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香绝艳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54 2019.04.22 14:07

  “主子?”

  我侧头吸口气,看着正招呼身后一众宫人摆膳的唐姐姐。“主子中午还没吃,快来吃点儿罢。”

  我放下书,唐姐姐不说我还真没觉得饿,一说肚子便“咕咕”的叫嚣不满了。

  “你中午怎么没叫我?”理理裙摆,便坐到桌边儿,提筷开始吃饭填饱肚子了。

  “叫了呀!”唐姐姐无辜的看着我。“都叫了您好几次了,您都没回应。头一次见您看书看得这般仔细的。驸马也说叫我们不要来打扰您,也便将午膳撤下了。”

  “他们呢?”

  “凤公子已经回府,太后也回宫歇着去了,驸马出宫说是办理场上的事,兴许等会儿便能回来。”唐姐姐将菜都摆好,便去将那窗户关上。“冬日快到了,这天黑得可真早。”

  我应和的点头,口中却不停的吃着。咽下一口饭,我道:“这菜好像不似宫里做的吧?”

  “的确不是。是驸马带来的厨子做的。驸马可真贴心,早膳亲力亲为,午膳也是他做的,可惜主子没吃到。这晚膳,驸马有事儿在身不能亲自做,便将身边儿伺候的厨子带来按照主子的喜好做的。如何?”

  我点头如捣蒜,可惜了中午没能吃到香绝艳亲自动手做的啊!肠子都快悔青了……“好吃,不过我更想尝尝驸马亲自做的。”

  今儿早只是吃了他熬的香甜的紫薯粥和一些点心,没能吃到正菜,真是可惜啊。

  “明儿个我便给你做。”门口那人收了伞,交给一旁的宫人,衣角被雨水沾湿了不少。

  青衣连忙迎上去,递给他一张丝帕。“驸马。”

  “多谢。”他擦擦手上的雨水,径自向我走来。“厨子做的菜可还合口味?”

  “还行!”看他一身月白衣裳的衣角上泥渍一点儿没沾上,只是手被打湿了些。擦干了手,便坐到我身旁。“吃了早点休息,明日你还要去会见玄武文武百官。”

  “会见他们干嘛?”

  “你以‘长乐公主’的封号回来,该行册封大礼。”

  “这般。”我点点头,吃完最后一口,放下碗满意的咂咂嘴。“好吃!比在丘异苑吃的那些野味野菜好吃多了。我要是能早几年遇见你多好,就能多吃一些你做的东西了!”

  香绝艳摇摇头,招手让人撤下了桌上的菜。“以前我可不会做菜。因为萧言大人来府上提出合作之约,府上便将我作为质子培养。此后,我便开始不停的学着处理各种事务,甚至女红我也会。”

  他说得我心里微微发酸,真心感觉是我欠了他的。明明那么好的一个如同谪仙的人,却为了今后成为我牵制香家的棋子,学着一些根本没有必要学的事情。

  香家一开始便将香绝艳作为一颗棋子来培养了,他的人生从姑姑去香家开始,便向着完全陌生又坎坷的路而去。

  终究,是我害了他的一生。

  阵阵愧疚感觉从心底漫延,直直将我全身每一寸都塞满了歉意。

  他伸手来摸摸我的头,语气特别的温和。“傻丫头,这些是我自愿的,你不用感到抱歉。”

  居然被他看穿了,我咬着嘴唇,终于将心里那不愿坦白的话说了出来。“哥哥,若是今后我喜欢上别人了,你会怪我么?”

  他的手明显僵硬了一下,但又马上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我曾经便说过,我不后悔成为你的丈夫。”

  我吸口气,实在不忍心再说下去。

  那般好的一个人,好怕一旦伤害他一点点,他便要碎了。碎得四分五裂,碎得我的心从此都要在内疚自责中渡过。

  “好了,我答应你,今后你若是有意娶别人,我绝对不反对,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可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得扯扯嘴角。“哥哥,谢谢你。”

  “你我还见外!”微凉的食指轻轻刮过我的鼻梁,激得我浑身一震。

  看见他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我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兴许香绝艳也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而我将来登上帝位,不可能后宫只许他一人。

