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凤氏家族的秘密宝藏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696 2019.04.29 14:00

  玄夜一听,不顾礼节抬头看着香绝艳,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一皱眉头下去领命了。

  “固元丹是什么?”

  “香家的秘药,传言能起死回生,其实只是药效极大,服用之人若是能撑下去,十二个时辰后便会恢复元气。”

  果然不一会儿玄夜便来了,手里拿着个小瓷瓶。“主子,固元丹。”

  香绝艳点头,“拿上去给那个小公子吃一颗,吩咐人每隔六个时辰给他吃一颗。只要熬过今晚,他便没事了。”

  “是。”玄夜一说完嗖的一下没了身影。

  又等了半响,那灰衣人才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手上还捏着一张纸。“这位姑娘,我家老板说那臭小子不值几个钱,小姐给个一百两银子就够了。”

  我“嘁”一声,口气倒不小!“哥哥,给他。”

  香绝艳从袖里摸出一张银票,交给灰衣人,他连忙将手上的纸给我。“这是那臭小子的卖身契。”

  我接过连忙打发他走了,将卖身契撕个粉碎。

  等到那上去给他换洗衣裳的小二抱着一堆脏衣服下来的时候,我才和香绝艳上楼去看他。

  “你怎么样?别怕,我已经买下你了,今后你便是我的人。如果你不愿意跟着我,也可以离开的。”我坐在床边看着他虽然已经洗干净的脸,全是青青紫紫的伤痕,眼睛也是红肿得不行。

  他连连点头,眼泪唰唰的掉。“小姐救命之恩奴才实在难以报答,今后奴才定会做牛做马的服侍小姐的!”

  我看他激动得不得了,连忙拍了拍他的头。“你放心,你的卖身契已经撕毁了,今后若你不愿再跟着我,大可放心的走。我也会给你银子,保证让你安然度日的。”

  “不!不!不!奴才已经被小姐买下了,今后就是小姐的人了!”他哭得更厉害了些,我连忙掏出香巾给他擦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没名字……他们都叫我阿奴……”

  我敛眉,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这样好不好,我给你取个名字,叫迎欢。希望你以后能迎来平安欢喜的日子。你觉得呢?”

  他又一阵激动,使劲儿点了点头。“小姐赐名,奴才很喜欢!”

  我点头,看着他终于哭得没那般的厉害了,才道:“那你慢慢养伤,两日后我会派人来接你去府上静养些时日。”

  迎欢一激动,偏头吐出一大口的血来便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

  幸好那大夫还没走,连忙上前来给迎欢把脉,一脸的谨慎之色。许久后才轻舒一口气道:“方才那黑衣公子拿来的药丸真是奇效,这小公子的气息都足了些。若能熬过今晚,兴许便无大碍了。只是这小公子现在正在发热,而且小公子今后恐怕不能人事了……”

  我低眸看看迎欢的脸,他恐怕年纪跟我差不多吧……

  吩咐了大夫好好照顾他,又留了两个黑衣人下来,我才拉着香绝艳出了客栈。

  苏若牵着马前来,香绝艳便抱着我上了马,一路牵着缰绳十分缓慢的走着。

  “哥哥,我今后登基之后,若废除奴隶交易这一条,能成么?”我伸手摸了摸这匹黑马的鬃毛。

  香绝艳凑到我耳边道:“你是天子,天下皆是你的,应当由你做主。况且这奴隶的存在也是这世间一大悲惨之事,澜儿,你这样做是对的。”

  我舒一口气,这些事情说着容易,但实际做起来是相当麻烦的。毕竟在封建社会,奴隶制度是最起码的象征。

  慢悠悠的终是回了宿营地里,到了帐篷前,唐姐姐前来扶着我的手我才跳下马。

  迈着大步子走进帐篷里,见着素玖正拿着一本书在看,青衣倒了杯茶给我,我接过便一口饮尽了。

  “主子!”

  我回头,看着唐姐姐一脸的憋笑表情。“干嘛?”

  她吃吃的笑了半响,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香绝艳。“驸马,你还是快去换件衣裳罢,主子的葵水弄您衣服上了……”

  香绝艳正好走过来,我看到他衣服下摆上一滩巴掌大的血迹,连忙用水捂住裙子,果然湿了……

  真是丢死人了啊!

