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祖宗在上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卖马

祖宗在上 二木七 2246 2019.12.02 11:00

  陆明斯被气笑了。

  “你走远点。”

  那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你今天不卖,明天就只剩九十灵石了。再不卖,就别想卖出去了。要不,你可以试试去鹿邑去卖。”

  后半句话,隐含些许恶意。

  “不用你担心。”

  陆明斯说完,看到远处又有人被那几个散修给拦住了。

  这人他认识,是上午来询问过价格的,似乎很有购买的意向,上午讨价还价了半天之后,价格谈到了两百一十个灵石后,这人恋恋不舍的走了,说是要去筹钱。

  那人似乎很想买这匹马,在那几个拦人的散修,跟他说了一些话后,他并没有像是之前被阻拦的人一样直接离去,而是站在原地,脸上带着犹豫、不舍的神色,甚至说着说着,还跟那些拦路的人争执了起来。

  陆明斯将挡在面前的那个家伙推开,然后向那边走去。

  “何人敢在平遥县放肆?”隔着还有十数步,他就发出了一声大喝。

  那些人向他看来,没在管之前拦着的那家伙,而是隐隐向陆明斯围了上来。

  陆明斯心里是稍有点怂。

  他现在的实力不过练气五层,而眼下这些散修,虽然最强的一个也就不过跟他一个水平而已,但却足足有六个人,再加上后面那个跟上来的‘一百块’,就是七个。

  但随即一想,这里可不是危险的荒郊野外,杀人抛尸就无人知晓了。此处是平遥县,修士坊不对凡人开放,所以没那么热闹,但修士们的感知更不是凡人能想象的,当街杀人不可能不被知道。

  心有胆气,他继续说道:“阻碍修士坊的正常运作,你们这些人是想要进监牢被关上十年吗?”

  他所说的监牢,可并非是关押凡人的,那对修士没什么威慑力。专门关押犯罪修士的,可是会封锁灵力,且毫无灵气供给的地方。

  盗窃十年、抢劫二十年,当场被打死者,打死人的无罪……

  十年、二十年的,对于炼气期修士,一样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更重要的是,十年在巨毫无灵气的地方关押,无法修炼,怕是一身修为还要倒退个一半;修为稍低的人,被关上二十年,搞不好出来就是个退尽灵气的凡人了。

  为首的那散修,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可没有阻碍坊市运作,只是你卖的这马有问题,还不容人跟买家说说吗?”

  “人家的马没问题。”那个被拦的顾客道,“我上午看过了!”

  散修首领转头瞪了他一眼:“还想买马?你买了有本事这辈子别出平遥县,不然要你命!”

  此言一出,那顾客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陆明斯就大怒道:“还说未阻碍坊市运作?威胁顾客,捣乱秩序,跟我到县公所走一趟!”

  言罢,他紧上前两步,抓住那散修首领的肩膀。

  县公所是县尉办公之处,专管治安、县上的安全。而担任县尉的,是修士。赵氏担当二十年,陆氏担当十年,依次轮回。

  管理平遥县庶务县丞,也是一样,只是不一定要修士来做。至于县令,则不由两个家族的人担任,而是大燕朝派遣官员来担任职责。不过,平遥县的县令几乎就是个摆设,可以无视。

  现在的县尉,是赵家的人。

  陆明斯知道这些散修背后没有赵家指示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件事情闹到更公开的地步,赵氏自己也得谨慎一点,至少得表面公允。

  那散修当然不肯跟陆明斯去县公所,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刚刚失言了。

  “松手、松手!”他叫唤着,但陆明斯不肯放,他一着急,灵力鼓荡,一拳打在了陆明斯的脸上。

  修士的肉身强度可比凡人武者强太多了,又有灵气催动,陆明斯被一拳打断了鼻梁。

  他当即还手,一把金光闪闪的灵剑,从他袖中飞出,急射向那散修。

  对方先动手了,后续事情什么都好说!

  骤然遭袭,那散修一边捏起法诀,身形爆退,闪躲剑光之余,口中大喊:“你竟敢在修士坊动手?!”

  陆明斯未回话,一剑斩空当即操控飞剑又一斩。

  那散修首领又惊又惧,还带着些许悔意。

  他只是来捣乱、来恶心人的,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他确实是受赵家人的示意而来捣乱的,可事情一旦闹太过了,上升到了陆家和赵家更高层次的交锋后,不管后续结果怎么样,他都很难再混下去了。

  都怪他前面一时被那个买家气到,失言恐吓,又在陆明斯说要抓他去县公所时反应过激,率先动手,给了人家直接上法器的把柄。

  但已经到了这个局面,他又能如何?

  总是躲闪,总要出事的。能混下去的散修,几乎都有丰富的拼斗经验,他在躲过一击之后,立即也唤出了法器,那是一个类似口哨的东西,名为‘火哨’,顾名思义,放嘴里往外一吹,就能吹出浓烈的火焰。

  喷出一团火,烧在金色的法剑上后,他又大喊:“还等什么?!此人都动手了!都给我上!”

  听了他的话,剩下的六人却还是有点迟疑。

  真要在坊市动手?

  眼看陆明斯和那修士首领越拼越凶,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终于又有一人唤出了法器,水雾弥漫,缠上了陆明斯。

  而后,接二连三的人动手了。

  陆明斯这下顶不住了,他又招出了一件法器,这是‘镇玉盘’,是比较常见的一种一阶中品防御法器。

  以练气五层的实力,同时操控两件法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也就只有这两件法器而已。

  他此刻也顾不上操控金色法剑发动攻击了,全部灵力都在维持镇玉盘上,死死抵挡。

  那些散修的法器品质都不高,实力也没有绝对差距,很难一击攻破他的防御。

  只是这么多人不停的进攻,让陆明斯的灵力消耗非常严重。从镇玉盘上透进来的力量,更是对他的五脏六腑、全身经脉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此刻,他口鼻皆有鲜血溢出,乃至于镇玉盘上都出现了丝丝裂纹。

  “别把人打死了!”那散修首领又喊道,“快撤!”

  这时候不跑还等什么?只要从现场跑掉,别让陆家人抓了现行,后面什么事情都好办。

  压力一轻,但陆明斯的脑袋还是有些混沌。

  可他脑海里,仍然还有一个执念:“不能让这群人跑了!”

  这里出事之后,家族在此处常驻肯定在赶来,不消片刻就会到。只需拖住这些家伙,等家族修士来,把他们抓到县公所去,事情一闹大,这背后的鬼蜮伎俩肯定藏不住,陆家就有机会借题发挥,让赵家难看!

  前提是,能抓住现行,别让这些人跑了!

  ——

  求推荐票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