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玉露凋伤桃花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太后(1)

玉露凋伤桃花林 记拾壹 2819 2019.07.05 14:46

  我从未见过素玖这般不讲情面的时候,以前就算有人做得再过分,只要不涉及到我,他都不会做什么太大的干预。但是此时此刻的素玖,就像一头盛怒的狮子。

  “好了,玖儿。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他们,就应当言而有信。反正现在你也找到我了,那边的事情便交给你和紫狐打理。哥哥那边,你也好好交代一番。”我扯扯他的衣袖,人家东临恂卸下身份这般的请求,也算是给足我面子了。

  虽然在不久以后,我与东临一族的人会是敌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素玖抽着嘴角,看着我十分的严肃。“主子,言而有信是对的,可是你也不能拿你自己的安危冒险呐。”

  “安啦!”我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软绵绵的,果然扮女人的时候里面是有料的。“唐姐姐留下来陪我,你呢,过几天进宫一趟来探望我,这样总行了吧?”

  “是啊,盟主。主子现在身子正虚,这宫里虽说危险一些,但是主子答应别人的事情便不能失了信。我留下伺候主子,盟主便放心。”

  素玖盯着我,“上次便是大意了,只让罗刹一人留下看着你,才让你出事儿的。这次,你说什么也不能胡来!”

  “盟主尽管放心,若是你家主子出了意外,我东临恂绝对会给一个交代。”东临恂连语气都软了不少,看来我十分仗义的行为他很受用啊。

  “呸,你把皇位江山赔给本座本座都不屑!”素玖很不客气的回敬。

  我伸手直接扯住他的脸颊。“说话客气点儿,怎么教你的!别人还说我这做主子的没调教好你!”

  素玖的脸色柔和下来,连忙道:“是是是!”

  等到吃了谈无殇开的药之后,素玖才和谈无殇走了,唐姐姐则留下来伺候我。

  果然喝过谈无殇的药之后,感觉体内都轻盈了不少。但是,由于前几天躺太久了,今晚却许久不曾有睡意。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唐姐姐怕我冷,便吩咐宫人搬了几盆炭火进来。

  “主子干嘛要留在这儿?”唐姐姐给我披上狐裘,被蛇咬的左脚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看来必须得等余毒全部清除才有可能恢复知觉。

  “因为比较好玩儿啊。”

  唐姐姐叹口气,递了一个手炉给我。“你失踪后,香公子可是连着几日都没睡到处找你。”

  猛然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心里那异样又升起了。

  我没接话,看着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格外的冷。

  那天,和东临钰喝多了,我趁着酒劲儿,我说出了自己心里一直以来很大的疑惑。

  香绝艳为了那一纸的契约,而跟在我身边照顾我。他的确很完美,那副长相在这天下除了香卿艳恐怕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了。他的才华,若身为帝,一定是千古一帝。可是,我这样的人偏偏毁了他的未来。

  明明他是游于世间的闲云野鹤,可以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却被我拉着入了这地狱。

  曾经我也谴责过自己很多次,但是时间越久我发现自己越是不能放他走。因为我喜欢他么?可能是习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习惯了而已。

  但是,我的内心不否认,我是喜欢他。他这样的人,是个女的,都会喜欢。

  从某一角度来讲我是幸运的,至少我现在还有他。

  只不过这种拥有不是他自愿的,是我和香家强迫的。这样的拥有,几乎没有意义。

  以前我总幻想,以后江山安定之后,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多么美好的夙愿,但是他却不是能同样将心也给我的那个一心人。

  第二日,起来的时候,身子已经好了大半。只是左脚依旧不能太大的动作,而东临恂因为我受伤便免去了我上朝的资格。这也方便了林太后垂帘听政的生活从此便结束,这也是机缘巧合。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安好。”

  我放下书,侧眸看着单膝跪地正在施礼的东临钰。“得了得了,这里又没外人,有必要把我叫那么老么。”

  “啧啧。”东临钰起身,从袖里拿出一包纸包,那香味儿瞬间就飘过来了。“给你带糖来了,还不快谢我。”

