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启程回玄武皇宫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799 2019.05.10 14:00

  一路无话的终是再次来到了这个皇城,进入这里,依旧如同第一次来时一般,巍峨而凄凉。

  “听闻摘星楼是爷爷为一位倾世美人而建?”我负手抬头看着足足二十来米高的建筑。

  听闻在盛夏时节,站在摘星楼上仰望星空,仿佛能伸手摘星。所以这个楼是没有盖穹顶的,而是把穹顶做成了宝塔一般的高台。

  “是啊……真是一位倾世美人呢……可惜红颜薄命,摘星楼刚刚建成她便病死。乾宇帝自此也开始变得喜怒无常,暴虐成性。所以,你母亲才会在十几岁便夺位称帝了。”素玖幽幽道,只是语气中也是掩不住的苍凉。

  不管是我母亲,还是我爷爷,都是为了一个一生挚爱的人而失去太多了。

  只是,我爷爷付出的代价是失去皇位,而我母亲是生命。

  如今哪怕我的身体里有一半是东临一族的血,我同样恨东临一族。

  “如果我今后放东临一族一线生机,他们也会回来报仇么?”

  “绝不能给东临一脉一丝活命的机会,主子,难道你忘了东临一族做的事情还不够他们死的么?”凤紫狐冷冷的语气,字字珠玑,把我心里最后一点儿善意都抹杀干净。

  “澜儿心存仁慈是对的,但是这并不能拿来用在东临一族。”香绝艳突然策马赶至身旁,我只见到他黑如墨的丹凤眸中一阵阵温润入心坎的笑意。

  我看着他无辜的样子,想起自己无故生什么闷气,还撒在他身上!“哥哥也觉得我应该将东临一族赶尽杀绝?只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连着素玖环过我的腰拉着缰绳的手都僵了一下,“主子,你也知道这仇恨会一直延续下去,何不一次便斩草除根?东临一族真的夺走凤氏太多了,哪怕他们用江山、性命来还也是不够的。”

  我没再接话,毕竟他们无论如何都是我的仇人,这一点不会变。

  一转头,便见着一个熟悉的人,面色依旧阴冷苍白。

  “你怎么也来了。”我翻身下马,见着他始终死气沉沉的面容,再一想素玖那浓妆艳抹的娇俏模样,始终都无法相信他们是长得一样的。

  “我必须确定你能拿到宝藏。”他一颔首,转身便往一条宫道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香绝艳此时一个箭步追到我身旁,也望着前面那个清冷的身影。“澜儿就算没有那批宝藏,我亦会尽全力助你。”

  “我知道,但是你成为皇夫后,香家便会与你再无关系。总不能看在你是皇夫的面子上,就不用再收香家的税收了吧。”

  香绝艳是香绝艳,香家是香家。依照前些日子那个香卿艳的反应来看,香绝艳摆脱掉香家大当家的身份后,也就等于再与香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不要你还,你并不欠我。至于香家,他们要的只是利益。函书上面是你和香家的约定,不是和我。”他说得我一时语噎。

  “若我登基之日,你并不爱我,我不会勉强你留守后宫。”我叹口气,上前几步追到我妈的国师身旁。

  我不想毁了他,毁了这个如同仙人一般惬意悠然的人。

  深宫是可怕的,禁锢我的一生,强加在我身上的负担已经让我心力交瘁,我不想再有人陪我一起累。

  也许,从始至终,我的身边唯一可以信任依赖,甚至到死也会陪我一起的人只有素玖。

  “你母亲对爱是过分的偏执,宁死也不放手,这一点你却与她恰恰相反。”身旁的人没由来的冒出一句,原来刚刚的话他都听见了。

  “要你多嘴。”我睨他一眼,十分讨厌别人嚼舌根。

  “你太渴求亲情了,是么?萧言在世时,她的身份是奴仆,尽管再如何严厉待你,可对你依旧存着主仆的拘束。萧言死后,除了你的国师,你已经没有再可以当作亲人的人了,是么?”

