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猎红狐,受伤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56 2019.04.30 14:00

  素玖笑笑,抬手顺了顺我的头发。“其实啊,那是因为香绝艳和香卿艳也在祠堂,姑姑特地让他二人在暗处观察了主子三日。最后香绝艳因为性子沉稳,也十分欢喜主子,才让他当选。”

  我一时乍舌,难怪那几天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由着是被人偷窥了三天!“那那个香卿艳哪儿去了?”

  “香绝艳坐上皇夫的位置后,香卿艳便要接手香家全部的生意。所以,香卿艳现在是香家的二当家。”

  我舒一口气,依照素玖所说,那个香卿艳除了性子没香绝艳好之外,其他的也能与香绝艳有一拼。只是,当年若香绝艳是因为也有点喜欢我才当选,不会那个香卿艳很讨厌我吧?

  “香卿艳和香绝艳长得一模一样?”

  素玖点头认真的想了想,“香绝艳平日的装扮甚是简单,不过那香卿艳喜欢穿颜色艳丽的衣服,香卿艳就像那日穿一身紫金衣裳的香绝艳。”

  看来也是个妖孽呐!“香卿艳性子不好?”

  “性子很烈,主子若和他在一起,只怕会受他欺负。你瞧瞧驸马人多好,只会是被你欺负的。”

  我抬手,一击肘捅他的小蛮腰上。“你这话说得我很凶恶似的!”

  素玖连忙捂着肚子,一脸苦样儿:“是是是!主子最贤淑温和了!”

  知道他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也懒得计较,“那艳绝天下其实是指的香绝艳和香卿艳二人吧?”

  “自是,前些年一直是香绝艳在外主持较多,香卿艳则主内。等主子登基后,香绝艳则要脱离香家,从此不再过问香家生意。”

  那也算公平了,一个得了名,一个得了利。

  只是我总觉得对香绝艳不公平,他当初明明可以不选择走上这条路的,这样以后就不用在深宫常伴青灯了。

  “太后!丽妃娘娘晕过去了!似有小产迹象!”帐篷外素玖身边伺候的小宫女喊道。

  素玖整整衣衫,又换了一副尖尖细细的嗓子答道:“怎么回事儿?”

  门口的元策放了那小宫女进来,那小宫女名唤吉祥,倒是个讨喜的小姑娘。“丽妃娘娘见着陈贵妃跟着皇上狩猎去了,也非要跟着去,可是刚刚一上马便晕了过去!太医去问诊的时候,说是丽妃娘娘有小产迹象!”

  素玖一皱眉,俨然一副太后的威严。拂拂衣袖,由着吉祥扶着她赶往旁边的帐篷。

  我也连忙跟上去,前些天刚刚回宫的时候只是见过这一群后妃,但是除了平常和陈贵妃交往之外,还不曾和其他的妃子打过照面。

  跟着素玖一路赶过去,就见着那个丽妃的帐篷门口聚了好大一群人,都是夏侯镜的妃子。要说这夏侯镜的妃子,我唯一欣赏的也只有陈贵妃了。

  虽说没见过所谓的宫斗,但是陈贵妃的性子是很真的,至少不会那么的阴险毒辣。

  “这是怎么了?”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长乐公主!”

  我和素玖进去后,里面跪了一群太医。床榻上那个丽妃已然晕了过去,跪在床边的还有一个哭得十分厉害的小宫女。

  “太后!我家娘娘定是遭人陷害的!不然娘娘怎会无故小产!”那小宫女一见素玖进来,膝行着过来抱着素玖的腿就大哭。

  素玖一抖腿,秀眉一蹙厉喝道:“胡闹!明知怀有身孕,还去骑马!哀家知道你是出自骑射家族,可是你自个儿也不瞧瞧自个儿的身子!太医,丽妃情况如何?”

  我还从没见过这样大发雷霆的素玖,往日他总被我欺负,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现今以太后的身份压制着底下一群人,果然母仪风范!

  跪在最首的太医唯唯诺诺的答道:“回禀太后,丽妃娘娘先前一直脉象平稳,腹中皇嗣也是正常。只是丽妃娘娘似乎在今日服食过含有川芎的膳食。”

  “今早丽妃吃了什么?”

  那小宫女一双眼睛哭得肿得跟桃子似的。“娘娘自怀孕以来一直严格按照太医的嘱咐用膳,但是今早皇上送来一盅参汤,说是赐给娘娘补身子的!”