  “谢谢小钰,你是好人!快给我!”我连忙放下书,伸手接过糖,打开一阵阵的香味引得食欲大开。

  东临钰轻笑一声,坐在我身旁,红缨便连忙斟茶。

  “等你的伤好了,我便带你出宫去一趟。你们盟主走时,特地下令要我五天便带你出去一次。”

  我“哦”一声,吃了一块糖,甜到不行。

  “主子,怎么可以吃这么多糖!”唐姐姐前来收走了纸包里面剩下的,以前他们怕我吃多了对牙齿不好,所以从小我几乎就没怎么吃过。

  东临钰看着唐姐姐不顾身份直接把纸包拿走,显得一脸的不可思议。“你的奴才这般对你?”

  我耸耸肩,将手上的糖放进嘴里,取出香巾擦了擦手指。“习惯了,他们也是为我好嘛。”

  东临钰撅嘴颔首,端起茶杯轻呷一口。“那怎么暗杀盟盟主叫你主子?”

  我干笑,“说来话长呢……”

  东临钰也没再问,喝了几口茶,陪我看着窗外已经快及膝高的仍旧还在下的雪。“那天晚上,你说‘一曲离歌酒一钟,可怜分袂太匆匆。百计留君留不住,君去,满川烟暝满帆风’。昨日,我听闻她已经进宫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幽舞,那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人从此就要与他再无缘分了。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小钰,别想了。”

  东临钰的脸色就像那晚一样,充满了绝望和无奈。

  他明明是个王爷,有权有势,如果强行带走幽舞,也没多少人敢说不。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拿自己的真心换取幽舞的真心。

  可是,幽舞是香家早就设定好的棋子,东临钰的真心注定只能付诸东流。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钰,她无法把真心给你,自会有人把真心给你的。”我安慰式的拍了拍他的肩。

  这几日,林氏家族的人似乎人人都已经开始远离这个林太后了。不仅将林太后手上的所有暗卫撤回,甚至将宫里的线人全部换了一批。

  没一会儿,大概东临恂下朝他就来了。

  “钰儿,你怎么了?”瞧着东临钰的脸色不对,东临恂便出声询问。东临钰没搭理他,只是望着窗外的雪发呆。

  我耸耸肩。“别理他,先让他好好的想想。你才刚刚下朝吧?”

  东临恂点头,看了看我后便吩咐人搬来一把椅子坐下。“你的伤怎么样?”

  “经谈无殇之手,当然好多了。只是腿还不能动。”我指了指还包扎着的脚。

  东临恂点头,“如此甚好。今早上朝之时,林丞相说太后中毒,应当送去深山静养。他便以此架空太后的权力,并且林氏最近一直暗中调动兵马。”

  如此说来,林家是打算真的放弃掉林太后这枚棋子了。“林丞相造反,是想自己当皇帝?”

  东临恂摇头,“他不是想坐上皇位,而是想控制坐在皇位上的人。”

  这样的人,玩弄天子,还真是大胆。不做站在风口浪尖的人,却将站在风口浪尖的人控制在掌心。这种快感,可不是一般能比拟的。

  林丞相既然无心皇位,那么就算他调兵来,也只是为了吓吓东临恂,绝不会至他于死地。

  “林太后自己手上有多少势力?”

  “大概只有后宫里面的一些宫女和一些侍卫。林丞相收回了太后在宫外的势力,现在的太后几乎没有任何的势力了。”

  “你去问了太后没有?她现在被林家逼成这样,应该会很好说话的。”

  “没有,等你的伤好了,你陪朕一起去。”

  东临恂的小算盘打得精嘛,叫上我,说服林太后的几率便大了几分。毕竟女人对付女人,通常比较有胜算。

  我点头,东临恂最近都憔悴了不少。听说,这几天东临恂老是被林丞相一脉的人为难,甚至还有刺客袭击。

  “林丞相既然不给你留情面,你何不找个茬狠狠的反击一下。”

  “朕也想过,但是这老狐狸藏得太深,把柄很难抓到。”

  林太后应该知道这老狐狸的把柄,不然林丞相在和林太后闹翻后,也不会急着杀了她。这么说,我这段时间岂不是很危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