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蛊(1)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73 2019.07.10 14:48

  林丞相轻哼一声,“皇上,你立后已有两年,后宫之中嫔妃也不少,却连一个公主都无,臣也是为皇上、为朱雀江山着想!”

  “哟,那还真是够劳烦您费心的。您如今风华正盛,怎么也不赶快生个儿子出来呀?”小钰悠悠的道一句风凉话,暗指林丞相多管闲事。

  “钰王爷,您也老大不小了,不如就趁今日,求得皇上为您赐婚。”林丞相也不含糊,牙尖嘴利的驳得小钰在一旁跳脚。

  “丞相,毕竟皇嗣还未出生,不如等到皇嗣出生后再定夺此事。哀家也累了,皇后,你身子要紧也赶快回宫歇着吧。”我连忙向东临恂使眼色,此时也只能走为上策了。

  在这种局面下,我也不能表现得与林丞相为敌太明显,便打着借口先脚底抹油开溜了。

  看来什么时候还是将真正的林太后弄回来顶一阵子,不然我迟早会神经衰竭。

  第二日,小钰来找我的时候一脸的不悦,肯定是昨晚被林丞相的话刺激了。

  新年前三日都可不用上朝,没一会儿东临恂和皇后便来我的宫里请安了。

  “皇后的身孕有多长时间了?”我放下茶杯,在皇后面前总是要扮得十分的老成。

  皇后面色微红,抚着肚子笑得甚是满足:“回母后,太医说,快两月了。”

  点头,东临恂坐着几句话没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不高兴了。反正后面我们四个就一直坐着大眼瞪小眼的,最后还是小钰受不了便率先告辞跑了。

  随后半个月,过得那是相当的相安无事。

  这日,天气终于见了些暖阳,我便要求小钰卸了我脸上的面具,带我和唐姐姐出宫去找素玖他们了。

  “玖儿玖儿!”我向门里探进个脑袋,只见着香绝艳和玄夜在屋里,其他人都没在。

  “他们出去办事了。”香绝艳连忙起身,过来拉着我的手往屋里带,按着我坐在椅子上,便倒上一杯热茶给我。“怎么今日想着出来了?”

  “今天元宵啊!”我侧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小钰,本来今日是不允许我出宫的,我死皮赖脸的求了东临恂几天,才答应我今日让真正的太后回宫去,而我出来。

  “那你便在此过了元宵,明日我来接你回宫。”小钰说罢,我就见他将那个小铃铛放在掌心晃了晃转身便走。

  真是……可恶啊……

  香绝艳见着东临钰终于走了,撤下面具站在我面前,俯身抓着我的肩膀。“澜儿,你为何要帮他们?”

  我扯扯嘴角,总不能说他们拿着我凤氏当年的蛊术来要挟我吧!“哥哥为什么这么问?”

  香绝艳皱了皱眉头,我看他这样突然一阵揪心,抬手按着他的眉心抚平:“哥哥,这样做我有我的理由,所以你别担心好么?”

  香绝艳终是淡漠的点了点头,松开手,一手抬起握住我按在他眉心的手。“今日你能回来,我很开心。”

  我的心脏突然猛地加快频率,突突的乱跳。

  他笑得特别的开心,握着我的手也是攥得紧紧的。

  “哟!”我连忙转移视线,见着素玖掩嘴笑得花枝招展的。“看来我回来得不是时候啊!”

  我红着脸收回手,看着凤紫狐依旧面瘫的走在前,而谈无殇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笑得特别的甜。“你答应我咯!别后悔呀!”

  凤紫狐进来见着我在,便前来请了安。“主子。”

  “咦,你回来啦!”谈无殇进来坐在我是身旁,抬头看着凤紫狐。“呐,你家主子在这儿,不如咱们便让你家主子做定夺。”

  我瞧着凤紫狐脸都黑了大半,连忙扯着香绝艳坐在一旁。“怎么了这是?”

  “谈姑娘说她若是能在三天内解了这天下三大奇毒,便让凤公子答应她三个条件,若是输了,便要她答应凤公子三个条件。”香绝艳耐心的跟我解释,不过我看凤紫狐八成是根本就不想赌,以他的脾气能跟外人说上十句话算是稀奇了。

  谈无殇扯扯我的手臂,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便就今日比,反正你家主子定夺输赢,你也不怕我使诈耍赖了。”

  我瞧着有戏看,便道:“紫狐,你一堂堂男子,莫非还不敢跟谈姑娘赌么?”

