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蛊(2)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23 2019.07.11 14:49

  他终是露出了那倾绝天下般的笑意,浅浅淡淡,却让我觉得心里很舒服。

  “好。”

  “今日是元宵节,我特地做了些主子爱吃的元宵,主子可得多吃几个!”素玖见这气氛不好,便又一脸娇笑的打破这看似凝重的气氛。

  谈无殇站起身来伸伸懒腰,“好啊好啊!说起来还真饿了!”

  素玖看着谈无殇那副饿极的模样吃吃直笑,复又转过头来看着香绝艳:“香公子,今夜那香二公子也会来么?”

  香卿艳?我的天呐,说起来香卿艳和香绝艳虽说是双生子,从外貌绝对分不出二人,但是那性子真是一个天一个地的。

  不过香绝艳这性子也的却更像是一个哥哥,起码在处事为人上面,香绝艳就比香卿艳稳重多了。

  “他也来?”我咧咧嘴,记得那次我和小钰在画舫上被他欺负得够惨的。

  “你见过他了?”

  我点头,把小钰拐我来的路上遇见香卿艳的过程说了一遍,当然我自动省略了香卿艳讽刺我是个后妈的话了。

  香绝艳听完后,摸了摸我的头笑道:“卿艳从小便性子顽劣,倒是惹了不少的麻烦。现今我也将香家部分生意交给了他,兴许他能改变不少。”

  我耸耸肩:“你那个弟弟真是跟你除了相貌一点儿都不像。”

  香绝艳轻笑着,看来似乎不止是我一个人觉得这样。

  果真,刚刚吃过午膳,就见着一身紫衣面覆薄纱男子风风火火的走进来。

  “哥!”直接忽视掉我们一群人,冲到正在泡茶的香绝艳身旁。

  香绝艳看着他,复又倒上一杯茶递给他。“还是这般的急性子。”

  香卿艳接过茶杯,举到眼前仔细打量的一番,便重重地将瓷杯放在桌子上:“哥,你怎么居然用这种茶杯喝茶?啧啧,瞧瞧这屋子,连咱家一个下人的屋子都不如!还有还有,我这一路过来,听说玄武和朱雀边境有些麻烦,是哥你做的吧?”

  香绝艳依旧保持着温温的笑意,兀自端起被香卿艳说得一文不值得的瓷杯喝茶。“是我做的,因为澜儿需要我这么做。”

  香卿艳的身形一顿,慢慢回身过来看着我和我旁边的谈无殇。只有我们两个女生还有一个笑得让人毛骨悚然的人妖素玖坐着喝茶。

  “凤潇澜,你是把我哥也当作你下属了吧?居然叫他给你猎红狐?”香卿艳满眼的鄙夷神色,语气中简直没把我当作人看。

  “卿艳,不得无礼。澜儿是主子,我为她猎得红狐自是应当的。”

  香卿艳冷笑一声,抬手摘下面纱交给他身后的随从,从袖里取出香巾擦了擦手指便扔到一边儿。

  跟着他进来的随从少说也有二十来人,连忙有人撤掉旁边的椅子,搬来了一张乌木的椅子在他身后。“哥,怎么说你现在也还是香家的大当家,怎么活得这般的拮据?”

  香绝艳不以为然,仍然笑得如同春风一般惬意。我知道香家的产业十分大,可以说,如果香家一天停止运作,那么这四个国家的经济会崩溃。

  我也自是清楚,香绝艳作为香家的现任当家,他以前在香府的生活是多么的舒适。不像认识我之后,几乎一直不停的奔波。

  我低头握着茶杯,香卿艳虽然嘴巴臭了点,但是的确说的是实话。

  香卿艳摆摆手,拉着香绝艳便往外走了。

  直到吃晚膳的时候他俩才回来,香卿艳还是一副嫌弃的模样,命人从外边提了些食物进来自己吃自己的。

  晚膳后,一群人坐在花园子里闲聊。

  “主子,快来尝尝元宵!”素玖端着他今早就开始准备的元宵进来,那一碗热气腾腾的元宵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我用勺子舀起一颗,圆滚滚的元宵冒着热气,咬一口香甜可口。

  桌上还温着小酒,配着园子里的梅花和白雪,真是很惬意,真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香卿艳一直盯着我,我总感觉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一样,吃完了一碗元宵,我还是忍不住找了个借口:“香卿艳,你陪我去寺庙求签行不行?今天上元节哎!”