  夏侯镜?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他会是让丽妃流产的凶手?不至于吧,我觉得后宫这地方流产是常事,但是凶手绝不会是皇帝的。

  素玖轻哼一声,吉祥搬来两张凳子,见我坐下,素玖才慢悠悠的坐下身。“那你觉得这事儿是皇上做的?”

  那小宫女一听,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不是!不是!奴婢不敢!只是今早娘娘吃过早膳之后,只食用了些皇上送来的参汤!”

  “快宣皇上回营!”素玖一挥衣袖,一脸的怒气。

  我抱着看好戏的姿态,坐在一边饮着茶,看着素玖训斥一番伺候的宫人和太医。

  没多久,晕过去的丽妃醒来,嘤嘤的哭得梨花带雨的。

  “太后,臣妾是被陷害的啊!”

  素玖饮一口茶,瞥了她一眼,没理她。等到夏侯镜急急忙忙的赶回来,陈贵妃被这事儿吓得花容失色,一脸的惊讶。

  倒是夏侯镜,一脸的严肃,也看不出他好像是刚刚失去孩子的父亲。“母后,此事尚待查清!”

  素玖冷笑,一拂衣袖道:“皇儿,丽妃说她自用过早膳,便只用了你赐的参汤。这事儿若是有人陷害你,自是应当查清楚!哀家老了,疲于应付这后宫诸多事宜,只是这宫里没个皇后主持大局,着实难以持平。你也年纪不轻了,这后位不应一直空着!”

  夏侯镜脸色一白,紧蹙着眉头:“儿臣自会考虑!”

  “罢了,罢了,哀家也累了。这事儿,你还是得给后宫一个交代。澜儿,随哀家回去休息。”

  “是。”我起身,做出一副听教的样子跟着素玖回了帐篷里。

  “那孩子真是夏侯镜下的手?”一回了自己的帐篷,我便拉着素玖问道。

  素玖点头,“夏侯镜自有后妃便一直没有一个子嗣安全的诞生。我一开始没察觉,后来意外小产的后妃越来越多,我便着手查了此事。夏侯镜是除了陈贵妃以外的子嗣全都不要的。而他一直要立陈贵妃为后,我与朝中大臣一直反对,此事便搁置到现在。”

  难怪夏侯镜现在都已立侧妃五年了居然还没一个子嗣,不过也足以表明他对陈贵妃的深情。

  但是陈贵妃入宫已有两年,肚子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真不知道说夏侯镜倒霉还是她倒霉。

  不过方才夏侯镜说要彻查此事的时候,明显是想嫁祸给别人,这样他就这样名正言顺的除掉一个后妃了。

  显然素玖又将了他一军,以此事为由要他立后。

  这后宫的勾心斗角真是凶残,也不知道我将来会不会也有这样一个每天闹不停歇的后宫……

  “哎,驸马怎么没回来?”夏侯镜和陈贵妃以及各位大臣们都回来了,可是偏偏没见着香绝艳的身影。

  “宫人说驸马要为主子猎得红狐才会回来。”唐姐姐道。

  玄夜自从昨天回来之后,便一直跟着香绝艳,想必不会出什么事。何况香绝艳自己也会武功,他那么聪明,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直到夜色降临,香绝艳才回来。

  他一下马,我便隐隐闻到一股子的血腥味儿。不过他一身黑衣,也看不出来是不是受了伤。

  “玄夜,你家主子是不是受伤了?怎么这么大股子血腥味儿?”我扯着玄夜的胳膊,把他拖到一边儿去问道。

  玄夜睨我一眼,淡淡道:“主子武艺在属下之上,自是不会受伤。那血腥味儿只是我与主子在山中遇见一只白虎,将白虎猎杀后剥下白虎的皮沾上了些许血迹。”

  听到玄夜这样说,我总算是放下心。就怕当面问香绝艳,万一他骗我不想让我担心肯定不会说实话。不过玄夜定是不会骗我的嘛!

  “哥哥!可猎着什么稀奇的了?”我跑到他身边,一把便抱着他的胳膊。

  他表情微微一怔,眉尖儿一动随后十分抱歉的笑笑:“红狐没有猎到,不过倒是猎到白虎一只。抱歉,我马上吩咐府上去寻红狐的皮毛回来。”

  我连忙按住他的手,摇摇头:“不用不用!要那么多的皮草做什么!”

  “澜儿,我一身尘土,容我先去梳洗一番再陪你用膳好不好?”他的笑里十分的苍白。

  我的心口也莫名的紧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着,我究竟在担心什么?

  松了手,香绝艳刮了一下我的鼻梁便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回来之后的笑不对,说的话也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