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太后(3)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981 2019.07.07 14:47

  这个东临恂还算挺人道的,关押林太后的地方居然还是个清幽的小院子。连奴才都是十来个伺候着,哪像关押仇人的地方。

  穿过几个门,终于在一个房间内,看到正在烧香拜佛的林太后。

  她一转身,被吓了一跳。也是,我现在顶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太后,把你关押在这里,朕十分抱歉。不过现今的局势,朕想你也应该已经听闻朕派来的人说清楚了。”东临恂的语气十分和善,客客气气的对待他的后妈。

  林太后一身的清寒之意,也难怪,垂帘听政这么多年,又做了那么多的恶事,肯定内心都十分的炎凉了。

  “皇上是来规劝哀家的?”她一抬眸,说不出的气势。

  “太后,林丞相现在已经收回你所有的势力。前几日还放地狱红罗咬了这位姑娘,林丞相可是想置你于死地。”东临钰悠悠的加上一句。

  可是,这种提醒好像对林太后没有多大的作用。她依旧冷冷清清的拨动着手里的念珠,一副“关我屁事”的表情。

  我忍不住开口了:“太后,你唯一的哥哥想杀你,这世间连你唯一的亲人都不想你活,你说你活在世间有何意义?正值花样年华的你,嫁给一个可以当你爹的人时候,你的一生便已经完了。现今林丞相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杀你为自己铲除阻碍,你又何必再一心向他?”

  她终于抬头看着我,一脸的严肃,看来这话有些效果。“闭嘴,你是什么身份。”

  我轻笑,理了理衣袖,实在做不到如她一般阴狠。“太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代替你受你哥哥给的那些伤害。”

  林太后一蹙眉,看着我想生气又使劲儿憋着的表情。“别胡说八道。”

  “你心里早有疑惑了吧?我第一次见林丞相时,他便直接表明与你已经无法合作了。”我捂嘴轻笑,笑声不大,但是却恰到好处的让整个屋子的人都听见。

  林太后眉头又一紧,手上的翠玉念珠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她显然自己早就怀疑林丞相想杀她,所以她才准备投靠东临恂,好保她这太后之位。

  我心底冷笑不已,这般毒妇念再多经又如何,还不是落得这般下场。

  “哀家不想听你胡说,出去。”

  我止了笑声,认真的看着她:“你一个阶下囚,还有本事命令我?”

  林太后终于动怒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愤怒得嘴角都在抽抽。“出去!”

  “我是希望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是当朝太后,但是也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现在全部集体背叛你,个个都想杀你。除了皇上现在偏袒一点儿私情,把你好好的保护在这里。你说,你在世间还有什么人能值得信任?”

  林太后没说话,又坐下。

  “太后,只要你此番肯帮朕铲除异己,朕保证今后让你出宫。”

  “你以为哀家会帮你一个外人吗?”林太后瞪一眼东临恂。

  “外人?你那些亲人可是杀你,现在保护你的恰恰就是你口中的外人。既然太后这么不屑,皇上,我看还是让太后回宫吧。我今早可是遇见了三次刺杀,十二个刺客。啧啧,这份差事,我可不敢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我抚抚头发,就不信这么多的利益摆在林太后面前,她还能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

  林太后又看我一眼。“当真?”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现在腿上的蛇毒还没清干净,反正那地方我是不想再去了。皇上还是让太后回去吧。”我摆摆手,弯身按着自己的脚腕轻揉。“林太后,您是聪明人,现在举国上下,除了皇上,谁不想杀你?而且,你得想清楚,从此之后,你便不再是宫里的林太后。你还年轻,再找个知心人嫁了也不晚。”

  果然呐,林太后一脸的向往表情。像她这种打小生活在民间,突然被关进宫里,肯定是无比的向往宫外的生活的。

  而且她才二十八,再找个喜欢的嫁了,也不是很晚。她也不想这辈子就呆在皇宫里,那种苦,她不会受一辈子。

  林太后犹豫了半晌,怔怔的望着手上一个玉镯子发呆。“我答应你,帮你铲除林家。”

