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茶余饭后话家常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291 2019.06.21 18:26

  夏日的夜来得比较晚,公厕正式完工,村民们得到消息都争先恐后的要来试试,尽管没有需求,但憋也要憋一点出来,然后爽歪歪的拉动蹲坑上面的机括,听一声冲水的声音。

  大山和大宝两个苦逼人儿,已经来回挑了几十担水,最后还是丑娘出面,规定以后每户都要派人往水箱挑水,毕竟不能只用不出力不是。

  众人也没意见,公厕干净整洁,排泄物被水一冲就流到了坡底的大坑里,很是方便,而且还莫名的好玩。

  用过公厕的村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席云飞又是一通夸赞,可惜正主不在,此时正在亲自下厨做好吃的。

  院子里,二爷和六叔已经围坐在青石板边上,大哥席君买正心疼的替他们倒酒。

  旁边刘氏和席云飞正在简易的火炉旁边整几个小菜。

  香煎鱼干,剁椒鱼头,凉拌三丝,再有一盘村民们送来的河虾,块头很大,这东西可是纯野生的,后世基本只有深山里才能找到,至于调料,自然都是席云飞买的。

  酒是早上席云飞送给大哥席君买的二锅头,不过是新的一瓶,席云飞刚刚跑卧室里买的,然后装在一个陶罐子里掩人耳目。

  不过小气大哥席君买不知道,一直以为是席云飞把送他的那一瓶拿出来分享,所以正发着小脾气。

  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自己这个抠门的大哥,席云飞将最后一道油焖大虾端上石桌,也坐了下来。

  二爷举杯啄了一小口,享受的闭着眼睛回味了半响,才悠悠说道:“美滴很,美滴很啊,二郎如今有了赚钱的手段,这日子过得也愈发精致了许多。”

  席云飞呵呵一笑,手段谈不上,就是有个逆天的金手指,不过现在村里人都以为自己是靠打渔为生,倒是省得自己去解释。

  六叔也喝了一口白酒,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不过人却很清醒:“二郎这酒辣滴很,不过得劲儿啊,六叔我就好这一口,可惜突厥南下,已经两个月没酒喝咯。”

  “呵,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在县里喝的酒能有这个一半好?”二爷借着酒劲,说话很大声。

  六叔打了个哈哈,谦让道:“二哥说的是,这酒美滴很,县里那些跟这个比起来,好像加了几大碗水一般,没劲。”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席云飞一家子边吃菜边应上几句,氛围倒也融洽。

  酒足饭饱后,一行人直接坐在院子里乘凉。

  席云飞想起下午分发食盐的事儿来,转头朝二爷说道:“二爷,咱们村里的村民以前都靠什么为生啊?”

  “你是说生计?”

  二爷和六叔互相看了一眼,才说道:“各有生计吧,田老大是个庄稼好手,平日里靠卖菜为生,不过已经两个月没有开市了,他地里那些菜估计都烂了好几茬。”

  “我呢,就是个制陶的,陶罐、水缸卖得不错,精致点的县里有卖纯白的瓷器,咱也烧不出来,就是赚个乡里的辛苦钱。”

  “柳老三,哦,就是你花婶家那个穷酸,那老小子读过几年书,之前在县里帮人写信教书,生意倒也还好。”

  “······”

  “老六你也知道,是个巧匠,以前就在县里跟着几个工头乱跑,可以说咱们下沟村里混得最好的就是他咯。”

  听见二爷说起自己,六叔急忙打着哈哈,笑着摆手道:“二郎别听你二爷瞎说,我也就是刚好认识几个贵人,盖个小阁楼,修个楼梯栏杆什么的还行,大工程咱们搞不动,哈哈。”

  席云飞知道六叔应该是个社会人,有心机会算计,但本质是朴实的老乡里,能一天半就按自己的要求修出那个公厕,手艺肯定不一般。

  “六叔不要自谦了,您的本事我认可,所以晚上叫您过来,也是想让您帮忙看看我画的图纸,我打算盖个阁楼,这可不是玩笑话。”

  六叔笑着点了点头:“有活儿干当然好,其他的咱不要,就这酒,你给六叔留上几两,等以后开市了好让六叔拿去做做人情就行。”

  “酒好说,房子盖好了,酒管够,哈哈哈。”几瓶二锅头而已,席云飞不以为意。

  倒是二爷眼红了,吃味的瞥了一眼意气风发的王老六,痴痴的看着席云飞欲言又止。

  旁边刘氏很是精明,伸出脚踩了踩儿子的脚背。

  席云飞见到母亲的眼神示意,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犯了大忌,人心这东西很奇妙,不患寡而患不均,如今六叔有了生计,那二爷就不好冷落,而且自己还欠了二爷一个大人情。

  心中对母亲的玲珑心有了一番新的认识,席云飞赶紧哈哈道:“二爷,我听您刚刚说田大爷是个种菜高手,怎么?他地里菜多得吃不完吗?”

  二爷心里嫉妒六叔有生计,不过毕竟是人家席云飞盖房子,他就是一个制陶的也帮不上忙,听到席云飞转变了话题,无奈应道:“是啊,你田大爷是个好手,奈何村里家家户户都种了不少青菜,县里又没开市,所以菜只能烂地里了。”

  席云飞眉心微蹙,想了半响,才抬头疑惑道:“青菜吃不完,为什么不制成泡菜?”

  “泡菜?你是说酸菜?”二爷几人面面相觑。

  最后却是母亲刘氏开口,道:“酸菜不好制,耗费大量食盐不说,十罐酸菜能成功一罐就很不错了,所以算是个赔本的买卖,也只有县里的大商户才敢大量制作酸菜。”

  “十罐酸菜成功一罐?成功率这么低?”这下子轮到席云飞震惊了。

  泡菜这东西早在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一书中,就有制作泡菜的叙述,可见至少一千四百多年前,我国就有制作泡菜的历史。当初棒子国要拿泡菜申遗的时候,愤青如席云飞还在网上找了一堆的典籍发到韩网上,抨击不要脸的南棒子呢。

  不过没想到这个时代制作泡菜的工艺竟然这么差,十罐成功一罐,那肯定是制作过程中出了问题,比如泡菜不能碰到生水或是油,否则容易腐败等等。

  而且母亲刘氏刚刚说到大量食盐?

  要知道泡菜主要是靠乳酸菌的发酵生成大量乳酸而不是靠盐的渗透压来抑制腐败微生物的。

  而且泡菜使用的是低浓度的盐水,或用少量食盐来腌渍各种鲜嫩的蔬菜,再经乳酸菌发酵,制成一种带酸味的腌制品。

  也就是说,只要乳酸含量达到一定的浓度,并使泡菜隔绝空气,就可以达到久贮的目的。

  所以泡菜中的食盐含量其实很低,基本只在2%到4%,是一种彻彻底底的低盐食品。

  想到这里,席云飞知道,古人腌渍泡菜的手艺错了,或者说还不够完善。

  抬头看了眼二爷,席云飞嘿嘿说道:“二爷,要不······您去把田大爷叫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