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三妹被绑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511 2019.07.15 00:06

  泾阳县,因为山清水秀,又离长安城较近,所以很多世家都会在这里盖一处庄子,若是按后世的说法,这里相当于美国的长岛,中国的中南海。

  不过这个年代没有房地产的概念,富人的数量也不多,能盖得起一处庄子的就更少了,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在皇城边上盖房子,你丫必须得到皇帝允许才行,邻居不是你想做,想做就能做。

  范阳卢氏,身为五姓七望之一,想要在泾阳有一处宅子,简直不要太轻松。

  不过卢瑜收押了席云飞的二十个帮工,却没有带到卢氏大宅,而是绕了一圈,偷偷往太原王氏的府邸送去。

  王氏的这个庄子从武德元年开始,就只有一个主人,他就是掌管长安万年县所有王氏营生的王元。

  “舅父,孩儿不负嘱咐,这二十个人可都是那面点坊的帮工,一个不落,都在这了。”

  卢瑜的生母就是王元的亲妹妹,世家联姻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嫡子娶嫡女,庶出的当然也只能嫁给庶出的。

  “嗯,人留下吧,未免招人猜忌,你速速回衙门呆着,将我列给你的差事尽快办好,省得浪费了老夫的人情。”

  “孩儿知道,那孩儿先回去了,舅父有事儿便唤人去县里知会一声。”

  卢瑜恭敬的点了点头,一方面是真的怕王元这个舅父,另一方面,自己的县令之职才刚刚坐下,这个档口确实不好出什么幺蛾子。

  前任泾阳县县令死于突厥屠刀之下,原本县令这种正八品的高职,对卢瑜来说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存在,不过他有一个手段了得的舅父,也就是王元,几番周折,便为他讨来了泾阳县这一县之令的官职。

  世家有世家的骄傲,尽管是庶出的,卢瑜还是想要做出一凡成绩来,说不定哪天自己也能入得了宗祠族谱,有梦想并不是坏事儿。

  卢瑜离去后,王元便差人开始使唤那二十个帮工动起来,这是他的第一步。

  在王元看来,那灰纸还是太敏感,如果自己一开始就对灰纸下手,很可能会直接葬送自己多年来的所有经营。

  所以为了防止万一,王元觉得还是从面点上给席云飞一点压力的好,如果席云飞真的跟魏府、程府、皇室有关系,那自己最多也只是受到一些警告,不至于被抹杀。

  不过,半日之后,王元失望了。

  什么叫出师未捷身先死,本来以为自己可以通过偷师面点方子,给席云飞一点压力,让他主动去寻求背后之人的帮助,可是到头来,自己什么也没得到。

  “做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儿?”王元眉头紧锁,狭长的眼眸泛着冷光。

  那前来禀报的管事颤了颤,没敢去擦拭额头上的冷汗,喏喏道:“那些村民把所有工序都试了十几遍,做出来的馒头和包子都失败了,比,比以往的蒸饼还难吃。”

  “这怎么可能?”王元不可置信的问道:“瑜儿做事儿还是让人放心的,既然他说负责所有工序的人都带来了,那断不可能做不出同样的面点。”

  管事点头如捣蒜:“小人也问过了,那些村民也亲口说了,整个面点坊就他们二十个人,就连挑水、和面······咦,会不会是面粉有差别?”

  王元闻言一怔,急道:“什么意思?”

  管事抓来抓脑门,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负责和面的村民无意间说过,好像下沟村的面粉比较白,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好像和面的水也有问题,不是清水。”

  呯~

  王元闻言气急,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指着管事道:“这么重要的信息,你,你······”

  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终究还是被席云飞给耍了,看来真正的方子就在面粉和水源上。

  王元顺了口气,道:“既然人家早有准备,那我们也不能失礼了。”

  管事兢兢战战的抬头看向王元。

  王元嘴角一扬,道:“你就以个人的名义,去买这面点的方子吧。”

  管事急忙点头,想了想:“那价钱······”

  王元继续闭目养神:“谈钱伤感情,以前怎么做,你就继续怎么做,只要别出了人命就行。”

  管事闻言狰狞一笑,欢喜的点了点头,起身便快速离去。

  王元在他出门的瞬间睁开了眼睛,惋惜的叹了口气:“唉,又少了一头听话的畜生。”

  ······

  ······

  下沟村这边,席云飞没有停止面点坊的工作,而是让崔班头又叫来了二十人替工。

  身为位面之子,咱就不带怕的,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

  本来席云飞是想这么嚣张的来一句的,不过念头刚刚升起,村口几个孩子急冲冲跑了进来,为首的大牛和二狗子还边哭边喊道:“二叔,呜呜呜,我们老大被抓了,被坏蛋抓走了。”

  “你们老大?”席云飞愣了半响,才想起他们几个下屁孩的老大不就是自己三妹席如慧吗?

  “什么情况,大牛你来说。”二爷也听到了声音,急忙丢下手上的工作,带着人就跑了来。

  大牛此时眼泪鼻涕一大把,哭道:“刚刚我们在溪边玩儿,突然从林子里跑了几个大人出来,踢了我一脚,然后把我们老大抓了去。”

  二狗子也急忙点头:“小姑姑还咬了那人一口,那人还打了小姑姑一下,然后小姑姑就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小姑姑不会死了吧?呜呜呜······”

  席云飞眉心紧锁,转头朝家里看去,见到大哥正飞奔而来,心中大定。

  又对二爷说道:“二爷,您马上把村里的人都集合到东丘,看看还少了谁。”

  二爷点了点头,急忙招呼人去召集所有各处忙碌的村民,点完名才知道还有没有少人。

  大哥席君买跑到近前,又听了一遍孩子们的叙述,额头青筋暴起。

  席云飞拉了拉他的手臂,道:“不要着急,你去马场等我,我回家一趟马上就去找你,三妹一定会没事儿的。”

  安抚完大哥后,席云飞直接撒丫子朝家里跑去,脑海里都是臭丫头粘腻的模样,小丫头才四岁半,凭什么要替自己经受这样的磨难?

  咬了咬牙,嘴里有点咸腥味儿,许是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席云飞清醒了一点。

  跑进屋子里,在床头找到一个手机大小的盒子。

  轻轻打开,里面是一个追踪器,这是他无聊买的,主要是有备无患,没想到今天真的用到了。

  在仪器的右上角的开关键按了一下,原先漆黑的屏幕亮了起来,十字坐标轴的正中央,有三个圆点在闪烁。

  “最中间的是我自己,左边一点是娘,右边应该是大哥。”席云飞脖子上挂着一条麻绳项链,吊坠是一只蛇,他属蛇,大哥是老虎,三妹是小兔子,吊坠就是信号发射器。

  席云飞在仪器边上的放大键按了几下,屏幕上终于出现了第四个圆点,而且看情况,圆点还在向北移动,速度不是很快,但也快要超出追踪器的探测范围了,没有卫星支持,追踪器探测范围只有五公里远。

  席云飞脱下草屐,将自己的布鞋穿上,又低头拖出床底的一个木箱子,里面是一把钛合金匕首(第一次面对突厥人时买的),还有一把Uzi(第二次面对突厥人时买的。)

  叮咚~

  户主:席云飞

  余额:252470元

  【通用型9mm口径子弹一颗:20元】

  “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