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倒贴杀手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631 2019.05.15 14:00

  东临钰捏着杯子,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能再见他的梦中情人显然有些坐不住了。果然,台上上去一个抱着琵琶的红色身影后,东临钰一甩茶杯,吩咐红缨留下陪我就走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咧咧嘴,突然目光看向楼下舞台旁边的走廊上,有一个人的身影特别的熟悉。

  连忙放下糖,凑到窗子边上往外看。

  那人尽管蒙着一张紫色的面纱,但是看那双眼睛一定是他!不过他怎么会和幽舞在这里?而且还一副悠闲自若的样子靠在廊柱上目光不停的打量着一楼的那些客人。

  “姑娘,小心别摔着了,您还是好生坐着听曲儿吧。”红缨拉着我坐回座位上。

  我知道她一定对我刚刚的行为起了疑心,连忙拿着糖继续吃,干笑两声道:“我还没见过天下第一美人呢!”

  红缨看我一眼,活像在看乡下来的土包子一样的鄙夷。

  我一直在想香绝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一副十分悠闲的样子站在那儿。至于幽舞唱了什么曲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没一会儿,等到台上的幽舞下了台,东临钰也便回来了。

  还满脸的怒气,见着我一甩衣袖当先便往外走。我咧咧嘴,肯定是碰了人家美女的钉子。

  下了楼,香绝艳还站在走廊那里,姿态别说多悠闲了。开始我还没怎么确定真是他,现在一下楼就闻见了他身上特有的香味儿,真是他没错!

  东临钰怒气冲冲的直往前走,我路过香绝艳身旁的时候,故意趔趄一下抓着他的袖子使劲儿朝他眨眼。

  “姑娘,你可以放手了吧?”他挑挑眉,语气中十分的不善。

  难道认错人了?

  又朝他使劲儿挤眉弄眼的动,可是就见他完全没有丝毫的反应。“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站起身,红缨连忙来扶着我,香绝艳斜眼打量着我,嗤笑一声:“姑娘脸抽筋了么?”

  “啊?”好你个香绝艳!认不出我就算了,还骂我脸抽筋了!我伸腿直接踢了他一脚,狠狠地瞪他一眼。“敢骂我!”

  谁知他被踢之后怒瞪着双眼,转身过来眉头一皱,抓着我的胳膊就是一个反手,把我左手直接拧到身后,疼得我哇哇直叫。

  我现在肯定这人不是香绝艳!我肯定是认错人了!

  红缨站在一边儿,伸手便与这人对上手了,不过显然红缨应付人家一只手略显吃力,这人也是个高手啊!

  “干什么!”东临钰听见动静终于回头,掠身过来,加入过招当中。那人一见东临钰和红缨两人对他一个,只得放开钳制住我的手,顿时楼下陷入一片混乱。

  “儿子!打他!这个混蛋!”我甩甩手臂,都快被拧脱臼了!这人也太没君子风度了!对女生也下手这么狠!

  东临钰趁机扔我一个白眼,知道我刚刚占他便宜。谁叫他是请我去做太后的呢!按理说怎么也是他后妈嘛!

  三人都是高手,动作快得都看不清了。一望四周,满堂的客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画舫的小厮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儿不敢插手。

  “住手。”幽舞款款而来,秀眉轻蹙,话音刚落三人都停了手。

  “舞儿,这三人怎么进来的?这般没教养。”那个很像香绝艳的男人扭扭手腕,一副厌恶至极的表情瞪着我后又瞪着东临钰。

  “钰公子,你怎会和二公子交手?”二公子?天呐,他居然是香卿艳!难怪看那双眼睛那般的眼熟!

  只是,香卿艳和香绝艳的性子也差太远了!

  一个优雅如仙,一个顽劣如魔!

  “哼,你家二公子对本小姐出言不逊,本小姐的儿子自然来教训教训他了!”我的胳膊现在还疼,下手可真狠的!

  “儿子?”幽舞一脸的不可置信,望着东临钰。“钰公子?”

