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一家四口终团圆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223 2019.06.16 00:25

  “哥,咱家就四口人吗?”

  “嗯。”

  “哥,咱家还有亲戚吗?”

  “没。”

  “哥,咱娘身体怎么样?”

  “挺好。”

  “哥,咱妹妹可不可爱?”

  “······”

  一路上,席云飞都有问不完的问题,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患了离魂症,但是青年却没想到以前沉默寡言的弟弟突然变得这么啰嗦。

  “二郎,夜路难走,山里猛兽很多,你还是别发出声音了,咱们悄悄赶路,争取早点回家才是正理。”青年终于受不了了,伸手打断还要说话的席云飞。

  “哦。”席云飞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前身的事情,不然待会儿见到其他人不是很尴尬?不过自己这个便宜大哥也没说错,夜里赶路还是小心为妙。

  二人没有疾跑,而是走路,只是步伐很快,这是赶路最好的办法。

  席云飞也不像之前那般胆小了,毕竟身边多了一个人,而且自己这个大哥好像功夫不错,人也高高壮壮的,让人很有安全感。

  “来,哥,喝口水。”席云飞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青年。

  青年点了点头,接过后,却不知道怎么打开,尴尬的看了眼席云飞,脸憋得通红。

  席云飞心中好笑,不过手上却又从包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哥,你看,抓着瓶子,轻轻往下一拧。”

  青年有样学样,懂得方法才发现这个矿泉水瓶上的小机关有多么精细:“这么简单?不过仔细一看,这水壶制作得倒是很精致,这东西也是你那个包里的吗?”

  “是啊,我捡到它的时候,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送给你的那把刀就是一起的。”席云飞脸不红心不跳的应道。

  青年不疑有他,喝了半瓶水后,直接将矿泉水瓶当水壶一样别在裤腰带上,也没打算还给席云飞。

  席云飞呵呵一笑,也不在意,兄弟俩继续闷头赶路。

  直到明月当空,青年才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小村落,兴奋的朝席云飞说道:“二郎,咱们到家了。”

  “家?”席云飞神情恍惚,前世他也想要一个家,可是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孤儿院长大的席云飞可没有享受过家的温馨。

  “是啊,咱家就在村东头,那里,你看到了吗,院子里还有火光,咱娘肯定还在纳鞋底呢。”

  席云飞顺着青年手指的方向看去,他没有青年那么好的视力,习惯性的拿出望远镜,才看到不远处那一点烛火,火光旁依稀有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青年看了眼席云飞手里的望远镜,先是疑惑,接着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席云飞朝家里跑去。

  而此时,村东头的小院子里。

  刘氏正低头加紧工作,这鞋底是官家发下来的任务,算是徭役的一种,今年朝中突发大变,秦王李世民先是荣登太子之位,不日便又登基为帝,北边的突厥人知道消息后,直接领兵南下趁火打劫,一路带兵打到泾阳来,为了击退突厥人,朝廷需要大量军需补充。

  而这鞋底就是其中一项物品,将士们打仗除了兵器铠甲,最重要的就是这千层布粘合的鞋底,好的鞋底能日行百里而不破,这行军打仗最稀罕的就是能有一双合脚的靴子,行动起来才能放开手脚。

  刘氏身边,一个四五岁大小的丫头拿着一把蒲扇轻轻的扇着,这八月份的夜里蚊虫特别多,这个时候可没有蚊香和花露水,小丫头的脸上,还有手臂和小腿,都是包包,虽然痒,但是却不敢伸手抓。

  “娘,大哥和二哥什么时候回来呀?”小丫头一脸天真的朝刘氏嘀咕道。

  刘氏粗糙的双手轻颤,低头看了眼这个小女儿,想起自己那苦命的二郎,刘氏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慧听话,大郎明天就回来了,等他回来,娘让他给你钓大鱼吃。”

  小丫头摇了摇头,小脸倔强的说道:“我不要吃鱼,我要二哥。”

  “······”刘氏一阵沉默,她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二儿子了,别人去乱葬岗带回来的都是尸体,她也让大儿子去试试,可是如今依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汪汪汪~~~

  村里养狗看家护院的人不少,四下静谧的下沟村突然响起一连串的狗吠声。

  小丫头吓了一跳,急忙躲到刘氏身后。

  刘氏疑惑的看了眼村口的方向,依稀中只见两道身影快跑而来,其中为首的不就是自己家大郎吗?

  这时,躲在刘氏身后的小丫头仿佛也看清了来人,只见她直接推开篱笆小门,撒腿就朝来人跑去。

  边跑还边哭喊道:“二哥,二哥······”

  来人正是席云飞二人,此时他也看到了迎面跑来的小丫头,想起大哥说过的话,自己那个三妹今年四岁半大小,梳着两个羊角辫,可不就是面前这个丫头?

  来不及多想,小丫头已经飞扑进席云飞怀里:“呜呜呜,二哥不要如慧了吗?怎么都不回来看我,呜呜呜······”

  小丫头哭得凄苦,席云飞一开始挺尴尬的,不过渐渐的也被感染了情绪,红着眼抚摸着小丫头的脑袋,安慰道:“二哥这不是回来了嘛,以后二哥再也不走了,天天陪着三妹玩好不好?”

  “真的?”小丫头撅着小嘴流着眼泪问道。

  “当然是真的。”席云飞义正言辞的保证,还伸手比了一个发四的动作。

  小丫头果然停止了哭泣,笑嘻嘻的抱着席云飞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一旁,青年见他们兄妹俩依旧那么亲昵,只是呵呵傻笑,见席云飞和三妹抱在一起,表情更是轻松了不少。

  不过想起家里的母亲,青年急走了两步,在赶来的刘氏耳边嘀咕了两句。

  席云飞分明看到,刘氏脸上先是一惊,接着疼惜的看了眼自己,见席云飞也在看她,才快步走上来,抚摸着席云飞手臂上的鞭痕,痛惜落泪道:“真是苦了我儿了,可怜的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儿能活着回来真是菩萨保佑······”

  席云飞猜测自己那个便宜大哥是将自己失忆的事情告诉了老母亲,想想也就释然了,离魂症貌似一早就被人认知成一种疾病,估计刘氏也见怪不怪。

  “嗯······娘,我没事,就是有些事情记不得清楚,以后慢慢就会想起来的,您别担心。”席云飞很快就进入了乖儿子的角色。

  刘氏不疑有他,伸手在席云飞消瘦的脸上摸了摸,眼泪止不住的掉,倒是席云飞哄了母女俩好一会儿,一家人才在院子里安坐了下来。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