫做了你父皇的妃子。自那以后我便带兵出关,镇守边关十年。直到你母妃病重我才赶回来。”禹王叹了一叹,如此看来他并非与东临恂的母妃我私情。“但,此时朝政已被林氏掌控,你父皇也被林丞相下了慢性毒药,身子一日比一日衰弱。”

  七月,莲花正盛。夏风携雨轻过,荷叶田田,尤为好看。

  “明日真的要走么?”

  我低眸,指尖抓紧了窗沿。“小钰,你恨我么?恨我没有早点儿告诉你我姓凤。”

  东临钰难得的叹口气,走到我身旁,伸手搭在我的肩上,就像半年前一样。“站在好哥们儿的立场上我不恨你,因为你有你的苦衷。但是站在东临一族后裔的立场上,我肯定会恨你,因为你是回来复仇的。”

  我抿嘴笑笑,转身抱住东临钰。“小钰,下辈子你不要姓东临,我不要姓凤,我希望你做我哥哥。”

  他笑着,摸摸我的头。“好啊,到时候有你这样一个调皮的妹妹,我不知道又要操多少心呢!”

  “你要记着给我买糖吃,带我去青楼逛逛,一起捉弄小宫女,一起惹恂生气,让他一次次的抓狂……小钰,你会是个好哥哥……”

  我抬头看着他,“呐,好哥们儿,这辈子我欠你的,下辈子一定还你!”

  东临钰摸着我的头一阵乱揉,直把我的发髻都弄散了。“傻丫头……”

  东临钰的确是个很好的兄长,在我不停的给东临恂找麻烦的时候,一直都是他挡在我前面帮我顶罪。虽然有时会欺负我,但是我知道,东临钰真拿我当好哥们儿的。

  松开手,我望着窗外满池的白莲花。“东临恂,没来么?”

  “他自知道你的身份后,一直不能原谅自己。皇兄就是太过自负,往往伤着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受伤。”

  “他不来见我也是对的,对于自己的敌人有什么好说的……”我深吸一口气,“好了,小钰,就此别过吧。明日,你也不要再来城门送我了。”

  小钰没说什么,从袖里拿出一个铃铛。就是以前他拿来威胁我,说我吃了蛊的那个铃铛。“呐,这个以后便送你吧,其实你根本就没有中蛊,我是骗你的。”

  我瞪着他,由着是真拿来晃点我的。“小钰,你还有什么骗我的?”

  “没了,真没了。当时看你这么不配合,我便想着唬唬你,没想到你怕疼一下便妥协了。”

  我翻翻白眼,伸手掐了一把他的手臂。他只是笑着躲开,依旧像以前一样不还手。

  我这人最怕的就是离别时的情景,而且这一次离别或许就是永别了。

  东临钰是个好人,我不想伤他的,但是偏偏他姓东临。若今后一统天下之时,东临一族誓必会遭到屠杀,东临钰、东临恂都难逃一死。

  东临钰拍拍我的肩,对着我又十分恶趣味的笑笑后便走了。

  我望着门口他渐远的身影,看到香绝艳站在回廊处,打着一把伞。

  “怎么不进来?你站在那儿多久了?”

  香绝艳面无表情,收了伞进来。“素玖叫我过来请你过去用膳了。”

  我“哦”一声,见他似乎已经没话对我说了,就这样一直盯着我。“那走吧。”

  “我不饿,你去吧,记得拿伞。”

  我侧眸望他一眼,这人是怎么了?“哥哥,你没事儿吧?”

  他终于回以一笑,拿了刚刚放置在门边的伞交到我手上。“我没事,快去用膳罢。”

  “陛下,回城之时,六军会在凤城外参拜,您得盛装出席。”如今这餐桌上只余我一人坐着吃饭了,身份被曝光后,凤紫狐等人自从收回了玄武分地,便对我的称呼也由之转变。

  “朕知道了,胥将军在凤城么?”

  “回陛下,胥将军带领胥家军已于昨日到达凤城。现在六军已由胥将军带领。”

  等着唐姐姐将一道道的菜品全部试毒完毕,青衣才一小块一小块的将食物夹进我的碗里。“朕回凤城之后,想再去凤氏祠堂探望一番先祖,等到一统天下之时,再在凤城内修建皇祠。”

  “是,臣这便吩咐下去。”凤紫狐拱拱手,便退下了。

  我看着这一屋子当年能够嬉闹欢笑的人,已经不再拿我只是当作他们的主子了。“胥鄞和迎欢和胥将军在一起么?”

  “回陛下,胥鄞和迎欢与胥将军一同去的凤城,迎欢的伤势也已好全。”唐姐姐给我倒上一杯茶,我端起喝了一口润润嗓子。

  “主子。”

  我抬头,见着门口那人一身靛青色的长衫,一头及膝的长发用一根白色的发带系在肩头。洗去了往日一脸的浓妆,褪去了一身沉重的宫装,果真与我妈的国师一模一样。

  不过不同的是,我的素玖永远都是笑着的。“你来了。”

  素玖点头,走进来站在我身旁。“玄武那边已经安置妥当,但是夏侯镜一时接受不了陈贵妃自杀随苏若而去的消息,也自杀了。”

  “好好安葬吧。他们三人之间的恩怨,旁人无法理解,却也无能为力。”

  “是。主子明日出城之时,还要再去拜别东临一族的人么?”

  “不用了,从今往后,朕与东临一族的人只是敌人。”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立场,但是命运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我还记得那日东临恂得知我身份后,那绝望的眼神中参杂的东西太过复杂了。也许从一开始,所有的一切便是错的。

  第二日,清晨的淡淡金色阳光撒满大地。雨后的空气也尤为清新怡人,整顿好了队伍,我骑着马站在府院门口。

  等到出了城门,我才见到东临恂骑着马等在城门口。

  “我没想到你会来。”我勒马,看着他笑。

  东临恂看着我,目光沉沉。“再喝一杯,如何?”

  我点头,回头对着素玖吩咐道:“在这儿等我。”随即转身,勒马与东临恂慢慢走向远处的一个小凉棚。

  下了马,旁边立即有太监来将马牵到一边。凉棚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壶清酒和两个玉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