  香卿艳瞥我一眼,估计知道我只是找个借口,便答应了。我不要人跟着我,香卿艳也是独自一人蒙上面纱便跟着我出了门。

  大街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提着花灯的少女,戴着一个个面具,手里还拿着一枝花。

  我负手走在他身侧,他身上的香味和香绝艳很像,但是仔细闻闻便能分辨出其实不一样的。“你没什么跟我说的么?”

  香卿艳低眸看着我:“你很喜欢我哥么?”

  我一怔,完全想不到他会先问这样一个问题。“是又怎样?”

  香卿艳“嗤”的冷笑一声,丹凤眼中尽是不屑之色。“你就算再喜欢,再把我哥禁锢在你身边,你也还是得不到他的心的。他的心呐,早就一年前就死了。”

  心死了?

  我感觉听到那几个字,心脏像似被狠狠抽了一鞭子。“你什么意思?”

  “你跟我哥接触这么久了,你也应当清楚,我哥这人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模样,从来不会喜怒于形色的人。其实我哥以前不这样,尽管他以前性子也是十分淡漠的,但他会有发自内心的笑,哪像现在,跟戴着个面具似的!”

  我深吸一口气,是啊,香绝艳好像跟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态度。不冷不热,总是带着温温的笑意,猜不出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连他的笑都只是在脸上机械性的动作一般,眼睛里看不出来一点的笑意。

  “那他以前是什么样的?”

  “哥以前性子也是十分的温润,但是除了对待那个人之外。我从没见过哥像对待那人一样的笑容,那是真正的开心的。从小到大,我和哥为了今后助你得江山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早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可是我却在哥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了跟平常不一样的哥。”

  “那个人?”

  “对,那个女孩子。”香卿艳的表情也不似方才那般的鄙夷,倒是眸光中参杂着一种惋惜。

  听到那个人是个女孩子,像似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一样。

  “为什么?”

  “因为哥喜欢她。那是两年前的冬季,哥平常都是从侧门出行,在大门口遇见了那个快被冻死的女子,哥救了她,把她安置在别苑。后来哥常常去看她,人也渐渐变得不一样了,至少他会开心的笑了。”

  因为他喜欢她……所以对待别人,甚至是我的态度都只是敷衍的么?所以总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是不是真心的对待你么?

  心里抽抽的一阵阵发紧,我承认我嫉妒了,那个幸运的女孩子不是我,不是我……

  “后来呢?”

  香卿艳顿了一下,悠悠的叹口气道:“后来家族里的人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存在,杀了她……”

  “她死了?”

  “对,就因为你的存在!你知不知道有次我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哥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他能不能放弃皇夫这个位置!就因为可笑的你这个凤氏女帝后裔的存在!”

  我仿佛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是我却找不到还嘴的话。

  那个女孩子因为我的存在死了,就像我亲手杀了她,亲手扼断了香绝艳的欢喜真心。

  低头看着颤抖不已的双手,那手上似乎一片血淋淋的,尽管我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是这些命却是因为我断送……

  那么,其实香绝艳在心里是恨我的吧?恨我杀了他此生挚爱,恨我剥去他的自由,恨我扭曲了他的人生……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故意气你,而是希望你明白,任何强求的东西始终会变。我哥,失去他一生美好,所以他已经无需任何希望。”

  其实他已经是在自暴自弃了么?已经就算失去生命也不在乎了么?

  我一直以为我才是被他捧在掌心的人,现在即使捧在掌心,也是一双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手。

  他的心早就随着那个女子的死去而死去,我至始至终都看不透他的心,原来是他早就没有心了……

  难怪方才他才说,我是君,他是臣,为我猎得红狐是应当的。

  “我们香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所以,我哥永远不会喜欢你。今后你登基为帝,纳我哥进了后宫,也如同只是纳进了一个完美的傀儡。”

  他说罢,大步一跨便踏进了寺庙里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