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神宗显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税收部门雏形

神宗显皇帝 多多星星 2164 2021.06.11 05:34

  “还望先生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

  张居正领旨。

  出了文华殿,殷正茂才算放开自我。

  虽然在殿内自己没说什么话,但是已经有跟子孙吹嘘的资本。

  也许明天,当然也许用不了明天,自己被召见的事将会满城皆知,用了了三天,大明的邸报就会传遍国家的每个角落。

  张居正与殷正茂刚好有截然相反的思考。

  人言可畏,尤其是大明的御史,那是出了名的不怕死。

  如果因为直谏而身死,自当名传千古。

  还记得那是在建极殿后的云台。自己找了这邸报,让冯保读与圣上。

  其中有一篇是山西太原府巡抚御史伍可奏词:查太原府静乐县龙泉村民李良云弟良雨忽转女形,见与村民白尚相为妻。隆庆六年正月内,良雨偶患小肠痛,旋止旋发,至二月初九日,卧床不起。有本村民白尚相亦无妻,于雨病时,早晚周旋同宿。四月内,良雨肾囊不觉退缩入肚,转变成阴,即与白嬲配偶。五月初一日经脉行通,初三日止,自后每月不爽。良雨方换丫髻女衣,裹足易鞋,畏赧回避不与人知。六月十五日村人得知,禀县拘雨、相同赴审实,稳婆方氏领至马房验,系变形,与妇人无异。乡人议论,称男变为女乃阴盛阳微之兆,以祈修省。

  伍可得用意在明显不过,无非就是指责太后干政。

  如果太后要惩治伍可的罪,那么就说太后干政是真,他就可以名扬天下,深受天下读书人爱戴,如果不惩治,那么无论如何太后的气都过不去。

  这个伍可耍了滑头。

  实在可恨。

  不得已自己做了冷处理。

  诸如今日的事,明日的奏疏绝对像纸片一样飘飞。

  张居正是浑然不惧。

  这些御史言官出除了纸上谈兵,还真的一无是处。

  “叔大,退班后,咱们找个地方喝两杯。”

  张居正摇头:“你是户部尚书,太后让咱们快点拿出方案。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

  啪!殷正茂猛拍额头,瞬间留下了清晰的掌印,亏他是有行伍经历,不至于疼痛难斯。

  “还好叔大你提醒,险些得意忘形。容后,容后。”

  二人分毕。

  殷正茂出了宫门,回户部衙门。

  张居正穿过回廊,回到内阁。

  路上碰到的官员司务无不肃立躬身。

  张居正一一点头。

  回到座位,张居正陷入沉思。

  今日皇上不同以往,所谈之事更是叫人惊叹不已。

  往日并未察觉皇上异样,他思量,难不成皇上背后有高人指点,否则,以皇上的阅历当不曾能想的到。

  压下心中的疑虑,他不得不将思绪放回到监察上来。

  一条鞭是将各州县田赋﹑各项杂款﹑均徭﹑力差﹑银差﹑里甲等编合为一,通计一省税赋,通派一省徭役,官收官解,除秋粮外,一律改收银两,计亩折纳,总为一条,视为一条鞭法。

  对百姓最重要的两条就是差徭和田赋。

  相对比田赋,老百姓更是对差揺闻声色变。

  在明徭役,是人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所以的责任是你不能不干,义务是你必须得好好干。

  但凡国家有大型的工程,比如开俊河道,兴修水利,固防边塞等等,都需要诸多的人力,那么只好抽调每户的丁余免费的劳作,最重要的还不管饭,需要自带粮食。

  当下的社会大环境就是土地兼并严重,大地主,豪绅占据大量的优渥土地,而百姓只有一少部分耕地,更有甚者没有耕地,只能给大地主打长工。

  这样的情况导致民众饭都吃不饱,还要自带干粮去做免费的劳工,最重要的是还要承担生命的风险,百姓苦不堪言。

  如此,一条鞭的实施,算是解救民苦大众于水火。

  但所收银两官收官解,没有监察势必产生新型贪污。

  诸如皇上所言,百姓明明可以四文卖掉,却叫官员三文收取,而后官员还要以四文上报,以官员的贪婪无厌的程度甚至五文也犹未可知。

  天下赋税动辄千万,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那也是天文数字,张居正不可不查。

  一条鞭的主体是户部,而真正实施的是地方政府。

  这样就避免不了地方政府会从中动手脚。

  如果让户部来做,恐有不妥。

  毕竟这些年中央法令不行,地方政府或拖或瞒或不执行,给中央造成极大的不便。

  不过好在这两年推行的考成法,宗旨就是立限考事、以事责人。

  制止了只重形式不重实效的浮夸风气,官场中欺上瞒下,伪报虚报的现象得以节制。

  光以内阁控制六科,六科督察六部,六部督察地方藩、臬等司及抚按官,再以两司督察府州县官的体质架构,并不能有效的解决皇上所提出的问题。

  那么皇上的意思是成立专门的征税部门吗?

  大明税收分农税和工商税。

  农税包括,米麦,丝娟布,屯田,马政,夫役,加耗,税课,什么鱼课,麻课,苇课等。

  工商税含有,盐,茶,冶,船等。

  提到税收,就不得不提大明的里甲制度。

  大明的里甲制度也是推行黄册制度的基础之一。

  《明史》中载有:以一百十户为一里,推丁粮多者十户为长,余百户为甲,甲凡十人,岁役里长一人,甲首一人,董一里一甲之事,先后以丁粮多寡为序,凡十年一周,曰排年。

  也就是说,大明的里甲制度的作用最初仅在帮助地方上的官吏编定黄册。经过若干时日后,里长及甲首的职责不断增加,如赋役及劳役税的征收,地方治安的维持、征收上供给祭祀之费用及主持地方上的乡饮酒礼等等,均由里长及甲首担任。

  但是现在地方豪绅兼并土地严重,更有甚者土地出现垮省垮县的现象,还有的是一里十几甲,一里几甲,甚至一里无甲的现象。实际上里甲制度已经名存实亡。

  在有些地区而转变成了以宗族为单位的管理方式,或者以豪绅为代表的管理制度,这样就造成了,一里一村成家族式的社群,或者依靠豪绅的社区。

  所以指望宗族或者豪绅收自己的税更加的不现实。

  那么势必要组建新的监察机构。

  张居正扣指敲击着桌面,各种细节还需要细致推敲。

  对于张居正而言,魄力和勇气他并不缺,智慧更不在话下。

  但是凡新事物必然要经过时间考验,好在一条鞭也没有全国推行,他还有时间进一步完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