  拽着青衣便往里面的小隔间里跑,难怪这几日老是感觉肚子阴阴的痛……不过,怎么会弄到他衣服上啊!而且还那么多!

  没脸见人了啊……

  缩在帐篷里我都不好意思出去了,晚膳都是叫唐姐姐给我送进来吃的。

  翌日,天气大好。

  这秋高气爽的天气的确适合出外游玩,一出帐篷我就看到素玖掩嘴笑得特别的奸。走过去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两把泄气,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侧头一望香绝艳,他依旧是那副仙气飘飘的姿态,取了面具,换了一身黑底银纹的劲装骑在马背上。

  “澜儿可要那红狐?”我看着他骑在马上一身黑装也依旧仙气卓然的样子,愣了半晌。

  “那个红色狐狸?”

  香绝艳浅笑怡然,点了点头:“是,这冬日快到了,那红色狐狸的皮毛很是保暖。”

  “那多残忍啊!不是说那狐狸很难猎到的么?”

  “澜儿想要,我必会猎到送与澜儿。”

  “驸马真是深情,皇妹能嫁得此等爱妻深切之人,果真没错!”夏侯镜骑着马,身边跟着同样一身蓝色劲装的陈贵妃走过来。

  陈贵妃一身劲装,除去了那繁杂厚重的宫装,看去也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而已。“可不是呢!看着这些日子驸马对公主无微不至的照顾,果真是一双璧人呢!”

  我笑笑,夏侯镜望着陈贵妃,陈贵妃望着站在我身后的苏若。

  猎场已经响起了号角的声音,各大臣及贵族们已经整装待发。

  我只能和素玖站在帐篷门口,目送他们远去的身影。虽说不是很想参与这种杀生的游戏,但是有个能玩儿的事情都算不错了,可惜天不逢时。

  回身进了帐篷里坐着,青衣拿了两本书给我,说是香绝艳昨晚怕我今天会无聊,便招人去城里弄了两本话本子让我看着解闷儿。

  唉唉,说什么好,如此心思缜密的人,实属难得。

  “主子想什么?驸马对你这般好,啧啧,着实让人看了眼红呐!”素玖一挪小细腰坐在我身旁。

  我睨他一眼,绷着嘴角:“你这么喜欢他,那我把你嫁给他啊!”

  素玖连忙笑道:“主子又说笑,驸马这心里眼里就只有你一人了,才不会将旁人放进了去。况且,驸马也不喜好男色啊!”

  我挑挑眉,伸长了脖子凑到素玖耳边道:“你是说,他喜欢我?”

  “哟!瞧你说的,他不喜欢你做什么对你这般好?”

  “难道不是因为他将来会是我皇夫的原因么?”

  素玖十分认真的盯着我看,然后叹口气,双手抓着我的肩,“主子,难道你以为驸马只是香家随随便便的挑选出来的么?”

  我摇头,香绝艳那容貌、才华和温润的性子绝不可能是随随便便的挑选出来的。

  素玖点头,撒了手又叹一声:“当年你才三岁,凤氏家族的一批秘密宝藏还未找到,但是姑姑为了以防万一便去和香家做了这个约定。香家之人十分聪明,他们也是在半年后才给出答复。而那个关于皇夫的要求也是在香家经过半年的秘密筛选下才选出了七位出类拔萃的人作为候选。”

  “也就是说,如果香绝艳意外死亡,其他六位便会顶替他的位置?”我的天,香家看来不简单呐!

  素玖点头又道:“那个契约签定之后,香家便开始培养这七位出色的孩子。其中论容貌、才华最为出色的便是香绝艳,以及香绝艳的同胞弟弟香卿艳。另外五位,意外死亡两个,还剩三个因为不及香绝艳和香卿艳二人而被停止培养。”

  “那为何那个香卿艳没有选上?”

  “主子还记不记得你十二岁那年,去凤氏祠堂的祭拜的时候,呆了七天?”

  我点头,“当然记得,平常都是三天便走,那次意外居然呆了七天。我问姑姑,姑姑只说因为祠堂这边有事尚待处理需要耽误几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