  何况,我只是单纯的有些喜欢他,并不是爱。

  说说笑笑一阵,我便被催着去休息了。沐浴完,在床上躺着,脑子里却始终有些不安的因素在跳动。

  天色微亮,我这才来些许的睡意。无奈今日要去朝殿会见各位文武百官,那些人也是素玖暗地里培养的凤氏一族亲臣。

  所以,我不得不去。

  穿上繁重的礼服,戴上夏侯镜钦赐的那顶名为“凰归”的发冠,我和香绝艳一起前往朝殿。

  放眼望去,这个玄武皇宫建造得相当的华丽,红红的绸布挂在各个屋檐下。嘟嘟的号角也随着我和香绝艳走近依次响了起来。

  这礼服又厚又重,发冠也是。压得我的脖子到腰都一直很痛,幸好香绝艳走在我身旁,藏在宽袖下的手轻轻握着我的手。“没事,我在呢。”

  我点点头,踏着极其缓慢的步子拾级而上。终于走到了朝殿的正殿中间,满朝的文武百官只是一些重臣在内殿後旨,其余的全部站在朝殿外听候差遣。

  “长公主长乐公主驾到!”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传说中宦官的声音。不是特别的尖尖细细刺耳,而是特别的中性的声音。

  “儿臣参见母后、皇上!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和香绝艳齐声道。

  我只是微微屈膝,素玖自然也不会让我去跪他和别人的。

  礼还未成,素玖便从那高高的凤椅上起身连忙眉色带喜的下来扶起我。“皇儿起便是,在哀家和皇上面前便不用行如此大礼。”

  得到素玖的亲口“御赐”,我也便大摇大摆的站直了身子。“谢母后赏赐。”

  我这个公主,名义上是素玖和老皇帝的独女,素玖便谎称我从小身患疾病,要送到深山静养。直至前日才回宫,倒是为我回宫计划了一个好身份。

  夏侯镜显然对我不冷不热的,陈贵妃一见着我便眉飞色舞的。只是陈贵妃往后身后看了许久,想必是没见着苏若来,脸色便不似刚刚那般的开心了。

  行了一系列繁杂的礼节,我这才被香绝艳掺扶着下去换衣服然后去御花园赴宴。

  “累啊!女装虽是好看,也忒重了吧!”我有些埋怨的停下步子,实在走不动了。又不能坐步撵回去,这朝殿可离着素玖的宫里还有好长一段儿距离。

  身后一群宫人随着我的脚步也纷纷停下,等着我继续走回去。

  唐姐姐和青衣、苏若都没带着来,不然好歹有唐姐姐在,也能背我回去的。

  “我背你。”说着在我面前蹲下身来。

  我看着香绝艳一身鹅黄锦袍,衬得白皙的皮肤更加美艳不少。背对着我蹲在我面前,我都不好意思真的趴到他背上让他背回去。

  “算了,我还是自己走吧。”我捶捶酸疼的腿,继续迈着缓慢的步子往前走。

  香绝艳似乎轻笑了一声,几步上前,拉着我的手臂便将我打横抱在怀中。“明明受不了了,还硬撑着。”

  身后的宫人笑做一团,纷纷掩嘴面色红润不少。

  这绝不是秀恩爱,绝不是!

  我认命的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怀中不去看周围人羡慕的眼光。

  回宫换了一身儿轻便的衣裳,香绝艳也换回了他的月白色的衣服。

  返回御花园,已经接近开宴的时候了。素玖宣旨称是家宴,命各位大臣不必介意,尽管开怀畅饮。

  我坐在素玖右侧,夏侯镜则坐在素玖的左侧,举着杯子十分专注的看着从舞台边走上来水袖遮面的红衣女子。

  丝竹声乐响起,红衣女子水袖一展,曼妙身姿盈盈起舞。

  我咳一声,连忙举起酒杯掩饰失态。

  那红衣女子是陈贵妃。

  这几日看惯了她穿淡色系的衣服,那般水灵灵的感觉像似仙子一般。现在一身大红水袖舞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平平在那份水灵上增添了一丝妩媚,一丝娇艳。

  真是一百八十度的变化!那身姿随着乐曲摆动,脚踝上的铃铛随着舞步清脆悦耳。

  绝色!果真绝色!

  “陈贵妃倒是与平日大为不同。”香绝艳轻声道,语气十分的平淡,但是又好像透着一丝丝的奇怪感觉。

  我放下酒杯,倾身靠向香绝艳,眼睛瞅瞅一旁看得痴了的夏侯镜。“夏侯镜真是有福气,娶得这般娇妻。哥哥什么时候也穿个艳丽一点的衣服。平日里总见你穿浅青色或月白的衣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