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泾阳驿站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592 2019.07.09 00:05

  话说兢兢业业的快递小哥陆飞。

  费了半日光景才将今日的邮务差事办完,至于席云飞让他帮忙送的《知音》倒是没人拒绝,哪怕是没读过书的村妇都急忙收下,毕竟是书册,多少值点钱。

  送到第十九本时,陆飞的酒才醒了一些,低头一看手里只剩一本《知音》了,暗道自己痴傻,这可是书啊,拿到县里,卖都能卖一些钱财,如今自己竟然真的送了十九本出去。

  陆飞没好气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送完快递后,拿着最后一本《知音》边看边往驿站赶去。

  胯下的老马认路,倒也不用陆飞催促,一路上捧着席云飞送的话本,陆飞竟然一刻也没舍得离开视线。

  直到马儿入了驿站后院的门,陆飞才因为头撞到门框,被迫从《梁祝》的世界中挣脱出来。

  “干梨酿,这话本我竟然拿来送人了?我······”陆飞悔痛不已,连额头的淤青都懒得顾忌。

  (听说唐时说的是闽话,有没有懂的来普及一下。)

  “臭小子,你这是抽的什么风?”

  陆飞听见有人呵斥自己,抬头一看,面前是一灰发青衫的老头儿,急忙跳下马来,恭敬道:“小的见过李管事,不知李管事在此,惊扰了管事,还望见谅。”

  老头儿随意摆了摆手,指着陆飞手里的《知音》:“这是何物,老夫刚刚在楼上便见你一路跟着了迷一样盯着,就看的这个?”

  陆飞闻言一怔,急忙将手上的《知音》递给老头儿:“好叫李管事知晓,这话本是一位小友赠于小人的,里面有个不错的话本,小人看得入了迷,才没来得及见过管事。”

  “话本?”老头儿点了点头,接过《知音》,话本很多书坊都有卖,倒是不稀奇:“行了,既然没事儿便进去歇息吧,你这一身酒味加汗味的,赶紧去洗洗。”

  陆飞见老头儿没打算将话本还给自己,心中咯噔一跳,刚刚正看到兴起呢,不过面前这个老头儿是自己上司的上上上司,得罪不起的人物,陆飞神情恹恹,只能恭敬退下。

  李管事这边,盯着陆飞将马系在马厩,提着一个包裹走进驿站,才拿着《知音》晃悠悠的朝驿站的公厕走去。

  推开小门,先是望了一眼里面的情况,见还算干净,李管事脸色一喜,进了厕所便脱裤子蹲了下来。

  李管事是有点出身的人,上厕所不喜欢用那硬邦邦的厕筹,倒是会拿一些府上书房丢弃的纸张揉软一些来使用,那感觉比厕筹不知道舒服多少倍。而今日,这一本话本就是不错的物件。

  “咦?这话本所用之纸倒是没见过······知音?”

  李管事闲来无聊,直接翻开《知音》,毕竟是一府的管事,这字自然是识得的。

  “······”

  “女扮男装?倒是有趣,颇有几分裳儿的英气······”

  “这这这,这成何体统,男女尚未婚配,怎可同枕同席······”

  “可恶,实在可恶,这马文才恃才傲物,不学无术也。”

  “······唉,这山伯孩儿怎地如此娇弱,这便累晕了去,简直不堪大用。”

  “呃,后续剧情,敬请期待第二期《知音》······”

  “我这。”李管事正看到梁山伯因劳累过度晕倒,便断章了,断章了,章了,了······

  “莫非下半册在陆飞那小子身上?”

  李管事翻了翻手中的《知音》,见确实没有了后续,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陆飞。

  “臭小子。”李管事一念及此便要站起。

  呯~

  “嗷啊啊啊~~来人啊,快来人救救老夫······”

  蹲太久了,急着站起来竟是双腿一麻,扑通一下,直接又坐了回去。

  嗯。

  坐了回去。

  蹲坑。

  ······

  ······

  两炷香之前。

  陆飞无力的瞥了一眼公厕,偷偷啐了一口清痰,想起那女扮男装的祝英台要与鲨雕梁山伯同床共枕,这陆飞心里就不由得羡慕嫉妒,又有点期待后续的剧情,这一男一女躺在一起,总得干点什么吧······

  “陆飞,你小子还有没送完的邮务?”

