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胥帆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575 2019.04.23 14:00

  “那澜儿喜欢什么颜色?”

  我一愣,没想他居然问我喜欢什么颜色。“紫色。怎么问我喜欢什么颜色?”

  “明日你便知道了。”他的眼睛亮得跟狐狸似的,我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搓搓手臂我继续看着陈贵妃那长达七八米的水袖在空中摆得如同一条火龙般,灼烧得刺眼。

  整整一天下来,歌舞不断。素玖和夏侯镜以及各位大臣是想尽了法子来表演一些节目,可是看来看去无非都是一些歌舞表演,实在乏味。

  直到夜色深沉,我也看得哈欠连连,素玖这才罢休的撤了宴席。

  次日,起床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午时了。

  梳洗好,我便去素玖给我安排的书房里坐着规规矩矩的看书。

  唐姐姐在一旁伺候着倒热茶。深秋的天气真是恼人,宫殿内已经燃起了一盆火炭。

  “主子,该用膳了。”我抬头看着唐姐姐招呼一众宫人摆膳,眼角瞥见苏若一脸寒气摄人抱着一把剑站在墙角。

  也不知她昨天去看了陈贵妃的表演没有,那可是整场下来,我认为最精彩的一曲水袖舞了。陈贵妃那般娇滴滴的美人儿,居然能舞动长达七八米的水袖,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苏若。”

  苏若猛然回神,刚刚那神游时的冷酷更强了些。“主子有何吩咐?”

  “啊哈……没事儿……对了,驸马哪儿去了?”

  唐姐姐突然“嗤”的一笑,眨眨眼笑道:“驸马去给主子准备换新衣去了,等会儿主子便能见到驸马。”

  我点点头,将最后几页书看完,唐姐姐那边也已经摆好膳了。

  坐在桌旁,提筷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鼻子突然闻到一阵馨香,比香绝艳平常身上的香味稍微浓了一点点。不过一闻还是猜得出来的人正是香绝艳的。

  我继续吃着饭,余光突然看到一袭紫金华衣并且是没有戴面具的香绝艳走进来。

  我以前觉得香绝艳是一位在凡界游玩的仙人,那稍纵即逝的感觉从来都是十分强烈的。现在他一身紫金色华衣,柔柔顺顺的头发用一顶银色镶有紫色宝石的发冠束上,发簪两边各垂下两束流苏,直直垂到了胸前。

  妖……妖孽啊!

  他轻轻勾着一边儿的嘴角,似笑非笑的。神色十分慵懒又带着妩媚艳丽的眼神直直看得我浑身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你……”我一时被口中还未咽下的饭菜噎住,一阵干咳。吐了口中的饭菜,唐姐姐连忙递来茶水。

  不仅仅是唐姐姐,宫里伺候的一众宫人,不管是男是女,看得都呆了一阵儿。

  他们没有看过这般像似妖孽变的香绝艳,我也没有。

  明明是像仙人一般绝世而独立的人啊,怎么转眼就变得跟摄人心魂的妖孽一样了!

  此物不详,不详啊!

  鼻间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我抬手一抹,顿时吃了一惊。我居然流鼻血了!

  “你不是说你喜欢紫色么?”他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踏着一双深紫绣着兰花的靴子走到我身旁。

  那浓烈的香味此时变得亦幻亦梦,十分飘渺。

  香绝艳俯身,从袖中摸出一方绣帕,另一只手拿开我捂着鼻子的手。动作十分轻的擦我的鼻血。

  没出息!咬牙暗骂自己一声。

  居然这般没志气,被美色迷倒的!

  眨巴眨巴眼睛,看他处理完我的鼻血便坐到我身旁。“今晚的菜是我亲手做的,可还合胃口?”

  我猛地一咳,这才拉回了自己的思绪,瞥开眼去,再也不敢看他这张蛊惑人心的脸。“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有何不满,你便说。”他摸摸我的头,我只能去看他做工极其精致的衣袖角。

  “没有没有。那个……你……”

  “嗯?”轻轻的鼻音,带着笑意。

  我放下筷子,再也不敢多做停留,快速遁了出去。

  依靠着墙壁急喘几口气,怎么办?怎么办?