  凤紫狐看着谈无殇轻哼一声,“输了你可别哭。”

  “喂,咱们谁输还不一定呢!”谈无殇似乎很兴奋,“这三大奇毒,无非地狱红罗蛇毒、蠡毒和化尸毒。”

  凤紫狐没说话,但我看谈无殇赢定了。

  我看他面不改色站在谈无殇面前,要知道地狱红罗蛇毒谈无殇可是早就会解了,至于蠡毒和化尸毒,估计谈无殇也能解个七七八八。“你所言皆是你早就会解的,今日不必你解其他,你若是能解了我体内这毒便算你赢。”

  我诧异,凤紫狐中过毒?谈无殇也是一脸的惊诧:“你中毒了?”

  凤紫狐这人一向高冷,又不爱与人接触,连中毒这事我们都不知晓。“幼时所中,至今已有七年了。平日里看不出来有何异常,毒发之时全身阴冷僵硬,如同死人。”

  凤紫狐才说完,我见谈无殇的脸色都沉了不少。难道这毒对她来说也有些棘手?“你中的毒我幼时听闻父亲提起过,这毒已有百年不曾现世。”

  “能解吗。”我现在比较关心这个,凤紫狐中毒已有这么多年,若是毒已深入骨髓,想必也是很难解。

  “这么多年这毒都没能要了我的命,你大可试着解开。”凤紫狐语气仍旧淡淡,我有时觉得他这人是不是木头成精了,一点感情温度都没有。

  谈无殇沉思半刻,抬手捏了捏下巴,“你坐下,我给你瞧瞧。”

  凤紫狐很是配合,坐下让谈无殇把脉。

  谈无殇在把脉途中,脸色一直在变化,从一开始面无表情到紧锁眉头,后又一脸明了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你中毒后幸好服了大量解毒的药,不然你这命早就保不住了。这如今每月的复发,只是余毒未清。比较麻烦的是这余毒深入了血液,又扩展至骨头里,所以你每月才感觉浑身阴冷,骨头僵硬不能动。”谈无殇顿了顿,接着道:“三天之内,我必能解,你就等着认输吧。”

  看她后面语气轻松,又信誓旦旦的保证能在三天内解毒,想必凤紫狐的毒也没什么大碍了。“那便好。”

  “那主子怎么今日回来了?东临家放了你了?”

  我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是,今日元宵嘛,不想再在宫里呆着了。林丞相这些天也是安静得很,我想大概没什么大碍了。”

  “主子还要帮他们多久?东临家可是我们的仇人呐!”

  我咬咬嘴唇,我也是不知道东临恂什么时候才会放我走。但是小钰方才那拿着铃铛的举动明显就是在暗示我!

  林丞相的事情还没搞定,现今皇后又怀孕,等于是给林丞相又一个筹码。

  “我也不知道。”

  “他们威胁你了?”香绝艳抓着我的双肩,一双清明的眸子里十分的淡漠,但是那语气之中的强硬却与他十分的不像。

  素玖脸色一白,随即秀眉一蹙,我见他咬着牙一副痛恨的模样真是有些不像他了。“真是可恶!”

  “他们说,我体内被植了蛊,若是帮他们做完这些事情,他们会解开。”

  我语罢,素玖那脸色更是难看。

  蛊术本是我凤氏秘术,我妈给了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我们都想不到现今这蛊居然用到了我的身上。

  “主子,你为何不早说?”素玖急红了眼,他就是这样,生怕我受一点点的伤。“元策,马上去双栖山找上一任国师!”

  也许素玖也不知道蛊术的秘密,唯一知道就是以前那些女帝的国师那些人了。

  “蛊谈无殇不能解吗?”

  谈无殇耸耸肩,摊开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蛊术非是毒术,我就算医术再高,也把不出你体内的蛊。何况蛊术本是你凤氏的秘术,天下能解的人也只有凤氏。”

  香绝艳的手似乎抖了一下,撤了下去满目的不可思议。“澜儿,抱歉……”

  他居然又在道歉,我被东临钰抓走归根结底是我自己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宫里,非要出来凑热闹。“你没错,干嘛总是道歉。”

  我拂拂手,尽量让自己笑得看起来什么事儿都没有。

  其实我挺怕看他那副表情的,好像我的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他,最多的是让他难受。

  紧了紧拳头,我抬手拍拍他的肩,似乎他瘦了不少。“哥哥皱眉不好看,别再皱着了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