  邮驿大厅里几个同为邮驿员的同僚见陆飞提着一个包裹进门,其中一个年长的中年皱眉问道。

  陆飞见是班头,急忙摇头:“告崔班头,今日邮务均已完成,小的正要去登记呢。”

  崔班头点了点头,看了眼陆飞手里的包裹:“那是什么?”

  陆飞提起手里的包裹,这里面是席云飞送自己的二十几个包子和一罐泡菜。

  想了想,陆飞直接将包裹放到胡桌上,解开后,里面的包子虽然凉了,但还浑圆饱满,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这是蒸饼?”崔班头拿起一个包子闻了闻。

  陆飞见其他同僚也围了上来,摇头,颇有几分炫耀的说道:“班头有所不知,这叫包子,这蒸饼肚子里还有各种青蔬,每一个都不同,其中最好吃的是这个。”

  陆飞说着,拿起一个顶上点着一点蟹膏的包子:“这是蟹肉包子,据说每做一个都要费心费力,今日出去刚好碰上我一位至交好友,这些都是他送的,来,班头试试这蟹肉包。”

  崔班头不疑有他,能做邮驿的,基本都是这十里八乡的万事通,其他不说,起码这泾阳地界就没有他们不熟悉的村落和道路,所以有几个至交好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接过陆飞手里的蟹肉包,崔班头直接张嘴就咬,送了一天的快递,他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嗷呜~

  “嗯?”

  “······”

  一众邮驿就这么看着崔班头迅速消灭一个包子,都露出惊诧神情,要知道他们平时也吃蒸饼,但是那蒸饼干涩且无味,何时见过有人这么狼吞虎咽的,又不是胡饼,起码还有点油气。

  “好吃?”邮驿们盯着崔班头,其中一个矮胖的舔掉嘴角的口水,急切问道。

  崔班头难以置信的看了眼陆飞,心道若不是这蟹肉包凉了,那肯定会更好吃,因为里面不止有蟹肉,还有蟹膏和凝结的汤汁。

  “陆飞,这蒸饼······这蟹肉包子,可贵?”

  崔班头很想再吃几个,不过毕竟是人家的私物,哪怕自己身为领导也不好巧取豪夺,所以他想买几个,带回家给家里的婆娘看看,能不能学着做出来。

  陆飞洒然一笑,这种结果他早就能预料到,自己早上就是吃这个包子吃撑的,害得自己后来只能看着满满一大桌子美食呜呼哀哉。

  “班头喜欢就拿几个吧,钱不钱的就见外了,反正我陆飞也是光棍一个,这些够我吃两日的,太多了我还怕放坏了呢。”

  陆飞是孤儿,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崔班头没有说什么,从怀里掏出十枚铜板放在桌上,又从包裹里拿出十个包子:“县里两个蒸饼一文钱,我一文买你一个,要是不够你就当孝敬本班头了。”

  “额。”陆飞无语,我是真的打算孝敬您啊,怎么就掏钱了呢。

  其他人见状也犹豫了,陆飞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此时见崔班头掏钱来买,那肯定就说明这包子美味,否则十文钱可够买二十个蒸饼的。

  “陆飞,我不要多,给你两文,也卖两个给兄弟尝尝。”那一开始来问味道的矮胖青年流着口水试探道。

  陆飞呵呵一笑,每个人分了一个包子过去,笑着说道:“钱不钱的就算了,一人一个尝尝味道,要是喜欢,我明日再跑一趟便是。”

  “大气。”众人接过包子对陆飞交口称赞。

  那一口包子刚刚咬下去,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呯~

  “嗷啊啊啊~~来人啊,快来人救救老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