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太后(2)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3043 2019.07.06 14:46

  “不行,现在还不能和林丞相闹翻。”我放下手上的手炉,唤唐姐姐拿来了笔墨。

  我在纸上分别写上了林家和东临一族的关系示意图。林家现在独掌大权,林丞相又权倾天下,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了。

  搁笔,我指着纸上最中间东临恂的名字。“你看,你母后也就是林家的人,你妻子林皇后是林家的人,你的臣子,朝中文武百官几乎三成是林家的人。而且边关二十万兵权、皇宫侍卫,几乎都被林家掌控。也就是说,现在的你和小钰几乎是孤立无援。林太后有心偏向你,算是你这的。林皇后一直没动静,算是中立,林丞相就不说了。”

  “这些朕都知道,只是皇后一直以来都没有做过什么。”

  “那不一定,你宫里这么多的妃子就没一个生的儿子,连一个公主都没有。你说,这是不是巧合?”

  东临恂没说话,我知道他一定一直以来也是在怀疑的。毕竟这后宫的争斗本就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你现在尽量去宠幸皇后,把皇后拉到你这边儿来。她毕竟是林丞相的女儿,林丞相再狠也不会下毒手。”

  东临恂看了我好一会儿才点头,“皇后其实性子很寡淡,这些年她没做什么事,朕也没有怀疑过她。”

  “大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谁知道她哪天跳起来反咬你一口,亏你还是皇帝呢,这么容易就相信别人。”东临恂这人也太天真了,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往往内心十分的黑暗。

  “朕现在除了钰儿可以全心全意的信任,已经不愿再信任任何人了。”东临恂的表情很受伤,我知道我一不小心戳到别人的伤口。

  “好吧,就算现在林皇后可以信任,现在你最主要的是先收回御林军。”

  “怎么收回?”

  “这几天不是老是有刺客嘛,而且我还被蛇咬,足以给御林军首领安上一个护驾不周的罪名。我这就派人刺杀皇后,吓吓林家。你呢就表现出一副十分生气十分疼爱皇后的样子,当场就把御林军首领斩了。”

  这一石二鸟之计,足以让东临恂开个好兆头了。

  东临恂看着我怔住,那模样别提有多不可思议。“一箭双雕,果真好计。”

  我摆摆手,被人当面夸真是不好意思。

  当晚,我便派了苏若去刺杀林皇后,以她的武功,先把皇后吓个半死,再刺一剑不足以致命但却看上去很严重的伤口。

  果真东临恂赶到皇后的寝宫的时候,抱着皇后虚弱的身子差点流泪,那演技,我听红缨说后都不得不佩服。然后,东临恂唤来御林军首领,当场就让别人脑袋搬家了。

  此计很成功,连第二日早朝东临恂都以照顾皇后为由没去。

  “其实皇后早就倾慕皇兄了,你让皇兄演这场戏更是让皇后更加的喜欢皇兄。”东临钰现在没事儿就爱往我宫里跑,来陪我喝茶唠嗑。

  我点头,嚼了一块点心,喝一口茶。“这是好事嘛,至少皇后现在不会允许她爹伤害你皇兄了。”

  林丞相就她一个女儿,听闻当初疼爱得不得了,出嫁的时候嫁妆都排了几里长街。

  有了林皇后这个盾牌,接下来就去说服林太后去抓林丞相和林氏在朝为官的一些人的把柄了。

  林丞相并不好对付,只有先折断他的羽翼,断了他的手脚,对付起来才方便。

  吃过午膳,我便派人去把林丞相给叫来了。

  “臣叩见太后。”现在的他干脆直接不跪下,拱拱手算是施礼了。

  “哥哥免礼,赐座罢。”我尽量表现出客气的样子,不能像上次一样发怒了。不然这老狐狸指不定又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招数来毒害我。

  林丞相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坐下后端起茶轻呷一口。“不知太后宣臣来做什么?”

