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一刀一个真轻松

大唐第一村 橘猫囡囡 2237 2019.07.01 08:40

  送走欢天喜地的一众村妇,母亲刘氏才从泡菜坊里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

  “早知道你这么大方,娘就不躲着她们了。”刘氏没好气的白了席云飞一眼。

  席云飞愣了愣,感情你刚刚是故意躲起来了啊,呃,仔细一想,大哥抠唆的性格,说不定就是遗传自母亲刘氏,嗯,一定是。

  “都是苦命人,能帮还是帮一把的好,说不定以后咱们还有用得到人家的时候。”席云飞随意应了一句,又指着泡菜坊,道:“第一批泡菜的情况怎么样?”

  刘氏闻言点了点头:“很不错,特别是辣味白菜和萝卜,估计再泡两天就能吃了,到时候味道也会更好一些。”

  “那就好,现在突厥人还没退走,我们也不敢随意拿去城里交易,这样吧,第一批泡菜咱们自己吃,您让丑娘一起帮忙分一分,每户都分一些,让大家都尝尝鲜。”

  “又拿来送人?”刘氏眉头一皱,脸色不怎么好看。

  席云飞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算是提前投资了,以后咱们泡菜坊要盈利,还指望着大家帮忙运送到县里卖呢,咱总不能老是这么抠啊。”

  “那咱又不是没有给工钱······”刘氏小声嘀咕了一句。

  席云飞无奈,这还能怎么说?

  母子俩这边还在为送不送争论不休的时候,远在五十里外的泾阳县东侧河谷里。

  时任泾州行军总管尉迟恭,正领兵五千,与突厥阿史德乌没啜率领的两万大军刀兵相向。

  一处视线较好的山坡之上,尉迟恭看着拦住他们去路的两万突厥骑兵眉心紧缩。

  旁边一人黑脸扎髯,手持一把······开山刀。

  “将军,就让俺去会会这群蛮子吧,薛某的大刀早已经饥渴难耐了啊。”

  尉迟恭眼角一抽,想起自己那把御赐的佩刀被这小子砍崩了一角,这心里就老大不痛快。

  “还不是时候,这两万突厥兵就是故意留下来牵制我们的,所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直取敌将首级,让他们不战而败,如此我们才能赶上突厥大部,完成扰敌牵制的任务。”

  尉迟恭随手一挥,身后两个将士急忙迎了上来,只见他头也没回的问道:“河谷里的山石滚木要多久才能清空。”

  其中一名将士颔首道:“回将军,刚刚已经探过,最少要三个时辰,突厥人有备而来,前往高陵就这一条坦途,都被他们隔断了。”

  “三个时辰?”尉迟恭点了点头,看向一侧的副官,特别是在他手里的开山刀上留意了半响,才悠悠说道:“万钧,给你一炷香时间(十五分钟),能取那阿史德乌没啜的首级吗?”

  “一炷香?”薛万钧,也就是抢了席君买开山刀的副官愣了愣,有心杀敌但是却没那个本事,摇了摇头:“将军恕罪,上阵杀敌自是万死不辞,但一炷香还是······”

  “呵呵呵,既然你没办法···”话正说一半,尉迟恭左手一探,再收回来时,开山刀已经握在手里:“既然你没办法,那就睁大眼睛看看本将的手段吧。”

  还不等薛万钧反应,尉迟恭直接拉过一匹黑马,一跃而上,挥着开山刀直接朝坡下突厥骑兵群中快速掠去。

  “哎哎哎,我的刀。”薛万钧反应过来时,尉迟恭已经跑下了山坡,仿佛是听到他的呼喊,只见尉迟恭右手一挥,一把造型古朴的大刀从天而降。

  这刀的刀刃缺了一个口子,赫然便是被薛万钧砍崩了的那把佩刀。

  “这······”薛万钧看着这把刀,心中悔恨万分,后悔昨晚太嘚瑟,更不该在那人面前显摆兵刃之利。

  转头看向下沟村方向,薛万钧苦笑道:“小兄弟,哥哥对不住你啊,这刀落入黑面神手里,你是别想再要回来了······呜呜呜。”

  相比于悲痛万分的薛万钧,战场之上,如入无人之境的尉迟恭却是满脸的震惊。

  “这刀虽短,但是却异常锋利。”开山刀刃长一尺半,为陌刀一半。

  咔嚓,这是尉迟恭预想的杀敌之音,但是手里这把刀砍断敌方兵刃的声音却无论如何也听不到。

  主要是这刀本身就锋利,材质是高钢打造,再加上尉迟恭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比薛万钧和席君买高几个档次,基本上是砍什么断什么。

  “十八、十九······”

  尉迟恭闪过迎面射来的利箭,抬手朝开山刀的刀刃看了看,除了沾染了些许鲜血和碎肉,刀刃依旧齐整,更加没有卷刃的情况发生。

  “神兵,此乃神兵。”

  尉迟恭心中大喜,以往手持陌刀,只需杀敌六七人,那刀刃必定卷曲,好好的陌刀也瞬间成了棍棒,杀伤力大减。

  但如今已经杀了:“二三、二四,好小子,来的正好,二十五,哈哈哈哈。”

  战场上,尉迟恭如杀神降世,突厥人只须接近他丈许方圆,必定成为他刀下亡魂。

  而且每每一刀过去,都是瞄准脸面,仿佛故意将兵刃弄坏,毕竟人脸肉少,砍下去就是坚硬的头骨,一般没人敢这么杀敌,任何兵刃都受不了这么摧残。

  但是如今已然不同,尉迟恭每一刀过去,都是一条人命,仔细再看那些被杀的突厥蛮子,几乎每一个都是从口鼻处被削去了脑袋。

  尉迟恭手段凌厉异常,落刀稳准狠,死去之人嘴巴大张连着身体,但是人中以上却是空空如也,场面血腥暴力,振奋了唐军,也吓坏了突厥人。

  突厥将领阿史德乌没啜便是其一,他本来杀得正爽,但没想到尉迟恭提着一把短刀转瞬就杀到了自己面前。

  虽然与自己的大斧头相比,那短刀甚至有点不堪入目,但是阿史德乌没啜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死去的三十几个族人很可能会成为他的归宿。

  “降,或者,死。”

  尉迟恭扬了扬手里的开山刀,直指阿史德乌没啜鼻尖。

  两军将领势成龙虎,自然吸引了将士们的驻足。

  阿史德乌没啜环视了一圈,迎着族人们期盼的目光,背心却是冷汗连连。

  紧了紧手里的巨斧,再看向那把短刀,历喝一声直接提斧就劈。

  吭~

  没人能看清尉迟恭的动作。

  空中一面巨大的斧面旋转七十二周半,最后直接咻的一声插在草丛里。

  尉迟恭将开山刀上的血肉挥掉,抬头嗤笑的看着手里只有一把棍子的阿史德乌没啜。

  “降,或者,死。”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唐纪七

  辛巳,泾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敬德与突厥战于泾阳,大破之,获其俟斤阿史德乌没啜,斩首千馀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