  我瞧她盯着玉镯的眼神有些奇怪,便起了疑心,为了保证万一,还是回去调查清楚,多个把柄就多分把握。林太后已经答应了,东临恂和东临钰自是高兴得不得了。

  回了宫里,我连忙叫红缨去调查林太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细节。

  直到五天后,红缨才抱了一堆的东西给我。

  林太后出生商家,自小便受家里宠爱。可是十岁的时候家道中落,家里的人都死了,只剩她和林丞相两人相依为命。三年后,林丞相一举中了个状元。自此平步青云,一年内升了好几个官阶。

  后来,到了皇帝选妃的时候,林丞相是毫不犹豫的把林太后送了进来。

  关键就是在这儿,林太后小时候本来与林氏家族的世交一家姓陈的商家儿子定过娃娃亲,但是因为林家家道中落,陈家便退了这门亲事。

  那个玉镯子,看成色也就一般。以林太后如今的身份,怎么可能还用这种货色的镯子。

  再仔细的查了查林太后入宫前跟何人接触比较频繁的,果然在其中找到一个姓陈的公子。

  记下名字,又交给红缨去查这个陈公子的身份背景。

  又往后面翻了翻,林太后自从入宫后就很少跟这个陈公子接触了。但是林太后但凡出宫去,都会在城西的一间寺庙去。

  我当然清楚她不可能只是去礼佛拜神,而是站在一个挂满红绸的槐树下,一看这棵树就是半日。

  又派人去城西找那棵槐树,肯定有啥东西藏着的。这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往往就是她的软肋。

  果然,第二日,那个陈公子的资料便到了。就是当年与林太后定娃娃亲的那个陈家的公子,而且他俩十岁前可是青梅竹马。

  这奸情大大的有啊!这个陈公子现在是陈家的大当家,只有一位小妾,还没有迎娶正夫人。

  据探子回报的消息,陈公子家也有一只那样的翠玉镯子。

  随后,苏若便把在城西寺庙那棵槐树上找到的东西给我了。是一根红色的缎带,祈福用的那种。上面写着那个陈公子的名字,然后下面居然写着“愿君能平安此生,忘却前尘”。

  又拿来林太后的笔迹对照,果真是她写的。看这缎带的破损程度,起码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

  现在林太后还惦记着人家陈公子,看来有门儿!

  我笑笑,收好了缎带,林太后的软肋啊!

  第二日,我便要东临钰带着我出宫去玩儿,顺便“探望”一番林太后。

  进了关押林太后的院子,她这些日子一直在礼佛,很是清心寡欲的。

  “太后,我们来看你了。”我推门而入,林太后跪在蒲团上,手上拨动着念珠。

  我和东临钰只好坐在一边儿等她把第一段经文念完,这才开始说正事。东临钰自然就是问些林丞相的把柄软肋什么的,而我静静的听他们说完。

  “太后,你手上的玉镯倒是很特别啊。”

  林太后低头望了望手上的玉镯子,目光柔和得简直都不像她了。“是很特别……”

  “太后,是位姓陈的公子送你的吧?”我从袖里取出那个缎带,缠绕在指尖把玩。

  林太后一见那缎带,瞬间白了脸色。一直紧张兮兮的盯着我手上的缎带。“你想要什么?”

  “不想要什么。只是在此提醒太后不要耍花样噢!以我的能力除掉一个陈家还不费力,只要太后认真的配合,我保证等皇上铲除了林家,你就是陈家的夫人。这笔交易,可是很划算的。”我看着林太后,区区一个陈家,香绝艳勾勾手指就能搞得他们破产。

  林太后一脸的沉思,叹口气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但是,求你别碰他。”

  “那是当然。太后如此配合,皇上深感欣慰,特地叫我把这个缎带带给你以解相思之苦。”我起身,走到林太后面前,恭恭敬敬的把缎带交到她手上。

  林太后颤抖着手接过缎带,目光中说不尽的悲痛之意。

  我此时也有些感伤,这女人一进了皇宫就什么也没有了。

  告辞了林太后,东临钰本来要我回宫的,但是既然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去玩玩儿怎么行!

  我拉着东临钰找到青楼,我现在一身男装,不去这个地方长长见识怎么行!

  “你一大姑娘还真来啊!”东临钰挣开手,我俩站在青楼的大门望着里面形形色色的姑娘们,还有丝竹声乐和阵阵的浓烈的胭脂香味儿。

  “废话,你以为我还骗你啊!”我拉着东临钰便往里面走。

  老鸨立马迎上来,安排了一间雅间,还请了几个会唱曲儿的姑娘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