  猛然被人戳中心里埋得最深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我立马倒抽一口凉气。

  是,我是害怕失去亲人。因为从小到大,经历两世成长,我都没有父亲母亲,甚至没有血缘的亲属疼爱。在我的身上,从来没有亲情可言。

  所以,我过分的依赖姑姑和素玖。把他们当作亲人,把对亲情的过分期待寄托在他们身上。

  我低头,望着汉白玉地砖,地上已经覆上厚厚一层尘土,一踩便是一个脚印。“不要说了。”

  “勇于承认并没有错。也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母亲,才会造成如今的你。”

  “你爱她,对么?”我再抬头,看着他清冷却是俊美非常的侧脸,漆黑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也侧头看着我,目光终于柔和下来。“我没有资格爱她,只能用此生之命护她周全。可,仅仅是保护她我都没有做好。不过,我看你的素玖倒是对你也很好。”

  我点头,我的素玖的确很好,对我都是有求必应,无微不至。“是很好,因为我们是亲人。”

  他没说什么,走了几步转身进了一个宫殿。

  里面的奇珍异宝依旧摆放整齐,真是难以想象,这个宫殿像似根本没有废掉一样。四国的皇帝居然连里面的珍宝都没有拿走,果真是忌惮得很。

  在偏殿的寝殿中,将床板翻开果真地板上有一个龙头机关。

  “将你的两只镯子衔在龙眼上。”我妈的国师让开身,示意我照做。

  我看着那个硕大的龙头,取下镯子镶嵌在龙眼上。看来自从女帝出现,几乎所有的机关设置都会用到这两只镯子。

  龙头处开始抖动起来,然后便从龙头中间分开一条密道的入口。我顺手取下镯子戴回手上,我妈的国师便一马当先的走了下去。

  进入密室后,一直走了接近一炷香的时间才见到一扇石门,这次不用镯子,直接便推开了。

  点燃了石壁上的长明灯,果真如同月皇墓里的石壁上的画一样的。

  一个个的乌木箱子置放在一起,在宝藏的中心果真有一个白玉雕琢而成箱子。

  我走过去,我妈的国师站在我身旁,盯着那白玉箱子。“里面放的便是第一任女帝毕生至爱之人的尸骨。”

  原来这里才是月皇夫的墓,开天女帝甚至可能会每天都下来陪他一会儿吧。

  清点完宝藏,数量的确大,但是很多宝藏因为时间久远已经不能拿来兑换成金银使用。甚至金银这些东西经过重新提炼之后也会大大的缩水,而这些宝藏按照行军打仗复国的开销来算,应该能维持上四五年。

  但是,如果我迟迟不能统一四国,还是需要香家再助一臂之力。

  “派人将里面的宝藏全部运至香家重铸、兑换成可用的银子。”

  一行人准备好相关事宜后,便启程回玄武皇宫。

  临别前,我妈的国师拉着我到一边谈话,临走之时,他对着我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伸手抱住他,埋在他的胸口。

  “以后好好待我母亲,你才是这世间待她最好的人。”

  “嗯。”他轻声应和着。

  最后,我坐在马车里,挥手告别了他。我知道他应该是回双栖山陪我母亲,顺便将我母亲的尸首下葬进地宫中。

  等我登基之时,便是他去找我母亲的时候了。

  错过了五百多年,他才如愿以偿,我不知道我母亲是否还会回头看看这个对她最好的人。

  走至半路,香绝艳便和玄夜离开了队伍,一定是那个香卿艳来了。

  一切又恢复原本的平静,只是香绝艳离开后一直到我们回到玄武的皇宫中都不见他回来。

  我捧着手炉,披着红狐的大氅,坐在窗子边上看纷纷扬扬的小雪一片片的飘下来。

  冬天,真是美得让人心疼。

  院子前的几株寒梅正艳,唐姐姐折了几枝置放在瓷瓶中。

  “主子怎么这几日心绪不宁的?难道驸马不在?”唐姐姐一边整理梅枝一边笑着问我,活像八卦的狗仔队一样。

  我觉得他不在反而更好,应该是那批宝藏运至香家去处理,他才会被香卿艳叫走的吧。也不知道那个幽舞在不在一起……

  “要我说,那个商女幽舞姑娘除了皮相好也没什么本事!”青衣给我续上温热的茶水,似乎她也不大喜欢那个幽舞。

  女人除了相貌好,其实要别的也没啥用处。当然我是个例外,所以上天才是公平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