  直接切入主题,连弯子都不饶的,果然老谋深算,知道我叫他来不是喝茶的。

  “哥哥,你我也别见外了。我这中了蛇毒,其中缘由哥哥恐怕最为清楚了。我不妨把话说在前头,哥哥既然狠得下这个心,我这个妹妹可是好生心寒呐。”我故作悲痛欲绝的样子,先唬住他再说。

  这老狐狸显然不吃这套,轻笑一声,放下茶杯。“太后,您说什么臣不明白。只是,臣现在唯一清楚的便是,太后已经不想帮臣了。”

  “你是我亲哥哥,当年你把我送进宫里,让我嫁给一个年岁可以做我爹的人。我有说过一句怨言吗?现在我的后半生只能在这深宫里面了,哥哥,我只是想给自己留个活路。”开始表演深情的亲情戏码。

  林丞相看着我一副快哭的表情,也没再笑。“太后,臣送你进宫是为你着想。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份,可是咱们朱雀最尊贵的女人。”

  “哥哥难道以为我想要的是这些么?我想要安宁的生活。哥哥想做什么我本不想参与,但是谁叫你是我在这世间最亲的人。为了达到你的目的,我做了多少为世人所不齿的事情,难道后来只是换来哥哥你的杀心么?”

  林丞相目光一沉,我抬手假意抹抹眼泪,见他的表情略有些松动了。“太后,那么此时你的意思是,今后绝不会再参与任何的事情?”

  “我不会阻止哥哥做什么,但是我只是想在后宫安宁的生活,做我的太后。哥哥如果不愿我挡在你和皇上之间,现在只管杀了我。”

  我手心里全是汗,我这是在赌啊!赌林丞相对他这个唯一的妹妹还存在多少的亲情,我这一口一个哥哥的叫得这般的深情,就不信他还不动容的。

  “太后这是你说的,我撤回你所有的权力,而你,就不能再参与任何的事情。至于我要对皇上做什么,也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做你的太后,皇后最近恩宠正盛,你也要多关照才行。”

  得,这是让我从前朝退到后宫来了!不过他已经承诺不会再杀我,我也便安心了。免得整日提心吊胆的,随时都怕有人杀我。

  “是,皇后现在恩宠正盛,应该尽快生下皇子才是。”

  林丞相显然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林丞相的态度都客气了不少。

  终于送走了这个大瘟神,我舒一口气,真是惊心动魄啊!

  几天后,我的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东临钰便带着我出了宫去找素玖他们。青衣早就等在客栈的门口,领着我们进了后院。

  香绝艳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一身月白青衣,蒙着白色的面纱,站在雪地里静静的看着我。

  “哥哥。”我站在回廊处,看着他清减了不少的身影。心口真的很难受,堵得发慌。

  他站在那里没动,只是看着我,墨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情感。我咬咬唇,跑过去抱着他,埋在他的胸口,周围全是他身上的香味儿。

  “对不起……”

  他终于有反应一样的抬手摸摸我的头,“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我不该在那日离开的。让你受苦了,澜儿。进去吧,天凉。”

  我点头,任由他牵着我的手,一手撑伞慢慢走进小楼里。

  我低头看着他牵着我的手,依旧是掌心十分的温暖,而指尖却是凉凉的。

  进了花厅,众人已经早就等着了。

  “主子!”其他人都很平静,就素玖最为兴奋,拉着我连忙坐下奉茶。“伤可是好了?”

  “有我谈无殇医治,她就算到阎罗殿走了一圈,我也能救回来!你怎么还怀疑我的医术了!”谈无殇站在一边儿,双手抱胸,表示她的不满。

  “是是是!无殇比你爹都厉害!”素玖连忙应付。其实素玖交好的不是谈无殇本人,而是谈无殇的爹,谈神医。

  而谈无殇的性格比她爹更怪异,他爹救人是看交情,而她救人是看心情。但是现在她爹自三年前就封手再也不会出山救人后,谈无殇便按照她爹的吩咐每年出来一次替我诊脉。

  谈无殇这次出山,估计不会在短时间内回去了。毕竟那边的计划已经开始,一旦我的身份暴露,那么必定会遭到多次的刺杀。

  “无殇医术天下第一,自然谁都比不上你。”我扬扬下巴,有这样一位神医保命,其实是很不错的。

  谈无殇得意的哼哼两声,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站着的凤紫狐。“看到没有!本姑娘可是你们主子的救命恩人,你以后对我还是客气点儿!”

  香绝艳也坐到我旁边,倒上一杯热茶给我。再侧头去看坐在另一边儿的东临钰。“多谢王爷对澜儿的照顾。”

  “这是当然,她帮我和皇兄做事,照顾她是应该的。”东临钰笑笑,很虚伪很官方。

  “对了,告诉你们皇上。本座借他人手,可是照常收钱的。”素玖悠悠道,那字字句句说得是个理直气壮。

  东临钰颔首。“这是自然。”

  聊了许久,就见东临恂也来了。

  跟大家告辞的时候,香绝艳站在角落里看着我,什么也没说。我叹口气,他现在真是对我一点儿说的都没有。转身便随东临恂去了关押林太后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