  他一定不是人!绝对不是!哪儿有人生得他这般的妖孽的?简直能把人活活的憋死。依照玖儿和凤紫狐的相貌来看,算得上是人中上等之上等的了。

  香绝艳这种的,实在是不敢直视。

  回了房里,我脑子里始终都是香绝艳刚刚笑得我差点儿失了魂的样子。怎么也挥之不去,以后可怎么与他相处下去?

  难道非要他如平常一般戴着一张面具,我才能不去注重他的脸么?

  我将头闷在锦被里,努力平息还砰砰直跳的心。

  往后几日,只要香绝艳出现的地方我都不敢久留。连睡觉,我都抱着枕头蹭进了素玖的床上,素玖只能摇摇头叹息着搬到偏殿去住了。

  日子平静如水,陈贵妃每日都会借口来找我。其实她真正的目的是来看苏若的,每次看到陈贵妃那幽怨的眼神,实在不忍心。

  又平平淡淡的过了几日,香绝艳虽然每天都要和我见上一面,但是已经换下了那一身华丽丽的紫金衣衫。

  这日,素玖在夏侯镜面前称我想出宫去玩玩儿,便随我一起到了凤紫狐在宫外的宅子里,其实出了皇宫就在马车里,连大街的面儿我都没见着。

  凤紫狐早就等在宅子门口了,一见我被香绝艳扶着跳下马车便眉头一蹙。

  “主子,以后有踏脚的奴才,就切忌不可这般行事。”他说得一脸正经,我知道这是皇族的礼仪,做什么都不可逾越规矩的。

  点了点头.,我老老实实的跟着香绝艳入了宅子。

  我这主子着实窝囊,总是被他们这些“奴才”骑在头上。青衣有次跟我说,我这样的主子简直空前绝后了。

  有时想想,我这人从那个异次元时空呆了二十五年,现在返回属于自己世界里,反而潜意识里继承了那个世界思想。

  在这个世界,是有奴隶交易的,相当的没人性!等我一统天下,就首先废除这一条。

  看着走在前面一身白衣飘飘的香绝艳,这个人又把那张白玉面具戴上了。

  我的手从下了马车就一直被他牵着,他的手心很暖,但是指尖却是凉凉的。在这深秋的天气里,握着却很舒适。

  进了内院,早有侍者奉上茶水。

  静坐了半响,除了香绝艳坐在我旁边,其他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也不说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什么。

  素玖一身稍微没那么夸张的绛红色宫装站在一边,手上捏着一方绣帕,指甲还刻意涂上了红色的蔻丹。

  “玖儿穿男装好不好?”我扯扯他的衣袖,这家伙掩面娇羞的笑了笑。

  “主子放心,等主子登上大宝,我自是会变回国师身份的。”

  我咧咧嘴笑笑,说实在的认识他十五年,这家伙虽说平时喜欢穿着个女装在面前晃来晃去引人嫉妒,但对我绝对是够忠诚。

  我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凤氏女帝一脉跟素玖他们巫师一脉有什么联系,但是以前萧言姑姑就跟我说过。从第一任凤氏女帝开阔疆土,一统天下之后,便知每任女帝身边都有一个国师。

  听闻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国师自己知道,连女帝也不会去过问。

  其实我也不担心素玖会背叛我,他从我回来这个世界就对我甚好。姑姑以前教训我时,总是素玖过来帮我。

  他要是个女的也不错嘛,这精致的脸蛋,不说倾国,倾城也是够了。

  “胥将军。”凤紫狐突然朝门口一拱手。

  我一时诧异,凤紫狐有时候连素玖都不放眼里的,怎么会这么尊敬其他人?转头一看,门口进来一个大约就二十七八岁的男子。

  一身十分足的阳刚之气,略显魁梧的身躯一看就是个练家子的。

  他的脸也英气十足,走进来一掀衣摆,单膝跪地朝我施礼。“臣胥帆叩见陛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