  东临钰瞪着我咬咬牙,“娘亲,您该回去吃药了。”

  说罢,一转身便走,红缨在后面几乎是半扶半拖的带着我跟着东临钰的脚步。

  临走之时,我还听见香卿艳不屑的笑声:“由着是小妾!”

  我顿时火冒三丈,转身准备揍香卿艳这个混蛋,哪料东临钰一个转身一把捞起我扛在肩上便走。

  “喂喂,放下我啊!”

  “娘亲年老身子弱,便先由儿子这么扛着走罢。”东临钰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一出画舫便脚尖点地,使用轻功颠得我都快吐了。

  终是回到客栈,东临钰一放下我,我便打了几个干呕。

  “你疯了!”我坐在椅子上咬咬牙,接过红缨倒来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你认识那个蒙着面纱的男人?”东临钰自己倒上一杯茶,慢条斯理的喝着,用轻功跑了那么远没见他喘的。

  我放下杯子,终于缓过来了。“不认识。”

  “看你好像跟他很熟嘛。”

  我轻笑几声,“他蒙着面纱鬼才认得出是谁!”我现在还不能透露任何关于我自己的消息,毕竟我对苏若的涉猎范围并不熟,万一说错了岂不是自讨苦吃。

  东临钰倒也没再追问,叫我早点休息后便走了。

  红缨伺候我梳洗后,我便躺在床上思索今日发生的事情。

  明显东临钰也不知道那是香卿艳,按照幽舞他们一边儿沿途表演一边行至白虎国的话,起码还需二十天才能到白虎帝都。

  我失踪已经两天了,不知道素玖有没有办法能够将我救出去。东临钰应该已经回信给暗杀盟,“罗刹”在他手上,需要“罗刹”帮个忙再归还。

  但是就不知道东临钰是不是报的真名给暗杀盟,如果他是用的化名,素玖他们肯定还会再费一些时日才能找到我。

  东临钰说真正的罗刹前些日子跟鬼谷谷主大战,而受重伤,导致内力武功尽失,还是暗杀盟的盟主拼尽全力保住了命一条。除了我也不会武功之外,真不知道东临钰根据哪点还肯定我就是罗刹的。

  唉,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现在小命在东临钰手上,还不敢轻举妄动。就算素玖来救我,我肯定还不敢轻易的就这么走的。

  闭上眼,安安心心的睡觉去了。

  第二日一早,刚刚吃过早膳,东临钰便说要启程了。

  坐在马车上,我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始终都是蔫儿的。东临钰还以为我病了,让红缨给我把脉后才知道我那是不习惯坐马车。

  “不然我带你骑马。”东临钰终于在我趴在红缨腿上叹了一百多声气后不耐烦的放下书。

  我连忙抬头,“好啊好啊!”

  东临钰呲牙摇摇头,拉着我下了马车,让跟在后面的随从牵来两匹马。

  我抓着缰绳便蹬上去坐着,起码比坐马车好太多了。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吃糖讨厌坐马车,和传闻中的冷美人罗刹差太远了。”东临钰御马到我身侧,一副简直轻蔑的语气。

  我知道我肯定和苏若差远了,人家可是江湖第一杀手,而我只是个将来一统天下的女皇帝!

  “怎样?不行啊?谁说杀手不能吃糖了?”

  东临钰轻笑,摇摇头,“我现在倒是有点儿怀疑是不是抓错人了。”

  我干笑,要是我现在再说我不是苏若,他肯定毫不犹豫的把我杀了。

  “不过也不要紧,至少暗杀盟的盟主回信来说,只要我不动你,他就不会出动杀手。”东临钰眯眼轻笑,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打着折扇。

  看来素玖已经知道我被人掳走了,而且目前还很安全。但是,素玖怎么没说我不是真正的罗刹么?

  “盟主回信了?”

  东临钰颔首,一脸奸笑。“是啊,可是疼你得紧。就算你不是罗刹,但是对于暗杀盟盟主也一定很重要。”

  “他说了什么条件?”

  东临钰大笑一声,摇了摇折扇。“果真聪慧,盟主说只要不动你一根毫毛,哪怕让他倒贴杀手来帮我也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