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魏征的决定(二更)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162 2019.07.06 00:41

  长安城,又叫大兴城,长安城由外郭城、皇城和宫城、禁苑、坊市组成,面积约八十七平方公里(包括后来新建的大明宫、西内苑、东内苑),是同期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都城。

  在长安百姓之间有句口口相传的坊间话:当官的不一定能住得上崇仁坊,但住在崇仁坊的,一定是个当官的。

  就好像后世魔都人们都在说,有钱人不一定买得起汤臣一品,但买得起汤臣一品的一定是有钱人。道理相仿。

  魏府,就坐落在崇仁坊一角,面积不算最大,但是在这寸土寸金崇仁坊却是一座豪宅,是当初家主任职太子冼马时东宫赐下的府邸。

  此时,魏府东院书房中。

  呯~

  桌子上的茶杯颤了颤,落回桌上溅出几滴浓稠的茶汤。

  “糊涂,那席家二郎尚且能以年幼不知为借口,你却怎么也不通事理?”

  魏管事见主位之人发火,心中好不委屈:“玄成这是何意?这秘方本就是二郎所赠,刚好下月甄儿出嫁没有拿得出手的嫁礼,这不是两全其美嘛?”

  主位之人神情淡漠,摇了摇头:“不可,不说这制冰的法子简单易学,便是作为嫁礼就失了我魏府脸面,更何况这方子是一小儿赠于。”

  魏管事还要开口说什么,主位之人豁得站了起来:“不用多说了,这方子看着神奇,其实说穿了也不值几个钱,既然席家二郎有意,那我便替他争取一个赏赐吧······或可如他所愿。”

  魏管事见他抬头朝太极宫方向望去,心绪电转,急道:“玄成是要把这方子要献给朝廷?”

  “不错,如今天下大定,陛下也需要一些拿得出手的功绩供世人歌颂,六万军士败退二十万突厥雄狮还不够,席家二郎这块冰刚好能够引起一些有趣的话题。”

  这山羊鼻子死鱼脸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名相魏征,字玄成,李世民有志建立盛世,多次于卧榻召见魏征询问得失,魏征直言不讳,前后上谏两百多事,李世民全然接纳。

  不过如今他却是刚刚易主而伺,忝为詹事主簿,真正发力还要等明年升任尚书左丞。

  魏管事心疼得不行,就算这制冰的方子不给别人,就是留在魏府,那也是一笔生钱的买卖啊。

  魏征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叹气道:“还有一点你别忘了,如今开山已经归附新皇,就凭开山的手段,自家发生什么事情他会不知?”

  “呃···”魏管事额头冷汗直冒:“是我疏忽了,不过开山这小子也真是好命,那席家大郎天生神力,勇武不凡。没想到那文文弱弱的席家二郎也是一个好儿郎。”

  魏征淡漠的神情一怔,点头道:“谁说不是呢,若非如今开山还在宫中,我都要以为这方子是他让二郎交给你的了。”

  魏管事心头一颤:“玄成何意?”

  魏征拿起桌子上的秘方看了看:“这制冰的方子算不得神奇,或许真是偶然发现,但是这张纸······”

  “纸?”魏管事不明所以。

  魏征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纸质量比宣纸还好,你看这个。”

  说着,魏征从书桌上拿起一卷黄纸:“这是宫中赐下的宣纸。”

  然后又从另一侧拿出一卷米黄色的纸张:“这是宣州特贡的宣纸。”

  最后晃了晃手里席云飞交给魏管事的那张写着制冰秘方和冷面秘方的A4纸。

  魏管事冷汗直冒,想起那个笑容憨厚可掬的少年人,自叹弗如。

  魏征见他神情恹恹,接着道:“制冰秘方和冷面秘方写在一起,可见在他看来,这冰还不如一道吃食重要,可是唯独这纸,他给你纸的同时,就是在告诉你,他还有一个秘方,一个能造出比宣纸更好的白纸的秘方。”

  “那小子竟有这般心机?”魏管事阵阵心悸。

  魏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或许是有人给他支招吧,算了,既然他有心,那我也不能小气,你回头就去跟他说······”

  噗噗噗噗噗~~~

  哐~

  “爹爹,你又偷吃我的醋芹?”

  “咦?魏叔也在?”

  “······”

  魏征黑着脸看了眼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心头明明有火,却是怎么也发不出来。

  魏叔被这一身绣服的小丫头这么一闹,也忘记了自己被席云飞‘算计’的事情。

  “呵呵,韵儿不在学堂练字,怎么又跑来胡闹了?”嘴上有点问责的意思,但是态度却是满满的宠溺,魏管事对这个小辈疼得不行。

  魏叔韵偷偷看了眼默不作声的老爹,大大的眼睛扫了眼魏征手里那张白纸:“爹爹真的要拿席二郎的方子给五姐当嫁妆吗?”

  魏征摇了摇头,将白纸叠好收进怀里:“这些事你少操心,没事就去练字,不然多去陪陪甄儿,别老这么咋咋呼呼的。”

  魏叔韵‘哦’了一声,转头朝魏管事说道:“魏叔,回头把大郎送我的泡菜都放我床底下。”

  “呃。”魏管事回头看了眼黑着脸的魏征:“胡闹,泡菜味重,怎么能放闺房里呢?”

  魏叔韵没好气的白了眼自家不说话的老爹,气道:“我不管,不就近看着我不放心,我才回来两天,那一罐子醋芹就少了一半,那可够我吃半个月了呢。”

  魏管事不无责怪的看了眼魏征,这老小子就爱吃醋芹,如今碰到下沟村特制的酸辣醋芹,自是大吃特吃,原本够一个人吃一个月的醋芹,两天就消灭了大半。

  “咳咳咳。”魏征心知理亏,转头看了看天色:“回头派人去趟下沟村,把各种泡菜都买一些。顺便告诉席家二郎,这纸不错。”

  说完,魏征灰溜溜的走出书房,径直朝府门走去。

  魏管事恭敬颔首,待看不到魏征背影,才走到魏叔韵身旁,在小丫头的后脑勺拍了一下:“臭丫头,下次再这么咋咋呼呼的,小心魏叔把你锁房里,别说去下沟村,就是长安城你都别想离开一步。”

  “哈昂昂~~~我才不要咧,魏叔答应过我的,下次休沐咱们就去下沟村,您可别反悔。”魏叔韵抱着魏管事的胳膊直晃荡。

  魏管事瞬间心软:“臭丫头,老夫这辈子算是着了你的道了,走走走,带老夫去看看你字练得怎么样了。”

  走出书房,魏管事回身关门,突然一怔:“玄成刚刚让我去说什么来着?”

  “魏叔怎么了?”

  “哦,没事,走,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